《毒手佛心》

第五章 七星故人(1)

作者:陈青云

“聚宝会主”目注埋藏“石佛”的穴口,发出一阵得意的脆笑,满头珠翠,在日光下闪闪生光。

所有在场的“聚宝会”弟子,一个个引颈而待。

“聚宝会主”俯身,探手入穴,取出一尊两尺上下的白石佛像,那佛像似是名手雕凿,远远望去仍栩栩如生。

徐文栗声道:“他们居然真的得手了!”

“天台魔姬”嗯了一声,道:“我看有些不对!”

“什么不对?”

“你不见那尊佛像胸前有一个掌大的窟窿,可能另有文章。”

“大姐目力锐利,见识也高人一等!”

这句赞话,是出自徐文的内心,他自改情易性之后,第一次赞佩别人,照他以前的性格,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出口的。

“天台魔姬”报之以甜甜的一笑,道:“兄弟,你不是骂我吧?”

“我这是真心话。”

“难得!难得!”

“难得,难得!”

话声中,只见“聚宝会主”把“石佛”反复审视了一遍,惑然向红衣少女道:

“方姑娘,‘石佛’何以无心?”

方紫薇仍是那副木然的神色,平平地道:“不知道。”

“当初你见这‘石佛’时,便是这样子吗?”

“是的。”

蓦地此刻——

“聚宝会主”突地发出一声惊呼,手内空空如也,距她三丈之外,站着一个弓腰驼背的老者,手中正捧着那尊“石佛”。

这驼背老人,如何现身,如何出手夺取‘石佛’,在场的没有一个人看清。

徐文骇然道:“这驼子何许人?”

“天台魔姬”声音有些激颤地道:“以这种身手而论,恐怕是……”

一句话没说完,只见“聚宝会主”声色俱厉地道:

“‘妙手先生’,你是化暗偷为明抢了?”

驼背老人嘿嘿一笑道:“郭芸香,你凭什么认定区区是‘妙手先生’?”

“贼手贼脚,江湖中难道还有第二人不成?”

“算你猜对了,不过,郭会主,你骂区区贼手贼脚,尊驾也未见高明多少……”

“阁下还是交回的好!”

“否则呢?”

“本会主誓不放过你!”

“区区倒不在乎这一点!”

徐文一听对方便是名扬江湖的神偷“妙手先生”,登时心火直冒,毫无疑问,夺去自己翠玉耳坠的必是他,从刚才这一手,就可以证明。他一长身,弹了出去。

“聚宝会主”郭芸香脱口栗呼了一声:“‘地狱书生’!”面上立透杀机。

徐文扫了她一眼,向“妙手先生”身前一欺。

“妙手先生”眼珠一转,道:“‘地狱书生’,你也想要这‘石佛’?”

“在下没有这意思!”

“那你意在何为?”

“不必明知故问,阁下应该心理有数!”

“老夫与你似乎毫无过节?”

“哼!阁下这一说,成了名符其实的鼠窃狗偷之流,江湖中的下三滥……”

“住口,‘地狱书生’,你对老夫说话客气些?”

“客气?阁下配吗?”

“妙手先生”困惑十分地注视了徐文片刻,道:“小子,有话另谈,等老夫先交待这边的事。”

徐文眼里直冒火星,冷峻地道:“阁下别打算开溜……”

“笑话,‘妙手先生’这块招牌并非如你想象的那般无价值!”

“好!阁下交待吧。”

“妙手先生”目光移向了“聚宝会主”,嘻嘻一笑道:“郭芸香,十年工夫,你成了气候了,小妖变大怪,居然开门立舵,当起会主来了,偷、骗、坑、绷,道出一源,你知道规矩吗?”

“聚宝会主”面色一变,道:“什么规矩?”

“门有门规,家有家法,空道源远,八字可查!”

“聚宝会主”隆地退了一个大步,她手下数十名弟子,莫不悚然变色。

“妙手先生”接着厉声喝道:“八字之中,你占那一字?”

“聚宝会主”激颤地道:“雷、电、风、火、山、水、土、木,下四字,占山!”

“妙手先生”哈哈一笑道:“你的道行差远了,本人上四字,占电!”

“聚宝会主”面色浮起了一层死灰,俯首道:“恕下辈不知冒犯!”

“郭芸香,本人要带走‘石佛’!”

“不敢异言!”

“我知道你心里并不服,干脆告诉你,‘白石神尼’,宇内共钦,‘白石庵’圣地,黑白两道均不敢冒犯,你逼令手下人闯庵,是你不对……”

“是。”

“还有,魔门之上,我已留有记号,表示‘电’字当家,你竟然不察,还一再发话要庵中人现身,简直愚不可恕!”

“聚宝会主”又应了一声:“是!”

“妙手先生”接着又道:“现在你看看那三棱余石上的记号!”

“啊!”

“聚宝会主”抬头向适才挖掘‘石佛’的窟边石上扫了一眼.惊呼一声,连退三步。

“妙手先生”像训诲下属似地又道:“照空道规矩,同道不相侵,八字有别,你这是犯上!”

“聚宝会主”威风尽失,娇躯在微微抖战。

“妙手先生”一摆手道:“念你无心错失,走吧。”

“谢上辈恩典!”说完,转身向随行弟子喝道:“下山!”

陆昀手挽方紫薇的纤手,双双站了起来……

徐文陡地一弹身,欺向陆昀身前,冷森森地道:“把她留下!”

方紫薇望了徐文一眼,没有什么反应,那神情与蒋明珠被该会掳劫时完全一样。

白衣少年陆昀咬牙切齿地道:“‘地狱书生’,你凭什么?”

“不凭什么,你想活着下峰的话,便照办!”

“别恃技凌人,‘地狱书生’,她并不爱你!”

这活有如一根刺,直刺到徐文心底。

“你想死么?”

“聚宝会主”一上步道:“‘地狱书生’,上次你冒闯本会,杀人劫质,那笔帐该清算了!”

徐文身形一侧,面对“聚宝会主”,道:“好极了,怎么算法?”

“杀人偿命!”

“在下人在命在,有本领只管取去,出手吧!”

姓李的堂主和另一名老者,突地欺身上前。其余数十名聚宝会弟子,齐齐散开合围,各个手按剑把。

场面顿呈剑拔夸张之势。

“妙手先生”扬声道:“小子,咱们的帐留待改日了,老夫不耐久等!”

徐文倒弹而回,口里道:“慢着……”

下面的话还没有出口,一道狂飚罩身卷至,原来“聚宝会主”已乘隙出了手,徐文料不到对方会来这一手,本身弹射之势,加上掌力的推震,一个身形,疾箭般向莲台宝塔撞去,这一撞上,非死即伤……

一道和风,斜里飘来,把疾撞之势消去了大半。

徐文在即将撞上石塔的刹那,忽感去势突减,急顺势变式,单掌虚按,飘落实地,俊面业已变了色。

半路伸援手的,竟然是“妙手先生”。

徐文定了神,道:“谢阁下援手!”

“不必,与你同道的那只小狐狸修养不错,竟然沉住气没有现身!”

他说的,当然是指“天台魔姬”而言,徐文心里老大不是意思。

一声脆笑过处,“天台魔姬”现身出来,熟透了的胴体,像是一团火,使所有人的心为之一熨。

“妙手先生”目注徐文,道:“小子,到底什么回事?”

徐文直待开口,一阵震耳慑神的苍劲笑声,倏告传来,笑声撕空裂云,使四周的空气,起了急剧的震荡。

“天台魔姬”脱口道:“无情老儿来了!”

所有在场的人,全被笑声震得惨然色变。只有“妙手先生”还有些自若。

徐文不自觉地施展“天台魔姬”不久前所授的抵御“天震神功”的方法,果然,心血立时平静下来。

只刹那工夫,那些功力较差的“聚宝会”弟子,一个个面露痛苦不堪之色。

笑声止歇,场中多了两个怪人,赫然正是“无情叟”与“丧夫翁”。

徐文内心燃起了仇恨之火,但他不表露在面上,他自知不是两老怪的对手。

“无情叟”与“丧天翁”一左一右,夹峙“妙手先生”而立,显然二怪是为了“石佛”而来。

“聚宝会主”一挥手,一行数十人,悄没声地向外退去。

陆昀仍紧牵着方紫薇的手,跟着撤退。

徐文大喝一声:“姓陆的,想走没这么容易!”

弹身扑了过去,姓李的堂主与另一老者,回身发掌阻截。徐文身形一划,避过掌风正面,反圈而回。

“哇!哇!”

栗人的惨号传处,两老者栽了下去,登时气绝。

“聚宝会主”暴喝一声,扑向徐文,双掌挟毕生功力,劈了出去。身为一会之主,功力自非泛泛,边挟怒而发的一击,势可撼山栗岳。

徐文当即被震得连退数步,倒撞在一根石笋上,气血一阵翻涌。

陆昀拉着方紫薇,向前疾奔,超越在手下人前头。

“闪开!”

“天台魔姬”娇喝一声,抖手就是一把“素女神针”,闷哼之声,响成了一片,“聚宝会”弟子,登时有十几名翻滚在地。“天台魔姬”一下子便截在陆昀头里。

“姓陆的,放开她!”

“办不到。”

“‘卫道会’不把你们的老窝翻了天才怪!”

陆昀色迷迷的双眼,朝“天台魔姬”上下只顾打量。

“天台魔姬”春花般的一笑,荡气回肠地道:“少会主,你倒是个风流人物!”

陆昀眉开眼笑地道:“姑娘天仙化人,实在令人心折!”

“天台魔姬”面上的笑容更甜了,甜得有些腻人,柳腰款摆,向前一挪,道;“少会主,你很知情识趣!”

陆昀剑眉一挑,道:“当然,在下可不像那独臂小子冷若木石”

“好啊!”

“天台魔姬”出手如电,向陆昀腕脉扣去。

陆昀一侧身,把方紫薇一带,挡住自己身形。冷笑了一声道:“‘天台魔姬’,区区在下还不至笨到好歹不分.”

“天台魔姬”一抓如电,陆昀话才出口,指尖已触方紫薇肩胛。

“砰!”

方紫薇顺手一掌,把“天台魔姬”打得倒退三步。方紫薇会猝然出手,是她所意想不到的,登对啼笑皆非。

另一边徐文与“聚宝会主”打得难解难分。“聚宝会主”似知徐文的杀手非近身不能施展,所以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全以劈空掌力攻拒,双方一时难分高下。

“无情叟”与“丧天翁”全神盯住那以轻功身法冠盖武林的神偷“妙手先生”,双方到现在还僵持着不发一言,但彼此心里有数,论真功实力,两个老怪物足可制他死命而有余,而两鬼怪迟迟不下手的原因,是怕稍一大意,被他溜走,抑或别有顾忌……

当然,也许两怪另有打算。

“天台魔姬”粉腮一变,道;“姓陆的,你死定了!”

蓦地此刻——

一个身着彩衣的白发老太婆,幽灵般出现,老太婆出现得十分突兀,谁也不知其所自,像是原本就站在那里似的。

“天台魔姬”不由一愣,目光和对方一接触,忽如触电似的一震,下意识地退了数步,对方的目光有一种摄人心志的力量,使人不自禁地感到渺小、软弱、气馁……

彩衣老太婆目光一绕,射向陆昀,干瘪的嘴chún微启,冷森森地适;“兔崽子,还不放手!”

陆昀可真听话,乖乖地松开了手,似乎老太婆的目光言语,有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力量。彩衣老太婆接着道:“老婆子今天不想开杀戒,小命暂时给你留下!”

声落,扶起方紫薇,电闪而逝。

“天台魔姬”喃喃地自语道:“是她!是她!想不到她已加入了‘卫道会’……”

就在此刻,场中传出了一声闷哼。“天台魔姬”回头一看,只见徐文口吐鲜血,连连倒退,苦心大震之下忙不迭地弹身过去,无限关切地道:“兄弟,要紧吗?”

徐文咬了咬牙,用手一抹口边血清,道:“不要紧!”

只这眨眼工夫,“聚宝会主”一行,已飞驰下峰,遗卧下十余具尸体。

徐文恨恨地道:“这笔帐迟早要算的。大姐,方紫薇呢?”

“天台魔姬”粉腮微微一变,芳心酸溜溜的,但仍柔媚地道:“被她自己人带走了!”

徐文内心自责,为什么要关心她?她也是仇家一路

心念之中,目光向场的另一端瞟去,只见‘无情叟’与“丧天翁”仍死紧地盯住“妙手先生”,毫不放松。“妙手先生”目光中微见焦灼,可能,在两个不可一世的老怪物监视之下,他虽身法通文,却也不敢妄动,怕万一定不脱,坏了名头。

又过了片刻,“丧天翁”开了口:“朋友,把‘石佛’留下,你上路吧!”

“妙手先生”哈哈一笑道:“区区在下如果空手下峰,岂不大背祖训!”

“你能带走吗?”

“也许!”

“无情叟”冷冷地道:“试试看,老夫不耐久等了!”

“妙手先生”泰然道:“两位何不出手?”

“丧天翁”肉球似的身躯一挪,道:“朋友,彼此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七星故人(1)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