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问情》

第 一 章 庐山炼丹话少年

作者:陈青云

庐山,盛传为古代匡庐,成道之所。绝顶牯岭,风景幽雅,名山胜景,常有高人侠隐,雅士墨客,啸傲烟霞,吟诗弄月,流连忘返。 

不过,庐山绝顶牯岭,终年云雾迷绕,向来渺无人迹。“不知庐山真面目”之诗句,便是说的牯岭绝顶之迷雾浓云。笼罩整个庐山,所以使人不登庐山不知真面目之说。 

残星未曙,弦月在天。蓦然小庐山下,一点白光,由远而近,如星飞丸泻,贴地如流,直向牯岭绝顶射去。 

那点白光速度奇快,眨眼之间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忽然一声喝,响如洪钟,接着两条人影,疾如投矢,由绝顶之上一前一后,飞泻而下。

前面那条人影,轻功较后头一个强一些,喝声余音未落,他人已翩然飞落,把那白光去路截住。 

此时白光一敛,雾影之处,现出一个鬟眉如霜,皓首苍苍的老和尚,手中却执着一把拂尘。拂尘似是银丝制成,映着月华,灼灼生辉。刚才那白光,原来是老和尚手中的拂尘所致。

老僧面前飞落的人影,是个中年的文生相公,手中拿着一把纸扇,儒冠朱履,一派斯文温雅之气。老和尚看清儒生之后,轻声喧一声佛号,说:“老衲少林大雄,施主敢是名震江南的懦侠王青阳?” 

中年懦生哈哈一声清越朗笑,道:“在下不知是何方高人侠士云游庐山胜景,想不到竟是大雄侠僧……” 

语音未完,紧随江南儒侠王青阳之后驰下,已然捷速飞腾而到的乃一面如冠玉,目着朗星,鼻似悬胆,乃英气隐现的少年。 

大雄老僧沉声喧了一声阿弥陀佛,道:“王施主,老衲并非浏览庐山景色而来,敢问施主牯岭绝顶,是不是真如传闻有武林弟子在此炼丹。” 

此语一出,儒侠王青阳和那背剑少年,脸色骤变。王青阳肃穆说道:“老禅师一代侠僧,难道还无法看破红尘?功名富贵,妄生贪念……” 

大雄老僧寿眉低垂,截声缓缓说道:“老钠在少林静心禅院面壁十八年,功名富贵,人生贪念,早己抛弃九霄云外,请王施主不要误会老衲来意。”。 

大雄禅师乃是名震天下武林一代神僧,王青阳何偿不知大雄声誉名望?不过今日庐山神秘炼丹之事,关系着数位武林高手命运,所以王青阳不得不如此重视。而且这庐山炼丹之机密,可说极端隐秘,凡事知道此事者,四十九日来都被派在牯岭四周护法,朝夕不离此山一步,大雄禅师如何能得知此事实,令王青阳震惊、疑惑。因些王青阳不顾大雄老僧辈份声望,加以责问,以能明了对方心迹来意。 

江南儒侠王青阳,沉声说道:“老禅师,请恕王某直截了断的说,庐山炼丹,乃是关系着武林数位绝代高手生命,连带影响到今后武林命运,现庐山牯岭已经守有天下一流高手相护炼丹之事,老禅师如果没有必要之事,请勿再逼近牯岭一步,而卷入这场恩怨是非之中。” 

王青阳这番话,含有一种警告的意味。他是说,当今枯岭绝顶布满武林高手,维护炼丹之事。如果大雄禅师存心窥宝而来,能令他知难而退。 

大雄禅师象是涵养极深,闻言脸上没有半丝愠色,静容说道:“王施主,老衲是三日前,路经钱塘风陵渡偶然得闻庐山炼丹之事,当今牯岭既己有王大侠等人充做护法,老衲倒不必操这个心了。” 

说罢,大雄禅师单掌微立作别,转身要走,突听儒侠王青阳微微一笑,叫道:“大雄老禅师,暂请留步。” 

原来王青阳听了大雄禅师这句话,知他是在风陵渡听得此事,生怕邪魔外道赶来抢夺,所以赶来庐山一观究竟。大雄禅师乃是一位绝代高僧,今日庐山炼丹事关重大,如果陡增一个大雄禅师做护法,炼丹之事更可指望成功,所以他出声叫住大雄掸师。 

侠僧大雄禅师闻言止住,问道:“王大侠还有何事指教?” 

王青阳突然脸上罩了一层凝重之色,轻轻叹息一声,说道;“老禅师,请恕王某刚才无礼得罪之语,唉!王某因为身负重任,当庐山炼丹护法之职,不得不慎重拦截盘问前来庐山的任何武林高手。” 

大雄禅师轻然道:“老袖目睹施主印堂皱纹隐密,早知施主身心负担沉重,老衲绝不见怪,不过老衲有些事不太明了,施主如何说庐山炼丹,关系着武林数位高手性命。如果施主认为无关大局的话,请能不吝相告。” 

王青阳浩声长叹道:“老禅师面壁少林静心禅院十八年不履江湖一步,当然不知半年前在九宫山发生的一件大事。唉!老禅师请随王某上牯岭叙谈……。” 

说话中,他转身对青衫少年说道:“寒儿,你先上枯岭转告法灯大师,说我请少林侠僧大雄禅师造访。” 

青衫少年恭恭敬敬向王肯阳行了一礼,朗声道:“寒儿遵照王师叔吩咐。” 

语音一落,人如飞隼投林,腾空飞射而起,捷如猿猴直向牯岭绝顶奔去。眨眼间,人影已消逝山夜中。 

大雄禅师自从青衫少年到达时,就仔细打量了他数眼, 觉得这少年生得丰颐广额,骨格精奇,英华内敛,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练武奇才。这时眼见青衫少年得火候的轻功,不禁赞道:“王施主,那少年是谁的弟子?如果老衲猜得不错,此子若有名师指点,不出十年,江湖武林多一位武林奇才了。“ 

江南儒侠王青阳,凄声一叹,道:”此子虽然天生聪慧异禀,无奈命运多舛,唉!如果当今庐山炼宝没成,或遭意外,他难免一死尸……” 

大雄禅师听得寿眉紧皱,问道:“这是怎样说?” 

儒侠王青阳仰首凝望一下牯岭,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这孩子乃是王某金兰之交,秦岭一剑翁啸苍之徒,姓姚名秋寒,六个月前连同武林七大高手在九宫山遭受人家暗算,伤及络焦心脉,阴毒潜伏,七日之内毒发将会惨死!” 

大雄禅师乃是少林寺一代神僧,武学造诣渊博,闻言缓说道:“络焦心脉,乃属人身、晕、轻、重、麻、哑五阴穴脉,一吃点中,真气核破,四肢绵软,全身如刀割,痛上七日,狂喷血惨死。这孩子遭人伤及络焦心脉,为何还身负功力?王施主,老衲着实刚在月前破关,关于半年前九宫山发年的大事,一点也不知晓,也无从耳闻。王大侠是否能将经过简略一叙。” 

王青阳轻然叹息一声,简略地把这件事的经过叙述出来原来在六个月前,中原武林三年一度会剑九宫山。切磋武学,谈论武林事。这次会剑,却遭受人家暗算。 

王青阳叹声说道:“中原武林的各大剑术派系,因为名望之重,生怕这事情公开后引起武林恐慌,大家就决定将这件事隐瞒起来,暂时不告诸于武林,所以当今江湖武林人不知道这件事。” 

大雄禅师闻言脸上色变,内心深知中原七剑,乃是武当、昆仑、崆峒、终南、点苍五大派当今掌门,和秦岭一剑翁啸苍、玄清七个人组织而成的中原武林七大权威剑手,这七人可以说是当今中原武林剑术精华高手。他们七人同时遭受暗算,这事若公诸武林,中原武林当真要引起一阵騒动。 

大雄禅师白眉紧皱,问道:“王大侠,老枘想不出当今江湖武林上有那一位能够暗算中原七剑的人。倒不知那个凶手是谁?” 

王青阳和大雄禅师谈话间,两个已经登上牯岭绝顶,浓厚迷雾中,峰头出现了一个肥头胖耳的老和尚,手中握着一根儿臂粗细的生铁禅杖,旁则伫立着那个育衫少年姚秋寒。胖和尚目见二人登上峰顶,哈哈一声震耳洪笑,道:“大雄禅师是什么风,将你吹上庐山来啦!哈哈!盛传侠僧隐居少室峰,韬光养晦。已经不问世事十八年,不想今日又重履江湖武林了。” 

大雄禅师拂须一笑,迎身上去,道:“法灯,咱们从华山一别,屈指算来己经二十七年没见,法灯兄的技业,定然更超凡入圣了。” 

大雄和昆仓法灯见面,互相寒喧了几句,四人同上牯岭。 

一上牯岭,大雄禅师立刻感到一股温气。抬头望去,只见牯岭绝项千寻雾影中一根参天火柱直冲霄权,将绝顶平台下,方圆数里内外的草木完全幻作一金光异彩。在那光华闪闪,金雾重重的火焰下,绝顶平台铸造了一座炉灶。冲背火光,便是那熊熊的炉火。炉灶之旁,隐约看见三条人影用日常打坐之法,围成一个品字,三面护住炉灶,兼且照顾炉火。 

儒侠王青阳抬头望了平台绝顶炉火一眼,说道:”中原七剑自从半年前遭暗箕,七人便陷入昏迷,气若游丝,若非得到仙谷神医皇甫珠玑精心治疗,以灵丹仙草护住心脉气机不断,他们早已尸寒骨枯多时。” 

大雄禅师低喧了佛号,道:“‘仙谷神医皇甫珠玑,乃是盖世神医,医术渊博,具有起死回生之术,盖古凌今。七剑经他悉心疗治无功,由此可想七剑遭受的暗算,是种极为厉害的阴歹绝技了。……那么?那座炉灶提炼之物,想来是仙谷神医皇甫珠玑,提炼为疗治七剑残疾的丹葯吧!” 

王青阳点头道:“不错,那座炉灶丹葯,已经炼了七七四十九日夜,再过一个多时辰,便要大功告-成。这座炉灶丹葯,不但关系着七剑和姚贤侄八条性命安危,而且关连到当今隐藏着一丝武林恐怖杀劫命运。” 

大雄禅师喧声“阿弥陀佛”,说道:“老衲今日若非鬼使神差在风陵渡巧问庐山炼丹之事,赶赴庐山来一观究竟,老衲真不知江湖武林中己经发生了莫大变化。” 

王青阳道:“咱们在庐山炼丹,目的虽然是要挽救武林七大高手的性命,其实最主要的,是慾问七大高手被暗算的主因,以及凶手组织来历派别。“ 

大雄禅师突然福至心灵,抬头望了在侧的少年姚秋寒一眼问道:”你说此子也身历九宫山劫难……” 

他话尚未说完,王青阳已经知道大雄老僧意思,截声说道:“不错,九宫山唯一劫后余生,神智清醒者,只有姚秋寒师侄一人,咱们便是由寒儿口中得知七剑这次会合九宫山谈论的一些话,加以研究,方才得知七剑生死,关系武林今日的命运。唉……” 

“姚师侄今日能够逃脱大准不死,也是经过仙谷神医皇甫珠玑九日九夜力加挽救,方才神智清醒过来,不过他这时未尚完全复原。根据皇甫珠玑诊断说;姚师侄似乎食下一种失神散魂葯物,消失了昔日的记忆,所以对七剑会晤谈论的话,他还无法回忆起来。” 

大雄禅师闻言抬头略一注视姚秋寒,果然见他眉宇之间青暗,神智有些恍惚。看罢,不禁暗暗叹道:“此于骨骼清奇,是百年来难寻浑金璞玉,如果他真因此变成白痴,那实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 

大雄禅师道:“王施主,九官山劫难中,除了七剑和这位姚施主之外,还有何人?”王青阳“噢”了一声,道: 

“因为九宫山劫难中,幸存者只有七剑和姚师侄,所以王某没有提起旁人?其实在半年前九宫山丧生者,己有三十四位,他们全是中原七剑的弟子。” 

大雄禅师听得连声叹道:“善哉!善哉!想到九宫山劫难,竟有那么多道中人丧生。” 

王青阳道:“那三十四位弟子,乃是武当、昆仑、崆峒、终南,点苍五派的精华得意弟子和九宫魔剑一位高徒,这些人死了,将使我中原武林蒙受大害,各派武术即将后传无人。” 

大雄禅师问道:“王施主,难道你等由那些死者的伤痕看来,无法断定是那一派中人施为的吗?” 

王青阳摇头道叹道:“由七剑的伤势,以及死者致命创伤看去,凶手乃是一个武功盖世,机智超绝,毒辣绝伦的人,但王某和仙谷神医皇甫珠玑,也都无法推断出是什么武功,使众致命的。” 

大雄禅师道:“既然七剑伤患病源还没察出,皇甫珠玑费尽心机,在庐山炼制那炉丹葯,是否有把握挽救众人性命。” 

大雄禅师的语音刚落,突然一缕冷冰冰的声音,接道:”七剑的伤源,乃是五阳穴脉,遭人用一种阴歹掌力击伤,虽然不知是什么毒功,但老朽所提炼的葯丸,若是能炼治成功,纵然再重的伤势也能起死回生……” 

大雄禅师闻言抬首望去,只见一个面容清瘦。胡须齐胸的白发老人,缓步走了过来。大雄禅师不问可知,这人就是盛传天下第一神医——仙谷神医皇甫珠玑了。 

王青阳目见皇甫珠玑由平台下来,忙说道:“皇甫兄,葯丹提炼的过程怎么样?这位是武林上盛传的一代侠僧,少林大雄禅师。” 

仙谷神医皇甫珠玑闻听大雄禅师之名微徽动容,道:“哦!原来是少林神僧,老朽皇甫珠玑这边有礼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庐山炼丹话少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挥剑问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