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问情》

第 十 章 杜鹃啼血悲又凄

作者:陈青云

姚秋寒没有选择考虑的余地,双手如电一分,松掉了这个金钗罗刹的玉腿,改取从后面拍过来的二条春藕般的玉臂。

从后面欺过来的二位金钗罗刹妇人,目的在解救同伴之危。姚秋寒松开了妇人玉腿,她们各自中途撒招。

杨妃姬手下这四个金钗罗刹,并非普通武林人物可比,各人皆有出奇绝招,姚秋寒被迫放弃伤人,但那位黄衣妇人腰驱轻扭,右腿一收,如电穿出重重衣搂长裙,猛踢姚秋寒腹部的“气海穴”。

这一腿踢得奇绝,在旁人看来,姚秋寒非中腿受伤不可,而且又是踢向“气海”要穴。

李超逸手中双剑正逼得一个金钗罗刹节节后退,看到姚秋寒危急之际,纵身一跃,急扑过来,口中喝道:“姚兄,注意!”

但事实不然,姚秋寒不用李超逸示警,已迅快绝纶向旁侧横跨一步,身子横转半周,巧妙的让开那金钗罗刹踢来的一腿。

这身法看似简单,但却是极上乘的一种武功,看似容易,实际极难。

李超逸暗暗的替姚秋寒捏了一把冷汗,心中不自禁的赞道:“好身法!”

另两个金钗罗刹,见同伴一击不中,立时借势欺进,玉掌如落花缤纷,秀腿如穿花彩蝶,三个人环攻姚秋寒一个,李超逸仍然跟那个金钗罗刹战在一起。

这些黄衣妇人搏斗身法诡异,本来他们跟姚秋寒和李超逸猛斗,是分作两面,但这时却形成合围之势,将两人包围在核心。

姚秋寒心头大惊,忖道:“这是一种阵式!”

原来四个金钗罗刹,这种分合进击阵法,名叫“四象阵”,他们四人一联手,威力奇绝,不知有多少武林高人,丧命在这套合攻阵式之下。

所以四金钗罗刹,将姚秋寒和李超逸,裹在核心之后,四人等闲从容交战。黄衣飘飞,玉掌盘旋,攻得两人手忙脚乱全都失了主动,空自负有一身武学,却施展不开,英雄没有用武之地。

这时塔门口遥遥传来杨妃姬慈祥的语音,说道:“你们两人好好束手就缚,杨妃姬绝对不会亏待你们,不然难逃金钗罗刹,四象分尸之厄运。”

突听李超逸朗声说道:“姚兄,你稍作休息,咱们在阵式之中,人多反而被牵制。”

说活声中,李超逸右手长剑一挥,当先点向东面金钗罗刹,左剑随着右剑,削向下盘。

那个金钗罗刹看他双剑部位,以及那来势方向,使人有着极难兼顾的感觉,立时向后急退两步。李超逸分心双剑,招术奇诡,这次攻击东方,仍是虚式。待黄衣妇人一退,剑如疾虹,运剑如风,劈向西南两个金钗罗刹。

他的打法很快,双剑急快迫使四象阵阵脚稍微一乱,李超逸呵呵一声长笑,斥道:“井底之蛙,岂知海之大,叫你们开开眼界!”

剑法突变,二柄剑有如神龙戏水,飞鹰腾空,指东打西,指南打北,身形急转,匝地银光,顿时四面八方,都是李超逸的影子。

这一变化,情况又自不同,李超逸已抢先主动,喝道:“看剑!”一招“风雷交击”,双剑运足内力,接住一柄短剑,直压下去。

但那金钗罗刹左剑是封敌剑招之用,当她们左剑接住敌人长剑之刹那,右掌已经稍稍击了出去。

所以李超逸一运动,一股潜力已直撞上来,剑起处,一招“猛鸡啄粟”,急袭另一位金钗罗刹。

剑到中途,猛又变为“神驹展足”,忽刺北面金钗罗刹脚跟。待对方长剑下截,剑把一颤,双剑突然上指,分刺西南面敌人。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李超逸双剑逼袭三名金钗罗刺,显示出绝高的剑术武学,但无奈四象阵,龟龙变幻,极尽奥妙,并非普通武术可以比拟。

所以李超逸出尽平生所学,仍难冲刺出去,累得额头见汗,衣衫数处被人利剑割破,略见血肉,身上也中了她们三道掌力。这虽是轻伤,却影响他本身的功力,不过时间一久,定要被擒受制不可。

姚秋寒在李超逸单独拒敌的时候,脑海里急速思索着如何破阵之法,他曾经目睹白发魔女从容破出“九宫八卦夺门阵”,对于这种奇门异术阵式, 已经梢有见识,知道需要镇静如恒,绝不可急躁,否则更陷入敌人环攻合击之中。

姚秋寒想拳经上有句:“舍己从人,随曲就伸,不随不顶,动急则急应,动缓则缓随”的说法。

当今四位金铰罗刹的血象阵式,似乎就是采取着如磁吸铁,紧沾不弃的要诀,然后配合接应攻势。

“李兄,你将手中一柄剑借绐我,你攻东南,我攻西北,待她们各自运剑接招时立刻以“粘黏劲”,吸住她们的短剑,使之无法退后抽身相接应。

姚秋寒这番话,是以蚁语传音功夫对李超逸说的,除他之外,别人毫无所闻。

因此李超逸在姚秋寒欺身急走过来的同时,左剑一式直刺,虚晃一招,立刻纵身后跃,右剑很快交绐姚秋寒,身若旋风,连人带剑攻向东南方位金钗罗刹,速度之快,无与伦比。姚秋寒一剑在手,如鱼得水,只见他仰首厉啸一声,长剑摇腕一振,剑气纵横,光芒耀眼,剑花朵朵,有如黑夜繁星,千点万点,遍空飞洒,令人无法猜出他剑式是袭向那一位。西北方两个金钗罗剃,看见剑招凌厉惊人,心头大骇,各自挥剑划出两道光幕,想封住姚秋寒攻来的剑招。

那知两人剑刚挥出,突见姚秋寒层层剑影,化整为一,“叮当”,一声铿锵脆响,姚秋寒手中长剑,已经紧紧贴住两位罗刹夫人的短剑。

就在同时,李超逸也使出“粘黏劲”,吸住东南方两剑。

刹那间,场中六柄短剑,顿时静止了。

但这并非争斗的停止,而且更是惊心动魄。

要知他们剑与剑接触吸住,双方各自运出内劲,气贯剑尖,要将对方压制剑下,这种内力交拼,丝毫取巧不得,瞬间,即将分判生死。

姚秋寒本来是想以“粘黏劲”,吸住对方短剑,破去四象阵奇奥变化之后,立将远出内力,将金钗罗刹压制剑下,那知他这种算盘,却算错了金段罗刹的功力,他连续强震三次内力,竟然没有将她们手中剑弹飞,强大深厚的内力,不过只将那两柄剑,压底数寸而已。

那边李超逸适得其反,两名金钗罗刹联手的内劲,竟将他的左剑压低了三四寸。

这情形看在姚秋寒眼内,不禁使他心头急,暗道:“糟了,这下两人非被畅妃姬活活生擒不可……”

一念未完,祭灵塔内,突然金步莲摇,姗姗踱出一个面目姣丽、风韵扰存的半老徐娘。不问可知,她就是名慑江湖的杨妃姬了。武林高手拚斗,最忌惮的事,就是暗上内力,因为这种搏头,非到判生死,绝难罢休。

此刻,杨妃姬只要走近他们身侧,稍微费些举手之力,即可将姚秋寒和李超逸格毙当场。

在这生死存亡关头的一发间,地面上昏迷过去的梅华君,突然苏醒过来,她看清了眼前利害关键。

猛地一声娇叱,梅华君由地面上跃起,气运头顶,如电似的撞向跟李超逸暗拼内力的金钗罗刹。这一撞之势,非常迅快,而且那个金钗罗刹正自运着真气,凝贯剑上,根本无法闪避或攻击。

但听惨哼一声,一个金钗罗刹背后腰眼要害,被梅华君撞个正着,矫躯如箭飞射出两丈开外,头部撞落在石阶上,连那缓步而来的杨妃姬也感到一愕。

一个金钗罗刹飞出,李超逸如释重负,一声叱喝,吐气开声,另外那个金钗罗刹短剑脱手飞出,人也飞了出去。

梅华君一头撞飞一个金钗罗刹,余势未歇,咬紧牙根,又向姚秋寒那边的金钗罗刹撞去。

“孽徒!好大胆子,敢杀金钗罗刹!”

喝声中,只见杨妃姬柳腰疾挫,凌空直飞过来。

梅华君左手早被废去,刚才右臂又被一名金钗罗刹生生扭断,变成双手残废的人。

杨妃姬凌空蹑虚拦截过来,她没有手臂接招,更来不及闪避,但见一道如狂涛激流般的锐利真气,呼啸而过。

耳闻梅华君应声惨叫。

她一条左腿被那内力活生生击断,一条腿连同整个娇躯摔跌在地上,混身变成了血人。

李超逸目睹梅华君摔出,大喝一声,左剑右掌快如离弦流矢,猛向杨妃姬击去。

杨妃姬真气一沉,脚落实地,右掌急伸,拂向剑背,暗运真力,待纤纤五指要接触长剑之际,食中二指猛向剑上弹去,同时左掌一招“云封雾锁”,把李超逸攻出来的一掌,封到门外。

杨妃姬一指的功力,李超逸禁受不起,只觉右腕一麻,左手长剑脱手飞出,右手一掌力道,被封方封得连人旋跌出去。

但是杨妃姬武学真的渊博,她冷笑一声,玉腕微扬,虚飘飘击在李超逸左肋上。

只听李超逸闷哼一声,摔在地上。

杨妃姬击伤李超逸后,娇躯微晃,向正和两个金钗罗刹交手拼内力的姚秋寒欺去。

梅华君看到这情形,厉叫一声:

“师父——”

她非常迅快地跪着,滚爬过来。

“忤逆孽徒,你找死……”

一股极强的潜力罡气卷出,梅华君厉叫一声,樱口喷出一道血箭,在地上滚了两滚。

断臂断腿,伤疼苦痛,已是常人难以忍受,此刻身上中掌,惨厉的叫声,极尽凄切,摄人魂魄。

姚秋寒看到梅华君这种舍命相抗杨妃姬的情形,猛地胸中热血沸腾,一声厉啸,一股极强的内力,由丹田运贯右剑,一弹一震。

两声闷哼响起,两个金彀罗刹,短剑脱手飞出,花容惨白,身躯摇摇晃晃往后直退出七八步,双双跌坐地上。

“师父……你……你老人家真的忍心下……了毒手?……”

梅华君断断续续的哀鸣着,似鲛人哀立,巫峡猿蹄,又向这边滚爬过来,一面接下诉道:“你快毙了我吧!”

“君儿是你老人家养育长大……如今深恩不能图报,就以这条命……了偿恩债……。”

看她发乱血流,索索颤颤滚爬着,这种情景,悲惨得令人不忍目睹。

“梅妹!”

姚秋寒大叫一声,星目泪滚,纵身急急扎了过去,他伸手双臂把梅华君娇驱抱入怀中,叫道:“梅妹,你不要死,你要活下去……”

这种极尽凄惨、感人的镜头,使任何人看了,都要油生感伤,杨妃姬本来劈出的一道罡气,突然收了回去。

她睁着一双奇异的眼光看着他们。

梅华君倒在姚秋寒怀抱中,惨厉面容,泛出一丝安慰的微笑,杜鹃啼血似地说道:“姚哥哥,我总是要死的,只恨造物捉弄人,天生我苦命,不能和你长相厮守……但我死后…

…虽然是阴阳两隔,我的灵魂仍会长伴你身边。姚哥哥,我……我要问你一句活……”

这些活,听得使人柔肠寸断,痛碎寸心。

“梅妹,你有什么话问我,你说呀!”

姚秋寒此时忘记了身边,还有着那位杨妃姬,他不避血污,紧紧搂住她的残躯,悲痛慾绝出声问着。

梅华君呻吟了一声,道:“姚哥哥,现在我……快要死了,我要你诚恳的答复我一句话……你……你是不是喜欢我?……我知道自己是个满手血腥、罪大恶极的人,永远无法获你爱心……但我只求你能够喜欢我,原谅我……”

姚秋寒本来心中对梅华君,没有存着一丝爱意,但此刻被她一片真纯痴情所感动,溶化了那铁石的心肠。

“梅妹妹——”

他厉叫一声,热泪如泉疾涌,接道:“……你不要死,我不但喜欢你,而且爱你,我要你活下去……”

梅华君闻言杏目中滚落下两行喜悦的情泪,惨白脸容,绽出一朵美丽的笑容,道:“姚秋寒哥哥,我太高兴了,这样我更愿含笑九泉了……”

说到这里,她难以控制伤痛,颤抖的呻吟着——

“梅妹,梅妹,你提起勇气,你不要死……”

梅华君惨然苦笑,道:“我……我已中了师父毒手,击伤五脏六腑……就是能逃得不死,手脚残废,也难活于人世……当今死,才是我快乐的解脱。生,却是极残酷的折磨、惩罚。……啊……快了……我……我感到全身渐渐冰冷起来。

……”

姚秋寒感到她的气机,愈来愈衰弱,她伤得着实非常严重,她真要这般撒手尘世吗?

“姚哥……你不要流泪,你看!我现在不是很高兴吗?……”

姚秋寒是位至性至情的人,再也无法忍住心内感伤,泪水如泉。

“啊!姚哥哥……我求你替我转达岳云凤姊姊一句活…

…我很对不起她……我后悔毒死了岳堡主……”

姚秋寒点头道:“岳云凤盟主会原谅你的,你不要挂念。”

梅华君这时呼吸困难粗重,喉咙咕噜发出响声,但她脸容仍然保持着安静之色,道:“姚哥哥,最后我祈祷你跟岳云凤姊姊,能得白头偕老……”

她的语音,一字一句,说得又慢又弱,最后声音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杜鹃啼血悲又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挥剑问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