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问情》

第十一章 卧龙待兔玄都观

作者:陈青云

姚秋寒闻声回头一看,只见右后侧三尺处松树支干上,隐藏着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乞丐,背着一个红色大葫芦,不禁心中大喜,他不是别人,正是强姚秋寒相识于荒野道松树枝干上的毒手疯丐孤独飞。

在此时此刻,姚秋寒遇到毒手疯丐,有如遇着亲人一样,一阵冲动朗声答道:“不错,我们真是巧得很,皆结缘树稍上……”

一语未完,突听毒手丐轻嘘一声,道:“姚少侠,道观之中步步蕴藏杀机,咱们小心一点。”

姚秋寒心头一动,问道:“老前辈这一帮人是些什么来路?”

毒手丐道:“东海龙帮。”

姚秋寒吃了一惊,道:“东海龙帮,帮主是准?”姚秋寒曾听古兰香说过,东海龙帮龙头帮主,早已失踪江湖武林,怎会此时出现玄都观中。

毒手丐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东海龙帮龙头帮主,早于二十年前被人同谋惨遭身死……唉,言来话长……”

姚秋寒听他谈起东海龙帮,脸上神色一片凄伤,似乎跟东海龙帮有着极深渊源。他对于毒手疯丐身份来历不太了解,为着加深认识他,不禁说道:“老前不嫌弃的话,晚辈愿请教前辈一些武林旧事。”

毒手疯丐抬头望了一下天色,道:“此刻南宫琪美尚未到达之前,老叫化不妨和你谈谈。也许姚老弟知道叫化子是东梅龙帮中人。”

姚秋寒摇摇头道:“晚辈一点也不晓得。”

毒手疯丐沉呤有顷,叹道:“东海龙帮在昔年,是武林中最具威望一个帮派,龙头帮主是叫化子拜弟,跟你同姓,腾波斩蛟姚岚……”

姚秋寒吃惊道:“腾波斩蛟姚岚,他是不是早在二十余年前,在河南少室峰赤子空拳单人击败中原武林九大门派的那位姚岚?”

毒手疯丐对于腾波斩蛟姚岚昔日雄风,似乎非常缅怀、崇敬。眉间飞起一道彩色,道:“正是他!正是他!当年姚岚,腾波斩蛟摄震群雄,二十余年来中原九大门派高手,至今犹然惊服,那时姚岚年龄还小于姚少侠。”

他一口气说到此处,微微一顿睁着双鱼珠眸子,问道:“姚老弟怎知姚岚事迹,要知当年姚岚于河南少室峰独败九大门派高手之事,九大门派认为是一件奇耻大辱恨事,向来不敢泄露江湖武韩。”

姚秋寒叹道:“晚辈是听家师谈起的,因为他跟我同姓,所以晚辈深深印于脑海之内。”

毒手疯丐脸上突然泛起一片凄怆之色,道:“人间世事,变幻无常,唉!腾波斩蛟英风,今日已付于一片流水,含恨九泉……十几年来,老叫化就在替拜弟调查死因,以及他一位亲身骨肉的下落。前者叫化子已有头绪,后者却是茫茫不知他那位骨肉是生、是死。腾波斩蛟是被人谋害的,这段恩怨,叫化子若推断不错,他似乎和当今武林动乱有着莫大因缘。”

姚秋寒奇道:“老前辈说腾波斩蛟姚岚之死,跟当今武林有莫大关键,此话怎么说呢?”

毒手疯丐道:“姚老弟可知姚岚跟孤星公主大罗神南宫玉堑,以及杨妃姬等孤星会四大君主,都有一段渊源。”

姚秋寒摇头道:“不知道,家师谈起腾波斩蛟姚岚大侠往事,并不详细。”

毒手疯丐道:“腾波斩蛟出现江湖时间极短,而且人又如谜,当然极少有人能知其身份来历。不过武林间当今老一辈人物,大家都知道昔日有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大豪杰姚岚。”

毒手疯丐孤独飞说到这里,脸上神色飞扬,似乎为他有那个拜弟而光荣。

姚秋寒也同时感到莫名的自豪。姓姚的人,竟出了位使人歌颂的英雄,其实他对姚岚的事迹,知道得极其有限。

毒手疯丐深深叹息了一声,道:“……姚老弟,来日叫化子有时间,定详细跟你谈一谈腾波斩蚊姚岚的事情。

唉!老实跟老弟说,你的面容,有几分酷似我那拜弟姚岚,因此叫化子初次遇上你时,以为你是拜弟的儿子,特问你是不是东海龙帮一脉的传人。”

姚秋寒微微一笑,道:“晚辈若是姚岚大侠之后,殊感为荣。可惜我是位被弃孤子,自幼被家师拾得抚养长大,晚辈对于姚岚之事,着实感到兴趣。老前辈说他被人所害,不知是何人有这种能力杀害腾波斩蛟姚岚大侠?”

毒手疯丐突然压低声音,道:“这件事老叫化还不敢论断,但已略微知晓,因姚岚拜弟被害,就只有现在的东海龙帮帮主在侧。”

姚秋寒问道:“孤独前辈,当今东海龙帮帮主是谁?”

毒手丐道:“柯星元。”

姚秋寒惊讶道:“柯星元,他不是孤星会的四大君主之一——千岁君吗?”

毒手丐点头道:“就是他,是咱们在荒野道旁古松上偷窥赶尸内幕时,那位骑黑骡的黑髯老人。”

姚秋寒听了这话,脸上一片迷惘、惊奇。

毒手疯丐道:“叫化子跟老弟谈了这么久,尚未告知你,老叫化已加入武林盟,担当岳云凤身边待卫之一。”

姚秋寒心中大喜,道:“老前辈真的加入了武林盟?”

毒手丐道:“老叫化子不会说谎言。自从那日被荒野僵死人击了一掌,伤势蔓延,不支病倒镇中,巧遇岳盟主以及各派高手,他们认出叫化子是毒手疯丐,九大门派的人,主张让我病死,伸手不管。但仁慈的岳盟主却加以反对,将叫化子一条老命,从鬼门关拖了回来。”

姚秋寒感慨的说道:“岳云凤姑娘乃是天下间第一仁慈的人,她现在出来担任武林盟主,实是武林同道,千万苍生之大幸。”

毒手疯丐突然说道:“姚老弟,叫化子差点忘了,我是奉盟主之命,前来观中接触姚老弟,以及探查底细,眼下观中已被东海龙帮高手占住,咱们还是趁着柯星元没到达之前,赶快走。”

话音刚落,突听一声阴森森的姦笑传来,道:“没有这么容易,玄都道观进来容易,出来就比登天还困难了。你等两人潜伏树上多时,这件能耐真叫人佩服。”

二人闻声大惊。抬目看去,只见一个枯瘦矮小的灰衣老者,双目神光如电,伫立殿前院中。

院子里除了灰衣老者之外,尚有二十个面貌冰冷,眼神恍似霜刃的黄衣道装老人。

毒手疯丐见了众人,暗叫一声:“糟了!”运用传音入密声音,急道:“姚老弟,你快单独逃出,我去对付他们。”

姚秋寒运用蚁语传音工夫,答道:“晚辈不能离开玄都观,老前辈还是回去复命要紧。”

这时那灰衣老者,冷煞地喝道:“你们还不下来,难道要老夫上去相请吗?”

姚秋寒认出灰衣老者,便是东海龙帮的总坛主,当下冷笑一声,一式“白鹤冲天”,由树梢上冲跃而起,冉冉飘落下来,毒手疯丐见姚秋寒现身,也身子一晃,窜出茂密的树叶,凌空盘旋而下。

两人这份绝顶轻功,看得灰衣老者脸色微变。当他抬目看清了毒手疯丐,突然姦笑一声道:“老夫以为是谁有这么大胆子偷窥别人机密,原来是你这个疯丐,咱们真是冤家路狭,二十余年前一别,今日又重逢了。”

毒手丐见了灰衣老者,像似一怔,脸上色变。但随即干笑道:“海王八,想不到你已加入了东海龙帮……”说着话,他伸手拨开酒葫芦仰首喝了一口酒,缓缓对他们走去。可是暗地他却运用传音入密工夫,急道:“姚老弟,面前灰衣老者,乃是名震四海,被称海中魔王的海中鹰,此人不但武功奇特,而且善运用谋略,狡狯狠毒,实是武林间一个老魔王,你赶紧到卧龙岗镇集,告之此魔已在玄都观……”

姚秋寒听到“海中鹰”三宇,心神亦是一震,记得恩师秦岭一剑曾说过:“……武林间功夫最精诣的,要数海中鹰一人,他潜游浩瀚江海,快过游龟、战船,能在海底中换气游泳三日三夜不出水面。”

海中鹰除了擅长游泳之技以外,据说习过布阵兵法战术,曾经率领一艘战船,一夜间击沉倭寇战船二十七艘,毙敌数千。

想到此处,抬目打量着这位名噪江海的魔王,只见他五短身材,颌下一撮山羊胡须,相貌不扬。

“嘿嘿嘿……”海中鹰冷若寒冰的阴笑之声,喝道:“站住,穷疯子休想在老夫面前耍花样,否则老夫立刻下令,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独手疯丐目睹姚秋寒没作逃离此地的打算,尾随自己身后走来,不禁大急传音道:“姚老弟快走,此魔投身东海龙帮,可说武林间一大秘密,武林盟中人不知道这消息,可能要处处遭受胁制。”

姚秋寒听毒手疯丐语音迫切之状,本想依他的话,转念一想,仙谷神医还在观中,如何能放得心下,于是答道:“老前辈我决定不走了。”

这时候,海中鹰突然举手一挥,说道:“十二星坛主将这两人擒下了。”

语音一落,十二位黄衣道人,倏的身若鬼魅一闪,快逾灵猿,齐齐向二人扑下过去。

他们身法快得简直使人无法躲避,眨眼间已逼到二人跟前三尺,蓦在此时,一声清朗语音传来,叫道:“二十二星坛主且慢动手。”

语音传来,人影闪动,十二个黄衣道人竟然如魔影般,移退到原来位置,一进一退,速度之快,令人看得头晕目眩。

众人抬头望去,道观大门口,缓缓走来一个身着黑绸长衫,面容清癯,黑髯齐胸的老者。

他赫然是弧星会的千岁君主柯星元。

姚秋寒本来不相信柯星元会是东海龙帮的主人,这时就不得不相信了。

柯星元悠闲地走过来,拂髯笑道:“孤独兄别来无恙,想不到咱们又见面了。”他的话音略微一顿,哈哈轻笑二声,又往下接道:“可是,兄弟记得咱们昔年先有约言,孤独兄已然允诺退出江湖武林,息隐深山大泽。”

毒手丐见到柯星元,脸上肌肉一阵阵痛苦的抽搐,显然心中情绪,激动至极。

足足过了半盏热茶时间,他才答道:“不错,叫化子有过这句承诺,不过……”

柯星元接到:“不过到你武功炼到炉火纯青,自信能胜过兄弟的时候,见面时不死不散,是吧?”

毒手疯丐冷厉长笑,道:“既然已是相遇,咱们就放手干吧。”

柯星元挥手道:“慢点,昔年约言是说,初次相逢,即刻决断生死,但今夜兄弟已是跟孤独兄别后第二次重逢。”

毒手疯丐冷笑道:“那你要怎么样?”

柯星元笑道:“兄弟想要请孤独兄收回昔年之约。”

毒手疯丐豪迈的说道:“大丈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言出口,驷马难追,绝不会收回诺言。”

柯星元微微一笑,道:“孤独兄既然不收回约言,兄弟就收回约束你出道武林的话。”

毒手疯丐听了此话,浑身一阵颤抖,脸上变得铁青难看,姚秋寒知他此时心中痛苦已极,不禁打破沉默,问道:“你敢是东海龙帮龙头帮主?”

柯星元一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缓缓对海中鹰道:“海兄,时间不早了。”

只单这一句话,海中鹰和十二个黄衣遭人,急忙转身走进香客殿。这时,柯星元方才转身轻身笑道:“姚少侠既然知道,何必再问?其实东海龙帮帮主之位,是孤独兄让的。”

姚秋寒转脸望了毒手疯丐一眼,道:“老前辈此话当真?”

毒手疯丐默默不语地点着头。

姚秋寒想到了什么,问道:“阁下是东海龙帮主人,为什么杨妃姬不杀你?”

柯星元道:“姚少侠怎知她不伤害我?”

姚秋寒又问道:“你今夜率领东海龙帮众高手,占据玄都道观,是要干什么?”

毒手疯丐冷哼一声,道:“姚老弟勿信他满口胡言。”

柯星元笑道:“信不信由你,我之忠诚,日月可为之共鉴。” 

姚秋寒道:“在下有很多不明之事,请教阁下,不知能否相告?”

柯星元拂髯一笑,道:“我乐意答复所知一切。”

姚秋寒沉声道:“首先在下要知你是好人抑或坏人?”

柯星元尚未答言,毒手疯丐已经接道:“姚老弟,我告诉你,他是位处心积虑,心怀叵测,伪善假仁,杀人不需自己动手的人。”

柯星元微微一笑置之,抬头望了一下满天星辰,缓缓说道:“南宫琪美快到了,两人请上原来栖身的古松吧。”

毒手丐孤独飞,怪声怪笑道:“这热闹不是好看的,叫化子平生最怕鬼,姚老弟我看咱们还是趁早离开此地为妙。”

柯星元笑道:“孤独兄要走悉听尊便。”

姚秋寒这时运用蚁语传音对独手丐说道:“老前辈,仙谷神医现在玄都观中,虽然身处机关密室中,但万一被人寻着,恐怕危及神医生命,晚辈留此,一方面可以探查柯星元之虚实,二则可以兼顾皇甫神医,老前辈回去告知岳盟主。”

毒手疯丐也用传音入密功夫说道:“姚老弟,你不知柯星元的为人,现在不走,以后定然走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卧龙待兔玄都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挥剑问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