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问情》

第十四章 天注孽缘恨绵绵

作者:陈青云

缺手书生沉吟一会叹道:“此言本来很难以启口,既然如此,在下就直言了。”

姚秋寒接道:“不错,老前辈应该说明白,好让咱等斟酌。”

缺手书生缓缓说道:“这位女侠之伤,如果经在下诊治,再有春阳丸配方,包准能够起手回春。不过春阳丸,性烈如火,通常好人服食一颗,也要抵受不住葯性摧动混身血液,产生*火,泯灭理智……”悦到这里,他一顿住口。

其实姚秋寒和岳云凤已经全部明白了,两人沉默很久,才听岳云凤低声道:“老前辈是否能够将葯量减轻?”

缺手书生道:“如能减轻葯量,在下也不必说这么多了。照她的病势大概需要服食三粒春阳丸。”

姚秋寒呐呐道:“老前辈……我……我不能这样做,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缺手书生道:“这次是你要救她的命。”

姚秋寒摇着头,道:“不行,不行,她日后醒来也不会答应这样救助她。”

缺手书生悲怆的长叹一声,道:“事情到了这般地步,只有眼睁睁任她而亡了。”说着话,缺手书生举步慢慢走离此室。

室中只剩下姚秋寒和岳云凤,以及那奄奄一息的古兰香。此刻岳云凤眼中含蕴着一汪晶莹泪水,娇声叹道:“姚相公,这是命运注定的事情,为了她要活下去,以及江湖武林命运着想,你一定要帮助地。”

姚秋寒哭丧着睑,说道:“怎么可以啊?她乃是纪英奇的夫人,我姚秋寒怎么能够作出这种无耻的行为,让天下武林唾弃我……”

岳云凤道:“她已不再是纪英奇的妻子了,虽然她跟他行过婚礼,但那是名义上婚礼,她仍然是一个闺阁*女。”

姚秋寒摇头道:“不行,我死也不肯做出这种事。”

岳云凤突然热泪夺眶而出,幽幽轻诉道:“相公,难道我乐意你这样做吗?你何偿不知妾对你一片痴心爱意。自从在武矶堡中,妾对君已一见钟悄,情愁深深印在心头。虽然男女间爱情,是自私的,不容有第三者参杂其中,但今日情形已不可同日而言,我宁可放弃私情,割爱牺牲。相公做这种事,虽是逆悖情理,但却是上苍早巳安排的孽情。你若拒绝了,古兰香姊姊万无生机,难道你愿她死?……”

这番话,终于吐露出岳云凤对于姚秋寒一片真情爱意,她的语音,充满幽伤情怨,听了令人回肠寸断。

姚秋寒此刻仰首望着窗外出神,虽是默默无语,但由他面容神情看来,他是何等的悲恸、凄伤。他无法抉择,古兰香当然不能任她面逝,可是自己又不能冒然这样挽救她性命,虽然这不是心存邪念,却是夺入之妻,败坏伦理的事实。古兰香事后亦会羞愤慾死,可能她因此自绝,这样不是没有救她,反而败坏她名节?姚秋寒咬紧着牙关,脑海里如电盘旋推忖着这件事情后果,心中暗暗叫道:“姚秋寒啊!姚秋寒,你不可这样做,你绝对不能这样做……”

他的心中,也只能叫出这两句话,无法决定选择那一面。正当纷杳汹涌,难以自决,岳云凤幽怨的语音,又响在他耳际,道:

“相公……兰香姊姊乃是人间仙凤,无论才貌,可说旷绝群伦,在妾跟她相处时日里,我看出她对你了解很深,而且极致赞佩你……所以我敢认定她很喜欢你……日后,你俩夫妻并肩纵骑,定能鱼水相欢,琴瑟和谐,替江湖武林留一段佳活……”

不错,古兰香之美,堪称秀绝尘寰……她有梅华君、岳云凤、白发魔女等人所没有一种华贵艳丽。姚秋寒初次见她,对于她印象最深,那是敬慕,从来不敢存有品美异念。

这时,姚秋寒听到岳云凤娓娓轻诉,纷杂的脑海里,不禁掠起这份思忖……以及另外绮念……。

一缕幽幽叹息,重又响起岳云凤的语音,叫道:“相公,兰香姊姊可能就要醒转过来啦!”

这句话,打断了姚秋寒思潮。转首看去,口中应道:“真的吗?”

此时,只见兰香依旧躺在岳云凤怀抱里,花容惨白,酥胸微微起伏,隐见呼吸波动之声。“啊!她呼吸粗长了……

这是奇迹。”姚秋寒欢喜的叫着。

但见岳云凤摇头叹道:“这不是她不死的奇迹,而是即将逝离人世的前奏,唉!回光反照的瞬刻消逝后,再是神仙也难救她性命了。”

这句话,如同一声晴天霹雳。不错,一个人的生命将尽之时,往往会变得非常清醒,那并是人们所称的“回光反照”,姚秋寒呆呆的凝望着古兰香出神,只见她本来不动的娇躯,慢慢颤动,显然她很快就会苏醒过来。

“姚相公,你赶紧下决定吧!”

颤抖、悲怆、凄凉,面带哭泣的语音,由岳云凤樱chún里,再度蹦出。姚秋寒听了岳云凤最后的催促,心中更忐忑不安,突然他低下头去,眼泪如珠般从眼中滚出。他想:“纵然事情出乎万不得己,也应该让古兰香自己决定……

唉!可是苍天啊!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捉弄我姚秋寒……”他不敢再想下去了,其实也不容再想。

很快的,古兰香已从岳云凤怀中醒了过来。

“兰香姊姊!”岳云凤摇着古兰香叫了一声。只见古兰香苍白的嘴chún掀动了一下,姚秋寒急忙倒了一杯清泉,送到她嘴边喂下一口。

“妹妹……凤妹……”古兰香终于发出那孱弱的声音。

岳云凤忙着问道:“姊姊,你没事吧?”

只见古兰香惨淡的笑了一笑,道:“妹妹,这是什么地方?……他……是不是姚……”

她看见了姚秋寒,脸上露出一丝欢喜的微笑,似乎说了在他临死前还能见到姚秋寒,心中是多么的高兴。

姚秋寒偎了上去,笑道:“古女侠,我是姚秋寒,你好了些吗?”

古兰香似乎在聚集着她最后精力,她挣扎了一下子,慢慢心情平静下来,娇声叹道:“云凤妹妹,我要和姚少侠说几句话,我……我……”

岳云凤急道:“姊姊,你会好的,姚相公会答应治好你的病……”悦到这里,她眼泪滴到古兰香的衣襟上,猛抬头向姚秋寒道:“姚相公,你扶着地,我去把缺手老前辈找来。”她顺手把古兰香推向姚秋寒。

他不敢迟疑,双手搂抱着她。在这时候,古兰香似乎又要昏昏沉睡过去,姚秋寒急忙叫道:“古女侠?古女侠?”

古兰香微睁凤眸,道:“姚相公,我……我要告诉你……”

话未说完,外面已急急走进缺手书生。他手拿着三粒丸葯,只不见了岳云凤。缺手书生看了古兰香一眼,喃喃语道:

“虽然是灾星,但这也是缘份……”说着,他已将手中的葯丸,递给了姚秋寒,径自转首就走。

只见丸葯豆粒大小,隐隐有红色的光芒射出,象似透明,又象晕红如珠,芳香阵阵扑鼻而入。可是姚秋寒在理智中,知道这三颗丸葯,将会发生什么后果,不禁呆然地望着古兰香:

“那是什么?”古兰香问着。

“是医治你创伤的良葯。”姚秋寒率性回答。

古兰香凄凉一笑,道:“我这是暗伤,除非皇甫珠玑在世,否则好不了的,啊,姚……”她眼望着姚秋寒的脸,却没有叫出名宇。

“古女侠”……姚秋寒百感交集,也叫了她一声。古兰香皱了皱黛眉,娇声道:“难道你不应该叫我的名字吗?”

姚秋寒呐呐道:“我……我不敢。”

古兰香幽幽的轻叹,道:“我知道,你嫌弃我……痛恨我……”

姚秋寒急道:“不!你……你是我一生最敬爱的人,我绝对不怨恨你。”

古兰香突然低诉道:“姚少侠,我现在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已经决心跟纪英奇解除婚约,因他是我的万恶仇人。”

姚秋寒点首道:“我知道,纪英奇曾经跟我会过面,唉!我们不要谈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古兰香急急接道:“姚少侠,这事情对于我是非常紧要的,你无论如何让我说下去。”

姚秋寒一怔道:“你说吧,我会洗耳恭听的。”

古兰香苦笑了一下,道:“姚少侠,我要告诉你的话,就是我对你的私情,我……我已经爱上你了……本来这件事,在我的性格里,绝对不会对你吐露,可是这时我已是快要死的人,说话也就不怕羞耻……”

姚秋寒听了这一句话,心中说不出是喜,是忧,他白天做梦也不会想到古兰香会爱自己。

“唉!我爱上你的时候,可以说是,在你被南言琪美捉去的时候开始……”古兰香缓缓吐了一口气,接道:“现在我这棵还没有出芽壮大的爱恋,至今也要随着我的生命而结束了……”

说到此处,古兰香眼圈红润,泪水晶莹。

“古女侠……不,兰香姊姊,你的伤会好的,吃了这丸葯……”

姚秋寒急急的说着,手里扬起那三颗葯丸。在这刹那的顷刻,姚秋寒已经下定了决心,他要救她,而不是因爱她而救她,是事情已逼迫到他要下这种决心。

“这丸葯是谁调治的?”古兰香低声问着。

姚秋寒道:“这丸葯是皂甫珠玑老前辈调治的,吃了后,一定使你痊愈,可是……”

古兰香一听到皇甫珠玑配的葯方,脸容上登时露出无限生机,因她深知皇甫珠玑精通医术的秘密。“那葯,叫什么名字?”

姚秋寒沉吟了一下,道:“春阳丸。”淡淡三个字,使古兰香满面羞红的低下头去,显然她已经知道这春阳丸的葯性。

“兰香姊,这葯能治好你的伤吗?”姚秋寒问。

古兰香怅然似的回答道:“你能让它医好吗?”

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倒使姚秋寒揣摸不定,只好以直觉回答道:“宁愿你生我死,兰香姊!”

古兰香道:“‘兰香姊’的伤不会医好啊!”

姚秋寒道:“不,那老前辈不会骗人,他说这葯一定能治好你的伤。”

古兰香团为也有她*女的尊严,不好意思再争论下去,脸儿羞红红的说道:“你让找死好了。”

姚秋寒道:“我绝对不会让兰香姊死去,要知天下武林对你的性命是多么注重,如我姚秋寒能代替你而死,我的生命微不足道。”

古兰香不等他说完,即忙伸手掩着他的嘴,说道:“你舍得死吗?”

姚秋寒道:“为古女侠而死,我一万个舍得。”

古兰香道:“我看不见得啊!”

姚秋寒道:“姚某说到做到。只要能代替你不死。”

古兰香道:“假如你不用死,就可以代替我不死,你愿意吗?”说到这里,古兰香的脸又红了。

姚秋寒几天来不眠不休,而且刚才又经过一番情理交战,心情上早已充满了矛盾,因而他对于古兰香的活,竟摸不透何意。

更因这样,古兰香对于他这份忠心耿耿的傻模样,更加怜爱。惟古兰香知道这问话,已经到了揭穿的境地,现在当她想到另一种景况,不觉羞得耳根发热。要知她终是个*女,虽然在生死关头,仍不好意思直接向对方索取、她毅然想到,只有听天由命吧!

于是,古兰香转变了话题,向姚秋寒说道:“给我吃葯吧!”

姚秋寒立刻把葯喂到古兰香的chún边,猛然一股灵感闪击,使姚秋寒把手缩了回来。他想起那葯服下后的下场,此刻古兰香尚清醒,自己得设法告诉她,但又如何启口呢?于是姚秋寒叫了一声:

“兰香姊,你知道这葯性吗?”

古兰香虽然对葯丸十分了解,但她见姚秋寒如此呆恳,反面使她俏皮起来,假装说道:“怎么?那不是治愈我伤的葯吗?”

姚秋寒呐呐说道:“可是……可是那葯……”

古兰香不理他说不出来,催促道:“给我吃下呀!难道你不希望我好?”

此刻姚秋寒见她如此,也一样起了无限怜爱之心,何况又倒卧在他怀抱之中,不禁脱口叫了一声:“兰香!”

古兰香此时热泪盈眶,双手抱着姚秋寒的腰部。

姚秋寒虽然有过多次异性示爱,但都由于理智不许他尝试到爱的接触,此刻他已步入爱的边缘,纵是鲁男子也无法退却,于是他轻轻的在古兰香耳边说了一声:

“兰香,我爱你,你把葯吃下去吧!”

古兰香毫不作声,轻闭着眼睛,已把樱桃小口张开,让姚秋寒把那三颗春阳丸投入口中。

春阳丸,乃是皇甫珠玑采集春天百花精髓,再取少阳精气,涪炼而成,只要服下片刻,会使人骨血澄清,消除百(此处有遗缺)

过吹箫人,技巧太妙绝而己。岳云凤搜寻了几处山岩,奇怪的,那箫声好像自每一岩隙中传出。岳云凤站在那崖边一大石上,仿隍失措,不知吹箫的主人,究竟在什么地方。她想:这吹箫主人,定是一位此外高人。

她昂首遍望那绝壁悬岩,只见那绝高之处,有一道瀑布悬空。但那瀑布以下,却没有流泉,岳云凤知道那是穿流入岩中去的。她提气轻跃,飞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天注孽缘恨绵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挥剑问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