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问情》

第十五章 翻天一剑现神龙

作者:陈青云

缺手书生浩叹一声道:“你们若再延迟片刻,将要被卷入无穷杀劫漩涡之中。古女侠既然病己痊愈,你等就尽速离开此地吧!”

以缺手书生沉重语音听来,此地将会发生一件重大争端。

姚秋寒等人虽然不愿多管闲事,但他们又不愿这样离去。

古兰香恭声说道:“老前辈,小女蒙受再造之恩,没齿难忘,时时牵挂在心,思以报答。眼下不知老前辈有什么艰难事情,请坦白相告,我等力能所及,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企望能略尽绵帛之劳。”

缺手书生此刻脸上露出一丝痛苦难言神色,沉吟了良久,方才叹道:

“你们现在眼见我满身沾着血迹,可知道……”说到这崖,他倏地停顿一下。

古兰香知他心中有着难言之隐痛,不禁赶快接下说道:“老前辈身上血迹,绝非老前辈身上所有。”

缺手书生突然仰首凄厉长笑一声,道:“古女侠为何不问在下是不是杀了人?” 

古兰香正色道:“老前辈为人公正,肝胆照人,义薄云天。纵然是杀了人,亦是魅魑屑小之辈,杀戮之,心安理得,有何不可?”

缺手书生突然眼蕴泪水,悲痛的说道:“你们三人先进去看看所所杀戮的人,然后再禀告真相。”

古兰香和姚秋寒、岳云凤三人对望了一眼,举步向那间房室走去。原来这间木屋,乃是一个地下道入口,一道一道石级直向地底通去,下面微微露出一片灯光,显得迷蒙昏暗,冷风阵阵,使人觉得有点阴森、恐怖的气息。

岳云凤低声问道:“兰香姊姊,咱们要下去吗?”

古兰香点首道:“咱们就下去看看。”

姚秋寒接声道:“以我猜忖,缺手书生所杀的人,可能是他亲信部属,不然不会那般激动、伤心,可能那些人背叛了他。”

说话间,三人已经沿梯到达尽端,众人眼前顿时一宽,地下室竟是一座广大的厅堂,大约十数丈见方。四周墙壁挂着几盏点燃的万年灯,昏黄灯光,仍可照射到偌大厅堂每一角落。蒲团,桌椅,家具齐全。厅堂尽端,是一座平台,这时布幔垂遮,掩去了里面的一切。三人眼见厅堂寂然无声,不见另外人物动静,不禁双眉轻皱。

古兰香轻轻叹息了一声,道:“自们真是井底之蛙,不知天地之大。就看这间厅堂,已可猜想到缺手书生,乃是位顶天立地英雄豪杰,他隐居在这深山僻野,定是在从事武林大业。”

姚秋寒接声说道:“在我初会他时,便觉得此人与众不同。眼下看来,缺手书生果真是一位蛰伏神龙。不过,他今日……”

说到这里,三人缓步走过厅堂中央,突然地发现地板上印着鲜红刺目的血迹,一直延伸至布幔平台。

古兰香等三人已经心里明白,那布幔之后平台之上,藏着一件血淋淋的残酷景象。缺手书生到底杀了谁?这是三人急慾知道的事情。所以,虽然他们很不愿目睹血腥影象,但仍然举步走去。

掀开一角布幔,顺着地上血迹看去,场面好不凄惨,好不触日惊心。那是一座四丈见方的神坛平台,上面横七竖八躺满三四具尸体,腹裂肠流,肝脑涂地,断臂残肢,血腥刺鼻,充满每一寸空气。

由这些死者身上看来,这场屠杀,可谓太惨酷,太凄惨了。尤其神坛方桌上躺着一个白衣书生,死状更加惨酷,整个躯体无一完肤,四肢被截,就是由头心至下阴,像是被人一刀泰山压顶,劈裂开来。

这时神坛上香烟袅袅。半截蜡烛,摇曳发出枯黄光线,映射到正中一块枯黄色的绸布,书写着四个金漆大字:

“反清复明。” 

神坛除了供奉着这块枯黄绸布之外,另外四支大柱,龙飞蛇舞,铁钩银笔,书写着两幅对联:

“揭地掀天为事业,翻江倒海作文章,藏龙九重惊灭子,辞天一剑复江山。”

这四句对联,看得古兰香、岳云凤、姚秋寒三人不禁骇然一惊,心道:“这人口气好大啊!他是谁?会是缺手书生吗?那么他是明末……”

想到这里,古兰香倏地轻啊了一声,脱口说道:“翻天一剑复江山,这句联子,好象隐藏着一个名字,‘翻天一剑’这个外号,我好象听闻过。”

岳云凤接声说道:“这四句对联,充满造反的意旨,这样看来,缺手书生真是明朝遗臣,而正在积极做反清复明的大事业。”

姚秋寒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清人入主中原时日已久,根基已固。‘反清复明’,谈何容易。不过,缺手书生若真是明朝遗臣志士,他那种忠心耿耿的精神,实在令人可敬可佩。”

原来这时候清兵入关,侵占中原,已有四十七年。康熙帝在位,国泰民安,根深蒂固,显然大势已定,所以姚秋寒未免有种失望的感叹。

古兰香本来正自垂首沉思,闻言抬眼看了姚秋寒一眼,轻然说道:“我想起来了,在江湖武林中,的确有过一位翻天一剑”。

岳云凤问道:“姊姊,那么缺手书生会不会是翻天一剑?”

古兰香点头道:“不错,他便是翻天一剑武林前辈……”

她微然顿了一顿,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在我童年的时候某一天,家父修练上乘剑法完毕后,我向家父说:天下武林中,还有谁的剑术,能够比拟爹。家父笑了一笑答道:天下武林剑术名家,虽然多若晨星,但为父的,还可自傲,排列名第二名。”

古兰香说到这里,轻轻娇笑一声,接道:“当时我父亲正值壮年,手中剑所向无敌,养成一种孤傲自大心理。但是我听父亲说他剑术屈居第二名,不禁感到惊异,追问谁的剑术天下第一。”

岳云风急急问道:“古伯伯说出谁是武林第一剑呢?”

古兰香笑道:“凤妹,你急什么呢?其实武林第一剑这个尊号,在没有正式比较之后,谁敢自称第一剑。当时天下武林,精于剑术者,推称:中原七剑,以及令尊和家父,可是他们也不能说:第一剑。”

姚秋寒皱着眉问道:“此话怎么解释?”

古兰香道:“据武林间传说:腾波斩蛟姚岚也是剑术名手,南宫玉堃、杨妃姬亦皆是精通剑法,试想那武林第一剑尊号,属准?”

岳云凤道:“姊姊,听你说来,古伯伯所说的第一剑,大概是姚岚大侠了吧?”

古兰香摇头道;“不是。”

姚秋寒冷冷道:“不是姚岚,天下间还有何人堪称第一剑?”

古兰香道:“家父心目中的第一剑,即是翻天一剑……”

姚秋寒和岳云凤听得心中骇然,虽然他们皆知道缺手书生是位武林隐侠高人,却没有想像到他的武功,会高过于古兰香的父亲沧海魔箫古虚飘。

古兰香长长的浩叹了一声,继续说道:“于是家父便对我叙述翻天一剑的来历,以及他被家父公认第一剑的经过……。那是二十年前一个夜晚,家父受聘于康熙皇帝侍卫长,率领内宫三十六卫士,正做巡回时候,突然皇宫禁城,出现了一位蒙面剑客,单人独剑,杀伤外宫三十六卫土,直冲内宫……。”

岳云凤问道:“那蒙面剑客,大概就是翻天一剑吧?”

古兰香傲然点点头没有答话,岳云凤又问道:“那么令尊就这样遇上他了吧?”

古兰香叹声说道:“当经过一番残杀、搏斗,家父手下内宫三十六卫士,竟然也全部丧命蒙面剑客手下……。可是,蒙面剑客也受了致命创伤多处,左手也被砍断,精疲力倦……” 

岳云凤很快的问道:“古伯伯当时有没有再跟他动手?”

古兰香摇头说道:“没有……那时蒙面剑客对家父,已知难再支持下去了,他竟然抛弃手中剑,厉声长笑数声,叫我家父下手臂死他。” 

岳云凤道:“古伯伯绝对不会砍杀手无寸铁的人。”

古兰香道:“不错,家父并没有杀他,反而帮助他脱逃。”

那始终沉默不语的姚秋寒,突然出声赞道:“令尊作得很对,这种行径,才算是武林英雄豪杰。”

古兰香深深叹息一声,道:“家父放走了蒙面客,却害死了我母亲。”岳云凤道:“此话怎说?”

古兰香道:“康熙帝得知家父背叛,如何肯放过咱们?

……”

“唉!”蓦听姚秋寒长长叹息一声,道:“兰香姊姊,这事情不可怪那蒙面刺客。”

古兰香摇头笑道:“不会的,家母之死,完全怪家父做了清廷的鹰犬。蒙面刺客乃是一位忠心耿耿的明朝志士,其行为令人可敬可佩,只是妾女心中,乃为家父之投效皇宫事情,感到惭愧。”

岳云凤问道:“姊姊,那你怎么知道蒙面刺客即是翻天一剑呢?”

古兰香道:“蒙面刺客当夜,虽然未能达到刺杀康熙的愿望,但他劈杀皇宫内外七十二位武林高手,却声震江湖,域慑朝廷。也使康熙帝龙心大怒,派出侦骑,擒捉翻天一剑,以及我们父女……”

古兰香说到这里,倏地外面划过一声尖厉的怪啸声,打断了她下面语音。

姚秋寒脸色一变,说道:“缺手书生曾经说过这地方将要发生一场杀劫,难道他的敌人,就是清廷的鹰犬爪牙?”

语毕,外面疾传而过数声的惨叫,午夜惊心。

古兰香道:“缺手书生已经和敌人动起手了。”

岳云凤道:“咱们是不是要帮助他。”

姚秋寒道:“缺手书牛既然是忠臣之后,咱们身为草莽武夫,也该辨清忠义,协助忠良……”

说列这里,外面又摇曳起几声怪笑:

“站住,擅入者死!”

外面传出缺手书生一阵叱喝,紧接着,三声狼嗥厉叫。

很明显的,外面三人已经全部被缺手书生杀死。

姚秋寒和古兰香、岳云凤不敢怠慢,很快的向外面奔出。淡淡星月光下,只见缺手书生独臂握着一柄精光跃目的短剑,满面杀机凛凛,回头一见姚秋寒等三人,苦笑一声说道:

“你等三人,大概已知我来历,地下厅堂中死者,皆是我的亲信卫土。那穿白衣的,是我的徒弟,他们追随我数十年,专事干着反清复明大基业,这次因为背叛了我泄漏出各基地秘密,逼使我展开屠杀!因为我若不将他们全部杀戮,将会枉害到成千成万的反清复明志士生命……。”

缺手书生这番活,虽然未尽详细,但姚秋寒等三人已经知道缺手书生杀戮那些亲信,乃是害怕他们泄露出全国各地,从事反清复明的根据地。虽然那些亲信之中,并非全部背叛者,但为顾全大局,不得不忍心杀之灭口。所以当缺手书生杀了他们之后,心中非常激动、悲痛。

这时又听到缺手书生急急说道:“今天清廷鹰犬,高手辈出,慾擒我而后快。你等三人从速离开,免得被卷入这场是非漩涡中。”

姚秋寒突然仰首一声豪壮长笑,道:“老前辈,我等乃是黄帝子孙,今日大明江山沦落,岂能不知……”

说到这里,只听得一阵怪笑,紧接传来。这笑声初起时,似在几间屋外,倏忽便到了面前,端的是声到人到,快速无比。场中众人不由得心中一凛。只见那黑影一溜烟的停在三丈外,怪声长笑道:“好一个‘翻天一剑’,啊,竟将我的手下杀得一个不剩,无怪康熙皇上重金聘我,非杀死你不可。”

淡月疏星之下,隐约看到那黑影是个瘦长的汉子,面颊深陷,双睛如火,头发似一蓬乱革,狰狞怕人。

缺手书生此时脸上神情肃穆,沉声说道:“师叔,徒侄早知康熙皇帝会请你老人家出山,今夜师叔果然驾临,徒侄只有不自量力迎战了。”

那怪客倏地将手掌举起,在缺手书生面前一晃,只见红光闪动,他的手掌鲜红如血。然后怪客低沉的干笑二声,道:

“你看师叔练成了什么武功?”

这句话,听得使缺手书生脸色骤变,苍白无有血色。过了良久,才听他长声叹道:“万没想到师叔已练成世间无匹的歹毒阴功,‘霹雳红’。”

缺手书生语音之中,斗志懊丧,那似乎说:他已经败在怪客的手下,没有半点劲力再挣扎。怪客已自居胜利者,得意的长笑数声后,说道:

“龙重九,你既然深知‘霹雳红’的厉害,就该乖乖放下武器,跟我去向康熙皇帝请罪……”

缺手书生似乎没有听闻到他的语音,双眼无神,仰首望着苍云天空愕着,脸上也一片木然。岳云凤突然低声对古兰香说道:“姊姊,那霹雳红真的很厉害吗?”

古兰香道:“我不明了这武功的霸道威力,但单看龙老前辈凝重的神情,那武功定然犀利无比了。”

蓦地听到姚秋寒以传音入密语音,说道:“在下认识那种武功,乃是武学阴功中,一种最具凌厉、歹毒的绝技淬炼成功的‘霹雳红’,一掌劈扫出去,满天红霞,风声如雷,劲力击处,能使生物草木变成焦土,端的厉害无比。”

古兰香和岳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翻天一剑现神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挥剑问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