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问情》

第十六章 点将排位群英谱

作者:陈青云

翻天一剑龙重九接受古兰香三拜之后,上前一步,独臂轻轻挽起古兰香,朗声说道:

“贤侄女,休得多礼。现在你首先对姚壮士、岳女侠解释解释疑难,老朽需趁这空闲疗治她们二人剑伤。”

说着活,龙重九独臂轻轻挟起青衣脾女,说道:“姚壮士,少陪了。”

姚秋寒等人知道青衣二脾,伤得非常的重,现在他满腹疑惑,若有所思,闻言默默无话,眼送龙重九带着二婢,离室而去。

这时候,首先等待不住的岳云凤开口问道:“兰香姐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武林盟为何又多了一个众星会……为什么这些事情,在你易任武林盟主的时候,没有详细告诉我?”

古兰香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云凤妹妹指责的是……

唉,咱们过去坐下详谈。”

于是,二人重新落坐,古兰香抬眼看看姚秋寒,说道:

“武林盟乃是众星会管辖之下一个基层组织,可以说是一件极端秘密的事情。要知众星会本身宗旨,是个反清复明的组织,试想这机密,若被清廷知晓,那将被一举毁灭,而且众星会的会员,自加入之后,第一件事,是守密,不暴露众星会一切机密组织。”

岳云凤似乎对于古兰香在易任武林盟主之时,没将一切事情交代清楚,而感到愤愤不平。她这时轻哼了一声说道:

“听兰香姊姊这样说来,属于众星会的本身会员,大概也都不知道自己会员的宗旨,而像盲从一般呼应啦?”

古兰香突然沉声说道:“岳妹妹,你暂时不要激动。首先我要告诉你的,就是整个武林盟当中,真正属于众星会员的武林高手,不过只有几人而已。”

她这句话,意思是说:“岳云凤至今还不算众星会的一分子。”

姚秋寒恐怕岳云凤太过激动,突然插口问道:“兰香姐姐,倒不知哪几人是众星会会员?”

古兰香道:“李超逸和我,以及毒手疯丐孤独飞而己。”

岳云凤惊讶道:“怎么?就只有你们三人?”

古兰香点头道:“不错,眼下武林盟的中原武林九大门派高手,也皆不是众星会会员。这问题,足以证明众星会会主机智盖世,聪明过人。他组织众星会吸收会员的方式,是重质而不求量多,而且授权于每一个会员,散布大江南北,迳自创立帮会,吸收有志之士,扩大势力,一旦时机成熟时,然后再由那些会员,迳自操纵自己部属,归附众星会。

因为这样方能确保机密,避免人多口杂,秘密泄漏之患。”

姚秋寒和岳云凤听到这里,心中对于龙重九的才华,更加佩服。他真是一条神龙,一个领袖天下群豪的雄才,自己等对于这位奇人,认识真是太少了。如果不是凑巧到达这里,怎会认识到这位大荚豪?怎知江湖武林中,有着这样一位领袖。

古兰香轻叹一声,继续说道:“在半年前云凤妹妹任了武林盟主之事,愚姊曾经草拟报告,禀告众星会会主。于是合主派下李超逸,在外表上虽是新加入武林盟的人,其实则是奉会主之命,调查云凤妹妹的身世来历,以期决定是否进入众星会,而承担武林盟主。现在云凤妹妹听了这段经过,该原谅愚姊事先没有加以明白相告之罪过才对。”

岳云凤听了古兰香出这段经过,心中暗暗自责自己行动,她娇红着脸,说道:“兰香姊姊,请恕我刚才无礼,误会了姊姊。”

古兰香微微一笑,道:“妹妹,我永远不会生你的气。”

姚秋寒叹声道:“原来龙大侠乃是—位雄才大略的豪杰,暗中领袖天下武林道。无怪在起初,我跟凤妹,带你前来这里的时候,就感到龙大侠有如陆地神仙,具有未卜先知之术,知悉咱们一切身份来历,以及江湖武林中,人物行态动静。”

古兰香娇声笑道:“在数日前,我病愈清醒之后,发现身在这‘九重天藏龙洞’山庄之中,心中感到无比恐惧不安…”

岳云凤问道:“为什么不安呢?”

古兰香道:“众星会,在江湖武林里,乃是一个领袖武林,发号施令的权威所在地。可以说,极尽秘密,严禁外人擅入,不然死无葬身之地。而你等擅自闯入,本身性命全在会主一句话之令。”

岳云凤和姚秋寒闻言,果然暗中心惊。要是龙重九一时下令格杀自己两人,纵是古兰香在侧,也真是爱英能助。姚秋寒轻叹了一声,道:

“兰香姊姊,你何时能够引荐我和凤妹进入众星会?”

古兰香得意的嫣然一笑,道:“寒弟和凤妹,早巳被会主垂青看中,或者他不会指命我告诉你们众星会的组织秘密。”

岳云凤娇声笑道:“姊姊,这是你讲的,如果我和姚哥哥被拒绝众星会门墙之外,妹妹可要寻你是问。”

古兰香道:“凤妹,你放心就是。据我所知,众星会会主,向来是只听其名,不见其人。就是会中弟子,也只能见其人影,不能目睹其庐山真面目。今日会主竟然坦诚相见,表露出真正身分,由此可想而知。”

姚秋寒心头一动道:“怎么?香姊自从加盟众星会以来,而是今夜第一次拜见会主吗?”

古兰香点头道:“不错,愚姊便是今夜第一次目睹会主的真面目。不过,我曾经三次接受会主召见,指示机宜,只是未能见其面目而已。”

这番话,听得姚秋寒心中感慨万千。他想不到翻天一剑龙重九,竟有那份权威能力,能使天下群豪在不知他是谁的情况下,统冶群雄。这种威严神权,确是一代豪杰,古往绝今的第一人。如果说:龙重九所统治的人,乃是一些通常武林人物,自然不在话下,可是他所命令、驱使的人,却是像古兰香这种武林英杰,所以姚秋寒感慨的叹道:

“龙大侠确是一位万民所望的救主,或者天下间不会有这样一个令人钦敬、德尊望重的布衣人。”

语音刚落,突听一声叹息传了过来,说道:“老朽不过是草莽中一介武夫,怎敢接受姚壮土这种夸奖。唉!天下间万民救主,早有其人,只要他登高一呼,何怕大明江山不收复。”

说话声中,室门口缓缓走进来缺手书生——翻天一剑龙重九。众人一见他走入,纷纷起身作揖为礼。

姚秋寒礼毕,问道:“龙大侠,未知大侠所称的万民救主是谁?”

龙重九恭声说道:“就是我的主人——姚岚。”

姚秋寒皱着眉说道:“盛传姚岚大侠,已在二十余年前松鹤岩之战,惨然身死。难道他当真还活在尘世间?”

这句话,姚秋寒刚才已经询问过龙重九。这次重复的寻问,乃是人类好奇使然,对于某一件事的真相,总是急慾寻出一个答案。十数年前,姚秋寒就急要知晓华山鹤松岩一役真实情况。因为在这一役当中,曾经有着他恩师不共戴天的血仇。姚秋寒乃是一个孤儿,自幼被秦岭一剑扶养长大,明里虽说是师徒,其实姚秋寒对翁啸苍的感恩,就有如父子情深。所以自从秦岭一剑在华山受害以来,姚秋寒神智清醒后,心中对于恩师血仇,时刻不忘雪耻洗报。

龙重九突然抬眼一望姚秋寒,沉声说道:“姚壮士,既然急慾知道华山松鹤岩一役真象,老朽不妨叙述出来。不过,老朽并没参予华山松鹤岩一役,事实情形,可能不会详尽。”

龙重九说到这里,微微一顿,那双精湛霜寒的眸子,掠扫了众人一眼,接下道:

“……虽然说不能详尽,但也不会差异太多。”

姚秋寒听出他后面这句话,另有含意,不禁问道:“龙大侠是不是已得到参与华山松鹤岩一役之中,某一位武林高手的口述。”

龙重九摇头说道:“没有。”

“唉!”他长长的叹急了一声,接道:“你们大概不会猜想到,当年老朽乃是迟了一步赶上华山,才造成今后武林各派的分裂、纷争、以及不能解的血仇恩怨。”

姚秋寒道:“龙大侠就快点将全盘经过,简述一遍吧。”

龙重九仰首沉吟片刻,叹息声说道:“现在老朽也不知要从哪儿谈起……记得远在二十七年前秋天,老朽前赴东海龙帮,寻找我的主人姚岚话旧。当时姚岚,乃是东海龙帮帮主,不知姚壮士是否知晓?”

姚秋寒点头道:“这个已经有所耳闻,龙大侠不必重复。”

龙重九道:“就是东海龙帮之行,让我发现了帮主姚岚独上华山的消息……”

姚秋寒打断了他的话,道:“龙大侠,据在下所知姚岚大侠华山一行,乃是赴师兄南宫五堃之约。”

龙重九摇头苦笑道:“你这话是听谁说的?”

姚秋寒道:“是柯星元,难道其中有隐情吗?”

龙重九道:“当今老朽肯定的告诉你们,华山松鹤岩一役被害者,明里虽说只是姚岚一人,其实是参予华山一役逼害姚岚的天下各派武林高手。你等现在想想看,凡是参加华山一役的人,已有多少人被害?”

姚秋寒倏地心头一惊,暗道:“听他的话,好像自己恩师等中原七剑,在九宫山被害,并非姚岚啊……”

他心中疾速推忖着,口里却答道:“据晚辈亲眼所见过的人,有武玑堡主岳坤玄,兰香姊姊的父亲古伯伯,以及中原七剑。”

龙重九道:“除了这些人外,还有你所不知道的人,就是姚岚的师兄南宫玉堃,少林派的三位神僧,武当派五个长老,昆仑派的三老……等等七十余位德高誉隆的武林高手。”

姚秋寒心中一寒,问道:“凶手是谁?他暗害那么多人干什么?”

龙重九叹道:“凶手是哪一个人?二十余年来,我就在收集资料调查,终于在今天,我猜到凶手是谁了。”

古兰香突然问道:“是不是摩勒亲王?”

龙重九点头道:“正是他。”

姚秋寒道:“龙大侠,那摩勒亲王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是何等武林人物?”

龙重九道:“摩勒亲王的真面目,你们大家都已经见过他了。现在我暂时不说出他是谁。眼下我先介绍摩勒亲王在清廷的地位。摩勒亲王乃是清朝皇族,康熙皇帝的堂弟,原名萨西都,自幼便长居中原,混迹江湖武林间。今日想来,大明江山的失落,于摩勒亲王可谓关系重大。”

姚秋寒道:“此话怎么解释呢?”

龙重九轻叹一声,道:“姚壮上,你等可知道摩动亲王乃是清廷派来中原的间谍?”

姚秋寒“噢”了一声,道:“这有可能,如此说清兵入矢,侵据中原,乃是早有计谋策划,而非吴三桂引导清兵入关造成的吗?”

龙重九感慨的叹道:“吴三桂引清兵入关,造成大明江山全部沦陷,此罪不可原谅。其实若没有吴三桂引清兵入关,迟早清兵也会兴师进侵大明,霸据神州。今日神州沦陷,并非一人之过。要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回瞻大明江山沦亡,可以说是,由我等万千人民手中所断送的。”

这番话,说得感慨激昂,义薄云天,字字句句,感人肺腑。姚秋寒等人此刻热血沸腾、万千感慨。

龙重九眼见众人激动的情绪,长声浩叹道:“江山已失,长恨已留,今后我们唯一所能做的是什么?”

岳云凤激动的说道:“我们誓师北上,驱逐清兵,匡复河山。”

龙重九道:“此志大义凛然,诚之所至,金石为开。但上苍遗留我等一腔热血,并非要我快逞一时血气之勇。”

这句话,含意深重,姚秋寒等三人,一时难以悟懂,不禁呆呆望着翻天一剑出神。

龙重九轻端起面前茶杯,呷了一口茶,说道:“现在言归正题,摩勒亲王在清兵尚未据占中原之前,所负的间谍任务,致使大明江山付之东流。今日清朝已立,摩勒亲王在康熙授权之下,又担任了一件非常残酷的使命。”

姚秋寒问道:“是什么使命?”

龙重九沉声说道:“从事颠覆江湖武林,屠杀异己。”

姚秋寒吃了一惊,道:“龙大侠,摩勒亲王这使命,是否已经行动多年了?”

龙重九道:“已有三四十年。”

姚秋寒又问道:“那么今日天下江湖武林道的分裂,以及血仇恩怨,纷争凶杀,是不是皆是摩勒亲王一手杰作?”

龙重九点头道:“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姚秋寒突然大声问道:“摩勒亲王是谁?”

这个答案,在古兰香和岳云凤心中,也是急慾知晓,此时三人六道眼光一眨不眨注视着龙重九。

龙重九道:“柯星元。”

这轻描淡写的“柯星元”三字,说来非常轻松,但听入人们的耳内,却使人心惊肉跳、震骇不已。

岳云凤恐怕龙重九说错了,故意重复说道:“摩勒亲王就是柯星元吗?”

龙重九脸容严肃,道:“老朽二十余年来,早已怀疑柯星元即是摩勒亲王,只是苦于没有确实证据,不敢妄加论断。”

姚秋寒似乎悟到什么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点将排位群英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挥剑问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