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问情》

第十八章 马尾魅影惊魂钟

作者:陈青云

但是出乎人意料之外,李超逸这招左手杀手剑,竟然落空了,让人惊奇的是对方闪避此剑,并非闪身后跃,而是娇躯摇闪两下,不退反进,直欺上来。李超逸这一剑,非同小可。

“咳!”一声闷喝。李超逸本已按在腰间戒备的右手,已经拔出右手杀手剑,快似闪电扫了出去。他这左右两手连环杀手二剑,在江湖武林中,不知杀死了多少高手,极少有人逃过他双剑劈击。此剑出手,凌厉之势,较左手剑有过之无不及。来人对于这招剑式的闪避,已不似先前那般从容,只听她惊咦了一声,娇躯随着剑风退出了门外。李超逸连环二剑落空,已感技穷。来人一退之后,娇躯又疾如闪电欺了上来,玉掌翻飞伸吐,拍出了三掌。两掌击中李超逸左右双腕,短剑落地,一掌居中拂击胸口要穴。 

来人的手掌莹玉雪白,春葱似的细指,润脂生光。李超逸腕中双剑被击落,惊骇得呆如木鸡,忘记了闪避她居中一掌拂击,其实李超逸也不知要如何闪避这一掌,因她的招式太奇奥诡秘了。 

看着李超逸就要伤在对方指掌之下,电光石火一刹那,一条神秘的怪手,由李超逸后方伸了过来,迎着那人指掌斩切过去。来人“啊!”的一声娇呼,击出的手臂很快的收了回去。

这一变化,迅快如电,虽然不过是一发空间,但李超逸已经逃脱生命威胁。怒喝一声,掌如风雷,抢攻过去。两招掌式,带起排天怒涛狂飙,逼得对方退出室门之外。李超逸趁着对方退出的一瞬间,已经伸手捡起落地的双剑喝问道: 

“阁下是谁?擅闯此室,意慾何为?” 

室外来人,乃是一个女人,虽然处在漆暗之间,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室内,仍可看清那纤细苗条的身影。那女人没有答复李超逸问话,两支碧绿发光的眸子,似乎在搜索李超逸背后的人影,冷冷道: 

“盘膝跌坐棺木之侧地上的人是谁?有本领起来交手几招,何必擅施偷袭?” 

原来刚才那支解除李超逸生命之危的怪手,正是姚秋寒一支左手。李超逸此刻已知姚秋寒帮助皇甫珠玑三味真火返归丹田的行功,已将大功告成,否则绝对无法援助自己一手。 

于是,胆气一壮,冷笑一声,道: 

“阁下眼力真是异于常人,可惜,你今夜进入此地,永远再无法活着出去了。” 

那女人冷涩涩的道:“不能活着出去的,是你们,不是我。”说着话,那女人倏地又举步向室内走进,李趋逸喝道: 

“站住!你倒底是谁?” 

那女人在门口停住身影,答道:“是来杀你们的人。” 

她仍然不报出自己的名号,李超逸双眉一扬,冷笑道: 

“好说好说,你如能杀害我等,将死而无恨。” 

那女人轻哼了一声,道:“我问你,里面棺中是不是躺着皇甫珠玑?” 

李超逸道:“是与不是,任你猜测。” 

那女人叱喝道: 

“你们想要活命出去,就要好好答复我的问话,不然只有葬身在这座祭灵塔之中。” 

李超逸这时只想跟她拖延时间,等待姚秋寒大功圆满后,心中将无所顾忌。于是,淡淡问道: 

“你问是不是皇甫珠玑,不知要作什么?” 

那女人冷声哼道:“我问他,现在是死,或生?” 

李超逸答道:“是生是死,跟你有什么相关?你到底是哪一派的人物?” 

那女人似乎知道李超逸故意在拖延时间,这次她没有再出声,猛又欺了上来。这次冲来之势,更加凶恶、诡异,李趋逸大喝一声,道:“刚才你能轻易避开两剑,现在再次领教我几招剑术试试!” 

语声中,剑若神龙出水,似点似劈,带起一片寒芒,疾速往那女人身上要害大穴刺去。那女人武技奇诡至极,她对于李超逸势如迅雷奔电的剑式,似乎不放在眼内,玉掌翻处,迎着剑势拂去。李超逸虽然知道这女人武功奇高,但见她空手接剑,心中不禁暗骂道:“好狂的娘子……”于是剑式不变,运劲加速点刺过去。 

谁知李超逸刚一运劲带动招式的刹那,猛觉捏剑双腕一麻,不由自主松开五指,双剑又告脱手。一声闷哼,李超逸胸部被她按中了一掌,身躯不由向后退去,“哇!”的一声,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脚步一阵踉跄,就要跌倒下去。蓦地被人一把扶住身躯,耳际间响起姚秋寒的声音,问道: 

“李兄受伤了吗?” 

李超逸此刻心中感到无比的惭愧,道:“兄弟敌不住人家一招,我……” 

原来,这时候李超逸精神上所遭受的刺激,重于身上所负的掌伤。他是位好强争胜的人,自从纵横江湖武林以来,极少遇有高手逃出他双剑之下,但今日他却难以接得人家一招。这情形,使他对于自己武功感到心灰意冷,觉得自己十数年苦心造诣的武学,太微不足道了。

姚秋寒似乎明隙他的心意,冷笑一声,道:“她之能一招半式之下,击飞李兄双剑,完全是靠那对眸子能够夜间视物,李兄却不习惯作战于夜间所致,井非她的武技,远胜过李兄……” 

语音甫落,猛听那女人冷涩涩的截声说道:“你自信能敌住我三招两式,何不过来一试?” 

姚秋寒始终就在李超逸的背后,因此那女人虽然眼睛异于常人,能够夜间视物,但始终没有看清姚秋寒的面容。此时,姚秋寒缓缓由地面上站了起来,双眸射出一道棱芒,投注在数尺之外那女人身上,淡淡说道: 

“白站娘,咱们又相逢了!” 

姚秋寒简短的一句话,使那女人震愕住了,漆黑不见五指的暗室中,李超逸可以看到她矫躯阵阵颤抖,显然遭受到无比打击,而情绪激动了。不知过了多少时的沉闷,方听那女人怨毒的说道: 

“相遇了!咱们两人之中,便要有一人死去。” 

李超逸这时仍无法知晓这女人是谁。他听姚秋寒呼叫对方为“白姑娘”,可是他脑海里却难以想起武林中,有哪位姓白的高手,因此心中好奇,“嚓”的一声,亮起一支火摺子。闪光甫亮——猛见姚秋寒出手如电,一掌熄灭了火摺子,急道: 

“李兄,皇甫先生暂时见不得灯光!” 

李超逸啊了一声,道:“皇甫先生要好啦?” 

姚秋寒道:“她是白发魔女,武功绝高,奇诡邪异,出自西藏密宗一门。我曾经跟她交过手,至今还没有把握是她对手。现在古兰香等,可能已经和强敌发生血战,咱们绝对不能久留此地,等会事情弄僵动了手,李兄尽速背起皇甫先生脱离地道,我尽力拦住白发魔女,倒不知李兄受伤是否很重?” 

李超逸听到对方是白发魔女,心中感到无比霞惊。当下也用蚊语传音,答道:“姚大哥请放心,这点伤算不得什么。” 

白发魔女在他们这阵谈话中,似乎迳自在想什么心事,此刻听她冷冷的一笑,道:“姓姚的,你不必再起什么歹念头,今日纵然你身上插有双翅也难飞离玄都观一步。” 

姚秋寒突然朗声说道:“白姑娘,咱们无怨无仇,姚某能否请你让路?” 

白发魔女叱声喝道:“我不姓白,哼! 咱们无怨无仇吗?你可还记得一个多月前,卑鄙可耻的伤我一掌?” 

她这番抢白,突使姚秋寒想起在一个月以前……西乐道长要胁自己向白发魔女下辣手一事。……当时白发魔女被他一掌,击伤内腑,狂喷鲜血,临走之时,她眸中眼光是那么怨患。…… 

正当姚秋寒思念如潮汹涌之际,白发魔女一晃身,膝不弯曲,足不跨步,己欺到姚秋寒身边,右手轻挥,“挥尘清谈”劈扫而到。 

“啊!姚大哥……”旁边响起李超逸的一声惊呼。其实,牵超逸一声惊呼,已经太慢了,但听一声闷哼,姚秋寒胸头同样中了白发魔女一掌,击得他血气翻涌,喉头发甜,吐出一口鲜血,肩头摇晃摆动。 

白发魔女得势不让人,“呼!”的一掌,左掌反扫,“啪!”的一声,又击中了姚秋寒右肩。李超逸暴喝一声,一个箭步窜了过来,探臂一掌,向白发魔女前胸打去,掌风似轮,沉雄无比,逼得白发魔女向侧闪跃出两步。 

“李兄,我是怎么样吩咐你的?” 

场中响起姚秋寒如雷般的呐喝。李超逸心头一震,收住又要劈出的左掌,跃后半步,回首说道: 

“姚大哥受伤了吗?” 

姚秋寒怒声喝道:“秋寒能粉身碎骨,皇甫先生却不能伤损一毛一发,李兄怎么不识时务?” 

李超逸听到这句话,如雷贯耳,纵身一跃,跳至棺木之侧,探手向棺木中的皇甫珠玑抱去!伹听棺木响起皇南珠玑孱弱的语音,说道:“壮士是谁?老朽五脏六腑已起作用,三个时辰后,便能恢复体力。” 

李超逸听到皇甫珠玑语音,证实他还活着,心头大喜,急急说道:“晚辈李超逸,时间不容许半刻迟延,在下背着老前辈离开此地!” 

说着话,他双手由棺木中抱起皇甫珠玑,背身上。就在此时猛听白发魔女一声叱喝道:

“快放下他!” 

身似鬼魅,幽灵,骤闪而到。 

但听姚秋寒一声呐喝道:“姑娘退去!”一道极巨的罡气,随着姚秋寒手掌拨动间,势如排山倒海一般,疾向白发魔女罩了过去。 

白发魔女冷嗤一笑,道:“你连中我两记拂花掌力,若妄自运气,逞强斗勇,只有加速伤势的发作。” 

语声中,她身子闪了一闪,避开姚秋寒击出的掌势罡风,玉掌一翻,极其诡异的拍击而到,左手五指其张,击抓右面的李超逸。姚秋寒想不到她避掌还击,能一齐出手。 

心头大怒,怒喝一声,掌势一沉,“潮泛南海”平推而出,右脚疾飞而起,奔取白发魔女小腹。这两记绝招,攻人必救,逼使白发娇女向后疾退三步。 

就在这一刹那间,李超逸已背着皇甫珠玑跃出室门。 

白发魔女叱声喝道:“看你能跑得了吗?” 

身若旋风,疾追跃出室门。哪知面前人影一闪,姚秋寒已经快她一步,挡在前面廊上。白发魔女厉声喝道: 

“你真是找死!” 

她似乎为着李超逸带着皇甫珠玑离去,感到焦急万分,这次真下了辣手,一掌劈出,怪异难测,玉指生光,冷风缕缕似剪。姚秋寒见她掌势劈出,五缕指风,尖锐寒冷,心头一惊,忖道:“这魔女功力真是厉害!”念头转动间,左掌“迎风断草”,扫袭脉门,左手呼呼呼,连续击出三掌。白发魔女咬紧银牙,怨厉的喝道: 

“你老是跟我作对,我恨死你了!” 

她玉掌吞吐如电,上下翻飞,恍似春蝶狂蜂,连续攻出十二掌。招招出奇,掌掌凌厉,猛恶绝伦。姚秋寒此时也展开绝快的攻势,惨烈反击。两人这种近身相搏,手臂伸缩之间,迫及对方要害穴道,而且又处身于漆黑不见五指的暗室中,略一失神,非死即伤。倏忽间,两人已对拆了二十多招。 

白发魔女目见李超逸已经远去,又久攻姚秋寒不下,气得厉笑一声,收住招式,后退三步。两道碧绿眸光,骇人的凝注在姚秋寒身上,冷冷道: 

“好啊!今日雪庭花手中宝剑不舐你血,誓不出此地。” 

说着话,白发魔女突由肩后拔出一柄阴森雪白的短剑,一缕寒芒,侵人肌肤。姚秋寒此刻方才知道白发魔女名叫:“雪庭花”,他见白发魔女杀机凌人,不禁一阵犹豫,朗声说道:

“雪姑娘,咱们素味平生,谈不上深仇大恨,如你誓杀姚某不可,随时随刻,就地领教。眼下姚某急务在身,不能再作稍延,恕不能恭候教益,后会有期。” 

说完话,姚秋寒转身一跃,快步向外殿行去。 

白发魔女厉笑一声,道:“要走可没这么简单,看剑!” 

她突然一挫腰,闪电般直冲过去,短剑左刺右扫,刹那间攻出三招。剑势怪异,似点似劈,但见寒芒流动,分袭姚秋寒十几处穴道。姚秋寒眉头一皱,被白发魔女出手怪异剑招,逼得倒窜疾退。现在他心悬李超逸背着皇甫珠玑出去,是否安全?以及静伏在外面的众星会天魔星堂高手,是否能够护守皇甫神医脱脸?心无战意,连续后退到地道门户出口,转身一跃,跳下地道之中。 

白发魔女“嘿!”的一声轻叱,纵身跃起,衣袂带飘风之声,凌空追踪落下,剑泛寒光,直向姚秋寒背后刺落。姚秋寒想不到白发魔女追踪速度这般绝快。但觉剑气侵肌,左肩一阵火辣剧痛,大骇之下,姚秋寒一式“蟠龙翻身”,右掌往后拍出,疾拂剑脊,一股潜力将那招剑势震了开去。虽是如此,姚秋寒左肩已遭剑创,鲜血已经沿臂而下。白发魔女杀机已起,短剑一缩疾吐,振腕一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马尾魅影惊魂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挥剑问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