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问情》

第十九章 群豪梦醒英雄泪

作者:陈青云

唉!一声极尽凄凉、幽怨的叹声,由南宫琪美口中缓缓吐了出来,她突然将那股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傲气,收敛无存。代之的,是非常落寞、悲怆、凄凉的神色。隐约之中,姚秋寒闻听她喃喃自语道:

“天凄凄,地灵灵,中原飘萍何去从?孤独天涯觅知已,何时何日得知音,至惨花愁恨绵绵……”

姚秋寒听了她这番轻语,虽然不能明了其语词含意的弦外之音,但已能听出她心灵之中,充满了凄凉、悲伤感叹。

“姚相公,请你跟我走吧!”

只见南宫琪美莲步姗姗,弱不禁风,楚楚动人向广场走去。

姚秋寒心头一动,问道:“公主,要跟你去哪里?”

南宫琪美头也不回,答道:“你不是要我带你去见他们吗?”

说话之中,他们对庙门之前行去。姚秋寒急走几步,尾随在她的后方,朗声问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南宫琪美没有答话,金步玉摇,轻轻踏上庙门石级,姚秋寒紧跟其后,入了庙门。放眼一看,这是一座陈旧的荒废古刹,大概有七八重院落,不算大也不算小。周围墙壁,梁柱已经现出退色陈旧,可是院子地面,却打扫得非常干净。

古刹之中,触目冷清,幽静四周不见另外一个人影。

姚秋寒心头一怔,情不自禁的问道:“公主刚才不是跟惊魂钟谈话吗?怎么此刻不见他人呢?”

南宫琪美冷冷一笑,道:“姚相公,何不干脆问我,在这座古刹之中,我布下了多少人手?”

其实姚秋寒问话的意思,正是在试探南官琪美有多少人手布置此地。若以天魁星堂众兄弟的武功能力而言,南宫琪美能将八十七位武林高手俘虏,那么她的人手,定然是集聚了难以数计的高手。但是,进入庙门,入影杳然,不禁使人心中生疑。

这时,又听南宫琪美接声说道:“老实告诉你,在这座古刹之中,除了纪英奇师兄和他三位随从,以及跟你同来六位锦衣卫士之外,别无旁人。”

姚秋寒闻言双眉轻皱道:“我想不出众星会天魁星堂八十七人是怎样被俘虏的?”

南宫琪美格格娇笑一声,道:“他们就在中殿之中,不信你过去看看便知。”

两人走过前殿,穿过一条庭院走廊,一座二层楼高下的殿宇,松柏环境,幽静雅清。在那座殿宇门阶上,伫身站立着倜傥不群的纪英奇,左右两侧,则分立着剩下的六位锦衣卫士。

纪英奇目睹南宫琪美和姚秋寒行来,走前几步,朗声说道:“师妹准备怎样发落殿中八十七人?”

南宫琪美道:“让他看过再说吧!”

这时姚秋寒一个虎步,已经疾欺走到纪英奇面前。本来纪英奇移步蓄势,准备阻拦姚秋寒,闻言即时向左移开二尺。姚秋寒急待一观究竟,快步入殿,放眼望处,脸上色变。只见十数余尺宽阔殿堂,东倒西歪,横七竖八,躺卧八十七人。他们似乎好梦正甜,呼呼入睡。姚秋寒仔细的察视那八十七人,果然正是皇甫珠玑、古兰香、岳云凤等众星会天魁星堂英雄好汉。他猜想不出南宫琪美施展什么鬼域伎俩,促使众人昏睡不醒。

姚秋寒缓缓地转过身子。但见南宫琪美冷冷冰冰的寒笑一声,道:

“他们是在三个时辰前到达古刹的,但自进入了古刹,就遭受本公主俘虏,变成阶下囚。”

姚秋寒再次问道:“公主是怎样将他们俘虏的?”

南宫琪美道:“在毫无抵抗下将他们俘虏的。”

姚秋寒冷笑一声,道:“他们中了公主什么迷魂葯物?”

要知皇甫珠玑等八十七人,现在个个昏睡如死,体肤下不见丝毫伤损。由此推算,可知众人是遭受到南宫琪美一种迷魂葯物的暗算,凭着天魁星堂八十七位豪杰武功能力,难以俘尝他们。

南宫琪美道:“不错,他们是中了迷魂葯物。”

姚秋寒冷冷道:“鬼域伎俩,岂能言勇,待会他们转醒,公主将难逃厄运。”

南宫琪美听得格格娇笑道:“他们醒转之时,已是明日午时,但在这段时间内,咱们即将遭遇柯星元残酷屠杀。”

姚秋寒听得心头一惊,道:“他们要昏睡十二个时辰吗?”

南宫琪美点头道:“我那种迷魂葯,葯性奇特,无论中毒者的内功多么深厚,亦将昏昏迷迷一日一夜,除非……”

姚秋寒见她说到这里,住口不语,问道:“除非什么?敬请公主坦白相告。”

南宫琪美道:“除非我要让他们提早清醒,不然就要足足昏睡十二个时辰。”

姚秋寒皱眉道:“公主当前人手单薄,万一柯星元的人大举前来侵犯,定难应付得了,所以在下请公主能否让他们服食解葯,提早清醒,方能同心协力抵御强敌。”

南宫琪美道:“我不是傻瓜,绝不会被你所骗。”

姚秋寒一呆道:“在下骗公主什么啦?”

南宫琪美道:“你不是要骗我取出解葯让他们服食吗?”

姚秋寒道:“公主既然不愿奉送解葯就算了,反正柯星元一到,首先第一个,便是对公主下毒手的。”

南宫琪美冷笑一声,道:“不错,柯星元不时心想加害我,但本公主并非好下手的。”

姚秋寒不耐烦的问道:“公主引在下前来这里,也许有什么事指教,何不直言决断呢?”

南宫琪美道:“好说!本公主所要告诉你的,就是你们众星会天魁星堂高手,已落在我掌握之中,可是我的行踪处境,却遭受柯星元人手群围之中。”

姚秋寒道:“这个我明了,公主本来想将众星会高手迷到后,炼制成还魂人,供作征服天下武林的工具,现在因为柯星元虎视耽耽,威胁到公主本身利益。简单的说,就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啦。”

原来姚秋寒乃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何偿不知道南宫琪美目前存心要胁自己。现在,皇甫珠玑等人虽然已落在她玉掌之中,但以她当今的处境,南宫琪美绝对不敢加害他们。

而是要利用众人强大的力量,击退她最大敌人——柯星元。

姚秋寒看清这情势,反而不太紧张。要南宫琪美自动提出条件要求,而非自己去求她。

南宫琪美听了姚秋寒那番话后,倏地,嘘嘘怪声尖厉长笑起来。她的笑声,确实惊人难听,让人心底非常难受,不自禁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姚秋寒趁她厉笑声中,眼睛如电扫向纪英奇。只见纪英奇此时脸色肃穆,眉际间隐带着一丝紧张,恐怖之色。姚秋寒心头一震,忖道:“糟了!她是不是会下令屠杀皇甫珠玑等人……”

想到这里,暗中敛神戒备,双眼一眨不眨注视在南宫琪美脸上。凄厉刺耳的笑声,终于敛绝了。一缕恍似地窖吹起一阵阴风般语音,由南宫琪美口中缓缓吐了出来,道:

“你要跟我摊牌,我只有下令屠杀这些俘虏。”

她的语音一出,纪英奇突由怀中抽出佩剑。姚秋寒看得心头大急,快逾电闪一般,撤出无名飞龙剑,指点在南宫琪美胸前,喝道:“慢点!”姚秋寒这一手非常迅快,纪英奇要拦阻已来不及,南宫琪美对姚秋寒锋利宝剑,脸无惧色,冷冷一笑道:“你将剑指在我胸前,难道就能威胁我吗?你不妨运剑刺入看看。”

姚秋寒怔了一怔道:“纪大侠若真是下手屠杀他们,在下宝剑立刻刺入公主心胸要害,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尚请公主三思。”

南宫琪美突然转首望了纪英奇一眼,冷冷说:“师兄怎么还不行动屠杀俘虏?”

纪英奇险色一变道:“公主身上虽然穿有‘天蚕宝衣’,刀剑、拳掌难伤。但是他手中之剑,乃是一柄斩金切玉神兵利器……”

姚秋寒听了这一番话心中暗惊,忖道:“原来她身上穿有刀枪不入的宝衣,无怪刀剑指戳其身,依然面无惧色。”

南宫琪美冷哼一声:“想不到纪兄这般关心我啦。‘天蚕宝衣’,乃是上古宝物,便是干将、莫邪一流宝器,也难伤我分毫,现在你将我身上穿着宝衣的秘密说破,我的生命已经遭受到他的控制,这就是你关心我的代价。”

姚秋寒突然收回宝剑,向左移开二尺,朗声说道:“在下绝对无心伤害公主,但纪大侠等若是加害到他们任何一个人,姚某只有放肆得罪了。”

纪英奇冷涩涩地轻笑一声,道:“姓姚的,你若是再对公主无礼,只是自择死路,信不信由你。”

姚秋寒沉声说道:“当今你我对立,势将两败俱伤,柯星元一来将是渔翁得利。如果贵公主条件不苛,姚某乐意假借这座荒山古刹,同拒强敌。”

姚秋寒话虽是对着纪英奇讲,其实是说给南宫琪美听。

只见南宫琪美冷冷一笑,道:

“在柯星元等人尚未到达之前,本公主可以趁早一走了之,我看你如何去对付柯星元强大的武力。”

姚秋寒听得心头一震,暗道:“目前皇甫珠玑等人昏迷不醒,如果南宫琪美不取出解葯,让他们提早清醒,而独自离去,古刹之中剩下自己一人,如何去维护众人的安全呢?……”想到这里,姚秋寒暗自紧张疑难起来。

南宫琪美那双凌厉的眸子,掠扫了姚秋寒一眼说道:“跟下你要帮助众人免于危难,就要先答应我几件事。”

姚秋寒道:“什么事?敬请公主说出来斟酌斟酌。”

南宫琪美道:“我提出的条件,没有让你斟酌的余地。”

姚秋寒剑眉轻皱,道:“你就说出来吧!”

南宫美琪点头道:“我要你退出众星会当我的忠心卫斗。”

姚秋寒沉吟了一会,说道:“若不退出众星会呢?”

南宫琪美道:“那就别谈。”

姚秋寒道:“除了退出众星会当卫士之外,还有什么事?”

南宫琪美突然由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玉盒,“铮”的一声,玉盒弹簧弹了开来,一股腥臭之味,扑鼻而入。原来这股腥臭之昧,是由玉盒之中一颗乌黑葯丸散发出来的,纪英奇在旁边看到那一颗葯丸脸色微微一变。

这时南宫琪美缓缓说道:“再者,我要你将这颗葯丸吃下去。”

姚秋寒—怔问道:“那是什么葯丸?”南宫琪美冷冷道:“你放心,那不是补葯。”

姚秋寒凄凉的叹息一声,道:“为着解救他们,南宫公主的葯丸就是毙命的毒葯,我也得把它吃下。”

南宫琪美道:“这样很好,你现在就将这颗葯丸食下吧!”

姚秋寒道:“公主先让他们苏醒之后,我即时吃葯丸。”

南宫琪美格恪一笑,道:“我一生之中,从来不失信任何诺言,你还是先将它吃下吧!”

姚秋寒摇头道:“在下也不敢轻信于公主。”南宫琪美漫不经心的轻轻叹道:“这样咱们又得僵待下去了。”

姚秋寒这时候心中非常痛苦,为着未来武林命运着想,自己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纵然她要将我处死,亦得答应他,可是心中所怕的是当自己吃下那颗葯丸之后,她是否会遵守约言? 

猛地,姚秋寒伸手将那颗葯丸取了过来,一股奇臭,真是刺鼻慾呕。姚秋寒暗自长叹—声,张嘴将葯丸送入口中,葯丸竞化着一股清液,一下子滚进肚里,奇臭之味,从此消失。姚秋寒吃下葯丸之后,丝毫没有一点感觉,情形是那般平静。

就在此时,但听南宫琪美缓缓说道:“很好,你已将葯丸吃下了。” 

姚秋寒皱着眉说道:“公主让他们清醒了吧!”

南宫琪美笑道:“慢一点,你吃下葯后,应该要知道所吃的怎样一种葯物啊?”

姚秋寒叹道:“不必了,反正是一种毒葯,顶多要了我一条命。”

南宫琪美道:“你很勇敢,但是当你知道所服葯丸葯性后,可能你就没有这般勇敢啦!”

姚秋寒道:“公主若是没有什么话吩咐了,你就履行诺言吧!”

南宫琪美不理姚秋寒突然转首对纪英奇问道:“纪师兄,你可知道他吃下的葯丸,是种什么葯物吗?”

纪英奇恭声答道:“是种丧失灵魂,只听信于公主的疯狂葯物。”

南宫琪美问道:“他怎么会丧失灵魂?”

纪英奇答道:“当公主召唤之时,便丧失灵魂。不召唤就如同好人。”

南宫琪美道:“在他丧失灵魂之后,他所作所为,一举一动,清醒之后,是否会记忆清楚?”

纪英奇道:“完全不知道。”

南宫琪美点头说道:“如他清醒之时,存心背叛,或是逃脱,他将会变成怎样?”

纪英奇道:“七日七夜后,就变成疯狂。”

南宫琪美又道:“当疯狂毒性发作时,会做出什么事情?”

纪英奇道:“残暴屠杀,色情姦掠,丧失一切理性……”

姚秋寒听了这一句话,心中不禁机伶伶打了一个寒战,只听南宫琪美又问道:

“当他清醒之时,又会怎样?”

纪英奇道:“清醒之时,他将遭受人间最残酷的痛苦体肤折磨,求生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群豪梦醒英雄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挥剑问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