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问情》

第二十章 烽火息灭归山林

作者:陈青云

姚秋寒这时候张眼仔细打量了房间四周一眼,很快又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南宫琪美道:“古刹。”

姚秋寒又问道:“古兰香等众星会的人呢?”

南宫琪美冷哼了一声,道:“你是答应我退出众星会的,还问他们作什么?”

姚秋寒皱眉道:“南宫公主要我退出众星会,是什么用意,能否相告?”

南宫琪美淡谈说道:“要挟你,而进一步控制整个众星会,抵抗柯星元,完成武林霸业。”

姚秋寒微微一笑,道:“我在众星会之地位权力,渺小得宛若尘砂,南宫公主要以我的性命要挟,而控制众星会行动,简直是太可笑了。”

南宫琪美冷淡淡说道:“现在你不必多说废话啦!我之决定让你恢复原神,乃是要你去拯救一个人的生命。”

姚秋寒道:“不知公主要我去救谁的性命?”

南宫琪美淡淡说道:“翻天一剑龙重九。”

姚秋寒听得一惊,道:“龙会主?龙会主现在怎么啦?”

南宫琪美道:“他恐怕已经遭遇到不测。你和九龙阵壮士需要尽速冲出古刹,援救龙重九他们,如果再迟缓三日,山庄定然变成一座死城了。”

姚秋寒听了这些话,心中茫然无头绪,他暗暗心算自己等人由山庄到玄都观,时间上已经迟缓了一日一夜。当今在山庄的众星会兄弟,皆己中了无名暗毒,时刻会遭遇到毒性暴发的危险,自己等人确实需要赶紧返回山庄。

想到这里,他轻轻叹息了一声,说道:“龙重九会主乃武林中一大豪杰,平生致力于拯救苍生,维护武林正义,抵抗邪恶。当今他老人家若真遭遇不测,给武林将造成无穷祸患。南宫公主和我等,皆是武林道上一分子……”

南宫琪美不待他说完,冷冷截声道:“你不必再说下去了,赶紧带着众人离开古刹吧。”

姚秋寒站起身来,道:“既然如此,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话,姚秋寒举步走出室门,突然转首过来,问道:“公主要留在古刹吗?”

南宫琪美冷冷地说道:“我已经精疲力倦,首先要大睡一觉,你独自去吧!”

只见南宫琪美移步定到床前,伸了一伸柳腰仰卧床上。

姚秋寒不敢再稍事停留,快步走出井院。

这时晨光初露,白雾迷茫时光——古刹庭院一片宁静肃然、凄清。

“是谁?”一声轻喝,冲破静静的清晨,一条人彭,象轻烟也似的,由屋脊上落下。

“噢!李兄,是你。”姚秋寒眼光锐利如电,认出他是李超逸。

李超逸见是姚秋寒怔了一怔,随口问道:“姚大哥,你……你清醒了吗?”

姚秋寒轻轻叹息了一声,点头道:“兄弟完全清醒了,唉!我之失责,耽误了很多时间,可能影响大局,我们快召集众人赶回山庄。”

李超逸道:“姚大哥,请再稍侯一个时辰,古女侠出去探察敌情,尚未回来……”

于是,李超逸很快将古兰香和杨广如二人出去的经过,以及自姚秋寒丧失神智后,所发生的一切经过,简略地告诉姚秋寒一遍。

姚秋寒听了自己击伤岳云凤的事,心中非常难过:“岳姑娘呢?她现在怎么啦?”

一语未毕,东庭角边响起一声娇脆声音,接道:“姚大哥,我在这里。”

语音中,只见岳云凤恍似穿水rǔ燕跃奔了过来,她情不自禁投进姚秋寒怀抱中,接道:“姚大哥,我听见你丧失掉神智,你知道我心中多么难过……大哥……”

她的语音,充满着绵绵真情、深爱,而她的情爱是纯真无邪的。

姚秋寒轻轻伸手按住她双肩,低声道:“凤妹,你没有受伤,我心已能安啦!唉!我真是太对不起你,太对不起大家了。”

说着话,姚秋寒举步向殿堂走去,道:“李兄,我们快入殿,策商大事。”

此时殿中已迎出皇甫珠玑、纪英奇等人。纪英奇看见姚秋寒来,倏地抱拳一拱,朗声道:“恭喜姚兄安全无恙。”

这句话,使姚秋寒听得怔了一怔,要知纪英奇和姚秋寒见面向来是词锋相对,他不知道纪英奇为何改变敌对情形。

“哈哈哈……”姚秋寒朗声笑道:“托纪大侠之福,平安无恙……”

一语未完,一阵冷兮兮的话音,接道:“人之生死有如朝露,生之何喜,死之何悲,一丝残喘,跟长眠九泉,有何差异?”

只见南宫琪美莲步姗栅,缓缓由后面院落踱了出来。她的语意,带着弦外之音,众人都能听得出来。

姚秋寒心头一震,朗声道:“公主语中带玄机,是否能够坦白相告。”

南宫琪美走到众人面前近丈停住,冷冷一笑,说道:“我语中意思,是说你等将不能活着离开古刹。”

姚秋寒道:“除非公主有意刁难。”

南宫琪美冷哼一声,道:“我要刁难你们,你们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李超逸在旁听不惯南宫琪美这种冷骨傲气的活,冷涩涩一笑,道:“英雄好汉对于‘死’字,并不觉得可怖,你不必再多费chún舌了。”

南宫琪美淡淡说道:“死有重于泰山轻于鸿毛之别,你们却属后者。”

她淡淡一语,使姚秋寒听得心头大惊,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公主乃是绝世聪明奇女,广博经书奇典,一字一句,无不含蕴玄奥语机,实非凡庸俗士能够洞悟。公主何不据实相告隐秘,期使我武林局势,能够挽转逆势,万千武林众生,将寄以大恩大德,永世难忘。”

原来这时候,姚秋寒感到南宫琪美自从前日相遇以来,她所谈吐的话,似乎隐藏着一件武林大事。姚秋寒所害怕的是,这件武林大事将是柯星元所领导的毁灭中原武林道的阴谋大计。

只听纪英奇哈哈一声朗笑,道:“姚兄,真是聪明过人,我师妹会乐意和你合作,抵御强敌。”

南宫琪美冷哼了一声道:“纪师兄,你背叛师门之罪,我绝对不会宽恕你。”

纪英奇脸色一变,道:“师妹,此话怎么解释?”

南宫琪美冷冷说道:“你不要辩解,关于你的底细,我早就调查得很清楚。”

纪英奇道:“师妹,英奇效忠师门,日月可鉴,师妹如何诬我背叛之罪?”

南宫琪美冷笑一声,道:“纪师兄,我问你,还魂人至今在何处?”

纪英奇道:“已经在彩衣卫士护送之下,回返西域。”

南宫琪美冷冷说道:“你为何擅自下令,遣送还魂人回返西域。”

纪英奇道:“当时师妹下落不明,为师兄的误以为师妹已回返西域,故立剑遣送还魂人追踪保护,那里会知道师妹还留在中原。”

南宫琪美道:“如此看来,师兄倒是一片忠心啦?”

纪英奇道:“英奇自幼蒙受师父浩恩,时刻思以报答。

自从师父仙逝,英奇朝夕不敢有负师门大恩大德。”

南宫琪美突然冷厉长笑一声,道:“纪英奇,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涉足中原武林?”

纪英奇摇头道:“师兄知道师妹向来不愿吐露自己的心事,故无法得知。”

南宫琪美道:“你不知道,我现在告诉你。”

纪英奇道:“师兄定当洗耳恭听。”

南宫琪美道:“我到达中原武林,原本有三件任务……”

姚秋寒不待她说下去,截声问道:“哪三件任务,公主是否能够相告?”

南宫琪美冷哼一声,斜望姚秋寒一眼,道:“不用你多嘴,今日我总要把事情说清楚。”

皇甫珠玑突然轻轻叹息了一声,道:“南宫侄女目前大家都有不可告人隐秘,今日我们无妨假借这一段空闲,进入殿中席地而谈,将自己的积怨愁事,吐诉个痛快。”

南宫琪美点头道:“好!反正大家已经活不到三日夜了,不妨在临死前,谈论一些切身隐秘,时间也过得快些。”

说着话,南宫琪美当先一人,举步向大殿走进。皇甫珠玑、纪英奇尾随其后。

姚秋寒突然低声问李超逸,道:“李兄,古兰香女侠现在还没回来,会不会发生意外?”

李趋逸脸上带着愁容,道:“姚大哥,是不是要我出去看看。”

姚秋寒凄凉一叹,道:“大家困守古刹,完全是为我一人而起,古女侠若是有什么意外,姚秋寒真是万死莫赎了,唉!”

说到这里,姚秋寒又长长叹息了一声,道:“目前咱们在古刹之中,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龙会主远在山庄之中等待咱们之心情如何焦急,我看咱们还是起拔回程,尽速完成任务。”

姚秋寒的语音刚落,突传来南宫琪美冷冷的笑声,接道:“面临到死地,你还想那般容易,哼!眼下柯星元调聚清兵千万大军,层层屡屡,将整个古刹围困在核心,就是飞禽也难渡武岗山。”

姚秋寒听得大惊,问道:“这是真的吗?”

南宫琪美冷冷道:“我骗你干什么?”

姚秋寒摇头道:“我不相信柯星元会将重军围困我们。”

南宫琪美道:“你就是井底之蛙,所以无从知道。”

姚秋寒皱着双眉,道:“公主言谈,一字一句,都费人心神思疑,不知能否全部解释清楚?”

南宫琪美道:“现在我就要将武林间近百年来每一件秘密解释清楚,你们就坐在这里,仔细听我说好啦。”

姚秋寒抬首沉吟了一会,突然转首对皇甫珠玑,说道:“皇甫老前辈,不知你老人家对于这件事,有什么见解?”

皇甫珠矶沉声叹道:“姚贤侄,刚才我已经跟纪大侠长谈过了。目前天下江湖武林,已危在旦夕。柯星元确实许偌在七日内,残杀天下武林道。屠杀场,便是这座武岗山连绵到九重天藏龙涧山庄。”

姚秋寒大惊道:“这消息可靠吗?”

皇甫珠矶点头道:“纪大侠乃是我大明遗臣,武林志士,他为着完成使命,不惜娇妻离散,忍耻负重……。”

姚秋寒听到这几句话,脑顶如受雷劈,“嗡!”地一声,几乎要晕死过去。他作梦也不会想到纪英奇乃是正义斗士。在这片刻,姚秋寒记忆起……纪英奇前去探问古兰香,那种落寞寡欢的样子。……以及那夜,在玄都道观之中,纪英奇对自己半隐半现的谈话。……此刻想来,姚秋寒脸色变得一片惨白,身躯阵阵摇晃颤抖。这情形看在众人眼内,虽然他们都知道一点点有关古兰香和姚秋寒的秘密,却无法全部了解。

场中只有岳云凤深刻了解,她知道姚秋寒和古兰香,已是夫妻关系。如果这一件事实真相传扬出去,姚秋寒将无法在江湖武林上立足。本来纪英奇若真是一位叛徒的话,那么古兰香和姚秋寒日后的结合,可以说,为人所乐道的。但现在事情并不那么简单,纪英奇是一位大忠的武林志士,他为着挽救武林道,不惜放弃天伦之乐,忍受武林中人藐视,忍受娇妻的讽刺、反目,这种人,姚秋寒怎能掠夺他的爱?

此时此刻,姚秋寒心中的创痛真是难以形容,他恨不得就此自杀而死,将自己可耻的行为,随着生命结束而忘记。

“姚大哥,你怎么样了?”娇脆的慰问声中,岳云凤玉手轻轻握住姚秋寒的左臂。

姚秋寒转首看了岳云凤一眼,惨然一笑,道:“凤妹,我……我……”

当他吱吱晤唔说不出口的时候,岳云凤已经接着说道:“姚大哥,你若是不舒服,我陪你到外面走一走。”

姚秋寒摇头道:“不,我能够支持得住。”

岳云凤非常机智的说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坐下静听南宫公主畅谈武林大事了。”

说罢,她拉着姚秋寒席地而坐。只听南宫琪美冷笑了一声,道:

“你们导演的很好,哼!今日我若是要存心挑拨离间,大殿之中,定有人流血伤亡,好在争霸武林之心,早已荡然无存。”

其实这时候纪英奇心中亦是无比悲痛,如果当他知道古兰香和姚秋寒发生了关系,那么他的痛恨,更难以想像了。

只听皇甫珠玑长长叹息一声,道:“南宫侄女,眼下老夫已将纪大侠秘密揭穿,现在只有听贤侄女的武林大事了。”

南宫琪美冷冷一笑,道:“纪英奇乃是中原武林的姦细,我早就知道,并算不得什么秘密。”

神雕大侠纪英奇由背叛武林,转变到救人救难,舍己为人的大英雄,大豪杰。这种情象,在李超逸的脑海里,感到一片迷茫,何况他现在也真不愿意纪英奇变成一个好人,因他知道姚秋寒是爱着古兰香的,二人的爱,可以说到达非他不嫁,非她不娶的阶段,因而他沉声叹道:

“皇甫老前辈,晚辈想请你将纪大侠一切经过,详细叙述一下,好让我等对于纪大快的疑虑冰清玉释。”

皇甫珠玑突然抬首望了姚秋寒一眼,然后对着李超逸沉声说道:“李少侠,我告诉你一话,咱们武林斗士,为着要作到‘尽责’二宇,那么就不能掺杂碎微私事。”

李超逸点头道:“老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烽火息灭归山林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