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问情》

第 三 章 剑如秋水锄鬼魅

作者:陈青云

姚秋寒话尚未说完,右手执剑,左手拉着岳云凤玉腕,身若殒星流矢,从这座屋脊如飞过一重庭院,轻轻飘落屋顶之上。

岳云凤似乎想不到姚秋寒的武功,已到这般炉火纯青之境,就是家父沧海一剑岳坤玄,似乎剑术也未到这种驭剑伤人地步,她被带飞跃过二丈开外的庭院,不禁睁着那双清澈如秋水的眸子,望着他,嫣然一笑,道:“姚相公,武艺真是绝高,今后有机会定要向相公请教学习。”

这句话,倏地使姚秋寒心头一震,忖道:“我身上残伤本该今日惨死,却仍然没死,这其中大概有原因,如果我真是两处经脉气血阻塞,如何有那般雄厚内力?难道古兰香那少阳神功无法致我死命?只不过稍微击伤那焦络、腹结二处经脉,而使血气微受阻塞,每到子夜时分,人体气血经这二处经脉时,方才产生疼痛的感觉……”

想到此处,姚秋寒欢喜慾狂,眉梢生气勃勃,他愈想愈对,否则怎么今夜伤疼,会在自己心急逼运劲气,加速血气运转的时候,逆流立刻停止,疼痛消失得很快,不像几日前,痛上个把时辰。

岳云凤这时看见他苍白的脸容上,闪动出无比欢愉之容,只顾默默沉思,不禁娇声问道:“相公,你是不是答应收我这个徒儿?” 

姚秋寒闻言如梦惊醒,笑道:“答应答应。”

岳云凤娇笑道:“这样明日,我叫家父给准备拜师之礼。” 

姚秋寒急道:“岳小姐,这使不得,我今晚告诉你的话,千万不要向别人吐露,也不要向人说,我身负绝技。”

岳云凤道:“这个我会记得,只是姚相公一施展武技……”

话到此处,夜空突然传来数声惨嗥。紧接着,传来岳云凤的大师兄霹雳手程虎威的吼声:“阁下身手不凡,眨眼儿连伤十七人,赶快报上名来。” 

岳云凤“啊”了一声,道:“姚相公,我大师兄遇上强敌,伤亡惨重,咱们快去援助……”

姚秋寒急道:“岳小姐你身上有没有罗帕借一条给我。”

岳云凤不知姚秋寒在这紧要关头借罗帕干什么,但仍然很快取出一条包头罗帕,递了给他,道:“姚相公,我先去……”

说着,娇躯一晃,已出七八尺外。

姚秋寒叫道:“小姐宝剑还你。”

说着,姚秋寒脱手将长剑掷去。

这时,一阵凄厉鬼啸随夜风传来,叫道:“杨公子,杀鸡焉用牛刀,这厮由老二来应付就好……”

接着,又传来程虎威的吼叫声:“俞师弟,快截住那蒙面人,不要让他进入大厅伤害师父……”

岳云凤听了这话,知道父亲仍然还没清醒,她无暇再作思虑,伸手接住飞来的长剑,疾如飞燕向正厅驰去。

姚秋寒听那连续的惨叫、呼喝声,知道地狱十二鬼武功极端厉害,武矶堡中人伤亡惨重。

他赶忙将那条红白花罗帕,往自己脸上一围,只露出一双虎目,快如一缕轻烟疾射而出。只不过三四个纵跃已经赶上岳云凤。

岳云凤看了姚秋寒脸上蒙巾,方才知他借罗帕的用意。

这时又是几声响彻云霄的厉叫传来。

接着传来金环剑俞里踪的喝声道:“三十七壮士退开……

喂,阁下有种接我几剑。”

就这一工夫,姚秋寒岳云凤已经双双腾身飞到三重庭院的正厅屋面上。

抬眼只见瓦面上,刀光剑影,棒走枪飞,追风叟童公冶,被地狱十二鬼的青面鬼、红面鬼、黑面鬼团团围住。手中一只十字奔,应付三件不同兵刃,情势危险异常。

霹雳手程虎威手中一口七星刀,正和一个手持蛇头亮银枪的地狱十二鬼之一——催命鬼,打得难分难解。

再看广阔的庭院那边,姚秋寒和岳云凤不禁吓了一跳,只见院中尸体横陈,血流成渠,武矶堡的高手已经死伤三四十人了。

此刻,只有那三十七个手持长矛的壮士,排立于大厅门口。卜三世诸葛算和金环剑俞里踪,则被六个阴气森森的地狱鬼围住,险象环生,尤其俞里踪已经满身鲜血,手中金环剑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能。

另外敌人方面,还有二人悠闲地站在那里观战。一个是头如巴斗,白森森獠牙外吐,狮嘴豹眼,一身黑色长衫,背后斜背一支鲜红骷髅的怪兵器。由这个标志看来,已知这人就是地狱十二鬼之首——慑人鬼。

慑人鬼之侧,气定神闲,站定一位面蒙青巾的青衣人,他肩上背剑,想来这人就是被催命鬼所称呼的杨公子了。

姚秋寒抬眼打量了一下敌我情势后,一时间无法决定先帮助那里。这时岳云凤娇叱一声,仗剑飞身跃下院井叫道:“俞师兄,我帮你来了!”

话声未落,人已如风驰电掣,长剑如虹射入重围。

岳云凤加入战斗.虽然减轻了俞里踪被围攻压力,但却于事无补。六鬼之中,抽出一个笑面鬼,就跟岳云凤打得平手。

今日这种局面,很明显的看出武矶堡这边,已经注定失败,要知地狱十二鬼,个个凶猛,武功绝顶,纵然武矶堡这边有追风叟、卜三世两位老英雄助阵,但也无法抵抗十二鬼威势。别说那武功最高,心肠最狠的鬼王慑人王,还没出手。

而姚秋寒冷眼旁观今天来侵犯武矶堡的强敌之中,大概那位面蒙青巾的青衣人,是发号施今的带头人。

原来在这一阵工夫,慑人王向那青农蒙面人,低低细语,态度极为恭敬,而青衣人却一脸冷漠倔傲。

正当姚秋寒全神注视井院中惨斗,突闻正南屋瓦上传出霹雳手程虎威一声惨哼。

姚秋寒转头看去,只见程虎威在十二鬼中的老二催命鬼手中败了下来,肩头受伤血流如注。

这时北面屋顶上的追风叟童公冶,也被打得摇摇慾坠,身上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姚秋寒心知再不出手,难免造成大错。倏地,身子一起,向程虎威那边扑去。

霹雳手程虎威,肩头被蛇头软枪扫了一下,七星刀低垂败退,身子尚未站稳,目见姚秋寒蒙面扑来,以为是敌人,虎吼一声,左掌疾劈过来。

姚秋寒身躯微闪,避过掌锋,右手如电一伸,一下子抓住程虎威左肘轻轻向旁一拨,朗声道:“井院危急,程兄快去援助,这人由在下对付。”

程虎威一招之下,被人抓住肘子,吓得魂飞魄散,暗道:

“完了!”那知对方却不施辣手,对他说了这些话,分明不是敌人。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眼睛,定神抬头望去,面蒙红白花巾,身着白衣,程虎威无法认出是姚秋寒。

催命鬼凶残无匹,见程虎威正自保无着,猛的一抖手中蛇头亮银软枪,“云龙抖甲”,直点程虎威胸前。

姚秋寒眼明手快,闪身转了过去,挡在程虎威跟前,右手疾翻抓住枪身软索,右腿疾踢而出。

闪身、抓枪、出腿,这几乎是同一动作,快得令人头昏目眩,而且他每一招式身法,好象都是天下武术最奇奥绝妙的手法,令人无法闪避、抗拒。

一声凄厉怪嗥,武功在十二鬼之二的催命鬼,竟然一失神,下阴中了姚秋寒一腿,和那病死鬼同样莫名其妙,丧命在姚秋寒手下,整个躯体被蹋飞一丈高,“叭哒”一声,飞落井院中,恰好是落在慑人王面前。

这一下慑人王真的脸上色变,他做梦也想不到催命鬼遭受意外,被人击毙。那青衣蒙面人,也似为催命鬼之死,感到霞惊,不禁抬头由瓦面上看去。

只见霹雳手程虎威,拱手下拜道:“承蒙壮士援手解危,使在下得免于难,没齿难忘……。”

姚秋寒不等他说完,已接道:“一时侥幸胜敌,何足微道,程兄快去井院,我去接援童老英雄……”

一语来完,姚秋寒耳中听到那些杂乱的兵刃声,已经完全停止下来,甚感有异,抬眼向四周一望。

但见瓦面上和井院中的打斗,已全部停止下来,这情形真的太出乎人意料之外。

一阵鬼嚎声大作,地狱十二鬼,齐齐飞身扑落催命鬼的尸体身侧。显然众鬼都为催命鬼之死感到惊骇,而自动停止械斗。

要知地狱十二鬼,个个都知道催命鬼的武功,不过仅次于老大慑人王,高出其余诸鬼数位,所以催命鬼之死,难免使众鬼胆战心寒。

这时惨搏一停,程虎威、追风叟,也由屋面上跃落井院,只有姚秋寒静若岳峙,长身凝立屋檐之上,鸟瞰井院中众人。

夜风吹飘着他的白衣,那景象是多么肃穆、慑人。

场中当然只有岳云凤知道这个红白花罗巾蒙面人,就是姚秋寒。

井院中地狱诸鬼,也都知道了,杀害催命鬼的人,就是屋檐那个红白花罗巾蒙面人,十数道阴惨的鬼眸,择人慾噬地投注在姚秋寒身上,他们大有一跃而上,将姚秋寒血肉撕碎吞食腹中之态。

“哼哼!”一阵冷若冰霜的寒笑,由姚秋寒的鼻孔中哼了出来,冷漠得有如冰天雪地中,吹起来一阵阴风一般。

但见白衣飘飘,姚秋寒冉冉由屋缘坠落井院,轻得象一叶飞花飘絮,单是这分轻功,已使场中众高手惊骇不已。

突然,金环剑俞里踪低声向程虎威问道:“ 程师兄,这人是谁?是敌是友?”

霹雳手程虎威尚来答话,已听岳云凤娇声说道:“二师兄,这位侠士刚才在后院也救过我一命,一招之下杀害病死鬼。”

她这几句话,听得井院中诸鬼,脸上色变。突然听那慑人王阴沉沉的问道:“你当真是杀害了我两位兄弟?”

“不错,病死鬼和催命鬼都是我手下游魂,你们地狱十二鬼,向来是鬼魂缠足,生死共济。今夜我不妨发个慈悲,齐送你们去鬼门关报到,免得两鬼孤单,在奈何桥望穿秋水,久等你们兄弟。”

姚秋寒这番话,说得气定神闲,不徐不疾,却使鬼王慑人王听得五孔生烟,猛听他仰面一声狂笑,笑若巫峡猿鸣,异常刺耳难听。他笑声落后,才阴恻恻的答道:“阁下说的好不轻松,既然你能手刃我两兄弟,谅是个有头有脸人物,请即刻报上名来,或着等会死无葬身之地。”

姚秋寒冷冷道:“来无影,飘无踪,无影神龙。”

群豪听了姚秋寒这一报名号,众人眉头不禁齐皱了起来,要知江湖道上向釆没有“无影神龙”这个人物。

慑人王沉声说道:“阁下大名乃是今夜初闻,谅阁下和咱们地狱十二鬼谈不上恩怨仇恨,不知你是接受岳坤玄老匹夫聘请,抑或是跟咱们过不去而来的。”

姚秋寒淡淡说道:“地狱十二鬼,侧身绿林,不讲武林道义,恶名远播,杀害生灵,采花伤害,罪恶满天,早已引起武林公愤。诛而后快,何必再谈什么瓜葛仇隙。”

姚秋寒这几句话,词锋锐利,骂得众鬼怒火中烧,鬼王慑人王一声断喝道:“你找死,莫恨地狱十二鬼心毒!”

喝声中,翻手取出肩后的血骷髅令,首先发动,接着另外九鬼全都出手。

霎时间,暗淡星光下寒风骤起,十鬼各舞兵刃向姚秋寒猛扑过去。这气势,实在骇人,看得岳云凤惊叫出声,道:“姚相公……。 

蓦然,她觉得说溜了嘴,赶忙闭口,手中长剑化着一片寒光,冲了过去。

岳云凤一动手,程虎威、俞里踪、迫风叟童公冶、卜三世诸葛算,身形飘动,齐齐迎了过去。他们各自接着十鬼中的一个动上了手。

另外慑人王等五鬼,仍然向姚秋寒快如电光石火攻了过去。

姚秋寒虽然武功绝高,胆大包天,但目睹五鬼五件兵器,挟着雷霆万钧之势攻到,不禁也有些胆怯,不知如何应付才好,就这一怔间,五鬼已兵刃横飞,光影如山,将他笼罩在刀光剑影之下。

亏他武功通达,气定神凝,展开一双肉掌,借着空旷的庭院,飘来闪去,封拒着五鬼凌厉攻势。

就在众人皆动上手,打得难解难分的当儿,几声凄厉的惨叫,于午夜惊心地传来。姚秋寒一惊,抬眼望去。

只见那和地狱十二鬼同来的青巾蒙面人举步向大厅走去,那守护大厅的三十七位黑衣壮士,长矛抖动攻了过去。

但见青巾蒙面人,尤若鬼魅幽灵,飘闪间,举手投足,拍出三掌,踢出两腿,竟有七个黑衣壮士倒了下去。

这种情景,实在使人心惊,金环剑俞里踪本来和青面鬼拼搏着,目睹那青巾蒙面人搏杀黑衣壮士,暴喝一声,手中金环剑凌厉扫出,逼退青面鬼, 纵身横扑了过去,喝道:“阁下有种接我三招!”

金环剑摇荡起朵朵剑花,迎面疾劈扫去。

青巾蒙面人目睹俞里踪金环剑攻来,冷笑一声,闪身避了开去。 

俞里踪心中怨极了这个蒙面人,要知今夜武矶堡中大部分的高手,都是丧命在这人手下。他大喝一声,金环剑一招“流萤舞空”,剑摇万点寒星,唰地一声,如影随形,疾刺过去。

这一剑,乃是岳坤玄成名的绝学,剑式出手,快如闪电,俞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剑如秋水锄鬼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挥剑问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