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问情》

第 四 章 奇丑巫婆柳身摇

作者:陈青云

天残地缺双怪,像似极端惧怕杨妃姬,天残叫出:“杨妃姬来了。”地缺立刻颤声问道:“老大,咱们兄弟要怎么办?”

姚秋寒倾耳细听着那管弦乐声,悠悠随风传来,参杂在江水浪涛之中,细得几乎无法耳闻,像似老远方传来一般。

姚秋寒心中也一阵激动,不知杨妃姬到底是个什么人物,竟然使人闻声丧胆,连这两个武功卓著的老怪,也惧怕得这般模样。

天残老怪道:“老二你先将梅丫头藏起来。”

地缺手指着姚秋寒道:“那小子呢?” 

夭残老怪突然改用蚁语传音,道:“咱们不应管他,杨妃姬到来,他哪会有性命留着。”

地缺道:“老大,这小子若向杨妃姬叙述咱们兄弟擒走梅丫头的经过,那又要怎么办?”

天残老怪道:“届时随机应变,老二不必管得这么多。” 

天残地缺双怪暗中一商量后,地缺单脚一跃,伸手抱起神案上的梅华君,双怪同时向后殿闪去。

姚秋寒轻声喝道:“站住,你们放下梅姑娘……”

喝声未落,祠堂后殿突然传出天残地缺双怪的怪叫声,叫声凄厉刺耳,像似遭受了人家重击。

姚秋寒闪电流星般跃入后殿,抬头一看,只见后殿小院中,一个黑髯垂胸的黑衣老人,手持一柄鱼肠匕首,正和天残地缺打得凶险至极。

梅华君这时被摔落在一角,她仍然昏迷不醒。

机警的姚秋寒见了这情形,知道黑髯老人是埋伏在后殿,见双怪出来,立刻施以偷袭。

但见那黑髯老人手中匕首,招式奇诡,变化万端,一道白光闪来闪去,他连续刺出十几招,突然抬首发出一声洪亮的哈哈长笑,说道:“你这两个残废老儿,谋叛杨妃姬得了孤星令,老夫见者仍然有份。” 

地缺呱呱叫道:“柯老匹夫,谅你也不甘心接受杨妃姬号令,择日背叛她……”

黑髯老人诡声笑道:“不错,老夫乃是孤星会中的三朝元老,除了已故的会主之外,谁敢对我发号施令……”

黑髯老人说着话,手中匕首招式不停,翻来翻去,极尽诡奥变化。一道白光竟然将双怪笼罩着,功夫之高,令人心惊。

姚秋寒闻言知道此老跟天残地缺双怪,均是孤星会的人,均同杨妃姬不睦,存心背叛,这时姚秋寒灵机一动,倏地跃到梅华君身侧,对她施以推宫过脉手法,解开她被点的穴道。

天残地缺二怪阴恻恻笑道:“柯星元,杨妃姬快要来了,你要孤星令,咱们总有个妥协余地?”

黑髯老人呵呵一声长笑,猛地收起攻出匕首,跃退六七尺,说道:“残废老儿,咱们如何妥协法?”

天残地缺双怪如释重务,连续喘了几口气,天残方才冷冷一笑,道:“柯星元,我问你,凭咱们三人之力,是否能敌得杨妃姬?”

黑髯老人干咳一声,道:“勉强可以敌住。”

天残老怪道:“这样就是了,咱们何不三人同心协力,谋夺杨妃姬在孤星会中的权威。” 

黑髯老人道:“一池已难容两条龙,何况是三人,除非你们两兄弟甘心退让一步,屈就老夫属下,听命调度。”

地缺吼叫声道:“柯星元,你我在孤星会中地位,同属四君子十二星神的人物,你怎敢独尊孤星会?”

黑髯老人呵呵轻笑,道:“孤星会,自会主以下,分四君子,十二星神的人物。会主已故,四君子的武矶君子沧海一剑岳坤玄,已然身亡,老夫乃是四君子之一,你们俩个残废老儿,位居十二星神,仍然权次一级,听老夫指使号令是理所当然。”

姚秋寒听了这话,心头一惊,他作梦也想不到沧海一剑岳坤玄,源出于孤星会中人,职居武矶堡君子。看来岳坤玄之死,并非参予争权所致。

天残地缺笑道:“不错,四君子在昔日高于十二星神一级,但是四君子之武功,却无法敌得过全部星神。”

黑髯人哈哈笑道:“老夫不敢自信挡得众星神,但对贤昆仲,勉强可以胜任,你们愿不愿妥协,快请决断,梅丫头可要醒来了。” 

双怪突然转首对那正给梅华君推宫活血的姚秋寒望了一眼,沉思良久,才听天残阴声问道:“杨妃姬是否真在附近?”

原来这时那凄凄袅袅管丝之声已杳。

黑髯人拂髯笑道:“贤昆仲一生中顾虑的人,难道除了杨妃姬之外,再也投有别人吗?哈哈哈……”

黑髯人长笑一阵后,接下说道:“其实孤星会中,最可怕的人,乃是已故会主千金——南宫琪美。”

地缺转身哼道:“南宫琪美深居简出,一个丫头何足可畏,咱们哥儿两对你倒是有点心寒。”

黑髯人长声笑道:“好说好说,你们兄弟太客气了,老夫在孤星会中职居千岁君子,向来为人所称道,不过贤昆仲对老夫有所偏见,亦无可奈何之事。” 

天残阴森森说道:“柯老儿,你倒是会转弯抹角,杨妃姬到底有没有在附近?”

黑髯人道:“没有。但南宫琪美却在附近,她照常可以威胁贤昆仲生命。”

天残道:“那么刚才管弦乐声,是由何而来的?”

黑髯道:“耶就是南宫琪美的‘天和弦音’。当今孤星会,自从会主亡故,四君子十二星神流散,太妃君杨妃姬雄心万丈,问鼎会主,接之独尊武林。已故会主之女——南宫琪美也在会主忠心侍卫煞星三十九丑拥护下,出走西域,来到中原,追索孤星令。贤昆仲当今虽然得到孤星令,但我敢断定不出十日,你们老命非为孤星令断送不可。”

天残地缺听弦管乐声不是杨妃姬驾到,心下稍安,天残嘿嘿干笑道:“柯星无,你知道咱们素来不服杨妃姬,多少咱们总有妥协余地。”

黑髯人微笑截声说道:“贤昆仲若取出孤星令来,老夫绝不会亏待你们。”

他的语音未落,突听一缕娇脆声音喝道:“且慢!”

原来这时梅华君已在姚秋寒推宫过脉推擎下,穴道活开,她挺身站了起来,冷冷望了双怪一眼,道:“想不到你们这两个老怪物,在武矶堡暗算我,哼!你们双怪已在我师父葯物控制之下,我不信还能作怪。”

梅华君这番话,听得天残地缺双怪,面如死灰,混身打抖。

黑髯人见了这情形,道:“女娃儿,你认识老夫吗?”

梅华君声说道: “把伯伯烧作骨灰,侄女也能认得。”

黑髯人道:“你居然出口伤人,为何不怕老夫辣手毁了你。”

梅华君嫣然一笑道:“您在孤星会中,向来被人所尊敬,家师也无比钦佩,常思念伯伯。”

黑髯人哈哈笑道:“好利口的娃儿,你不必先用话来套住老夫,其实我今日放过你,杨妃姬也不会放你甘休。”

梅华君听了这句话,突然格格发出一声娇笑,但站在她身侧的姚秋寒,却听得心头一震,隐约意识到黑髯人语外弦音。

梅华君笑罢,突然转首对天残地缺说道:“家师善练百毒,控制手下,凡是存心背叛她的人,没人能逃得毒发惨死,你们两人若惜性命的话,最好不要存心背叛。”

天残地缺阴恻恻笑道:“梅丫头,咱们兄弟俩当真中了毒吗?”

黑髯人大声笑道:“贤昆仲气机流畅,精神焕发,那里会身中残毒。”

梅华君不理黑髯人的话,冷然道:“家师施毒于无影无形,纵然是在说话间,也能施以奇毒,何况你们双怪心存意念,家师早巳知情,当然她老人家更不会放过你们。今日暗算我之事,只要俩兄弟忠心护送孤星令,小女绝对不会跟家师提起。” 

她这番话,听得天残地缺双怪面如死灰,谋反之心也为之消灭。天残阴恻侧的冷笑道:“野丫头,你的嘴真是厉害,其实老夫兄弟非和你过不去,因为那小子要暗算你,所以将你点了穴道,信不信由你。”

姚秋寒闻言心中暗怒,但他知道这般人个个阴险狠毒,尤其那黑髯人心机可能更加凶毒。目前梅华君在网罗双怪,如果双怪站在梅华君这边,对于自己安全性较大,如果站到黑髯人那边,那么黑髯人定会联合双怪之力,铲除自己和梅华君,所以姚秋寒闻听双怪诬罪自己,暂时忍声不作辩解。

黑髯人突然纵声长笑道:“你们两个残废老儿,大概已经决定站在杨妃姬那边了。”

天残地缺阴残地笑道:“柯星元,你阴险狠毒跟杨妃姬也差不多,咱们兄弟站到哪那边皆是一样。”

黑髯人道:“残、缺二老儿,难道你跟梅丫头联手,老夫就无法动你们吗?”

梅华君抢先说道:“柯伯伯,小女一向视伯伯是咱们孤星会长辈,不愿以小犯大,如果伯伯要以大犯小,晚辈只好得罪你老人家了。”

黑髯人拂髯笑道:“鬼丫头,你有多少道行,尽量施展出来,好让老夫见识见识杨妃姬教了你些什么?” 

梅华君道:“柯伯伯,你要识相一点,昔日孤星会四君子武功,虽然胜过十二星神,但我如果和天残地缺双星联手,柯伯伯大概不会讨到多少好处。”

黑髯人点头笑道:“好说,那么你们就走着试试看i。

语音一落,欺身直上,右拳左掌,攻向天残地缺双怪,拳掌一出,右腿一招“天河垂钩”点扫一侧的梅华君。

他欺身攻击,三招齐出,攻取三人,真似快如闪电,变出仓促,残缺双怪差点中了道儿。梅华君早就料到他会迅速出手,娇躯轻晃,移跃出四尺。

黑髯人哈哈一声长笑,道:“残缺老儿,老夫告诉你们杨妃姬会施毒,但天下间总有人会解毒,杨妃姬早对贤昆仲疑心,迟早合向贵兄弟下毒手……”

说话间,残缺已经快如鬼魅,由左右两侧攻到。

黑髯人霍地伸手再由怀中取出那柄匕首,左刺右劈,将双怪攻势迫住,接下说道: “ ……只要贤昆仲对老夫心无异志,柯星元绝不会亏待你们。”

高手过招,势同流星飞矢,在这说话间,他们已交手七;八招。

黑髯人武功当真诡异难测,手中一柄匕首变幻龙腾鱼跃。天残地缺双怪武功虽高,却无法摆脱黑髯人匕首招招进逼。

梅华君这时由怀中取出短剑,静静观看着他们动手相搏,因为在他们三人快逾电闪雷奔的激斗中,她也无法插手其间。

姚秋寒目睹他们上了手,猛的心头一动,暗道:“我现在不走还待何时,这些人,无论谁胜谁败,对我皆没有好处……”

念头一转,姚秋寒转头向祠堂大殿后门走去。

姚秋寒刚走出几步,红衣人影骤闪,梅华君手横短剑挡住去路,叱声问道:“你要去那里?”

姚秋寒冷冷道:“梅姑娘,请让开路,你在岳宅施惠于我之恩,刚才我巳救了你一命作报答,此刻我没有欠谁的情,如你再咄咄逼人,勿怪在下失礼了。” 

梅华君哼声道:“你这人怎么这般轻易发怒,你知道我挡住你,是干什么的吗?”

姚秋寒一怔道: “姑娘横剑挡路,意慾何为?”

梅华君道:“我是问你要到那里,是不是要回武矶堡。

姚秋寒道:“不错,我需要再去一道武矶堡。”

梅华君道:“我告诉你.你去武矶堡对你没有好处,古兰香已率正派武林高手到达武矶堡,何况岳云凤父亲死了,她会怀疑你是毒害他们的人。”

姚秋寒听了这番话,心头一寒,惊问道:“你……你早知……”

梅华君不容他说下去,蝎然一笑道:“我早知道你的来历,你是个武林动乱中的可怜人。”

姚秋寒闻言感慨万端。不错,自己是个可怜虫,正派人要寻我伏以正法,邪派旁道,却不时作案诬害我,如今梅华君毒害死岳坤玄、童公冶、诸葛算,在同一室中,他们中毒而死,自己仍然独存,岳云凤怎么不会疑心自己。……

想到此处,突听梅华君厉声说道:“你也中了鹤顶红香毒,只要你三日不毒发,我会要到解葯疗治你。本来我想将你罗致到家师手下,但家师生性猜疑,对人皆施以奇毒控制。因此我打消此念。三日后,你服下解葯后,既然武林中不能容许你生存,你便消声匿迹江湖,娶妻养子,过人间天伦生活吧。”

她这番话,说得柔和慈爱至极,语音不徐不缓,娓娓动听,宛如密友知己,互相规劝,听得使姚秋寒豪志散失,血气潜消。

他长长叹息了一声。喃喃自语道:“我应该潜隐大泽山林,韬光养晦。江湖南林中恩怨仇杀,看得真令人厌倦,唉!姚秋寒走吧!武林中绝非你容足之地……” 

正当姚秋寒意志消沉的时候,突然一缕怪啸破空传来,惊醒了姚秋寒涣散萎靡的心神。

他抬头望去,只见院中黑髯人和天残地缺双怪,已经斗到难解难分之处。

残缺双怪,这时一个持拐,一个取出黑色铁爪,两件外门兵器,配合得天衣无缝,抗拒着黑髯人一柄小匕首。

黑髯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奇丑巫婆柳身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挥剑问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