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问情》

第 六 章 南柯一梦百日醒

作者:陈青云

语音再落,一条人影捷若灵猿,由万花丛中,一式“平步青云”跃上了三丈多高楼顶,一翻身落在窗外石栏干的走廊上。

阁楼窗内丽人,突然缓缓转过身来,冷冷说道:“自断琵琶弦线,恩情断绝,你再踏入栏杆一步,翻脸成仇。”

那个楼内丽人转身过来,虽然相距很远,脸容看不真确,但由她倩影看去,好象一脸哀怨,满腔情愁。

似深闺少妇春怨,似多情少女悲愁。

姚秋寒怔了怔,暗自叫道:“她不象那奇丑公主啊……

她的人影声音,好不熟悉,似曾在那里见过……那么栏干走廊上的男人,又是谁呢?……由他们短短的对话里,似是情侣。”

姚秋寒暗自想着,双目一瞬不眨注视着阁楼上那对男女。

那男士本来踏步要进入,闻声停步石廊上,哈哈一声轻笑,道:“香妹,你当真恨我吗?” 

阁楼丽人淡淡语道:“我一生幸福为你所葬送,恨不得啃你骨、喝你血、食你肉,看在咱们夫妻名义上,我可答应你所提的要求,从此息隐江湖武林。如你怨魂缠腿,前来扰我清静,休得恨我寡情绝义。今夜会面,情义一刀两断,以后见面如陌路人一般,你该去了!” 

那男士突然仰天厉声长笑一声,道:“香妹,我对你一番深情,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我等待你到回心转意的时候。”

语罢,蓝衣人身子一弓,飞下阁楼,再冲天射起,身形已杳。那种来无影去无踪绝顶轻功,真是武林绝无仅有。

姚秋寒惊骇不已,暗自叫道:“这人武功,象似已到出神入化之境,单看他一身轻功,就是黑髯人柯星元,也难望其项背……”

正自沉思间,姚秋寒忽感背后悄悄欺来一人,眨眼间,已逼到身后七八尺远近,大惊之下,霍地一个转身,左掌护胸,右手曲指运劲待发。

抬目望去,果然来人已到面前七尺之处,对方象似为自己转身,感到莫大惊愕,立刻停下脚步。

姚秋寒借这个机会,很快的打量着他,登时呆了一呆。

他身着蓝绸长衫,足着粉底逍遥履,三十四五岁左右年纪,面容清癯,一派文弱儒士风度,神态异常潇洒。

只见他这时两道剑眉微皱,隐隐透着杀机。倏地,他低沉冷笑一声,细声平淡说道:“阁下能在数尺之内,发觉逼来之敏感力,内功端的深厚,你随我来,有话跟你谈谈。”

说罢,转身就走。

姚秋寒很快的忖道:“是不是要跟他去了,他好象就是和阁楼中女人谈话的蓝衣人,看他离去,却能神不知鬼不觉蹑转到自己身后七尺,这份功力,已是自己无法比拟……想着,姚秋寒不禁转头向阁楼,倩影消逝,烛火巳灭。

但听前面传来蓝衣人清冷的声音,说道:“男子汉大丈夫,纵然刀山剑林,亦万死不辞而赴,阁下怎么害怕踌躇不前?” 

这句话,激起姚秋寒胸中一片怒火,冷笑一声,抬头望去,只见蓝衣人屹立七八丈外万花丛中。秋菊环绕,丹桂飘香。

姚秋寒冷冷道:“你不必以话相激,你在前带路就是。”

蓝衣人闻言不再答话,举步前走。

姚秋寒虽然感到来者不善,但他今日在这院落中,觉得死气沉沉,就感到无比难受,这时蓝衣人出语相激,他想,这样自己总可以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纵然是强敌,生死一搏,也比存着有那满腔猜疑好受一些。

他尾随蓝衣人之后,出了花园,翻过出庄墙,直向山峰走去。

山风劲疾,飘起两人衣袂。

姚秋寒渐渐感到这情形,是多么诡异、离奇,他为什么老是向前走?

山回路转,水声淙淙,到了一座山峰谷溪边。

“阁下说要跟在下谈淡,为何老是向前走?”

姚秋寒出言喝问着。

蓦然,蓝衣人停下身来,两道霜刃冷电掠扫了姚秋寒一眼,说道:“你是不是中原七剑之中,秦岭一剑翁啸苍之徒——姚秋寒。” 

姚秋寒闻言脸色一变。问道:“阁下是谁?怎么知道我身份来历?”

蓝衣人冷冷一笑,道:“我是谁?没有告诉你的必要。”

姚秋寒心头大怒,道:“你不告诉我姓名,为什么叫我来这里?”

蓝衣人道:“我请你过来谈谈,并没说要告诉你姓名。” 

姚秋寒道:“你有什么话,快说出来。”

蓝衣人目见姚秋寒冷漠、激忿之容,哼声道:“哼!你不高兴是吗?我问你,你跟古兰香认识多久了?”

姚秋寒听到古兰香之名,霍地一惊,道:“你问古兰香?”

原来在这刹那,姚秋寒忆起蓝衣人称呼阁楼中人为:“香妹”,难道阁楼上丽人是新武林盟主古兰香?

这根本不可能,自己乃是被奇丑公主南宫琪美捉去,如何会转落到古兰香手中,那么这蓝衣人又是谁呢? 

蓝衣人目露杀机,冷声重复间道:“你和古兰香认识多久?” 

姚秋寒一呆道:“你问这个干什么?她和我不过是一面之识,我只知其名,跟她没有丝毫交情,这答复你该满意吧?”

姚秋寒听蓝衣人和阁楼女人谈话,隐露一丝哀绵情怨,如果她是古兰香的话,蓝衣人可能是为着嫉妒。

蓝衣人听了话,淡淡道:“既然没有交情,你就赶快离开。” 

姚秋寒道:“你怎么知道我不离开?阁下问话就这么一事吗?”

蓝衣人道:“就这么一件事。”

姚秋寒暗自摇头,叹然忖道:“怪了,自己所遭遇的人与事,就这般怪诞……”就在他错愕之间,蓝衣纵身跃起,人影闪了两闪,纵迹顿杳,这份绝顶轻功,大概是武林中罕见第二人。

姚秋寒要出声叫住他,已来不及了。

他长长叹息一声,仰望着天上闪烁的星辰,缓缓向来路走着。

脑际中充满了重重疑问,越想越是不解。

“古兰香”这个名字,在他脑海中印象极深,虽然自己跟她不过一面之识,但她却是从绝壑死谷救出自己之人。

这一瞬间,姚秋寒眼帘里泛起古兰香的倩影,她很美,美得如瑶池仙女,人间娇娃,不过美中有肃穆华贵摄人气息。 

据说,她是神雕侠纪英奇之妻,但神雕侠却在他们结婚之日,被人暗害了,变成了新娘寡妇。……

姚秋寒对于古兰香的事情,就是知道这一些儿,所以这时虽忖起这件怪事,感到丝毫没有头绪。

正自沉忖间,一缕衣袂飘风声响。

姚秋寒一怔问道:“阁下去而复返,还有事么?”

蓝衣人冷然问道:“你要去哪里?”

姚秋寒看他语音冷漠,脸带煞气,心中有怒,答道:“天涯海角,五湖四海,管我何去何从?”

蓝衣人冷笑道:“你再去勾搭古兰香,我立刻使你丧命此地。” 

姚秋寒听得怔了一怔,怒喝道:“你是犯了什么毛病,满口胡说八道。”

蓝衣人冷冷道:“天下间大概只有你敢对我这般呼喝,你活得不耐烦了。” 

姚秋寒气极反而微微一笑,道:“阁下有本领摄取我性命,我真的不愿意生存人世间。”

篮衣人闻言突然仰首长笑起来。他笑声如同万马奔腾、午夜海啸,震得四谷回音。倏地,他停住了笑声,脸色变得十分阴沉,双眸闪出一道奇光,凝注在姚秋寒脸上。

姚秋寒心头一惊,暗道:“他要下辣手了……”

一念未完,一缕箫音,遥遥飘传过来。

箫声充满一种慈和、婉转之音。

篮衣人听了这缕箫声,脸神骤变。

突然转头一跃,人已到丈余之外,紧接着又是一个飞跃,踪迹顿杳。

他来得怪极,去得更加古怪。

姚秋寒只有自认霉气的暗叹一声,道:“真是活见鬼!”

箫声低沉回旋数声后,倏地敛绝。

星光月影下,缓缓出现一条绝丽倩影。她金步莲摇,婆娑生姿,—直来到姚秋寒面前丈余,方才停下身子。

她手中轻握一只玉箫,黛眉瑶鼻,樱chún凤目,肤色如玉,灿烂闪光,天香国色,姿态万千,她不是古兰香是谁?

不过此时她目凝秋水,流露出无比的感伤,无比的幽怨,望了姚秋寒一眼,幽幽息叹一声,道:“他有没有发掌伤你?”

姚秋寒道:“他是谁?”

古兰香眸凝秋水,叹口气道:“他是南宫琪美的师兄,神雕侠纪英奇。”

姚秋寒听得目瞪口呆,吃惊道:“此话怎么解说?神雕侠纪英奇不是你……?”

姚秋寒倏地住口,要知他对于古兰香跟纪英奇关系,知道得极端有限,虽然在庐山由她口中得知神雕侠纪英奇已故消息,但今日纪英奇又告复活,这事多诡谲……难道这些事,全部是一个骗局?

或者有什么复杂,曲折的内情?

据说已告丧命的,武当掌门云鹤道长,已活着出现,神雕侠纪英奇又生存于人世。这种现象,使姚秋寒感到中原七剑,河汉魔箫古虚飘等之被害,感到莫大怀疑,而能解开这个曲折迷离疑团的人,就是古兰香一人。

古兰香眼看姚秋寒神情变化不定,知他心中有着巨大激动,一声凄凉轻叹,她轻轻语道:“姚少侠,此地不是淡话之所,请回庄院再详叙。”

她转身向山庄走回。姚秋寒遥遥距离身后数丈行着,脑海里如电般掠起很多很多的离奇难题,等会仔细一一问她。

片刻功夫已到底院,山风呼啸,这片山庄跨院,周遭黑压压的没有一丝灯光。

姚秋寒心头一动,突然叫道:“武林盟主,请稍待。”

古兰香问道:“姚少侠有什么事?”

姚秋寒道:“盟主随在下去看一个人。”

姚秋寒说着,转身一跃,迅快走到自己所住那间精室,微风轻拂,古兰香尾随而到,她亮起一根火摺子,点燃了茶几上一支蜡烛。

烛光闪耀,照亮了室中角落,姚秋寒举目望了室内每一个暗影,床上空空荡荡,那个黑衣刺客少女尸体,已不翼而飞。

就是白石砌成的地砖,也没有半点血迹,娆秋寒呆愕地望着室内出神。

但听古兰香问道:“姚少侠要引见何入?”

姚秋寒摇摇头叹道:“我不认识她,她要刺杀在下,反而被人从背后杀害了。” 

古兰香听了这事,脸色微变,很快的绕行室内一圈,娇声说道:“姚少侠随我到前院书房。”

她先举步前行,踱过小桥、花园,来到那阁楼左侧一幢精舍。

古兰香点燃了一盏松油灯,娇声说道:“姚少侠请进。”

姚秋寒满腹狐疑,走进室内,只见里头布设素雅,色彩调和,书房的书架上,整齐地摆满了书籍。

古兰香让姚秋寒落坐后,娇声说道:“姚少侠有什么疑难请发言罢。”

姚秋寒长长吁了口气,道:“在下自从庐山被盟主神雕援助,免去饿葬死谷厄运……一月来,饱历凶险灾难,目睹豪杰相继惨死……每件事,皆没有丝毫头绪,但愿今夜能得盟主解疑,姚秋寒死亦无憾。”

古兰香苦笑道:“刚才我和纪英奇所谈的,你大概已全都知晓,我答应他息隐江湖武林,从现在起我已不是武林盟主,.请姚少侠不要称我为武林盟主。”

姚秋寒怔了一怔道:“删繁从简,在下首先请问古女侠,是不是南宫琪美?” 

古兰香眉际泛起一丝怨愁,说道:“昔日我一时鲁莽掌伤姚少侠,少侠可能还记于心中,唉……”

“这些事,言来话长了,我不知从何说起。南宫琪美是巳故‘孤星会主’,大罗神南宫玉堃的掌上明珠,姚少侠为何怀疑我是南宫琪美?”

她这番话,已经很坦白说出她跟南宫琪美谈不上关系。

姚秋寒道:“但是使我不能了解的是,在下记得被南宫琪美所擒,如何会到这里,这山庄大概不是南宫琪美的吧?”

他对古兰香已存着一丝怀疑,现在问话直截了断,没有半点客气。古兰香似知他的心情,摇头说道:“这所山庄,是我清修之地,你如何到了这山庄,是我向纪英奇承诺不出江湖武林,跟南宫琪美作交换的。”

姚秋寒闻言脑海里有如雷鸣,“嗡”的一声,一切狐疑,顿时迎刃而解,他圆蹬着虎目,呆呆望着古兰香出神。

神色中流露出无比的内疚,感慨。

“古女侠,为什么要救我?”

姚秋寒颤抖声音说着,虎目微微现出泪光。

古兰香平静的说道:“岳云凤需要你,她是一个纯洁无邪的少女,姚少侠是正人君子,以后你要好好对待他。”

姚秋寒啊了一声,道:“岳小姐,她……她在那里?”

古兰香道:“她明日和各派武林高手,会达到此地。”

姚秋寒经过古兰香这番解释,自己如何身置庄院中的疑团,已全部清楚了,这时他对面前的古兰香有着无比的尊敬与感激。

“唉——”

“古女侠,适才在下失礼之言,尚请原谅,姚秋寒二次死里逃生,都蒙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南柯一梦百日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挥剑问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