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问情》

第 九 章 是敌是友待分明

作者:陈青云

这是第四个夜晚时分—-

祭灵塔神案上两支儿臂粗的蜡烛照亮了整个大殿的内外,三角铜鼎之前,摆着两个蒲团,分座姚秋寒和梅华君。

他们双目微闭,状似凝神打坐,其实,其中一个人正运着全副心神,注视祭灵塔四方面动静,就是飞花落叶之声,此刻也难逃灵敏的耳觉。

突然梅华君长长吸了一口气,睁开双眸,咦声说道:“姚哥哥,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叫醒我值斑?”

原来两人是轮流守卫祭灵塔,五更天后,直至隔日夜间子时,是两个人轮流休息跌坐入睡,梅华君睡到落日时分,该是姚秋寒休息时候。

姚秋寒虎目微睁,笑道: “反正没事,让你多休息一会,养足精神,以御强改。”

梅华君温柔地说道:“姚哥哥,你快闭目入睡吧,今夜由我一个人守候就够了。”

姚秋寒摇头道:“夜间塔外西乐道长等在休息,咱们两人绝对不可有所疏忽,现在我到外面巡视一会。……说着,姚秋寒站起来。

“姚哥哥,这三、四日来,你不分昼夜守护,人已消瘦了很多,你还是去睡一会吧!”

姚秋寒道:“我可以抵受得住,你不要担忧,数日夜来没有动静,但我预感到这种平静,象似山雨慾来的前奏,只要我们提起精神应付这几日的难关,以后要睡几日都可以,也能安心甜睡。”

梅华君突然柳眉含怒,说道:“姚哥哥,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玄都观主西玄道长说已派人传书中原九大门派,为何岳云凤等高手还迟迟不来?”

姚秋寒道:“只要岳武林盟主接到传书,他们会很快赶来的,路程遥远,大概要耽搁几日。”

梅华君道:“我担心送信的人出了意外。”

姚秋寒摇头道:“西玄道长是在你运棺木前来玄都观之夜,就发现了棺木中的皇甫神医,即时派出大弟子金印道人报信,当时杨妃姬等还没有发现仙谷神医被劫,我想送信的金印道人,大概不会发生意外。”

梅华君道:“我恐怕玄都道观中出了姦细,当他们发现仙谷神医时,立刻将金印道人杀了,或者西玄观主说前三日清晨,中原武林九大门派就可赶到,显然岳云风等就在左近,怎么过了三日夜还没赶到呢?”

姚秋寒听到“姦细”二字,心头一震,问道:“你认为有姦细吗?”

梅华君道:“可能有。”

姚秋寒:“是谁?”

梅华君道:“我觉得西乐道长行动有些古怪。”

姚秋寒吃惊道:“怎么会?西乐道长是武当派的长老,又是西玄的师弟。”

梅华君道:“江湖中人阴险诡诈,使人防不胜防,虽然我不敢肯定,但咱们需要加以防范。我想,咱们两人之中,需要一个人前去送信,免得再呆在此地,等到敌人接得音汛,进犯玄都道观,那时就太迟了。”

姚秋寒沉吟片刻,道:“过了今夜再看看,玄都观主西玄道长,身中白发魔女一记冰禅掌,需要运功疗治三四日,谅明晨他可恢复功力,这样便可接替咱们任何一人。

梅华君点头道:“好吧?那就再等待一夜。”

“姚哥哥,你几夜没有睡眠,不宜走动消耗精力,外面巡视让我去吧。”

姚秋寒摇手,道:“祭灵塔内,较外面重要,你精神饱满,该守卫塔内。”

梅华君似要再争持,只见姚秋寒独自定出了塔门。……

蓦在此时——

远处飘过来一阵低沉的箫声,划破了寂夜,姚秋寒霍然一惊,脱口说道:“箫声!”

只听那箫声若断若续,随着夜风飘来。

“是古兰香女侠!”

姚秋寒心中泛起了一阵喜悦之色,古兰香善于品箫,姚秋寒已经数次闻听过她的萧声。

“姚哥哥,你可以确定箫声是古兰香女侠吹的吗?”

梅华君紧紧皱着柳眉问着。

姚秋寒点头道:“天下武林中,再难找出第二个人,能够吹出这样好的箫音了。”

这时,那高拔的箫声,重又低沉了下来,隐隐可闻。

姚秋寒急道:“梅妹,你守住塔内,我过去接古女侠来。”

梅华君叫道:“且慢!”

姚秋寒道:“梅妹有什么事?”

梅华君道:“天下间不乏善于品萧的人,这缕箫音,吹得很好,音律觉极端凄凉,古女侠为何吹出这样凄凉的箫音?而且古女侠是接到音讯赶来,她为什么又要吹出萧声?”

姚秋寒心头一震,道:“不然梅妹认为吹箫的人是谁?”

梅华君道:“寒夜品箫,吹尽人间凄凉惨事,吹箫之人定是一位断肠人,但也是一个凶神恶煞之流,姚哥哥还是不要为箫声所感,中了敌人调虎离山之计。”

姚秋寒道:“如果吹箫之人是古兰香女侠,咱们岂不错过了好机会?”

梅华君道:“我猜想今夜吹箭之人绝对不是她。”

姚秋寒道:“古女侠特有的萧声,我已亲耳听过数次,可以辨别出来。”

构华君道:“箫声停止,接着而来的即是凶神恶煞……”

一句话尚未说完,死寂的夜里响起一声凄厉刺耳惨叫!

姚秋寒心头一霞,问道:“是杨妃姬来了吗?”

梅华君道:“不会是她,而是南宫琪美的人。”

话音甫落,祭灵塔广阔的北方庭院入口,急速奔来一条人影。

姚秋寒急道:“梅妹,你守在这里,敌人来了!”

说话声中,姚秋寒掠身一跃,飞出塔门,站立塔门前三丈外石阶上,沉声喝问遭:“是谁?”

;这时候那条人影,已经很快奔过广场庭院,蒙蒙夜影下,只见是位浑身血迹的道人,他气喘吁吁,颤声答道:“是我,姚少侠……”

葛地,他脚步一阵踉跄,伏身摔倒地上。

姚秋寒此刻已听出是金霞道人的声音,道:“金霞道长,有什么事?”说着,双肩微晃,捷似风飘,直欺了过去。

稀微的星光下,只见金霞道人胸前刺着一柄匕首,鲜血泉涌,脸色苍白,气若游丝,道:“姚少侠,我师父……遭人突袭,命在垂危……”

姚秋寒急问道:“敌人是什么人,令师在那里?”

金霞道人胸口间匕首伤及要害,他抬起头,叽肉搐了两下,嘴皮掀动,孱声说道:“师父说,金印兄遇了意外……”

就只说了这句话,金霞口中狂喷出一股血箭,浑身一阵*挛颤抖,眼珠上翻,气绝而亡。

姚秋寒听得金霞答非所问这几句话,心中之惊骇,非同小可,果然如同梅华君所料,金印道人没能传言给岳云凤。

就在这时候,殿宇屋脊上人影晃动,西乐道人带着八位道童,手持长剑,气急赶来。

“姚少侠发生了何事?”

西乐道长一马当先奔到,出声问着,当他一跟望见金霞道人尸体,很快俯身扶了起来,叫道:“师侄……”

“老道长,他已经去逝了。”姚秋寒黯然说着,“霍”

地想起金霞道人说西玄观主遭强敌侵袭……忙道:“老道长快带三清八童跟我到静禅殿,接援西玄观主。”

说着,姚秋寒准备前去,突听塔门口的梅华君况道:“西乐道长和三清八道童,足够抵御强玫,姚哥哥快回来守卫祭灵塔,敌人可能即时赶至。”

姚秋寒闻言悚然一惊,暗道:“敌人已现观中,他们所要的就是皇甫珠玑,怎可松懈这边防卫力量?……”

想罢,转首向西乐道长说道:“道长跟三清八童留守祭灵塔,我去看看观主……”

语音未完,人已急如陨星流矢,飞射出七八丈外。但听梅华君高声叫道:“姚哥哥,那是陷阱……”

姚秋寒虽然耳闻梅华君的声音,却不知她说的什么,因他这时已转过一层院落,直向静禅殿奔去。

玄都观殿宇高阁,栉比鳞次,树木环绕,豪气磅礴,姚秋寒若奔马,瞬间已到静禅殿。

殿前庭院静寂如死,姚秋寒一式“雁落平沙”,掠落地面,只见殿内漆黑不见灯火,心头一惊,忖道:“西玄观主难道已经遭遇不测……”正在他犹豫不决,踌躇不前的时候,殿口突然跌出一条人影。

姚秋寒冷声喝道:“是什么人?”

喝声未止,右掌已抬起,蓄势待发。

跌出的人影,摇摇晃晃走了两步,呻吟问道:“是不是姚少侠?”

姚秋寒目光锐利,认出是西玄现主,蓦将凝集右臂真气撤去,就当他真力松散的刹那——

一条巨鹤似的人影,带着一缕啸声,快若电光石火由殿顶泻下,另一道白光,却直取西玄胸口。

“避”字刚落,一声惨厉叫声,接替了他下面语音。

西玄现主胸口中了一柄白光闪闪匕首,直没至把柄,鲜血如泉喷射,人已摔倒地上。

那由六七丈高泻下的人影,却直击姚秋寒,手中一支一黑发亮铁箫,幻起一片乌光,点取“咽喉”,“气坎”要害。 

姚秋寒功力奇高,来人招式虽然狠辣、凌厉,却无法如愿伤他,被姚秋寒很快的闪避了开去。可是转首望去,西玄观主倒卧血泊之中,突袭自己的人,也恍如鬼魅幽灵般轻轻落在数丈开外。

姚秋寒无暇去看来人,疾速扑到西玄观主身旁,只见西玄道长抬起头来,拼出最后力气,说道:“……西乐……通……通……通敌……”

单这四个字,却用尽了他只剩下的一点精元真气,姚秋寒听到这句话,如雷贯顶,他转身一掠,跃出三、四丈,再一提气,凌空腾起,要飞上屋宇。

猛地,屋宇上闪起二道精光耀眼的剑芒,迎面向自己射来,后面再度想起那缕急锐的箫声。

姚秋寒无法再扑上屋宇离去,只见他三面受敌,心不慌意不乱,双臂猛地一振,双足运力的一蹬,整个身体如云龙翻腾,斜斜飞出一丈五六尺。

他的轻功,还没练到那种在空中邀游境界,真气散懈后,立刻落在地面。

双脚刚刚着地,抬眼一扫,三个恐怖的红衣人,已经分站三角包围住他,二个持剑,一个举箫。

姚秋寒看清了三个面目,惊呼道:“还魂人!”

突然一阵清越朗笑传来,接道:“不错,他们是还魂人。”

语音未落,殿前庭院树荫下缓缓走出一个风度潇洒,剑眉朗目,腰悬一柄短剑的中年儒生。

姚秋寒认出这蓝衣人,就是数日前在山庄跟古兰香会面的人,据说他便是名震天下的神雕侠纪英奇。

蓝衣儒土步履轻缓悠闲地走到丈开外,方才停下身子,手指西南角一个白发苍苍,面若死灰的举箫的红衣老人,说道:“这位是还魂人,是下间武功最具绝高的,河汉魔箫古虚飘,你能够躲开他三次袭击,武学造诣,的确不凡。”

姚秋寒听了他介绍,脸色骤变,河汉魔箫古虚飘,确是武林间绝无仅有高手,另外二个持剑老人,是他所熟悉的中原七剑的崆峒峒子和点苍派的武田野。

这三个还魂人,只要是任何一个,就足够自己应付,他听到西玄观主临死说:“西乐通敌。”心急如焚,可是眼前强敌环伺于此,反而使他镇静下来,心想:“西乐背叛,梅华君早已料到,他带着三清八位道童,不一定就能很快冲进祭灵塔,目前我若冲出众围,引了这几个空前绝后的武林高手到祭灵塔,反而不妙。……”

于是,姚秋寒冷静下来,轻笑道:“阁下敢是神雕侠纪英奇?”

蓝衣儒生眉头轻皱,冷冷说道:“她竟然向你吐说出我的身份来历……”

他所说的她,当然是指古兰香而言,突然看见纪英奇脸色一沉,眉现杀机,喝道:“姚秋寒,你和我娇妻交情到了什么程度?”

这声叱喝,问得姚秋寒目瞪口呆,久久才道:“纪大侠,你说什么?”

神雕侠纪英奇阴森森的说道:“我问你跟古兰香交情到了什么程度,今夜你不坦白相告,我要你尝到人世间残酷刑罚。”

姚秋寒突然仰首发出一阵厉声长笑,音震九霄,悲壮刺耳,恍似衡阳鹤唳。笑罢,方才冷涩说道:“纪英奇,你既然深爱古兰香女侠,为什么你残害了她父亲,背弃了她,助纣为虐,茶毒武林?”

神雕侠纪英奇,听到姚秋寒的指责,脸上肌肉抽搐颤动,神色变得非常难看。半晌之后,才冷冷道:“这些话,也是她告诉你的吗?”

姚秋寒怒道:“你不要老怀疑好人,古兰香女侠为人庄淑坚贞,她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只是你辜负了她,害了她一生幸福……”

“住口!”神雕侠纪英奇厉声叱喝着,然后冷冷一笑接着道:“你知道些什么?我若真是背弃武林,你还能活在人间吗?姓姚的,今夜我虔诚的削心相告,古兰香是我娇妻,对她至死深爱不渝,但我生性善嫉,绝不容许任何男子亲近她,勾引她。现在我指示你一条逃生之路.赶紧离开玄都道观。”

姚秋寒对神雕侠纪英奇的认识本来来就非常的陌生,由古兰香口中得知一鳞半爪。他是南宫琪美的师兄,已故西会会主大罗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是敌是友待分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挥剑问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