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儒传》

楔子

作者:陈青云

秋风萧瑟,寒气侵人!

一抹残阳,斜照在黄尘满目的官道上,显得那么无力、凄凉。枯黄的草原连接

着远林,远林连接着天边。在草原与远林之间,隐约露出一个庄堡的轮廓。

两骑扬着滚滚黄尘,从官道的另一端,飞驰而来。”

一声吆喝,夹着唏烯聿聿的马嘶,马儿刹住了,这时可以看清马上是两名武师

模样的人,年纪约在四十之间。

其中一个紫棠脸的朝道旁草丛一指,道:“老方,你看那是什么东西?”

另一个白净面皮的应道:“管它是什么,赶路吧!”

“瞧瞧看!”

“老王,你总是爱管闲事……”

姓方的口里说着,人已下了马背,把僵绳交在那姓王的手里,纵身弹了过去,

低头一看,立即折回。

姓王的道:“怎样?”

姓方的朝地上吐了一泡口水,道:“晦气,是具尸体!”

“死人?”

“难道还会是活的……”

“什么样的人?”

“一个十多岁的小子,裹在草席里。”

“八成是被人抛弃的……”

“也许是路倒。”

姓王的下了马,道:“我来看看!”

姓方的接过马缰道:“省了吧!”

姓王的走了过去,只见一张破草席,裹着一个人,仅露出头出,当下皱了皱眉

头,用脚踢开草席,“呀!他不由自主地惊呼了一声,这尸体遍身血污,一看便知

是生前遭了毒打,绽开的肉还渗着血水,想来被抛的时间还不长。

死者年约十六七,一付俊相,只是十分憔悴。“嗯……”死者手脚抽动了数下,

张开失神的眼,随即又闭上。姓王的回头大声道:“老方,还没断气!”

姓方的牵着马走了过来,道:“还没死?”

“还有气,刚才还哼出声来!”

我看也差不多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慢着!”

“怎样!”

“做好事到别处去”

“什么意思?”

“老王,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啊,这……,

姓王的面上变了色。

“这小子十有八九是‘望月堡’抛出来的,你惹不起吧?”

姓王的抬头遥遥一望那草原尽处的庄堡,变颜失色地道:“我们走!”

两人如逢鬼魅似的,匆匆上马奔去。

夕阳的颜色,变成了血红,西风更紧了。

草席里的少年,费力地撑开眼皮,似乎他还不愿死,对这世界还有几分留恋,

干裂的口chún,连连翕动,终于吐出了细如蚊蚋的声音:“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啊!”

但,此刻,谁听到他绝望的呼喊?死神已紧紧抓住了他,他只剩下微微一息,

夕阳落下了。还有余晖,而他,死得像草丛中的一条虫。

“水……水……”

微弱的声音,连他自己也听不到,眼皮重新合上。

夕阳吐出了最后一丝光晕,剩下了天边一抹残红,草原笼起了瞑气。远远,传

来了凄厉的狼嚎。

野狼,将是他唯一的收尸者。

他又一次呼喊出对命运的抗争:“我……不要死啊!”

然而,他觉得身上开始发寒,头脑逐渐昏乱,意志也呈涣散,他知道,时间快

到了,人生最终的一刻已将来临,小小年纪,便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除了心脏,躯体倒没什么痛苦、虽是寸骨寸伤,但全麻木了。

明天日出,此地会剩下几根骨头,也许连骨头也不剩,饿狼把他彻底地安葬。

迷朦中,他感觉有东西移近,他用力把僵化了的眼皮睁开了细细的一条缝,他

看到两星绿色的灯火,接着,又半加了一对。

即将完全丧失的意识,尚能辨出收尸者业已在身边等候,一种与生俱来的求生

的本能,产生了力量,他清醒了许多,然而这只有使他更痛苦,面对死亡的痛苦。

一声夺人心魄的闷嚎,一个庞然巨物,摸上身来。

“完了,一切就此结束了!”

他紧紧合上眼。

两声惨嚎,似要撕裂夜空,接着是重物坠地的声音。耳畔,响起一个苍劲的声

音:“唉!可怜,是谁作的孽?”

是人声,我没死!这意念又产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他再次睁开了眼,但

看不清楚,视觉中只是一个黑影。苍劲的声音再起:“小子,你还能说话么?”

他努力振动嘴chún,但发不出声音。

他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大叫:“救救我,救救我,不要离我而去,我要活下去……”

他感觉有一双温热的手,在他身上抚摸点按,指触之处,舒泰无比,逐渐僵冷

的身躯又慢慢恢复了温暖,元气也渐告复生。

他闭紧眼睛,任由对方施为。

钓莫一盏茶工夫,对方住了手。“小子,试着说话?”

他睁开眼,在微弱的天光下,隐约看出对方是个花甲左右的老者,须发不分,

变成了一个毛茸茸的怪头,最显目的是,那双精光灼灼的眸子。

“老丈,您……救了我的命……”

“救得了救不了目前还不知道。”

“是……但小的总算没有……被野狼吞食!”

“一步之差,你小子便没命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叫丁浩!”

“那里人?”

“这……小的说不上来,小的……寄人篱下……”

“你吐语不俗,念过书?”

“是的!”

怎会变成这等模样?”

“唉,老丈……一言难尽,小的生来就不曾被当作人看待……”

“你……是附近人还是……”

“是‘望月堡’中的小厮。”

老者怵声道:“你是‘阎王堡’中人?”

“是的!”

“也许不该救你……”

“老丈是怕……”

“怕个鬼,‘阎王堡’中没有半个好人。”

丁浩幽幽地道:“是的,老丈说得对,否则就不曾被人暗中称作‘阎王堡’了!”

“你算是阎王座下的小鬼……”

“老大,小的还没资格当小鬼,只是众小鬼之下的可怜鬼罢了!”

“哈哈,有意思!”

“请问老丈的称呼?”

“这不必告诉你了!”

丁浩轻轻叹了口气,以手撑地,居然能坐了起来,但由于知觉回复,身上的伤,

又开始割肤刺骨的剧痛,但他咬牙忍住了,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面色变成了青

紫,憔悴不堪的面容,因痛楚而抽扭得变了形。

“小子,很痛吧?”

“是的!”

“你很能熬!”

丁浩凄苦地道:“小的自幼熬惯了!”

“现在老夫给你贴止痛葯,你自己上路吧!”

“老丈可肯带小的……”

“老夫对‘阎王堡’的人,恨如切骨,你不必多讲了!”

丁浩咬牙闭上了口,他没有再求,他自幼养成了死不讨饶的倔强个性,可以说

他是在狼群中长大的,没有被折磨死,是命大。

老人自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送与丁浩。道:“内服一半,其余的撒在伤口!”

丁浩双手接过道:“小的再次请问老丈名号?”

老人一瞪眼道:“你小子有点缠人……!”

“小的不能不记住救命恩人!”

“你要报恩?”

“那是理所当然,焉有受恩不报之理……”

“哈哈哈哈,是句人话。不过老夫不稀罕。”

说完,弹身而逝,没多说半句话。

丁浩只有付之一声苦笑,随即拔开瓶塞,往手心一倒,是一种白色葯末,嗅了

嗅,什么味也没有,当下遵老人之嘱,倒了一半在口里,其余的,慢慢撒在伤处,

但他是遍体鳞伤。几乎没有一寸好肉,只敷了前身手眼所及之处,便告辞了。

但这葯末十分神效,只片刻工夫,痛楚已消失了十之八九。

老人救了自己,却不留名而离去,这的确是件憾事。

远处,又传来了狼嚎之声,丁浩机伶伶打了一个寒颤,想起刚才险遭狼吻的一

幕。若非那位老人相救。此刻早已骨肉无存,如果再有狼来,怎会再跑出一个老人,

还有如被“望月堡”中人发现自己没死,便准活不了。

“走!远远地离开!”

他立即下了决心,用力挣起身躯,但才起得一半,又跌坐了下来,不由怆然一

声长叹:“难道自己真的命数已尽?”

他想起他娘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孩子,这是命啊!”难道世间真的有所

谓“命运”主宰着人的一切吗?

他不相信,但摆在眼前的事实,两母子的确是命途乖哉,似乎世间所有的不幸,

都全加在两母子的身上。

想起娘,他的心被撕裂了,在滴血!

他不能忘记娘吊颈而死的惨状,在别人眼中,她死得像一条狗。

“那小娘们死了,真可惜!”这是别人仅有的一句对死者的另词。

他记得母子俩投奔“望月堡”时,自己才五岁,起初是被当作上宾的,到后来

落到了下人的地位,十二年来,他不知娘到底流了多少泪水。

为什么会寄居“望月堡”?

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

他不甚了了,甚至连身世也不知道;他怕她伤心,他问过几次之后不敢再问。

十天前的一幕,又现心头——

记得那天晚上,干完了活,到娘的房中,只见娘穿戴得整整齐齐地坐在床沿

(两眼红肿得像胡桃,他直觉地感到情形有些不对。

“娘,什么事啊?”

“孩子,不要问!”没有一滴泪,像是已流尽了,只是干咽。

“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孩子,这是命,命运啊!”“娘……”

“孩子,你长大了,可以自立了,你早早离开这地方……

“娘,孩儿若不为了您,早离开了。”

“唉!孩子,你投错了胎……”

“娘怎说这句话?”

“让娘多看看你!”

“娘”

“孩子,娘对不起你爹,也对不起你……”

“到底爹是谁?”

“别问了,你将来去找一个叫‘竹林客’的人,便什么都明白了。”“可是娘……”

“你最好是永远不知道,否则你活不了,当年来这里时,我有个很大的指望,

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命定是如此。”

“娘……”

“你去睡,千万牢记,离开这里,去找‘竹林客’……”

第二天早晨,娘已高悬在梁上,世上唯一的亲人,就这么去了。

……

昨天,为了顶撞了总管几句,就被毒打至死,用草席卷了抛在荒野喂狼。

“我不能死!”

他再次提出对命运的反抗,忍住痛楚,咬住牙关,双手撑地,这一次,挣起身

来了,颠簸着艰难地挪动脚步,缓慢地向官道捱。

幸运地,找到了一根被人丢弃在道旁的棍子,支撑着向前蠕动。

官道的影子,在星光下像一条僵直了的怪虫。

四周,是无边的星语。

他喃喃自语着:“娘,孩儿听您的话离开了,但有一天要回来的,一定要回来!”

到了天亮,不过捱出了三四十里地,人已精疲力竭,一看自己浑身血迹,一套

衫裤,零披碎褂,已不成其为衣服如被人见了,岂非惊世骇俗?

心念之间,目光焦灼地四下游扫,发现不远的林中,露出一段灰色墙垣,心想,

那不是住家便是庙宇,且去求人给个方便。

当下鼓起残力,朝那片茂林蹒跚地行去。

好不容易到了地点,只见一间破落的大庙,呈现眼前;不由精神一振,出家人

慈悲为怀,总比求一般人好些。

到了庙前不见有人影,那斑剥的泥金匣额,写的是“葯王庙”,有无香火,便

不得而知了。

他坐在台阶上喘息了一阵,养了点气力,才又起身入庙。

身上的伤势,因得那位无名老人的灵葯内服外用,已不怎样疼痛,只是人极度

的乏力,孱弱得像初学行路的幼儿。

他没练过武,只是个普通少年,体质自不能与练过武的同日而语,但由于寄身

“望月堡”对江湖门道,倒是知道得不少。

,看寺里的情况,不似没有人性的荒庙,香火冷落,倒是预料中事,穿越过殿,

是一个久未整修的院落,迎面,便是正殿了。

一眼望去,正殿中香火焚然,这说明是有人了,心头又是一喜。

“什么人?”

侧厢传出了喝问之声。丁诺振起精神应道:“小的是落难人!”

“要饭你找错了门儿!”

“小的不是乞儿!”

一道人影,出现侧厢的阶沿,是一个五十上下的黑衣老者,绕腮胡,独眼,不

像道士,更不是和尚,看上去有些凶神恶煞,丁浩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楔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儒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