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儒传》

第十章、重见天日

作者:陈青云

“全知子”略为镇定了一下,道:“老夫是忽然想起了传说中的‘太乙金剑’,

作用正是这样,必须要以本身真元催动,才能显其威力!”

丁浩道:“啊!原来如此,‘太乙真人’所铸的神兵,仅止于传说而已,谁也

没见过,但从这神匕的效验看来,那传说可能不假。”

“前辈穴道被制两日,请先用些食物,再商脱困之计……

“你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定力,稳如泰山,静若止水,老夫折服!”

丁浩淡淡一笑道:“着急也没用啊!”

“全知子”进入别室,一会工夫,又走了出来,默默坐地。

丁浩沉静地道:“现在我们来商量脱困之法!”

“全知子”苦着脸道:“墓道之外,这几天内必有人看守,所以打通被埋封的

墓道是不可能的事,我们是在数丈深的地底,必须另寻出路,最可虑的是通气孔已

被堵死,窒室裹的空气,最多能维持两人十二个时辰的活命,过了时辰,不须别人

动手,也将窒息而死!”

丁浩内心一沉,但仍镇静地道:“总有办法可想的!”

“只有打洞,但希望渺茫,穴深加上墓顶的积土,怕不有五丈以上,就算能攒

穴,如果倒坍呢?岂不被活埋……”

“这墓室是正中么?”

“应该是!”

“墓头拱顶有多大范围?”

“这倒没量过,但凭记忆判断,方圆一周,当在二十丈以上。”

“墓室距地面呢?”

“可能是三丈!”

“除掉墓室空间的高度,那就只丈余了?”

“不错,但这古墓外壳与根基,全用巨石砌成,一块落磐,便足制人死命!”

“晚辈的意思是靠边上掘两丈,然后横里突出,合前辈与晚辈二人之力,两个

时辰便可打通此处……”

“老夫是担心落磐,因为这是向上掘,掘下的沙土,必然是当头盖下,掘上一

段之后,如何托足呢?”

丁浩目光四下一扫之后,道:“把墓石的棺材与几墩之类,叠架起来……”

“这也是个办法,不过这一来须加大掘孔,孔加大,上石更易崩坍,之中,如

果不幸受伤,后果便不堪想像了!”

“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容老夫再想想……”

死寂的空间,浮漾着绝望的气氛,如果不能脱困,便永远被埋葬,数丈之隔,

分开了人间与幽冥,生与死只有这么一段实在的距离。

丁浩心想:柯一尧定能猜出自己的行踪,只要自己一夜不归,他会出来寻找,

在发现古墓被炸坍时,原因不难想像,他定必设法挖掘,自己谙“龟息大法”,呆

上几天毫无问题,只是“全知子”却难望活命。

还有,自己如进入“龟息”,“全知子”在将窒息之时,必有疯狂的挣扎行为,

怕只怕两败俱毁。

挖掘必须用力,墓室内的残气必加速减少,如掘到中途,呼吸不济,还是死路

一条,岂不更加危殆?

“全知子”算是拔尖的机智人物,此刻竟也感到技穷。

久久,“全知子”站起身来道:“舍挖掘之途,别无良策了,我们试着斜掘,

作螺旋形向上可减少土石崩落的危机,如何?”

丁浩一颔首道:“好,这是个办法!”

“现在先借重‘雷公匕’,在左首墓壁的最上方开孔!”

丁浩无言地点了点头,运功使神匕变白,然后在石壁上交错切孔,作为攀援借

力之用,神匕着壁,石硝纷飞,如切腐物。

人随着切孔上升,到了顶端,便用力朝横里挖切,盏茶工夫,切了个四尺见方

的洞口,看看砌石,竟厚达三尺,实在令人咋舌。

石孔之外,便是积土。

“全知子”取了插在墓室中的一支短戟,递与丁浩,作为挖掘工具。

掘出的土块,逐渐积高,人的立脚处也随之上升。

丁浩掘了八九尺,换由“全知子”挖掘。

一个时辰之后,挖上了丈余高下,估计已将与地面平行,但是因为所掘孔道是

旋着向上的,所以全长已在三丈以上。

此刻,又换由丁浩挖掘,“全知子”在推堵塞洞径的积土。

突地,一声“轰!”然巨响,士石崩坍丁浩被迫回洞口,“全知子”被埋在下

面,丁浩心胆俱寒,挣扎着脱出身来,然后以双手拨开土石,把“全知子”拖回墓

室中,辛苦掘出的孔道,又被堵塞了。

“前辈伤着了没有?”

“皮肉之伤,不打紧!”

两人坐在积土上,相顾黯然。

稀薄的空气,使人有重压的感觉。

“全知子”苦苦一笑道:“丁少侠,为了救老夫,你遭这无妄之灾,老夫将永

远遗憾……”

丁浩沉声道:“别气苦,还未绝望!”

“也差不多了!”

丁浩鼓起余勇,道:“前辈你歇着,晚辈再来!”

积土扒尽,墓室已被掩了一半,掘的孔穴,变成了一个直洞,约莫两丈余高下,

顶端现出了拱形的石砌,如果这些巨石坍下,势非被砸成肉饼不可。

丁浩仰望石顶,心惊胆寒,此刻,只要一震动,顶上的巨石必然坍落,所开的

穴孔,势必被封死,那便休想超生了。

“全知子”喘息了一阵,起身伸头向内探视,沮丧地道:“这便怎么办?”

丁浩不由也感到束手,颓然道:“此刻连碰都不能碰了,否则墓顶非坍陷不可……”

呼吸开始感觉困难,胸部如被巨石所压。

“全知子”怆然道:“我们至多还可支持一个时辰?”

丁浩涵养再深也沉不住气了,他可以“龟息”待援,仍有一线生望,“全知子”

可就难望活了,死者因一瞑不视,生者却将终生痛苦。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消逝,呼吸愈来愈困难。

丁浩功力深厚,还可勉强支持,“全知子”却已面露痛苦之色。

死亡的威胁加重,绝望的气氛更浓。

“全知子”老脸起了*挛,痛苦地道:“老夫死了是应该,强当没脱困,但你……

在江湖中如初升旭日,何辜?”

丁浩凄凉地一笑道:“算是命定吧!”

“老夫……有发狂的感觉……

“前辈镇定些,总有生路的!”

丁浩口里如此说,心里已惶然无主,如果“全知子”真的发了狂,将如何应付?

这种结局,是做梦也估不到的。

他连对“望月堡”的恨都兴不起来了。

一个意念浮上丁浩的脑海,他不由忘形地脱口叫道:“我不能死!”

“全知子”有气无力地道:“是的,你不能死……你是不能死!”

丁浩开始不安了,心思有些狂乱、家仇、师恨,还有“黑儒”的名头。自己如

不幸死在墓穴中,将有多少人含恨九泉!而难以瞑目的是让那些凶手、屠夫、姦徒、

败类、逍遥世间,继续作恶。

死里求生!

这意念愈来愈强烈,他毅然站起身来,斜探半身在墓室壁间所开的穴孔中仰首

向上窥视,心念在急剧地转动……

沉思了片刻,他断然入穴,远足真气,拔升丈许,右手持匕,左手五指插入穴

壁,定住身形这一着相当冒险,如上面再崩落,只有被活埋一途。

右手神匕,笔直插入,想探探墓石砌的厚薄。

这一插之下,发觉十分松软,索性连手臂上齐插入,匕首加上臂长,已有三四

尺光景,竟未遇阻,心中十分奇怪,墓壁积土,仍有如是之厚么?

“全知子”从下面探出头来道:“此举太冒险了!”

丁浩一哂道:“必须死里求生!”

“情况如何?”

“深不到石壁,尽是积土!”

“从横里试掘看?”

“前辈闪开!”

说着,抽出手来,开始向里挖掘。

为了怕崩塌,个敢把扎穴掘得太大,只两尺光景,刚容一人探身。

四尺、五尺,人已整个伏入孔中,他再次用匕戳探,伸到半臂之时,感觉前面

空不着力,不由喜出望外,抽手之间、一股冷风随着送入,小隙中已见天光,这一

丝天光,代表着重生的讯号。

此刻,内心的欢欣,简直无法形容。

隙孔愈来愈大,冷凉的空气吸入鼻中、感到前所未有的舒适。

疏落的星宿,映入眼帘,终于重出生天了。

他蛇行着钻出穴外,深深舒了一口气。这几个被埋的时辰,像是已有数年那么

长,的确是再世为人了。

目光扫处,不禁又是一阵惊喜,这开孔的地方,恰好是古墓破损的地方,厚重

的墓石滚在一边,所以里面只余积土,否则恐无法破壁而出。

看寥落晨星,已是黎明时分。

绕过墓缘,只见前面原来的进口处,坍陷了一个大坑,坑中堆满了大小石块,

看来是对方故意堆置,以防被埋的人破土而出。

巡了一周,却未发现守望的人,看来对方认为万无一失,放心撤退了。

丁浩再探身入穴,发话道:“前辈听见我的话么?”

“有,怎样?”

“掘通了!”

“啊!”

“前辈能上来么?”

“可以!”

“好,来吧!”

丁浩缩身退出,不久,“全知子”也钻了出来。

“啊!十年了,总算又见到了天光!”

这句话,包含了多少辛酸,苦痛,若非身历其境的人,是难以体味的。

丁浩搬了块巨石,堵塞了那洞口,再拔些野草掩盖,然后道:“前辈,我们走!”

“现在要到那里?”

“五福老店,我包了一个跨院……”说到这里,忽然看到“全知子”身上整齐

的衣着,不由惊奇地道:“噫!前辈还保留了这套衣服准备脱困时穿用?”

“那里,这是老偷儿送的!”

“啊!老哥哥真周到!”

“什么,你叫老偷儿做老哥哥?”

“是的,他高兴如此!”

“不如,我们也改了称呼吧!”

“这……怎么可以?”

“不能厚彼薄此,我们认识比老偷儿早。”

“从命!”

“这才像话!”

晓色迷蒙中,两人抄捷径入城,回到“五福老店”,天色已然大亮,进入店中,

柯一尧迎上来,激动地道:“谢天谢地,你回来了!”

丁浩一听话音,知道必有事故,忙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走后不久,有人来抄店,听对方话意,你已中了诡计.我一夜不曾合眼,

正准备设法探你下落!”

“老哥没被抄走?”

这是意料中事,早有防备,这似是……”

丁浩为二人引介了,然后三人进入屋中,落座之后,柯一尧迫不及待地道:

“老弟遭遇了什么?”

“差一点便分隔阴阳!”

“这怎么说?”

丁浩把古墓遭暗算的经过说了一遍,柯一尧为之面目失色。丁浩到现在回想起

来,才感觉这一幕出死入生的经过,的确够惊险。

“两位老哥,我们该休息了!”

三人各据一房,放心歇憩,丁浩与“全知子”脱困,无人知晓,估计对方决不

会再来干扰。

这一觉直睡到近午时分,才起床漱洗。

柯一尧早已叫了酒菜,但只摆了一付杯筷。

丁浩笑问道:“管家,我们三个人呢?”

何一尧神秘地一笑,自别房中取来两付杯筷,与一大包现成的熟食,道:“店

中人都是对方耳目,这样可以瞒骗一时。”

丁浩抚掌道:“老管家想得周到!”

三人据座而饮,“全知子”感慨地道:“我是十年不知酒肉e味了!”

丁浩一哂道:“多用些!”

酒至半酣,“全知子”正色道:“丁老弟可有什么差遣?”

丁浩欠身道:“老哥哥言重了,岂敢当差遣二字,折煞小弟了!”

“如非小老弟仗义,老哥我此生恐无法见天日了,不议知息报德,彼此效力吧!”

“目前小弟要及谋找到三个人!”

“那三个?”

“一个是‘云龙三现赵元生’,另两个是‘长白一袅’与‘江湖恶客胡非’……”

“啊!都不是无名之辈,不过,十年沧桑,我对江湖已十分隔膜,必须要假以

时日重起炉灶的!”

“据说……‘云龙三现’可能藏匿在‘望月堡’中……”

“全知子”沉思了一阵,道;“据我从前所知,‘云龙三现’是‘隐名老人’

之徒……”

“隐名老人?”

“不错,此老是上辈成名人物,功力极高,但一生都过着隐居生活,极少现身

江湖,所以知者不多,此老一共收有两名传人,一个是‘云龙三现,出江湖行道,

另一个随师隐居,姓名却不详!”

“哦!,老哥哥真不愧‘全知子’之称,这‘隐名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重见天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儒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