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儒传》

第十二章、解怨释嫌

作者:陈青云

“全知子”打拱作揖道:“嫂子,都老了,看开些吧!”

“灵鸳姥姥”厉声道:“你别多嘴!”

“树摇风”的脸色难看极了,既狼狈,又尴尬。

丁浩低声道:“是老嫂子么?”

“树摇风”点了点头,猛搔头皮。

骆宁起身站在一边,直搓双手,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

“灵鹫姥姥”在地上一顿拐杖,再次吼道:“出来,今天把陈年老帐结一结。”

“树摇风”长长叹了一口气,面上玩世不恭的神情已完全消失,代之的,是一

种沉重无奈的神情,目注丁浩道:“小老弟,你坐着别动,这是家务事,你最好别

插嘴,这瞎婆子脾气不小,若翻了无法收拾。”

丁浩唯唯而应,不置一辞。

骆二员外走出房去,深深一礼,道:“骆宁见过师母!”

“灵鹫姥姥”从鼻孔里哼出了声,冷酷地道:“一丘之貉物以类聚,给我滚远

些!”

骆宁尴尬地向后退了两步,望着“全知子”苦苦一笑。

柯一尧举杯道:“来,丁老弟,我们喝酒!”

“树摇风”跺跺脚,走了出去,大声道:“瞎婆子,这帐怎么算法?”

“你还我儿子!”

“快二十年了,你还忘不了他……”

“忘不了,死也忘不了!”

“这不能怪我……”

“为什么不怪你,怪谁?”

“是他自己出走的。”

“哼!若非你作贼,伤了他的心,他怎会出走?”

“瞎婆子,别说这么难听,谁要他投生在我们家中,我秉承祖师爷一脉,掌理

门户,自问生平未做过伤天害理,卑鄙龌龊的事……”

“偷儿两个字够光彩么?”

“这是一脉相传,你别抓住这点不放,当年你双眼不瞎,为什么要嫁我?”

这句话,“灵鹫姥姥”可有些受不了,厉声吼道:“我是嫁错了人,长言短叙,

你还老娘儿子!”

“我拿什么还你?”

“不还你就要死,你死了我不再找你……”

“我还要喝几年酒!”

“今晚我要你的命!”

“全知子”干咳了一声,道:“老嫂子,彼此都年岁大了,今世的夫妻前世的

缘,看开些,厮守着渡过余年,何必如此呢,凭良心说句公道话,这也不能怪……”

“灵鹫姥姥”冷峻地道:“你也不是好东西,免开尊口!”

“树摇风”大声道:“瞎婆子,天下只有你一个是好人!”

“我没说我是好人。”

“到底你要怎样?”

“还我儿子!”

“还不出来呢?”

“要你的命!”

“儿子不是你一个人的,我是他父亲,这些年来,我披星戴月,沐雨栉风,拚

了老命在找他找不到是天意,也许…

“也许怎样?”

“他早已不在世间了,该当我俩无后……”

“放屁,你再说一句我当场劈了你。”

“瞎婆子,我要走很简单,你双眼盲残,还能怎样?”

“你想尝尝灵鹫啄的滋味?”

“扁毛畜生,你怕我毁不了它?”

“你别做清秋大梦,今夜你要是脱得了身,老娘当场自决!”

“树摇风”嘿嘿一笑道:“你这是盲人瞎话!”

“灵鹫姥姥”双目一睁,两道寒芒,逼射而出。

“呀!”骆宁与“全知子”齐声惊呼。

房中柯一尧惊声向丁浩道:“她没瞎!”

丁浩点了点头,这事他最清楚不过。

“树摇风”全身一震,连退三步,栗声道:“你……你双眼复明了?”

“灵鹫姥姥”寒声道:“你以为我是虚言恫吓你么,哼,你准备保命罢!”

说完,呼地一拐杖扫了过去,也就在“灵鹫姥姥”出杖的同时,那头猛蛰的灵

鹫振翅扬首,似要准备配合主人的攻势。

“树摇风”晃身避过这雷霆万钧的一击,怪叫道:“老虔婆,你是认真的?”

“灵鹫姥姥”又是一杖扫了出去,口里道:“无人与你作耍!”

“树摇风”再次避了开去。

“全知子”一抬手道:“老嫂子,别动手……”

“灵鹫姥姥”一翻眼道:“你再多嘴连你也算在内!”

丁浩一看情势,自己非出面不可了,如果灵鹫加入战圈,势必伤人,那后果便

不堪收拾了,心念之中,离座而起。

柯一尧皱眉道:“丁老弟,你想做什么?”

“解围!”

“老偷儿叫你不要插手?”

“不插手马上得出人命!”

说着,大步走出庙门,柯一尧也跟了出来。

“灵鹫姥姥”一抬眼,看见了丁浩,不由一窒,栗声道:“你……不是那姓丁

的少年……”

丁浩长揖道:“恭喜前辈双目复明!”

所有的人全怔住了,谁也料不到丁浩与她是素识。

“灵鹫姥姥,放下拐杖,惊奇而又激动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有缘吧!”

“老身双目复明,皆你之赐……”

“岂敢,岂敢!”

“老身在山中找了你一年,认定你已失足丧命了。”

丁浩一笑道:“侥幸不死!”

“近日江湖有个‘酸秀才丁浩”就是你么?”

“是的!”

“啊!老身一直以为是同名巧合。”

丁浩又是一礼,道:“酒菜未冷,前辈肯赏面么?”

“灵鹫姥姥,扫了众人一眼颇感为难地道:“你给老身出了难题,与老不死的

事尚未解决完呢!”

“慢慢再谈可好?”

“嘿!是你开的口,没办法,换了天王地老子也不成!”

丁浩莞尔道:“晚辈十分感激!”

一场暴风雨,被丁浩三言两语消散,的确出乎任何人意料之外。

丁浩恭请“灵鹫姥姥”入厅就座,骆宁忙去换了杯筷,“树摇风”也被“全知

子”拉回座位上。

“灵鹫姥姥”翻眼瞪着,“树摇风”道:“老不死的,你别得意,事情不算完,

我进来是看丁少侠的面子!”

“树摇风”白了她一眼,向丁治道:“小老弟,老哥哥我十分感激!”

丁浩道:“老哥哥这一说便见外了。”

“灵鹫姥姥”惑然道:“什么老哥哥?”

“全知子”接口道:“我与他都曾受过丁老弟大恩,故此结了忘年之交。”说

完,又引介了柯一尧。

“灵鹫姥姥”目注丁浩道:“我们也改了称呼罢?”

“老嫂子,遵命!”

这一来,空气便和谐多了。

丁浩先敬了“灵鹫姥姥”一杯酒,然后才正色道:“老嫂子,小弟我有句不知

进退的话,愿听否?”

“灵鹫姥姥”毫不思索地道:“你说,不听你的便不够人味

丁浩沉声道:“小弟想先请问贤孟梁到底为了什么反目?”

“别咬文了,什么贤孟梁,一对前世的冤家,生了个独子,因为不满父亲在江

湖中妙手空空的声名,离家出走,没了下落,就这么回事。”

“这是做人子的不该,老哥哥在江湖中无人敢看轻。”

“灵鹫姥姥”想反驳,但话到口边,又停住了。

“树摇风”道:“对,对,让小弟说句公平话!”

“灵鹫姥姥”拍桌瞪眼道:“你别得了理卖乖!”

“树摇风”倒吞了一口唾沫,哑口无言,举起葫芦猛灌。

“灵鹫姥姥”大声道:“换个杯子,我讨厌你这付德性!”

“全知子”凑和着道:“换个大杯吧!”

骆宁向缩在门外的杜飞挥了挥手,杜飞转身便跑,不一会,捧来了一个大酒杯,

骆宁连忙斟上,取走了葫芦。

“树摇风”一付啼笑皆非的神情,摇头道:“好!好!真是天下大变了!”

一句话引得在座的人忍俊不止,只有“灵鹫姥姥”板着面孔。

丁浩又道:“老嫂子,侄子出走时什么年纪?”

“十六岁!”

“离家多少年了?”

“近二十年,算来已是中年了!”

“一直没有音讯么?”

“唉!如石沉大海,影子都没有!”

“他会不会不走江湖这条路呢?”

“哦!对,这极有可能,他不走江湖道,似我们这等找法,找死了也是枉然。”

“叫什么名字?”

“斐若愚!”

“哦!”丁浩这才算知道老偷儿姓斐。

“我看……恐怕没指望了……”

“我们尽力寻找!”

“听天命了!”

“老嫂子,小弟我诚心希望两位老哥嫂重归旧好!”

“灵鹫姥姥”脱口道:“办不到!”

丁浩不由一愕,面上讪讪地不是意思。

“灵鹫姥姥”似觉太过份,低头想了想,突地一跺脚道:“小兄弟,对着你没

话说,只看老不死的肯不肯照办?”

“全知子”哈哈一笑道:“老嫂子,斐庄兄是求之不得的。’

丁浩乘机举杯道:“多谢老嫂子赏面,来,我们共干一杯,谨贺斐老哥哥夫妻

和好!”

众人在笑声中干了杯。

“灵鹫姥姥”瞪着“树摇风”道:“老不死,你称心了?”

“树摇风”嘻嘻一笑道:“老婆子,这也是天意!”

一下云雾消散,厅中气氛顿改,戾气化为祥和。

远处传来了鸡啼狗吠之声,天快要亮了。

“全知子、探首望了望门外,道:“天快亮了,我们的计划改不改变?”

“树摇风”道:“当然不改变,吃喝完了上路!”

“灵鹫姥姥”扫了各人一眼道:“什么计划?”

“全知子”应道:“说来话长,一句话,为了我们小兄弟要找几个人的下落!”

“灵鹫姥姥”豪爽地道:“小兄弟的事老婆子定然有份说,要找什么样的人?”

“一个是‘云龙三现赵元生’,另两个是‘长白一袅’与‘江湖恶客’。”

“慢着,‘江湖恶客胡非’……”

“怎样?”

“三年前我碰到此人,那时我双目盲残……”

丁浩精神大振,迫不及待地道:“老嫂子,在何处碰到此魔?”

“就在你替我寻葯的山中,若非云鹫神勇,我已丧生在他手下。”

“老嫂子双目不明,怎知他以为定可取我性命……”

丁浩咬了咬牙,道:“我去山中找他!”

柯一尧一直没说话,此时才开口道:“是否我们齐赴山中协力搜寻?”

丁浩摇头道:“不必,由小弟一人入山路足够了,三年前的线索,此魔是否仍

匿山中,抑或当初只是路过,均属疑问,倒是那位老哥知道‘江湖恶客’的生形相

貌。”

“树摇风”道:“他生相阴鸷,所用兵刃,与众不同,是一柄锯齿刀,死者向

无全尸!”

丁浩道:“这就容易辨认了!”

鸡声三唱,曙色大开。

“全知子”起身道:“乘天色未明,我们上路吧?”

丁浩与柯一尧相继起立,三人齐向“树摇风”夫妇师徒告辞,乘天色未明,悄

然出了石家集,在集外互道珍重,分道扬镳。

柯一尧是行方未定,出路由路。

“全知子”按原来计划,南下洞庭湖畔的“齐云庄”。

丁浩朝西北而行,奔赴崤山。

这一天,他进入了峰山山区,但见千山万壑,层峦叠嶂,想起了两年多前的遭

遇,不由感慨万千,若无“血影夫人”的纠缠,便不会盲行入山,如不入山,就不

会碰上“灵鹫姥姥”,如不因采葯失足,便不会碰上师父,当然也就不会有今日。

既入此山,是不是该去探视师父他老人家呢?

出江湖已将近一年,师父把他的八成功力给了自己,仅保留了两成,他老人家

生活得怎样?

突地,他又想起了师父临行的吩咐,要事完之后,再去看他。目前“九龙令”

虽已有了下落但要办成这件事,却相当不容易,而师父交付的名单,还有多人未拜

访,见了他老人家的面,的确也无言交待。

想来想去,决定先专心一意寻找“江湖恶客”出山之后,直赴“望月堡”,新

旧帐一起算。

心念一决,遂朝两年前巧遇“灵鹫姥姥”的地方奔去。

几经辩识,终于上了“灵鹫姥姥”栖身的峰头,他下意识地朝“灵鹫姥姥”接

待自己的那石洞走去,旧地重临,先后有云泥之判,心头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红日西沉,瞑气四合,夜又已来临。

丁浩暗忖,那石洞正是过夜的好地方。

顾盼间,石穴在望,忽见洞中闪烁着熊熊火光,不由大感意外,立即止住了脚

步,隐身岩石之后。心想,莫非是山居猎户占住了这洞穴?

定睛一看,不由又是一惊,火堆旁围坐了七八条人影,有的是武士装束,这证

明对方并非猎户,那是什么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解怨释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儒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