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儒传》

第十三章、急智解厄

作者:陈青云

“毒心佛”敛了剑功,道:“冷面神尼,老夫时间不多,你意下如何?”

“冷面神尼”以断然的口气道:“办不到!”

“毒心佛”身形一欺,道:“你没别的路走,办不到只有死,那一成秘诀,老

夫慢慢参悟,九成已足够称尊武林了,现在老夫助你早证菩提……”

“冷面神尼”手中拂尘平胸,向后一退身……

“毒心佛”手中“石纹剑”光圈又盛,沉哼一声,扣身罩去。

“冷面神尼”手中拂尘疾挥,“波!”地一声巨响,“冷面神尼”被震得倒弹

丈外,“毒心佛”狞笑一声,疾朴而上。

就在这电火石火之间,白影一晃而杳。

“冷面神尼”在江湖中与“黑儒”一样,同属不可思议的人物,而今竟怯敌而

逃,这证明了这柄“石纹剑”的威力,连物主都不敢樱其锋。

照这情形看来,这柄“石纹剑”如果不解其用法,实与废物无异。

“毒心佛”持此仙兵,不是如虎添翼,更助长其魔焰。

“冷面神尼”这一着,的确出乎在场的任何人意料之外。

“毒心佛”窒了一窒,口里道:“这妖尼非除去不可!”

最后一个字出口,人已消失在林中。

丁浩本想跟踪追去,但一想追去也无用,帮不了“冷面神尼”的忙,“毒心佛”

未必追得上她,如果先制住郑月娥,或可解神尼之厄。

心念之中,弹身入场。

郑月娥一见丁浩现身,如逢鬼魅似的惊呼一声,粉腮立呈惨白。

丁浩冷冰冰地道:“郑月娥,你想不到吧?”

郑月娥下意识地连退数步,栗声道:“丁浩,你……竟然没有死?”

“你很感意外,是吧?”

“你……你……是人鬼?”

“堂堂‘望月堡’的‘秘舵’舵主,竟说出这等话来,不怕被人笑掉牙!”

那几名手下,各各拔剑在手,但只是虚张声势,个个面目失色,谁也不敢移动

半步,生怕一动便首先遭殃。

郑月娥悚栗地道:“丁浩,你想怎样?”

丁浩冷酷地道:“你听说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句话?”

“你……”。

“如法泡制,打个半死再活埋。”

“你敢?”

“不敢么?哈哈那你想差了!”

话声中,晃身欺近八尺之内,长剑随之出鞘。郑月娥惊布地再后退两步,两名

手下忘其所以地齐齐出剑攻击,丁浩连眼都不瞬,一剑挥出。

“哇!哇!”两名手下栽倒当场。

郑月娥猛一弹身,企图逃遁……

“你走不了为!”

丁浩声未落人已截在头里,快得像是本来就拦在那里。

郑月娥被迫刹住身形,粉腮顿呈苍白,口里沉哼了一声,拔剑在手,看她脸上

的神情,似准备一拚了。

丁浩手中剑斜斜划出,郑月娥展剑疾架,她的身手可真不含糊,竟然把丁浩玄

奇诡绝的一剑封闭于外。

一连三招,她完全接了下来,采取严密的守势,只求自保,窥她的心意,似在

等待“毒心佛”回头。

丁浩骤把功力加到十成,怒喝声中惊呼随起、郑月娥手中剑被挑飞三丈之外,

丁浩对她可说恨到极点,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一偏剑身,横拍而出。

“拍!”地一声,剑身平拍在肩臂之上。

郑月娥凄哼一声,娇躯向斜里猛一踉跄。

紧接着,“劈!拍!”连声,惨哼也随之不停,衣衫片片,作蝴蝶飞舞,雪白

的肌肤上,血印交叉。

丁浩是正派武士,剑拍处仅限于肩背部份。

郑月娥钗横乱发,娇躯在剑影中扭动,最后“砰!”然栽落地面,背上已是皮

开肉绽,一片暗红,丁浩停了手,但目中抖露出栗人的凶光。

剩下的三名手下,只有干耗的份儿,不敢插手。

郑月娥凄厉地吼道:“丁浩,你杀了我?”

丁浩冷酷地道:“我还不想杀你,让你先尝尝当初加诸于我的滋味。”

郑月娥面目凄厉如鬼,身躯在地下不停地扭曲,嘶吼道:“丁浩……小杂种!”

丁浩咬牙切齿地道:“郑月娥你激我杀你么?没这么简单

“你……不是人!”

就在此刻,遥遥传来一阵狂笑之声,丁浩心头一动,这笑声分明发自“毒心佛”

之口,莫非“冷面神尼”已被这魔头…

心念之间,灵机一动,俯身抄起郑月娥,闪电般循声掠去。

林木尽处,“冷面神尼”跌坐在地,她脸上戴的是面具,所以没丝毫表情,但

眸光却呈散乱看来也业已受了伤。

“毒心佛”眉开眼笑,显得十分平和地道:“冷面神尼,你说是不说?”

“办不到!”

“你别迫老大施出残酷手段?”

“你……会遭报应的!”

“哈哈哈哈,眼前你便生死两难,还谈什么因果报应放明白些,说出那句口诀,

老夫修上天好生之德,让你走路

“贫尼说过办不到。”

“毒心佛”面上倏现狞容。

“妖尼,你知道老夫要如何对付你?”

“本神尼认命了。”

“嘿嘿,怕你受不了,听明白了,老夫把你剥光衣服吊在路旁,哈哈哈,你可

以想想那滋味……”

“毒心佛,人容天不容。”

丁浩挟着郑月娥闪身出现。

“毒心佛”一回身,老脸大变,栗吼道:“小子,又是你?”

丁浩冷冷地道:“咱们之间在你入土之前,无法了休的。”

“小子,你……像似不止一条命……”

“放心,死不了!”

“放下她!”

“就凭你这句话么?”

“小子,‘石纹剑’下,你有一百条命也不成。”

丁浩一披嘴道:“老魔,你出手试试,这娘儿们若有三长两短,郑三江与‘白

儒’会把你分尸!”

“冷面神尼”望着丁浩,眸中现出了感激之色,但她没开口。

郑月娥厉声道:“丁浩,你敢如此,我爹及我丈夫会把你碎尸万段!”

丁浩从鼻孔里哼了出声,道:“彼此!彼此,在下早已发誓要血洗‘望月堡’!”

“毒心佛”望着丁浩挟持的郑月娥,老脸一再变色,丁浩说得不错,郑三江的

女儿如遭不测他脱不了干系。

丁浩寒星似的目光,直盯在“毒心佛”面上,冰声道:“我们现在来谈谈条件!”

“你准备以他作为要挟?”

“可以这么说。”

“神尼上路,你带他走,所有新旧账改日再算!”

丁浩深深了解“毒心佛”这类邪魔的性格,他只提出以人易人,而不要对方交

出“石纹剑”如果以剑作为交换条件,对方决不肯放手,必要时,可能就会牺牲郑

月娥,以求保有这柄仙兵,那时,后果就十分难说了。

“毒心沸”一膘坐在地上的“冷面神尼”道:“小子,便宜了你俩,老夫答应

交换。”

丁浩面向“冷面神尼”道:“前辈还能行动么?”

“冷面神尼”点了点头,道:“还可以!”

“如此,请立即动身离开!”

“冷面神尼”站起身来,怒视着“毒心佛”道:“这柄仙兵暂由你保管,本神

尼迟早要收回的!”说完,转身蹒跚而去。

“毒心佛”冷森森地道:“小子,还不放人?”

丁浩把郑月娥抛落地面,这一摔,郑月娥又是一声惨哼。

“毒心佛”陡地向前跨了一大步,狞声道:“小子把命留下再走!”

丁浩哈哈一笑道:“毒心佛,这一招免了吧,你把“酸秀才”看得太简单了,

我已点了她“带脉”三处穴道,半个时辰之内如不解开,立成残废,神仙无救,你

可以动手了,咱们后会有期,再见之时,便是你纳命之期!”

说完,弹身去追“冷面神尼”。

“毒心佛”气得两眼发直,面呈紫酱、恨恨地一跺脚,抱起郑月娥,疾奔而去。

丁浩出林不久,旋即追上了“冷面神尼”。

“冷面神尼”合十道:“丁少侠,本神尼又欠你一笔人情!”

丁浩道:“适逢其会而已,神尼不必持在心上,倒是晚辈自愧无能,不能追回

‘石纹剑’,主要原因是怕‘毒心佛’横心不顾那女的……”

“这一点本神尼想得到。”

“这‘石纹剑’无物克制么?”

“以我所知……没有!”

“那要夺回……难了,‘毒心佛”并非泛泛之辈。”

“徐图良策吧。”

“神尼的伤不要紧么?”

“不要紧。”

丁浩想起了“冷面神尼”的真面目,据“全知子“老哥哥说,真正的神尼,业

已不在人世,目前的她的传人,她真的是“天南一娇苏倩倩”么?她因情海失意而

出家,当事人的一方,是自己的父母,他们都已辞世,这……需要告诉她么?

心念之间,正色道:“神尼,晚辈有句话想请教,不过……神尼可答则答!”

“什么,你说说看?”

“关于神尼的俗家身世!”

“冷面神尼”显然意外地一震,期期地道:“出家人俗缘已断,少侠问这作什?”

丁浩深深一想,正色道:“神尼可能尚不知晚辈身世?”

“嗯!是不知道。”

“晚辈是‘都天剑客丁兆祥’遗孤!”

“冷面神尼”惊声道:“少侠是‘都天剑客’遗孤?”

“是的!”

“这么说来,令尊堂业已辞世了?”

“是的!”

“啊!”

“晚辈斗胆请问一句,前辈俗家名号可是‘天南一娇苏倩倩?”

“冷面神尼”默然了片刻,才幽幽启口道:“那是先师!”

丁浩不由大感困惑,“全知子”因宣泄了她的秘密,而被困锁古墓十年,这从

何说起呢?心念之中,惊声道:“苏前辈是令师?”

“不错,八年前‘天地八魔’联手突袭‘般若奄’,先师被迫落悬岩丧生,镇

庵之宝‘石纹剑’失窃,这些年来,贫尼便为此而奔波访仇。”

“啊!禁锁‘全知子’的是令先师?”

“是的,贫尼因此极感不安……”

“他业已脱困了!”

“什么,‘全知子’业已脱困?”

“是的,在下借到了‘雷公匕’,断了铁链。”

“啊!如此贫尼算少了一件心事,谨此致谢!”说着,合十躬身。

“不敢当这谢字,还请原谅擅夺之罪!”

“言重了,先师若非因‘石纹剑’失窃丧生,她本意只禁‘全知子’三年,由

于这意外,做弟子的一直未能了却这段因果!”

“事过境迁,不必重提了!”

“那位‘全知子’仇恨贫尼么?”

“这倒没有!”

“阿弥陀佛!”

“神尼算是第三代弟子?”

“不,第四代,但本庵住持自第二代起,才以‘冷面神尼’为号,以后各代,

均以同样的面目出现,至于原因,系属本门秘密,恕未便相告。”

情况既明,丁浩自不便再以晚辈自称,以‘天南一娇苏倩倩’的辈份而论,自

已与眼前的“冷面神尼”,应属同辈,随即改了称呼道:“区区无意探查贵门秘密。”

“少侠行止如何?”

丁浩这才想了一个大问题,“毒心佛”与郑月娥此次入山应援,“白儒”一行,

目的当然是入谷对付自己师徒,师父能应付得了吗?

心念之间,沉声道:“区区还要入山办件事!”

“如再与‘毒心佛’碰头呢?”

“这个……只有看事应变了。”

“丁少侠,贫尼提醒一句,‘毒心佛’业已参透了剑身上所刻的九成秘诀,石

纹剑’上古奇珍,其威力非人所能敌,盼能谨慎……”

“多谢指教,这一点区区明白!”

“先师意外丧生,致未交代,‘石纹剑’如何克制,剑落魔手,贫尼未能在对

方参悟之前追回,罪孽深重了。”

丁浩义形于色地道:“如有可能,区区当代追回,奉还贵庵!”

“冷面神尼”激动地道:“少侠义行,贫尼至深感激,但愿我佛慈悲,不使祸

延江湖!”

“区区告辞了!”

“愿佛佑少侠,后会有期。”

丁浩拱了拱手,返驰入林,奔了一程,不由自主地停下身来,心想,以目前对

方实力而论,自己无法阻止对方入谷,师父既然说过有保身之道,以他老人家的经

验阅历,加上谷中特殊形势避过敌人耳目,当非难事,“毒心佛”已与自已朝过相,

也许他们会回头来对付自己……

“毒心佛”要治郑月娥的伤势,得花上一段时间,郑月娥外伤不轻势必耽误行

程,也许,她会就此回头。

但,师徒情深,又不能不管?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急智解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儒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