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儒传》

第十五章、芳讯惊心

作者:陈青云

丁浩面对生死的抉择,不错,只要一点头,便可出死入生。

然而,堂堂第二代“黑儒”,为了苟且偷生,去做那婬妇的玩偶么?

“生”对于一个身在“死”地的人,诱惑力是非常大的,俗语说:“留得青山

在,不怕没柴烧!”

有命在,可以徐徐设法,另作他图,死了,便什么都完了。

恩怨情仇,集于一身,的确不该死,也不能死。

丁浩的心意,有些动摇了。

素云见他久久不开口,又道:“酸秀才,一点头,可以受用一生,一摇头,这

里便是你永眠之所,你估量着办吧,天下间小白脸不止你一个。”

这最后一句话,稳定了丁浩动摇的心意。

婬娃荡妇、蛇蝎毒蜂,沾之必身败名裂,死在此地,还可保留清白之身,大丈

夫生而何惧死何忧,死,固属可怕,但苟且偷生,更加可怕。

那贱妇决不会让自已复功,她曾目睹自已与“毒心佛”决战的一幕,毫无疑问,

她将继续控制自已,直到厌倦,那就生不如死了。

心念之中,陡地抬头,坚定而冷酷地道:“在下已决定长眠于此,不必多言了!”

素云倒是被他这种态度惊得一怔,皱了皱眉,说道:“蝼蚁尚且贪生,俗语说

好死不如歹活你再想想?”

丁浩断然道:“不必想了,在下决不改变主意。”

“酸秀才,你不但酸,而且腐,腐得发臭……”

“物以类聚,你们这一批狐鼠,贱得令人作呕。”

婢女素云似乎恼羞成怒,阴阴地道:“骂得好,你去死吧,在你断气前再消磨

你!”

说完,洞口一暗,又回复刚才的死寂阴森。

现在,丁浩的心反而平静了,因为他现在只有一条路一一死!别无选择,他不

再去想那些未了之事,因为除了增加死前的痛苦外,别无好处。

死,一了百了,不管天大的事,也一笔勾消。

在生机未绝之前,会有不甘心,不瞑目的想法,但到了完全绝望的时候,想什

么都觉得是多余的了。

现在,问题来了,真的等死么?等着饿死么?临死前还要受折磨?那太痛苦了,

何不对自已残忍些,自己结束生命。

但,如何结束生命呢?内无不聚,无法以功力自决,撞壁?切腕?自杀——

生不易,死也难!

他像一只困兽,在石牢中来回走着……

石牢,成了阴司地府,结束生命的地方,他想到隔牢的

无名老人说,此谷叫“隔世谷”,这石牢,名符其实的成了隔世之牢。

他转了一圈又一圈,竟想不出一个干净利落的死法。

突在此刻,传来了那老人的声音:“小子,真有种!”

这是赞赏,还是嘲弄?但,在这种境地中,听到了人的声音,总是一种慰藉,

也示这里是人间,与地狱稍有不同。

老人声音顿了一顿,接着又道:“若非看你还有那份骨气,老夫才不理你,小

子,总不说话呢?”

丁浩转身面对那隙缝,冷凄凄地道:“老前辈,晚辈在想如何结束生命!”

老人惊奇的声音道:“什么,你要死?”

“是的,老前辈能指示一条比较好走的死路么?”

“你为何要寻死?”

“活不了拖下去是痛苦。”

“嗯!不错,这话很对,活不了拖下去的确是件痛苦而残酷的事,可是——老

夫已忍耐了数十年,竟未想到要死

“什么,老前辈已被囚了数十年?”

“难道是骗你?”

“这……凭什么能活这么久呢?”

“凭一口气,一个希望!”

“吃喝呢?”

“这倒不愁,按时供应,老夫纵然想死,别人也不愿呢!”

“这……怎么解释。”

“不必解释了,反正你是要死的人!”

丁浩惨然一笑,道:“是的,晚辈是将死的人——”

老人却哈哈一笑道:“小子,你刚才说要老夫给你指引一条死路?”

丁浩一咬牙,道:“是的!”

老人沉默了片刻,在声道:“你可以自断心脉,快捷俐落

“但晚辈没有功力!”

“啊!老夫迷糊,你已经说过了,嗯!嚼舌,太痛苦,碰壁,尸骨不全,死相

也难看,自杀呢?地牢中可不太方便,而且也痛苦,割脉,那需要一段时间,也不

好受……”

老人如数家珍,似乎他是认真要替别人寻死路。

丁浩已下了决心求解脱,是以并不放在意下,但听起来难免刺耳。

老人喃喃地道:“活下去难,死却更难!”

顿了一顿,突地的欣然道:“有了,小子,我老人家身受此惨,所以特别同情

你,这么着,老夫先助你恢复功力,你再从容的死,如何?”

丁浩心中一动,但随意会过来,啼笑皆非地道:“晚辈如恢复了功力,便不必

寻死了。”

“不见得吧?”

“为什么?”

“你功力通玄也出不了这地牢,出了地牢也出不了‘隔世谷’!”

丁浩心头一凉,但随道:“有了功力,便可设法!”

“凭你的功力么?告诉你,纵使你功力通了玄也闯不出去……”

“但总得试试!”

“那你是改变主意,不想死的了?”

丁浩期期地道:“是的,如果功力真的能恢复的话……”

“好小子,老夫助你恢复功力,是便利你寻死,老夫还助你个什么劲。算了,

你自己死罢,老夫无能为力!”

丁浩闻言之下,真有些哭笑不得,这老人在这种时候,竟来消遣自己,彼此各

囚一室,只凭石壁缝通声息,助自已复功明是句鬼话。

当下冷冷一笑道:“老前辈,晚辈也想得到您无能为力,算了吧!”

老人大声道:“谁说老夫无能为力?”

“老前辈有穿透之术么?”

“小子,要恢复你的功力,轻而易举,何必穿透,只凭几句话足矣!”

丁浩的心灵活跃起来,脱口道:“真的?”

“小子,老夫一听到你说话所表现的气概便顺眼,为了睹这口气也得做给你瞧

瞧,你内元无法提聚,是不是?”

“是的!”

“也无法测出何经何穴被制是不是?”

“是的!”

“好,你知道你是如何被制的?”

“如果知道便好了,就是不知道啊!”

“现在听着,先拾根胫骨拿在手中!”

丁浩心中有些激奇,仍然照着做了,在白骨堆中,拾了一根腔骨,捏在手中,

道:“晚辈已拣好了。”

“嗯!现在双手牢握胫骨,以一端撞‘应窗’‘屋医’二穴,注意,用全力!”

丁浩有些将信将疑,这‘应窗’‘屋医’主管人身气血,点此二穴,是阻止血

气外流时才用,但老人吩咐了,就得试试看,于是,双手用力,疾撞二穴。

“小子,你有些怀疑,是不是?”

“这个……”

“别这个那个的,点这两穴是预防被禁固的功力一旦开放,会向外溢流。”

“晚辈明白了!”

“现在撞‘中堂’、‘地阙’两穴!”

“老前辈,这……这两穴是死穴……”

“你爱做不做,这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

丁浩心念一转,猛省道,是了,这不是很便捷的自决之法么,看来老人故弄么

虚,目的仍助自己解脱,自己本来是要寻死的,还有什么话说,当下一咬牙,一横

心猛力用胫骨顶端戳向‘中堂穴”,全身陡地一震。

说也奇怪,这一戳并未倒下。

他不暇去细思,又用力戳向腹间的‘地阙’,这一戳发生了异样,全身气血,

蠢然慾动,他不能不相信老人的话了。

这转机,使他大为激动。

老人的声音又道:速点“三元大穴”!

丁浩毫不犹豫地做,登时气血流转,如江河之澎湃,有不可遏止之势,不禁欣

喜慾狂,脱口大叫道:“老前辈,成了!”

老人沉声道:“现在是你的事了,你知道该做什么!”

丁浩立即就地跌坐,抱元守一,闭目垂帘,运起心法,调息气机,他只个过是

内元受禁固经穴无伤,是以不过一盏热茶工夫,便已气机畅连,功力尽复,当下一

跃而起,激动万状地道:“老前辈,此恩此德,没齿难忘!”

老人冷冷地道:“小子,老夫毋须你感激!”

丁浩怔了一怔,道:“老前辈,晚辈还不明白是被什么手法所制?”

“你想知道么?告诉你也无妨,你受制于‘截脉固元指’!”

“哦!这……倒是初次听到。”

“当然,武林中有几人会这指功?”

丁浩心念一连救转,道:“老前辈既有这高武功,为何不自求脱困?”

老人沉默了好一会才道:“老夫不愿出去!”

丁浩不由一呆,大感骇怪,天下间竟然有人甘愿禁固。

当下激于好奇之念,轻轻弹身而起,贴附壁间,凑目向裂缝中望过去,只见隔

室是另一个天地,说是牢房,却比这边强多了,竟也有床褥桌椅等东西。

一个髯发皓白的老人,站在室中央,双目神光炯炯,由于裂缝小而深,只能看

到一小部分,老人如换了位置,可能便看不到了。

丁浩飘身下地,想不透这老人何以被禁,与“素衣仙子”是什么关系,但有点

可以看出他虽被囚,却未受什么折磨。

“老前辈,晚辈再次请教尊号?”

“老夫不会告诉你的!”

“那老前辈被禁的原因,也是不肯见示的了?”

“当然,那还用说!”

“为什么呢?”

“什么也不为,这是老夫家里事,不足为外人道。”

“哦!”

丁浩有些明白过来,这老人与那“素衣仙子”定有某种渊源,对方不肯说,自

已当然不便强问,“家屋事”三个字,里面的蹊跷大了。

老人接着道:“小子,是你运道好,三年前一次地变,使这石壁裂开了这条隙

缝,否则老夫无法与你通话,牢顶也有裂缝,使老夫得以听见外面人语——”

丁浩激情地“啊!”了一声。

老人语音变得激颤地道:“若早有这次地变,老夫不至于安心在牢中偷生度年,

唉!一切都是气数,这也是你小子洪福齐天,五行有救……”

丁浩心中又是一动,道:“老前辈,那又为了什么?”

“由于地变,老夫得到了一张这山腹秘密的构筑图……”

“啊!这秘室难道不是‘素衣仙子’营建的?”

“她只是加以利用而已,这是上古异人所留,发现的是老夫……”

丁浩惊声道:“那前辈该是此地的主人?”

“不谈这个,你到底想不想出去?”

“当然想!”

“告诉你,这地牢有出路……”

丁浩这一喜非同小可,激声道:“有出路?”

“不错,想来是当初经营这秘窟的人,为防万一,才留下了这一手,老夫若非

得到这张秘图根本就不知道,这秘道就在你置身的牢房中……”

“啊!”

“在右边石壁上,距地七尺八寸之处,有一个微微突起的半球形石块,那便是

枢纽,现在你看看有否那回事?”

丁浩被这意外的生路,激动得手脚发抖,依言走了过去一阵摸索,果如老人之

言有那么一个突起的圆形石纹,凸出石面也不过二三分,若凭眼睛,是绝对看不出

来的,同时不明究里,谁也不会去注意天然石壁上这一点石纹!”

当下欢呼道:“老前辈,有这回事!”

“好,现在你用指头着力,点它七下!”

丁浩运功中指,连点了七下,壁间突地裂开了一条缝,恰容一人挨挤进去,位

置正在那枢纽下方,高与人齐,一颗心不由“砰砰!”直跳起来。

“老前辈,有门户!”

老人似乎也相当不平静,颤声道:“点那突石三下!”

丁浩依言点了三下,裂缝自合,这一丝丝痕迹都没有。

“如何?”

“是的!”

“现在你循秘道逃生去吧!”

“关上了!”

“好,记住这秘道中有同样枢纽,开关的方法一样!”

丁浩按捺住狂动的情绪,道:“老前辈,你与晚辈一道出去……”

“办不到,老夫这边与你那边不相通!”

“晚辈可以设法到老前辈那边……”

“决办不到,一被发觉,连你也走不了!”

丁浩慨然道:“晚辈岂能自已逃生,一切后果不计,定要

老人沉声道:“老夫说过不愿出去!”

丁浩知这老人不会改变心意,长声一叹,道:“晚辈可有什么效劳之处?”

“老夫救你是看你为人正道,并非有所希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芳讯惊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儒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