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儒传》

第十六章、恩仇交错

作者:陈青云

“对方什么来历?”

“来历不明,行踪有如鬼魅,身手的确极高,有一个特征,每人的襟上,都绣

了一条金龙,并编有子、丑、寅、卯等地支号码,很可能是一个新崛起的江湖秘密

帮派,在伊川一带,会出现过多次!”

“听说有一个黄衣少女,曾挑了‘望月堡’设有汝州的密舵?”

“有这回事?”

“如何才能找到对方?”

“小师叔要找黄衣女子作甚?”

“我有个朋友追对方而失踪,不知是被害还是被掳,我要查明。”

“这个……要找是无法找起,只有传今本门在江湖中的弟子,发现对方行踪,

立即传讯通知除此别无良策。”

丁浩大感困恼,似此情形,要查“梅映雪”的生死下落便难了,谁知她落入那

一号黄衣女子之手?心念之间,两道剑眉不由紧锁一起。

下人们摆上了酒菜,骆宁请丁浩上坐,自已横里相陪,杜飞在旁执壶。

丁浩心事重重,同时也着实饿了,默默地吃喝了一阵,才开口道:“这些日子

当中,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骆宁摇了摇头,道:“什么消息也没有,家师上次回庄,主要是问问‘全知子’

与柯一尧两位前辈是否有讯传回,结果如石沉大海,照理该有动静的,他老人家可

着了急,已派专人南下打探,最近可能有回报。”

丁浩又加了一重心事,为什么会全无消息呢?算来‘全知子’老哥哥赴“齐云

庄”已将近四个月了,难道又出了岔子,柯一尧呢?为什么也没下文?

算算出江湖业已多年,杀父屠庄的主凶还是个述,曾经现身的凶手,“酆都使

者”与“江湖恶客”意外地送了命,剩下“云龙三现赵元生”,“‘长白一枭”、

胸刺幡龙的无名人,但却连点端倪都没有。

照“竹林客”与“半半叟”所述,主使人当是齐云庄主余化雨,但据种种迹象

判断,似乎又另有文章,未便率尔采取行动。

母亲“南天一美邢慧娘”在“望月堡”受辱而自尽,自已也被毒打至死而抛尸

荒野,血淋淋的仇恨,至今未复,如何慰母亲在天之灵?

由于“九龙令”在“望月堡”秘室中被发现,证明郑三江必与当年邙山的公案

有关,这是师仇,但事实有待澄清。

如果现在直闯“望月堡”索血仇,术必能稳操胜算,单只“毒心佛”的“石纹

剑”,自已使应付不了。而自已身系家仇师恨,只许成功而不许失败。

思念及此,他的心又在滴血似的,他有一种发狂的冲动,恨不能持剑杀个痛快,

一切后果不计……

他也想起了数日前在“隔世谷”外与“毒心佛”的豪赌,如果再有那种单打独

斗的机会,誓非除去这劲敌不可。

骆宁举杯道:“小师叔,请用酒!”

丁浩被从沉思中唤回,“哦!”了一声,举杯就口,显得有些心神不定。

他又想到了红颜知已“梅映雪”,不知吉凶如何?

照骆宁这一说,要找黄衣女子只有去碰了,一个少女;落入诡秘人物的手中,

后果是很可怕的。

心念之中,如坐针尖,顿时食不下咽。

他本是专程赴枣阳寻方“萍踪无影神丐”,为手足至交求葯的。

经这一岔,又要就此耽延了,“赤影人”每年发病一次,事情可缓,“梅映雪”

的事可一刻也不能缓,但,如何着手呢?”

骆宁业已看出丁浩的情绪不稳,笑着道:“小师叔在想黄衣女子的事?”

丁浩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不知该如何着手……”

“这是急不来的事,容我传令弟子们协助查探,但不知小师叔的朋友是什么样

的人物?是招惹了对方,还是……”

丁浩知道非说实情不可,否则别人无法助力,当下沉声道:“是个女的,出事

时是男装,她被对方从汝州跟踪到宜阳!”

“哦,这么说来,对方是蓄意的了,好……”

说着,目注社飞道:“小子,你去传令,不论何时何地,发现那黄衣女子的形

踪,立即与你师叔祖联络!”

“是!”

杜飞应了声,放下酒壶,匆匆离去。

丁浩觉得很不好意思,别人面临重大困难,却为自已的事烦心,老哥哥他们为

自已的事奔走,自已难道不该尽些力?

心念之间,已得了主意,当下抛开了心头烦乱,坦然吃喝。

三更将尽,撤去了残席,丁浩在厅中坐了片刻,道:“我到集外巡视,二员外

请立即督率手下料理迁坛的事!”

“小师叔该歇息……”

“不必,事情办得越快越好,万一对方改变主意,不待三日之约,便麻烦了!”

“是,我马上传令办理,大概天亮前会完毕!”

丁浩出厅,依旧越屋而出,到了集外,开始四下巡视。

约莫四更左右,突见一条人影,星飞丸射而至,身法快得令人咋舌,丁浩心中

一动在竹林中隐起身形,待到对方临到切近,才冷声喝道:“什么人,站住!”

来人刹住身形,丁浩双目如电,一眼便看出对方是谁了,不由兴奋地道:“是

若愚么?”

来的,正是“树摇风”的独生子斐若愚。

他因不齿父亲被江湖人称为神偷,离家出走,害得老两口水火不容,他却当了

“望月堡”的副总监。

“离尘岛”湖畔,被丁浩获悉他的身世,苦口相劝,终于醒悟,丁浩要他继续

留在堡中,作为内线。

斐若愚定睛一看,欢然道:“是小叔叔!”

“不错,是我……”

“我爹娘在庄中么?”

“不在,只你师哥骆宁师徒与一些下人。”

“小叔叔知道……”

“知道了,你是专为这件事回来么?”

“是的,‘望月堡’明晚三更要采取行动,既然小叔叔在此,小侄便放心了,

不过小侄该如何呢?能出手屠杀自已人么?”

“你也是行动中的一员?”

“是的!”

“这不必担心,无人接战,你骆师哥已决定迁坛,现正在着手清理重要物件。”

“恐怕来不及了?”

“不是明晚采取行动么?”

“是的,不过监视出入通道的人,天亮前便可赶到。”

“哦!这个……不打紧,来得及的,你的身份在堡中不被怀疑吧?”

“不会,无人知道我的来历……”

“对了,郑三江邀集各门派掌门人及派中高手驻堡,目的何在?”

“主要是对付‘黑儒’!”

“没有别的目的?”

“郑三江府城极深,无人知其意向,但照情况看来,各门派掌门及高手,明是

集中全力对会‘黑儒’,实则已被软禁,与外间完全断绝络……”

“准备与‘黑儒’硬拚?”

“不,另有部署,硬拚不成的话,不惜牺牲堡中高手与各门派掌门——”

“什么部署?”

“堡中可能用作斗场的地点,全埋了炸葯,这事只有负责执行的人知道,是秘

密进行的,另据郑三江所透露,还另外有安排,‘黑儒’的功力通玄也无法幸免,

到底安排了些什么诡计,不得而知……”

“嗯,恐怕是白费心机,‘黑儒’经前车之鉴,不会轻易上当……

“但消息业已传遍江湖,‘黑儒’能不上门么?”

丁浩微微一笑道:“这不管他,反正是‘黑儒’的事……”

“还有,小叔叔也被列为消减的对象!”

“我?”

“是的,小叔叔被认为‘黑儒’的传人!”

“哈哈哈哈哈,可笑之至呀,对了,你在堡中,可曾见过或听说过‘云龙三现

赵元生’其人?”

“这倒没有!”

“明旬对方准备如何对付本庄?”

“迫令交出令符,否则血洗!”

“这行动以谁为首?”

“就是奉派来庄的特使‘五方神东方启明’……”

“嗯!是他,很好!”

“小叔叔,他是我的师父!”

“什么,‘五方神东方启明’是你师父?”

“是的,他在堡中的地位是‘东卿’!”

“何谓东卿?”

“郑三江聘请了两位客卿,辅佐大计,称他们为东西二卿。”

“哦!很别致,我还是道闻,那‘西卿’又是谁?”

“不知道,从不露面,仅知有其人,未闻其名,也未见其人!”

“郑三江野心不小……”

“是的,他有意一统武林天下!”

“像令师这类高手,堡中一共有多少?”

斐若愚低头想了想,道:“明的大约不出五人,暗的便不知道了。”

丁浩不由暗自心惊,看来“望月堡”的实力,已超过“南庄”甚多,南北的均

势,实际上已打破了。

心念之中,又道:“郑三江足不出堡门么?”

“不,他的行踪十分诡秘,平时很难见到他,而他却常在不意中出现——”

“他的功力如何?”

“这……无法估计,我从未见他与人交过手,小叔叔,我得走了,不久就要天

亮,只有一点请求,家师对小侄有授艺之恩,如果动手时,请留情一二……”

“这个我可以答应你,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见徒而知师,以你的身手而论,你

师父的功力当已相当可观,在武林中应属罕见的一流,他为何要投效‘望月堡’?”

“为了一口气!”

“怎么说?”

“他应该是南方武林霸主,但却为‘南天神龙余化雨’所取代,为了一个‘名’

字,为了这一口气,他参与了郑三江的阵容。”

丁浩不自禁地慨然一叹道:“这是武林人物的通病,究竟真正通达的只如凤毛

麟角。”

“小侄得走了,请代向家父母告不孝之罪……”

就在此刻,两条人影,遥遥奔至。

丁浩扫了一眼,道:“有人来了,大概是你方的!”

斐若愚张了一眼,道:“不错,是我方密探,小叔叔暂请回避!”

丁浩闪身隐入稍远的竹丛,人影眨眼而至,赫然是一男一妇,作乡农的打扮,

肩上还荷了锄头。

斐若愚迎了出去,低喝道:“月正中天!”

两人刹住身形,应道:“银汉无声,是副总监么?”

“不错,是本座!”

两人上前施了一礼,那男的道:“庄中情况如何?”

“毫无动静!”

“东卿请副总监回城议事!”

“好,此地由你俩监视,务要谨慎!”

“卑属尊命!”

斐若愚闪身疾掠而去,两名密探在竹林中坐了下来。

丁浩一想,情况已告紧急,对方监视的人,将陆续到来,最好能设法使庄中人

不与对方发生正面冲突。

心念之间,幽灵般现身出来,从两密探身旁掠过,两人连人影都不曾看清,便

被点了穴道,双双栽倒。

点倒两人之后,闪电般扑回庄中,只见男妇老幼,约莫二十人之多,群集院中,

还有十余骑代步的马匹,也已配备待发。

骆宁迎上前道:“小师叔,一切舒齐了!”

丁浩点头道:“够快,对方人踪已现,事不宜迟,立刻动身吧!”

“小师叔您呢?”

“我另外有事,你们……这样浩浩荡荡的一大群太显眼

“不,出门之后,立即化整为零!”

“坛适何地?”

“由此西行三十里山边村落,那里叫青草坪!”

“下令出发吧!”

骆宁下了今,一众人马,纷纷离开,待所有人全离开了之后,丁浩道:“二员

外,有件大喜事忘了告诉你……”

“什么大喜事?”

“你那失踪多年的小师弟若愚有了下落了!”

“啊!这是天大的喜事,现在何处!”

“望月堡副总监便是他,得便你禀告老哥哥,但此事切宜守秘,我要他仍留在

堡中作为内线,刚才他来到,传来消息对方在晚间采取行动……”

“啊!真是想不到!”

“时已五更,你也该走了!”

“如此,再见了!”

说完,拱手一揖,匆匆出门而去,偌大一座庄院,现在只剩下丁浩一人,冷清

清地有些凄凉意味。

丁浩关上了庄门,进入上房,倒头便睡。

这一觉睡得很甜,直到日中才醒来,觉得肚子已经饿了,寻到厨下,还有些剩

余的酒食,将就着吃了一个饱。

他知道此刻庄外四周,已被严密监视,他是故意留下来的,为了保全老哥哥这

一处基业,如果对方有纵火毁庄的企图,将不惜大开杀戒以阻止。

当然,他的打算是尽量避免庄中发生流血事件。

因为石家集还有近百户居民散在四周。

对方行动的时间是三更,算来还有半天半夜,枯等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恩仇交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儒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