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儒传》

第十八章、威灵秘宫

作者:陈青云

凝香狂声叫道:“我快要发疯了,你说的我全不懂!”

丁浩上当的经验太多,根本不理她的神态,冷酷无情地道:“你发疯便发吧!

区区一点也不欣赏你演的戏,识相的说出真情实话,免受皮肉之苦”说着,又向前

欺了两步,目中的厉芒,令人不寒而栗。

凝香咬牙切齿,猛一跺脚,厉声道:“酸秀才,我的功力不如你,要杀人不必

找藉口,我凝香虽是下人,但骨气还是有的,下手好了,别折磨人,可惜……小姐

有目如盲,看错了人……

丁浩冷极地一哼道:“看错人的该是我!”

“我不想与你分辩,但要做个明白鬼,知道为什么死,你说出原因吧?”

“说与不说都是一样,你一定要我说出来,也无妨,你们是魔女!”

凝香一窒,道:“魔女,什么叫魔女?”

“金龙帮的魔女?”

“这从何说起?”

“你还是不承认?”

“莫须有的事,如何承认?”

“本人亲目所睹,亲身所经,难道是假的?本人几乎一命呜呼,难道是作梦?

‘梅映雪’杀人不眨眼,尸体还在离此不远的林中……”

凝香双目大睁,栗声道:“真有这样的事?”然后又喃喃地道:“不会的,不

会的,小姐并不残忍……”

丁浩想起昨夜林中那一幕,心火大放,愤然道:“她向我出手,招招致命,那

是仁慈吗?”

凝香更加惊愕莫明,咬了咬香chún,道:“小姐会对你出手?”

“她说奉命要杀我……”

“奉命,奉谁之命?”

“你们帮主!”

“我们帮主?”

“凝香,不要装佯了,你小姐本身便是‘金龙使者’,昨晚她一共五名使者对

我出手,什么卑鄙恶毒手段都使尽了……

凝香大叫道:“不会,绝对不会,这其中定有蹊跷!”

“蹊跷!你主婢二人,从未说过来历,连真名实姓都没有,这又算什么蹊跷?”

“我们有难言之隐,不能抖露身份!”

“现在不必顾虑了,一切都明朗了,是吗?”

凝香用双手捂住脸,痛苦地道:“这变故简直是匪夷所思!”

“现在你说实话,不管过去你俩对我是真是假,我姓丁的并非绝情之人,放你

上路有帐也错过今天,你想好了,另若打主意,也别再演戏!”

凝香放开手,满脸泪痕斑剥,如梨花带雨。

丁浩不禁有些心动,这不像是故意装出来的,也许,梅映雪的秘密,她真的不

知,她只是个婢女,梅映雪既已暴露身份,向自己反脸动手,如果她知情,还有什

么好装的,心念之中,放缓了声音道:“凝香,你跟你家小姐多久了?”

“七八年了,从小就跟她!”

“你确实知道她的身份?”

“最清楚不过!”

“会不会她另有秘密,而不为你所知?”

凝香摇了摇头,以断然的语气道:“不会!”

丁浩确实迷惘了,想不透这中间到底有了什么蹊跷,如果凝香想脱干系,她尽

可说不太明白小姐的来历或作为,但她却肯定地说十分清楚,但梅映雪与四魔女谋

算自己,是毫无疑义的事实呢。

凝香突地道:“丁少侠,小姐既向你出手,以你的功力,难道不能制住她,问

个明白?”

丁浩一想,不错,是自己失策了,当时制住梅映雪轻而易举,把她带离现场,

那四名魔女,根本无机可乘,当下吐了一口长气道:“我当时太激动,太震惊,没

有想及此点,不过,除非她永不露面,不然这机会是会再来的!”

凝香皱眉苦思了一阵子,道:“会不会她被对方所擒,被迫而为?”

“不会!”

“为什么?”

“她现身时,只我一人,其他四名‘金龙使者’尚未现身,她如被迫,见了我

该说明了,为什么视我如仇敌,不答任何问话,口口声声要杀我?”

“也许有人在暗中监视,她为了顾及某一点,不得已而为?”

“这说法太勉强,她像是根本不认识我!”

凝香想了想,道:“丁少侠,希望你给我机会,设法查明这件奇突的事。”

丁浩定睛望着凝香,似要看澈她的内心,看她说的有几分可靠,但凝香迷惑震

骇之情自然流露,一点也看不出是装作的,心念几转之后,沉声道:“如你骗我,

下次见面我必杀你,不会多说一句话!”

“可以!”

“那么你走吧!”

凝香拭干了眼泪,似乎想要再说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说,福了一福,蹒跚奔

去,丁浩望着她的背影从视线中消失,心头一片阴云,这真真假假,把他搅糊涂了。

他有一种失落了什么的感觉,不管如何,过去这一段情,是不能一笔抹杀的,

因为他心里一直只有她。

他也联想到意外死亡的柯一尧老哥哥,失踪了的“全知子”与“半半叟”。老

偷儿此番南下查探,会不会也发生意外呢?

想到这里,不由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颤。

突地,一个意念,浮上脑海,当初“竹林客”在自己刚出道时,叙述当年血案

经过,认定主谋是“南天神龙余化雨”,虽然自己作客南庄,查证结果虽疑点甚多,

但并未证明余化雨不是主谋,此次“全知子”南下查探而失踪,连同“半半叟”也

下落不明,这中间问题便大了。

上次在“齐云庄”,自己仅以“黑儒”面目出现,追问“长白一枭”与“江湖

恶客胡非”的下落,并未抖明身份,也未正面提到这桩十多年前的血案,余化雨矢

口否认与两凶手有交往,是必然的事。

现在仅存的凶手,只“云龙三现赵元生”与“长白一袅”两人,但谁知这两名

凶手是否还在人间呢?

如果自己指名索仇,余化雨必有反应,那就不难判出了。

放着已知的主谋不去追究,一意去追凶查证,岂非舍正路而不由?

当初,自己的想法太愚腐了,广日废时,多费周章。

“望月堡”业已大张旗鼓,变成了行动,“九龙令”的公案,已到了非了断不

可的关头,追凶的事,刻不容缓,家仇了断之后,便可对师恨全力以赴。

心念之间,毅然作了决定,再次南下,指名索仇。同时查明“全知子”与“半

半叟”失踪的真相。

这一路南下,可顺道桐柏山,查蒋光彦的死因,完成对大姑所作诺言,然后到

枣阳探访“萍踪无影神丐”,为手足至交“赤影人”求医。

至于那梅映雪与“隔世谷”老人所托寻找许春娘……等事,只好暂时搁下了。

心意一决,便觉轻松了许多。正准备出林上路……

突地,两条黄色人影,同时闪现。

丁浩定睛一看,来的赫然是两名“金龙使者”,各为子,未两号,年纪在二十

四五之间,登时恨火大炽,暗忖,这可好,眼睁睁又上了凝香的恶当。

自己一念存仁,不忍杀她,她马上招了人来。好一个贱丫头,花言巧语,表演

得那么好,唱工做工都到了家。

当下,带煞的目芒,射向了两名黄衣魔女。

两名黄衣魔女,姗姗走近到距丁浩两丈之处,才停下脚步,态度可十分从容,

其中子号使者盈盈一笑,道:“酸秀才,本使者此来是要解释误会!”

丁浩剑尖斜撇向下,但已暗贯真力,准备随时出手,口里冷冰冰地道:“解释

什么误会?”

子号使者脸色一正,燕语惊声地道:“前此,与阁下为敌,是出于一桩误会……”

丁浩心中一动,道:“说说看?”

“月前,本帮有四名外堂弟子,陈尸开封道上,据传是阁下出的手,所以帮主

才传下‘金龙令’,不计代价,预备要取阁下人头……”

丁浩心想,怪不得无缘无故找上自己,原来是这么回事。心念之中,杀意减少

了些,但仍然全神戒备,安知这不是诡计?口里沉凝地道:“怎知这是误会?”

“后来查明是‘望月堡’总监‘白儒’下的手,因为阁下与他都是儒生装束,

所以才把冯京当作了马凉!”

“是误会又怎样?”

子号使者一抱拳道:“本使奉帮主之令,特来向阁下致歉,并解释这桩误会,

目的是希望阁下明白真相之后,不再与敝帮为敌!”

丁浩冷厉地道:“如果区区昨夜在林中横尸,这误会便不必解释了!”

子号使者面上一红,讪讪地道:“所幸阁下现在仍旧活着

“就凭你这几句话就消过节吗?”

“敝帮主业已致歉疚之意,彼此江湖人,不是刀便是剑,在真相未白之际,自

以敌人看待,这一点,阁下当能体谅!”

“但动手之先,为什么不先叫明呢?”

“因为认定事实不假,所以才冒昧动手。”

丁浩心念电转,既属误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算了,犯不着多结怨,自

己要办的事太多了,但对于“梅映雪”,却意有未释,而凝香刚才的一番话,显然

又有出入,她矢口否认是“金龙帮”当羽,当下沉声道:“昨夜首先现身出手的那

女子是谁?”

子号使者窒了一窒,道:“阁下不认识她?”

丁浩咬了咬牙,道:“认识,但,是以前的她,不是现在的她!”

“这有什么不同?”

“完全两样!”

“她对阁下出手,内心相当痛苦,但在敌我分明的情况下,她别无选择!”

丁浩深深被这句话打动了,心中的恨意,烟消云散,本来,他是深爱她的,但

疑念仍未尽释然,她若有情,何以不当面质问?纵然是误会,但也不能绝情至此,

何况,这误会仍由于四名二三流弟子被杀,照这样,她当对自己有何真情?

心念之间,寒声道:“区区未见她有痛苦或无奈的表现?”

子号使者一笑道:“阁下如知道她的身份,便不会这么想了!”

“她什么身份?”

“帮主千金!”

丁浩不由心头剧袭,想不到梅映雪竟会是“金龙帮主”的千金,怪不得她着黄

衣而无号志,当下惊声道:“她是帮主千金?”

“不错!”

“她叫什么?”

“不是曾经报名‘梅映雪’吗?”

“那不是她的真姓名!”

“姓名只是一个人的代表,知道了人,名号随便叫什么又有何关?”

丁浩不由语塞,这话虽属强辩,但不无道理,当然,这是推托之词,目的便是

不肯说出“梅映雪”的真名实姓,因为这牵涉到“金帮帮主”的来历问题。

子号使者似乎不愿再谈梅映雪的问题,转了话题道:“阁下是否愿意抹消这过

节?”

丁浩略一思索,道:“此时言之过早,区区要先见‘梅映雪’!”

子号使者眉头一蹙,道:“阁下现在见不到她!”

“她不愿见区区?”

“不,她已回总舵去了,短时间之内,恐怕不会重出江湖!”

丁浩的心不由一怔,感到一种莫明的怅惘,摆了摆手道:“请便吧!”

两名使者深深看了丁浩一眼,一直不曾开口的未号使者道:“还有件事要商量!”

子号使者立即接口道:“对了,还有件事与阁下商量?”

“什么事?”

子号使者面色一肃,煞有介事地道:“听说阁下与望月堡主郑三江有不共戴天

之仇?”

丁浩心中一动,道:“谁说的?”

“这不必谁说,阁下与该堡中人迭起冲突,而对方也正积极图谋阁下,这事实

在江湖中已不是秘密!”

“从何而判是不共戴天之仇?”

“令堂不是……”

丁浩如被利剑扎了一下,双晴一瞪,厉吼道:“不许提及此事!”

子号使者为之粉腮一变,但随即恢复正常,尴尬地一笑,道:“阁下不否认这

事实吧?”

丁浩冷极地道:“这是区区的私事!”

“不错,本位并非干预阁下的私事,也并非有意探人隐私,而是一个共见的事

实,‘望月堡’羽翼丰满,根基已固,若想凭一二人之力来对付,恐怕难以成功,

敝帮主有见及此,是以诚意想邀阁下合作,共谋对付,阁下有何指教否?”

丁浩心念电转,这话很动听,但“金龙帮”是新崛起的秘密帮派,看这些使者

所使用的手段邪的成份居多,如果“金龙帮主”的目的,是要与“望月堡主”逐鹿

中原霸主,自己岂不成了为虎作伥?

同时,报仇也不能因人成事.万一“金龙帮”将来的作为,比“望月堡”变本

加厉,自己将何以自处?

凭一个使者,能决定这样大的事吗?

心念之中,沉声道:“这是出自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威灵秘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儒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