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儒传》

第十九章、奇峰迭现

作者:陈青云

丁浩痴痴地望着妇人的背影,心头感到无比的凄凉,她是娘的化身,见了她,

像是重见到了死的娘,他渴望多看她一会,但她走了。

随着这感受涌起的,是无边的恨、仇,又在血管里奔流,登时食不下咽。

古秋菱惊诧地道:“少侠见到我义母,似乎心事重重?

这一点破,丁浩眼角的痛泪便忍不住了,顺腮滚了下来,这使他很窘,在一个

女子面前掉泪,但这发自内心深处的悲伤,偏偏又控制不住。

古秋菱不由怔住了。

丁浩抹去了泪痕,勉强一笑道:“请恕在下失态!”

古秋菱与丁浩互谈过身世,心中也料到了几分,忙道:“那里话,这正说明了

少侠是性情中人。”

丁浩忍不住脱口道:“她太像了,使在下情不自禁……”

“少侠是说我义母?”

“是的!”

“太像什么?”

“像先慈,几乎难以分辨。”

“啊!原来如此,怪不得少侠突然伤感起来!”

“令义母看上去,似与常人无异?”

“是的,她只是忘了过去,但对现在的,却十分清楚。”

“她也是武林人吗?”

“是的,她当初救我时,功力平平,入宫之后,经夫人诊察,发现她一度丧失

功力,仅恢复了两三成,经夫人调治之后,已完全恢复,可惜,她丧失了记忆,无

法说出身世与遭遇!”

丁浩沉声道:“在下全力以赴,誓要找到蒋光彦被窃的九叶灵芝,使她灰复记

忆!”

古秋菱激动地道:“我在此先向少侠致谢!”

“不敢当!”

就在此刻,只见小燕匆匆奔入,她已改换了宫妆秋菱一礼道:“禀使座,高总

管业已查验出七指残煞的死因!”

“啊!

丁浩精神大振,星目电张,迫不及待地道:“是如何致死的?”

小燕抬起手,她手中赫然持了一只小巧的白玉盏,递到丁浩几上,丁港一看,

竟然是一粒绿豆大的蓝刺。

小燕又把玉盏送与古秋菱过目,才道:“这料芒刺,是高总管从死者的脑勺中

起出的,因有头发遮住,所以先前均无法发觉,若非高总管用‘探毒珠’查出是死

于毒,孩真发现不了!”

丁浩惊声道:“什么毒,何以全身没有中毒迹象?”

“据高总管说,这毒叫‘无影飞芒’,是毒中之毒,见血毙命,毫无痕迹!”

丁浩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下手的,也赏自己一粒“无影飞芒’,恐怕也活不

了,照这样看来,自己是多疑了,下手的不是威灵宫的人,否则不会自己泄底,仅

可以死因不明了之。

古秋菱接着道:“高总管江湖阅历极广,可以说博古通今,是夫人的智囊!”

小燕插口道:“高总管是有名的‘女诸葛’,歧黄术算土木,无所不精。”

“小丫头,别替老身吹嘘!”

随着话声,一个宫妆的白发老妪,转了出来,面目慈和,使人一见便生好感。

丁浩心忖,威灵宫的人,看来俱非邪恶之辈,自己以前的猜测完全错了,当下

不待引介,站起身来道:“前辈想是高总管了,晚辈丁浩这厢有礼!”说完拱手一

揖。

高总管欠身还礼,微笑着道:“请坐,不必拘礼!”

说着,自在旁边坐下,丁浩坐回原位,古秋菱含笑道:

“姥姥有兴喝一杯吗?”

高总管一摆手道:“不了,你陪客人尽兴罢!”

古秋菱向丁浩劝了菜,然后道:“姥姥,这‘无影飞芒’是天生的,还是人工

制炼的?”

“当然是人手做的,先用铁制成芒刺,然后膈淬以‘无影之毒’!”

“能发这种细小之物,功力必然相当可观?”

“这还用说!”

“姥姥是怎么知道的?”

“在‘毒经暗器篇’上载得有,首制此歹毒之物的是汉代一个魔道巨擘‘超生

太岁西门倪’,如何传下来不得而知!”

“对了,还有件事请教姥姥……”

“什么事?”

“这是了少侠提起的,以前我从未想到过,姥姥当然也知道石纹剑……,

“知道!”

“威力比我这月魄剑如何?”

“同属仙兵利器,可以说不分轩轾,但差别在于使用者的本身功力修为深浅。”

丁浩忍不住接口道:“那就是说,功力愈深,愈能发挥威力?”

高总管一点头,赞许地道:“对了,正是这句话!”

古秋菱接着回话头道:“如果以月魄剑对石纹剑,结果如何?”

“如果一方的功力超过对方三成以上,可以获胜,否则双剑俱毁。”

丁浩不由心中一动,如自己有月魄剑在手,全力施为,决可胜过毒心佛,但这

是别人的珍宝,业已提起过,无法再开口,万一不幸而双剑齐毁,将何以交待?再

则使用这等利器,必有不传之秘诀,开口便是不识相。

心念之中,脱口道:“可有克制之物?”

“除了同样的利器,其它老身不知道。”

丁浩心中不禁一凉,这可就难了,这等神物,可遇不可求,那里去找第三柄呢?

即使有,别人必珍逾性命,密藏严收。

高总管闲谈了一会,告辞走了。

丁浩忽地想起一件事来,道:“古姑娘,在下有句话不知当不当问?”

“请讲?”

“当初赤影人何缘获贵宫夫人召见?”

“这个……为了我那义母!”

“哦!”

“因为我义母失去记忆,无法获知她的来历与致此绝症之由,所以请贵友人入

宫,一方面看是否能辩识,一方面问问江湖现况,如此而已,别的没什么!”

“承教了!”

“如果能知道致症的原因,便易于着手医治!”

“现在除了寻到九叶灵芝之外,别无他途了?”

“可以这么说!”

“这件事……如果能让在下的忘年交‘树摇风’来辨认,也许他能……”

“空门的掌门人?”

“是的!”

“他人现在何处?”

“南下湘境办事去了!”

“嗯!这么着好了,少侠无妨口述义母相貌病情,看他是否有印象,另外待他

北返时,我们再联络!”

“好,在下试试看!”

“少侠憩一会如何?”

“也好,古姑娘想必也累了!”

散了席,丁浩被安顿在殿侧的小室中歇憩,他也无意安卧,只在榻上跌着养神,

但心境始终不宁静,主要的是古秋菱的义母,酷肖他娘,使他沉溺在痛苦的回忆里。

心不宁,则无法入定,索兴随其自然,反正是不感觉到累。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占秋菱的声音在门外道:“少侠醒了吗?”

丁浩翻身下榻,理了理衣衫,道:“在下已醒了!”

说着,步出室外。

“夫人此刻召见!”

“啊!请引见!”

丁浩随在“威灵使者古秋菱”身后,心头仍不免有些紧张,不久,来在一间金

碧辉煌的大殿外,殿顶高悬“威灵殿”三字巨匾。

占秋菱大声道:“丁少侠侯见!”

殿中传出一个少女的声音道:“夫人请丁少侠入殿!”

步上台阶,古秋菱一侧身,以目示意丁浩进殿,丁浩镇定了一下心神,昂首从

容入殿,八名官装少女,左右分列,各执扇、剑、佛……等物,神态至为肃穆,丁

浩真有一种像戏文上进宫的感觉。

迎面,一张长案,案后端坐着一个锦衣蒙面妇人,头顶上一块横额,刻的是

“威灵显赫”四个泥金大字。

丁浩肃容恭施一礼,朗声道:“武林末学丁浩参见夫人!”

威灵夫人微一抬手,道:“赐坐!”

立即有一名少女移过一只锦墩,古秋菱这时侍立到长案右侧。

丁浩道了一声:“谢坐!”恭谨地坐了下去。

威灵夫人又沉默了片刻,悠悠启口道:“丁少侠人中之龙,果然不同凡俗!”

那清韵使人有坐沐春风之感,丁浩欠身道:“夫人谬奖,晚辈不敢当此赞誉!”

“丁少侠身世,秋菱业已提过,江湖中恩怨牵缠,杀劫无休,实在令人慨叹,少侠

至此,亦属缘份,本座仅有一言奉赠,在天心人道之下,尽量减少杀劫。”

丁浩答应道:“晚辈谨受教!”

威灵夫人又默而儿了片刻,以一种极其沉重的音调道:“少侠在江湖中走动,

对新近发生的武林大事,必知之甚详?”

“请问是什么大事?”

“有关黑儒东山复出的大事……”

丁浩心陡然一震,但,他已全得了乃师之风,不动声色地道:“此事业已传遍

江湖,尽人皆知,敢问夫人,指的是什么?”

威灵夫人点了点头,道:“听说黑儒复出,大造血劫?”

丁浩心头又是一颤,沉吟着道:“以后辈所知,黑儒之复出,是为了追查昔年

‘九龙令’的公案。因为他是被害者,事实上,他极具仁心,对当年参予搏杀的为

首者,只废弃武功,决未流无辜者之血!”

“少侠怎知道得这般详细?”

丁浩略一累索,道:“因后辈曾获这位怪杰青睐,有幸得与交谈,所以得知一

切!”

威灵夫人微颤激动地“啊!”了一声,道:“少侠与他相识?”

“是的!”

“这太好了,少侠代本座传语给黑儒,不许制造杀劫……”

“这点后辈一定办到!”

“还有,他何由证明当年九龙令公案不是他所为?”

丁浩朗声道:“这点后辈可以代答!”

“什么,少快可以代黑儒答复?”

“是的!”

“怎么说?”

“目前九龙令已有了下落,澄清这段武林公案,只是时间问题!”

“少侠能向本座详述吗?”

丁治心念疾转,威灵夫人忽然提起此事,企图不明,她的真实身份,也是个谜,

这与自己有切身利害关系,非得问明不可,当下沉声道:“不知夫人何以问及此事?”

“当然有道理!”

“难道…夫人与黑儒有什么渊源?”

“有,而且极深!”

丁浩不禁大感骇异,这从来未听师父提起过,真伪难辩,而自己是师父的化身,

如何设法究出谜底呢?

“夫人能赐告一二吗?”

“不行,少侠只须传一句话,黑儒自会明白!”

“请问是一句什么话?”

“凉秋九月下扬州!”

丁浩迷惘地道:“凉秋九月下扬州?”

“不错,你一说他便知道。”

丁浩大感困惑,这岂非要专返崤山去问师父,看来威灵夫人是不会坦白告诉自

己的,听口气双方不似有仇,但是什么渊源呢?

当下只好沉静地道:“后辈如有机会遇上他,这口讯必定带到!”

“少侠知道他准备落脚之处吗?”

“不知道!”

“你尚未回答本座刚才的问话?”

“夫人知九龙令的下落?”

“不错,必须言而有证!”

丁浩剑眉微一蹙,道:“祈夫人明鉴,此点后辈已答应过黑儒,未便奉陈。”

威灵夫人沉凝地道:“言而无证,如何能取信于人?”

丁浩针锋相对地道:“言而无信,亦无以为人!”

古秋菱眨眼示意,要他说话不可莽撞,丁浩故作不见,正襟危坐,一副凛然不

可侵犯之色,十足表现出一个真武士的风格。

空气显得十分尴尬。

威灵夫人语言含愠地道:“丁少侠满有黑儒之风?”

丁浩暗吃一惊,警惕之念顿生,心想,言行要特别注意。切不可露出破绽,心

念之中,从容地一笑道:“后辈生性如此,倒无所觉!”

威灵夫人突地一抬手,大声道:“首席使者何在?”

古秋菱面色一变,忙躬身应道:“卑座在!”

“到殿外廊上攻他三剑,倾全力,死伤不论,不许徇私。”

古秋菱打了一个嗦,恭应了一声:“谨道令谕!”

直起身来,目光扫向丁浩,似乎责备他不该如此无礼。丁浩内心相当激动,但

表面上仍神色自若,心想,威灵夫人喜怒无常,自己刚才的一句话,也算不上顶撞,

竟然认了真,也罢,反正躲脱不是祸,是祸躲不脱,既然只说三招,堂堂黑儒第二,

如果接不下一个使者的三招,岂非笑话。

当下缓缓离座而起,双手抱拳,不失分寸地道:“后辈无意与夫人座前使者动

手。”

威灵夫人语带薄怒,道:“这不能由你!”

“如后辈失手……”

“本应说过生死不计,你凭本身功力保命罢!”

“那是生死之搏了?”

“当然!”

丁浩知道说多了也没用,但身在虎穴,无论胜败,后果都难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奇峰迭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儒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