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儒传》

第二十二章、风云失色

作者:陈青云

随着话声,一个怪样的身影,自峰缘出现,赫然是一个篮衣白发驼背老人。

丁浩悄声道:“老哥哥,这驼背老人是谁?”

“梁山神驼!”

“啊!他便是梁山神驼!”

武林之后连头都不回,冷冷地道:“你们来得不少,是不是想把大洪山搅翻?”

只见那驼背老人蹒跚移步,向场中缓缓走来,看着他的行动似乎很吃力,但仔

细一看,便骇人了,他是踏草而行,在草叶上行走不难,难的是慢慢移步,若非轻

身功夫有惊人的火候,是办不到的,顾盼间,来到武林之后身侧三四丈之处,停了

身形,这才脚落实地。

武林之后冰寒的道:“来人报名?”

驼背老人哈哈一笑,道:“老大姐,不才是梁山神驼呀!”

“嗯!难怪有这等轻身功夫,驼子,你也要与老身作对?”

“啧啧!不敢,不才没有未卜先知之能,怎知老妪在此?”

“你已投效望月堡?”

“投效两个字不雅,不才是受对方礼聘的。”

“驼子,别臭美了,老身向你提出忠告,如果不想与老身为敌,退回关外去吧!”

“喏!喏!老姐这是什么话,多少得交待一下来龙去脉呀?”

“要老身如何交待?”

“听闻老大姐早已谈泊名利,引退了数十年,今日突在此山现身,令人不解,

老大姐当何以教我?”

武林之后缓缓转过半边身,面对梁山神驼冷笑连连道:“驼子,老身最后一次

见你是在泰山日观峰头,记得那时你仅半百不到,而今已白发萧萧,以如此年岁,

为后生小子们卖命!似不恰当。”

梁山神驼洪笑一声道:“老大姐,您呢?”

武林之后勃然作色道:“老身之事,用不着你过问!”

“这不显得有些倚老老!”

“又怎样?”

“老大姐,打开窗子说亮话,不才等此来大洪山,是为了金龙帮太以张狂,挑

舵杀人,如果老大姐不是该帮的包庇者,这便好办了……”

“如果老身是呢?”

“那老大姐是承认了?”

“就算承认了,尔等又能如何?”

“公道?哈哈哈……”

笑声中充满了狂妄与不屑之意。

梁山神驼一披嘴,大声道:“老大姐认为很可笑吗?”

武林之后敛住了笑声,道:“当然好笑,老身从未被人当面讨过公道,想不到

会出自你驼子之口……”

梁山神驼老脸一沉,道:“老大姐未免太目空四海了……

“你想伸量老身吗?”

“不敢,既有缘相见,当得讨教几招,不才等输了,回去也好有个交待。”

武林之后眸中精芒暴射,一反现身时的龙钟之态,冷厉地道:“很好,老身成

全尔等,上吧!”

梁山神驼房不摇,脚不动,平平飘前两丈,双手一拱,道:“老大姐杖下留情!”

“别假惺惺作态,老身看不惯,出手!”

梁山神驼望了葯王棋痴一眼,道:“老大姐,您是武林尊长,抢刀动杖不好,

老大姐不若表现两手,不才等如果认为心服,立即退出此山!”

武林之后从鼻孔里冷哼出声,道:“驼子,你很聪明,想先探探老身的虚实,

可战则战,如不能操胜券,便不战而退,是吗?”

姜是老的辣,一下子便戳穿了梁山神驼的心思,丁浩不由暗暗心折。

梁山神驼也不差,面不改色地道:“老大姐多心了,即使不才真的存心如此,

免动干戈,岂不也甚好?”

武林之后默尔了片刻,道:“什好,让尔等见识一下,不过得有条件!”

“什么条件?”

武林之后白眉一扬,道:“如果尔等自知不敌退走,永不许再出江湖!”

梁山神驼与葯王棋痴,面色微微一变,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心中似已有了默

契,仍由梁山神驼发话道:“老大姐这条件不嫌太苛刻吗?”

“嫌苛刻你可以不接受。”

“不动手,退出去总成了!”

“不成,老身言出不二!”

梁山神驼一击掌道:“好,就依老大姐的条件!”

武林之后目芒一阵转动,大喝一声:“闪开!”

一晃身到了距那卧牛巨石一丈之处,手中拐杖平伸,口里微哼一声,一股无形

罡气,透过拐杖,自杖端逼出,射向大石,“嗤嗤!”声中,只见石粉纷飞,巨石

被射穿了一个大洞。

丁浩暗向树摇风道:‘老哥哥,这一手很惊人!”

树摇风淡淡地道:“罡气凌空穿石,小兄弟一样可以力到,没什么出奇。”

只见梁山神驼飘身近前,宏笑一声道:“老大姐的内力;果然令人折服,不过……”

“不过怎样?”

“不才一样可以办到!”

“这么说是你不服?”

“并非不服,而是不能付出除名江湖这大的代价。”话声中,曲背弓腰,这一

来变成了一个肉球,双掌一登,一声霹雳巨响过处,石屑纷飞,那块卧牛巨石,四

分五袭,散了开来。

武林之后冷冷地道:“驼子,你的莽牛气功很可观了!”

“谬奖!”

话声中,似有意,又似无意,三人已成品字形把武林之后围在居中。

武林之后左右一顾盼,若无其事地道:“你们准备三人联手?”

葯王一拱手中葯锄,嘻嘻一笑道:“领教老大姐神功!”

武林之后冷眼一扫三人,抢杖便朝葯王砸去,也就在武林之后出杖的同时,梁

山神驼与棋痴各劈出一掌。

霹雳巨震声中,葯王被一拐震得退了七八步,武林之后在棋痴与梁山神驼攻击

之下,也打了一个踉跄。

人影乍分又合,一幕惊心怵目的场面,叠了出来。

只见杖影如山,掌风如涛,呼轰之声,崩山裂云,令人动魄惊心。

这是一场武林罕见的搏斗,双方都是名震武林的拔尖高手,在三对一的情况上,

更加显出武林之后的功力卓绝超凡。

丁浩与树摇风在暗中也为之目震心悬。

三人配合得天衣无缝,此进彼退,乘虚蹈隙,尤以梁山神驼,每发一掌,都具

有栗撼山岳之势。

丁浩悄声道:“老哥哥,你看胜败谁属?”

树摇风不假思索地道:‘当然是武林之后!”

“由什么地方看出!”

“你不见武林之后锐气迄未稍减,而三个老小子之中,葯王棋痴出手已不若先

时的凌厉,五招之内,便见分手!”

果然在树摇风说话之后,堪堪到了第四招,一声闷哼传处,棋痴横空飞出圈子,

直落虬松脚下,人没倒下,斜倚树身喘息,口角沁出了两缕鲜血。

紧接着,又是一声凄哼,葯王踉踉跄跄退出圈子。

梁山神驼连退数步,骇然望着武林之后。

武林之后把拐杖朝地上一插,上前三步,沉声道:“驼子,让你心服口服,来,

施展你的莽牛气功,老身接你三掌,接不下老身认输,让你们安然出山。”

梁山神驼白眉一轩,道:“老大姐,这话有失公平……”

“什么意思?”

“不才如胜了,当然可以自由出山,何须老大姐允准……

“驼子,你别想走了,你们一人刚才即使幸胜,也出不了大洪山,坦白告诉你,

论一对一,老身任拣一名徒子徒孙,皆能应付。”

梁山神驼窒了一窒,道:“老大姐真的要接不才三掌?”

“谁和你闹着玩?”

“不还手?”

“当然!”

刚才梁山神驼一掌劈卧牛巨石,丁浩是眼见的,现在武林之后要硬接他三掌,

若没这份能耐当然不会夸此海口,这倒值得一观……

梁山神驼矮身作势,口里沉哼一声,双掌平推而出,劲气呼啸,如裂岸狂涛,

武林之后衣袂飞舞,人却纹风未动。

丁浩在心中暗赞一声:“好功力!”

梁山神驼老脸微微一变,紧接着第二掌,这一掌比第一掌更见威力,势道之强

劲,令人咋舌有若九天行雷。

武林之后身躯摆了一摆,寸步未移,这一掌又接下了。

梁山神驼沉哼了一声,全身突地鼓胀如球,头上白发根根倒竖而起,形状既滑

稽,又惊人,看来他的功力已提到极限。

丁浩目不稍瞬地遥注场中,心头下意识地感到一阵紧张

“轰!”然一声,五丈之内,有如天塌地陷。

武林之后突地矮了半截,双脚入土齐膝。

树摇风栗声道:“这老婆子的能耐太惊人了!”

丁浩点了点头不作声,心中却在暗想,金龙帮怎能罗网这等高手,以那些金龙

使者的功力来看,金龙帮主的身手,定也相当惊人。

心念之间,只见武林之后拔出陷在土中的双脚,一手抓回拐杖,寒声道:“驼

子,你们三人如何说?”

梁山神驼若有所恃般,毫不在意地道:“败在老大姐手下,并不算丢人……”

武林之后怒声道:“别顾左右而言他,问你如何说?”

“依老大姐呢?”

“退出江湖!”

“哈哈哈,老大姐,如照这样,失利便退出江湖,江湖无人了!”

“驼子,方才怎么说的?”

“不才并未答应。”

“你不认帐?”

“本来是如此嘛!”

武林之后重重地哼了一声,目中抖露一片悚人的杀机,一顿拐杖,道:“很好,

尔等既看上了大洪山的风水,也是没办法的事。”

就在此刻,一个恶形怪态的白发老者,倏焉出现,颈项上吊着两串骷髅头,手

中捧一锦盒,冉冉移向场中,他,正是风流尊者上官鹗。

上官鹗现身之处,距丁浩与树摇风藏身处不及三丈。

“嘿嘿嘿……”

那笑声令人头皮发炸。

武林之后蓦一回身,道:“你们这帮牛鬼蛇神全现身了!”

风流尊者上官鹗远远停住身形,怪腔怪调的道:“老大姐,久违了啊!”

武林之后不屑地披了披嘴,重复回身,面对梁山神驼。

就在她回身之际,葯王棋痴闪电般遁走。

武林之后厉声道:“你们走不了的!”

风流尊者上官鹗大声叫道:“老大姐,区区献宝来了!”

武林之后置若罔闻,一横杖,扑向梁山神驼,梁山神驼双掌一扬,劈出一道排

山劲气,武林之后手中拐杖微微一滞,梁山神驼就乘这电光石火之机,倒弹三丈,

一翻身,如飞而逝。

风流尊者上官鹗再次扬声道:“老大姐,区区要掷骷髅头了!”

武林之后愤然回身,大步追向风流尊者,瞬间双方相距不及两丈,武林之后止

步道:“上官鹗,你这些朽骨头唬不了老身。”

风流尊者一扬手中锦盒,道:“老大姐认得此物吗?”

“这是‘素衣仙子许媚娘’那人妖的‘九幽宝盒’?”

风流尊者得意地道:“老大姐真是见多识广,一眼便能认出此物!”

丁浩想起风流尊者,在隔世谷外向自己述说的九幽宝盒的妙用,不由替武林之

后捏了一把汗,不知这老太婆是否能应付得了?

树摇风沉声道:“当年素衣仙子凭这九幽宝盒,搅得武林一片血雨腥风,想不

到又落到这魔头手上。”

丁浩心念一转,道:“可能是假的!”

“小兄弟怎知道?”

“许媚娘狡诈如狐,定会把珍逾性命的宝盒拱手送人…

场中许久没有动静。

武林之后突地哈哈一笑道:“宝盒不灵了吗?”

风流尊者脸色数变,突地把锦盒脱手抛出,愤然道:“老夫上了贱人的当!”

丁浩暗自颔首,果然自己所料不差,这九幽宝盒是假的,那真的当然还在许媚

娘的手上。梁山神驼与葯王棋痴相继退走,他们心中以为风流尊者仗着九幽宝盒,

足可对付武林之后,现在九幽宝盒不灵,这情况完全改变了,但风流尊者尚有食肉

骷髅可恃,不知武林之后如何应付?

心念之间,只见武林之后横杖前欺……

风流尊者手中高举枚骷髅头,大喝道:“站住!”

显然,他内心有些心怯,论真功实力,他决非武林之后的对手。

武林之后恍若未闻,前欺如故。

风流尊者步步后退。

场面紧到了极点。

“波!”地一声爆响,风流尊者已掷出了食肉骷髅。

丁浩心弦为之一颤,只见武林之后不知用什么身法,竟已到了风流尊者身侧,

那颗食肉骷髅等于是白发了。

风流尊者疾退了七八尺,满脸骇色。

武林之后冷冰冰地道:“上官鹗,如果老身赏你一杖,这些龌龊的东西,全数

爆炸,死的是谁?”

风流尊者又取了一个骷髅头在手,厉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风云失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儒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