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儒传》

第二十三章、血泪枯骨

作者:陈青云

余化雨一摆手,道“各位退下去,没各位的事!”

方家骏等困惑地又退回厅门之外。

余化雨眸中寒芒暴射,沉凝无比地道:“丁浩,你凭什么如此认定?”

丁浩恨毒地道:“凭当年幸免于难的活口!”

“闪开!”

震耳暴喝声中,一个形同乞丐的老者,排众而入。

来的,赫然是庄中怪人草野客。

丁浩带煞的目光如草野客一扫,没有开口。

草野客显得十分激动地道:“你是‘都天剑客丁兆祥’的儿子?”

“不错!”

“上次来庄时为什么不说?”

草野客怔怔的望着丁浩,突地滚下了数滴老泪,以悲怆的音调,像是自语般的

喃喃道:“且喜故人有后,看起来老天仍是有眼的……”

就在此刻,一个满脸福泰相的老妇人,大步入厅。口里大声嚷道:“老不死,

他真是丁兆祥老弟的儿子?”

丁浩听声音便知来的是草野客的妻子关大娘,也就是余文兰的rǔ母,这女人的

功力,似还在草野客之上,她称亡父为老弟,什么意思?心念之间,不自觉地把目

光膘了过去。

关大娘自顾自地道:“是有点像!”

草野客暴声暴气地道:“什么像不像,他本来就是。”

关大娘横了草野客一眼,目光又回到丁浩面上,大声道:“与文兰那孩子真是

天造地设的一对,上次为何要拒绝呢?对了,他没见过文兰,否则恐怕连答应都来

不及……”

丁浩有些啼笑皆非,这种场面下说这种话,完全与气氛不谐调。

草野客怒喝道“老虔婆,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

关大娘的话头被打断了,但她仅窒了一窒,接着又道:“丁贤侄,有话慢慢说,

把剑收起来别凶霸霸的,嗯!玉树临风……”

余化雨皱了皱眉,开了口:“丁少侠,如非今夜你说出来,老夫还真不知道这

段惨案,你完全误会了!”

丁浩把心一横,厉声道“什么误会,余化雨,不必巧言诡辩,血债血还!”

草野客抬了抬手,激越万状地道:“贤侄,你上次来庄,已看到老夫栖身的那

间小屋中,摆的棺木?”

丁浩不由心中一动,道:“看到了。”

“你知道棺材里躺的是谁?”

“谁?”

“你父亲的枯骨!”

丁浩像是中了雷似的一震,栗声道:“什么,是……是先父的遗骨?”

“不错,老夫伴着它已十几个寒暑,直到今日,才知他的死因……”

“孩子,老夫能骗你吗?”

丁浩心中纷乱慾狂,这真是作梦也估不到的事,连退了两步,身躯晃了晃,跌

坐在椅上,狂乱的目光,望着厅内众人,疑真疑幻。

草野客老泪纵横,接着又道:“老夫与你父相交莫逆,最后一次见面,是他在

罹难前七年,那时,你尚未出世,故此也不知他有后,那年,我夫妻自南荒返回,

前往探视,恰逢劫后,在劫灰中,认出了他的遗骨,运来此间,发誓为他报仇之后,

才将遗骨落土,岁月如流,十多年来,竟无法查出事实真相……”

丁浩冷冷道:“遗蜕经火,已化枯骨,如何认出的?”

草野客一伸手腕,道:“凭这个!”

丁浩定睛望去,只见草野客手腕上套着一个小指精细,黑黝黝的镯环,却不知

是什么东西,惊异地道:“这是何物?”

“此乃老夫家传至宝,叫做‘墨镯’,不惧水火刀剑,有一样妙用,佩在身上,

能避百毒,每解毒一次,锣上便现一白斑,是我与你父的订交之物……”

“哦!”

“你父生前,曾遭一次毒袭,遗骨上的圈子,有一粒白斑……”

丁浩不由得不信了,脱口道:“是的,惨案发生之夜,凶手中的‘酆都使者’

曾施毒攻!”

草野客点了点头,道:“以你父的身手,不会全身而退…

丁浩痛苦地道:“爱儿被执,他老人家是为了晚辈而丧生!”

关大娘厉声道:“凶手是那些狐鼠?”

丁浩咬牙切齿地道:“目前只剩下一个‘云龙三现赵元生’,与主使之,其余

的都先后意外死亡!”

“是有计划灭口吗?”

“似是而非,无法判定,每死一人,似乎都有其原因。”

“何以认定余庄主是主谋的人?”

“事发当晚,凶手声言奉庄主之命而来!”

“这是预谋诬栽。”

丁浩面对这种场面,一时不知如何好,想不到一鼓作气南下索仇,结果是徒劳,

这样一来家门血案又成了谜,如不能找到仅有的活口云龙三现赵元生,这血案岂非

成了千古疑案?

照这样说,草野客是父执之辈,而且义薄云天。

把先后的事实贯串起来看,余化雨的确不是主谋,反而也是被害人之一,云龙

三现曾杀了他的独子。

他的心情更加紊乱,真有慾哭无泪之感。

草野客又道:“孩子,你未提及你娘?”

丁浩一听提到母亲,登时五内摧折,一颗心又在滴血,仇人“望月堡主郑三江”

仍逍遥自在大做其君临天下之梦,母亲因受辱而自尽,这话怎能对人抖露?心念之

中,目眦慾裂地道:“家母毁在望月堡主之手!”

所有在场的,全为之面色一变。

关大娘怪吼道:“这从何说起的?”

丁浩忍住满眶痛泪,道:“容以后再奉告!”

余化雨义形于色地道:“丁少侠,容老夫略尽绵薄,共同戳力究明这椿血案?”

丁浩扶剑躬身一揖,道:“足感庄主盛情,尚请恕冒犯之罪!”

“那里话,少侠志切血仇,而事出误会,何罪之有,令先尊是老夫生平最钦敬

的人物,少侠也是老夫深深器重的武林之秀。”

丁浩归剑入鞘,朝向叶茂亭道:“叶兄,请恕小弟狂妄!”

叶茂亭爽然一笑道:“没那回事,这误会解明了,便是万千之喜。”

草野客大声道:“好了,好了!大家该休息养养神,丁贤侄随老夫去拜父骨!”

丁浩无言地点点头,再次向余化雨等告罪,然后随着草野客出厅,不久,来到

那间红门小筑,甫一踏入门中,泪水已忍不住滚滚而落。

进入小屋,那口乌木巨棺呈现眼帘,丁浩一扑身,恸倒棺前。

他迭遭惨痛,但从没尽情发泄过,现在,面对父骨,他再无法抑制了,放声号

啕,一任泪水倾泻,声嘶,目中流出了血水。

草野客上前扶起这:“贤侄,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有子如此,丁老弟

也可瞑目九泉了!”

丁浩扑地朝草野客下拜,哀凄慾绝地道:“伯父,愚侄不肖,尚未能手刃亲仇,

慰双亲与死难家人于地下,伯父惠及遗骨,愚侄不敢言报,谨刻铭五衷。”

“起来,起来,别说那些见外话,我关一尘也是愧对知友于地下!”

说着,硬把丁浩按坐在椅上,又道:“贤侄,你方才语焉不详,现在把你所知

详细告诉我知道。”

丁浩收起悲怀,把从竹林客听来的事变经过,以及母子投身望月堡等等经过,

详细说了一遍。对于习艺一节,仅说巧获无名老人垂青,授以绝艺。

说完,草野客又篝老泪纵横,发指道:“郑三江人面兽心,百死不足以偿其辜!”

丁浩嘶哑着声音道:“当初因认定仇家是齐云庄,恐天下无容身之地,而先母

又已失去功力所以才求庇于望月堡,这一着是大错……”

“郑三江知道你母子的身份?”

“想来是知道的!”

“你再说说那些凶手的死因?”

于是,丁浩不厌其详地把酆都使者、长白一枭、江湖恶客胡非等的死因,描述

了一遍。

草野客凝神倾听,深深一阵思索,道:“这一说,邦都使者死于毒心佛之手,

江湖恶客死于白儒的暗袭,而这两人都是望月堡的人……”

“是的,但毒心佛,真正投效望月堡,是在杀邦都使者之后!”

“先后无关紧要,他一样可以受雇于望月堡,想杀本庄叶总教习便是一例。还

是长白一枭的死因可疑,他死于无影飞芒,而据你所说,能使无影飞芒的是一个叫

虚幻老人的人,如果在桐柏山中下手的不是虚幻老人,必是他的同路人,而他却又

与望月堡为敌,这就无法把三名死者的死因连在一起了……”

“是的,愚侄也曾想到过!”

“现在除了找到云龙三现,无法揭开这谜底……”

丁浩忽地想到了老哥柯一尧,所述关于云龙三现的一切,于是,又据实告诉了

草野客。

草野客一拍手掌道:“这厮必然隐藏在什么地方、修习他盗自乃师的那半部邪

门秘笈,假以时日,他定然会现身的,也许幕后根本无人,全系云龙三现一人主谋,

那些参与鞭事的,定然得了什么好处,或是他期许他们什么条件,而被他所利用……”

丁浩咬了咬牙,道:“杀人的目的何在呢?”

“很难说,江湖风云诡谲,很多事无法逆料。”

“奇怪的是家母生前,从未提过有关仇家的事,也避言身世,直到临终前,才

告诉愚侄去找竹林客,愚侄对此,一直想不透。”

草野客皱眉道:“这的确是怪事,不过……也许她虑及你的安全。”

丁浩深深—想道:“如果是这样,那郑三江可能根本不知我母子来历!”

“你说初进望月堡时,被待为上宾,以后才遭冷落,而你母子是避仇落难的人,

你母凭什么得以进望月堡的呢?”

“嗯…这个……侄儿幼时,似乎曾听家母隐约提过,献了什么武功秘笈一类的

东西与郑三江的……”。

“这就是了,必然有原因的。”

就在此刻,小红门外传来了叶茂亭的声音:“关前辈,晚辈有话奉禀。”

草野客眉毛一皱,大声道:“有什么话说吧?”

“庄主本意要为了少侠接风洗尘,但顾及丁少侠身处悲悯之中,所以作罢,命

晚辈把酒菜送来此间,请前辈陪丁少侠略饮几杯,稍解悲怀……”

草野客不等对方说完,立即道:“这还差不多,搬进来!”

“是!”

叶茂亭亲自把食盒杯箸搬了进来,逐一摆好,道:“前辈这里有好酒,所以……”

“去,去,没你的事了!”

叶茂亭讪讪一笑,向丁浩道:“丁老弟,愚兄失陪!”

丁浩知道这怪老者不欢迎别人,遂也不加挽留,起身道:“请代向庄主致谢!”

“好的,愚兄会转达!”

叶茂亭辞了出去,草野客搬出自备的酒,拍开泥封,香气扑鼻,果是佳酿,丁

浩满腹哀伤,本无意吃喝,但盛情难却,只好勉强就座。

草野客也是心绪不佳,两人默默吃喝。

过了一歇,草野客停杯目注丁浩道:“小侄,现在谈这问题,可能不合适,但

我是藏不住话的人……”

丁浩有些木然地道:“伯父有何教训?”

“这不是教训,是句闲话……哦!不,是件正事。”

“请讲?”

“上次向你提过的关于我夫妻那女徒余文兰的婚事……”

丁浩心中一动,道:“伯父的意思是……”

“兆详老弟与弟妇已然仙去,对你的事,伯父我可以作一半主吗?”

丁浩已知老人心意,但仍恭谨地道:“当然,伯父可以完全作主,不过……”

“不过什么?”

“伯父请先把话说完。”

“你没见过文兰,但我可以告诉你,天下再难找那等兰心慧质的美人……”

“是的,伯父上次说过!”

“我希望你答应这件婚事,天生佳偶,姻缘不可错过。”

丁浩心头立即起浮了梅映雪的情影,两人之间那一段纯真的情愫,能抹杀吗?

不管余文兰有多美,岂能作负心之人,见异思迁,草野客是一份美意,但自己却不

能接受。这老人脾气古怪,倒是难于过份拂逆……

心念之中,尽量把话说得婉转地道:“伯父盛意,存殁均感……”

草野客老脸微微一变,急躁地道:“你只说是或否,别绕弯子!”

丁浩不由一窒,歉意地一笑道:“伯父,侄儿并非不知好歹,只是有困难……”

“什么困难?”

“侄儿不能辜负别人?”

“辜负别人!你已经交了女友?”

“是的!”

草野客沉着脸连喝了三杯酒,才慢吞吞地道:“什么样的女人?”

丁浩想起伊川城外林中,梅映雪对自己的那一幕。不禁有些惶然,想了想道:

“她是新崛起的武林的金龙帮主之女。”

草野客双目大睁,道:“邪门,我已经有耳闻,金龙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血泪枯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儒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