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儒传》

第四章、真假黑儒

作者:陈青云

“有,但老夫不能奉告。”

“要在何种情况之下,阁下才能开口相告?”

老者脸色又是一变,怆然道:“如果少侠不以老夫守口如瓶为然,命是少侠救

的,再取回去老夫誓不皱眉。”

“意思是说虽死也不透露?”

“是这句话!”

“其中关系很大么?”

“少侠真实来历老夫不明,也不想追问,但知道少侠是为寻竹林客而来,他人

已不在世间,一切自然随之埋葬了!”

丁浩一颗心倏往沉,这便如何是好?

竹林客一死,自己的身世之谜也随之埋葬了,据老者的口风,他可能是知情的,

但他不开口啊!

奈何?

“他过世多久了?”

“十多年了!”

“这是句谎话。”

“什么?”

“八年前有人见到过他!”

“谁?”

“一个叫柯一尧的江湖客。”

“在何处见到?”

“王屋主峰之后的无忧谷,想来便是所谓的夜迷谷了?”

老者骇然望着丁浩,期期地道:“这不可能,少侠可能受了骗……”

丁浩淡淡地一哂道:“区区想来不会,柯一尧没理由要骗我。”以少侠的年纪,

怎会……与姓柯的做一道?”

“并非同道,萍水相逢而已!”

老者面现困惑之色,再次深深打量了丁浩一眼,道:“真的?”

“即使是假的,阁下也无可如何,是么?”

“少侠找竹林客的目的是什么?”

“问几句话,没旁的意思。”

“受人之托?还是……”

丁浩心一转,道:“是受人之托!””

蓦在此刻,峰下夜谷中,突然传来一声轻啸,老者眉头一皱,道:“少侠,老

夫有友人到访,请稍候一时如何?”

丁浩想了想,道:“可以,请便吧!”

“恕老夫暂时失陪?”

说完,弹身朝峰下泻去,由于左腿已因伤失去功力,身形显得十分笨拙。

丁浩在峰头等了将近一个时辰,却不见那老者回头,心中十分懊恼,暗忖:自

己失算了,不该放他脱身的。

但又想到母亲遗言要自己找竹林客,究明身世,这系属隐秘,也许对竹林客本

身,并无多大关系,他死时也许疏于交代,甚或根本没有提及,那后继的老者,可

能毫不知情。

刚才应该抖明身世,直道来意,也许对方会考虑说出,或者坦承不知情,便省

得挂上这件心事了。

但,事非无可挽救,下谷找他便是。

心念之间,他取出干粮吃了一个饱。

看日色业已过午,必须要在入夜之前办妥这件事,那夜的滋味颇不好受,万一

对方居心叵测,乘夜施暗算,后果便难料了。

于是,他弹身下峰重返谷中。

到了谷中,竹林客那座石坟,又呈现眼前,丁浩有一股说不出的懊丧与感慨,

面对石坟,徒呼奈何!

呆了一阵,他举步朝谷底的一端走去。

愈走愈不是路,不见人影,也不见有屋棚或是可供居留的洞穴。

人到那儿去了?

看来对方是有意不再见自己的面了!

一股无名之火,升了上来,救对方一命算是白费,虽然自己无意居恩市惠,但

人情道义上总说不过去。

丁浩加快身形奔到谷底,又回头急奔了出来,依然不见人影。

他兀立石坟之前,气无所出,俊面胀得通红。

突地……

一个声音道:“少侠,失礼之至,累你久等。”

丁浩一回身,见那黄葛布衫的老者,站在身前,对方既然主动现身,心里的气

便平转了些,望着那老者道:“贵友走了?”

“尚未!”

“区区最后问一句,竹林客生前曾否向阁下交待过什么事?”

“有,任何武林人,多少总有不足为外人道的隐私。”

“如此,区区再问一句,是否提到过一位姓丁者的家世?”

老者骇然一震,栗声道:“少侠到底是谁?”

丁浩心想,干脆抖明了吧,也许能探到些蛛丝马迹,母亲临死要自己找竹林客,

可能这竹林客与父母有所渊源,至少,决不会是敌人或仇家。

心念之中,沉声道:“区区姓丁名浩!”

老者身躯又是一震,双目闪闪泛光,激声道:“少侠姓丁?”

“不错!”

“令尊是……”

“这便是区区要问之点。”

“令堂?”

石坟后冒出一个人头,栗声道:“邢慧娘是么?”

丁浩大吃一惊,一看那人头,赫然是汝州城外关帝庙前卖卜的半半叟,他曾骗

自己东行十里可遇竹林客,不由脱口道:“想不到阁下也到了这里,真是幸会!”

半半叟现身出来,老脸一片激动之情,颤声再次问道:“令堂可是……”

“阁下说对了,家母正是邢慧娘!”

“啊!”

那老者与半半叟齐齐惊“啊!”了一声,双双躬下身去,口称:“少主!”

丁浩困惑至极,愣愕莫名地道:“两位……是什么意思,谁是少主?”

老者与半半叟抬起头来,老眼中竟挂着四行清泪。

老者激越地道:“少主如早说出姓氏,便免了这多波折,幸而老夫心存感激之

念,不然冒昧下手,这误会可就大了!”

丁浩茫然道:“到底怎么回事?”

老者用手朝胸前一比,道:“小老儿便是竹林叟!”

丁浩惊喜地叫道:“阁下便是竹林叟,啊!想不到……”

“请少主到里面再谈!”

“里面!那里?

“请随老夫来!”

说着,转到石坟之后,只见藤蔓掩盖中,露出一个洞穴,直透峰壁之内。

“少主,请进!”

半半叟上前,用手拨开藤蔓,洞穴不大,但看来很深。丁浩怀着激奇的心情,

步入洞口,半半叟把藤蔓扯好掩上,两老跟着入洞,一按壁间,一块巨石自动移出

封住洞口,洞内登时漆黑一片。

丁浩可未尽信对方之言,功聚双掌准奋应变。

竹林客走近前来,道:“少侠,老夫带路!”

洞径虽然漆黑无光,但以丁浩的功力,仍可分辨人物,当下随在竹林客身后,

向里淌去,走了十余丈之后,洞径向右一折,突地眼前大亮,一间广宽的石室,呈

现眼帘,灯火通明,几桌等物俱为石制,摆设得井然有序。

进入石室,竹林客请丁浩上坐,自己与半半叟打了横。

丁浩目光浏扫了一遍全室。

然后他首先开口道:“两位因何称呼区区为少主?”

半半叟唉了一声,向竹林客道:“由你说明白吧!”

竹林客点了点头,道:“少主,主母现在何处?”

丁浩心头一惨。咬着牙道:“先母业已辞世了!”

“什么?”

竹林客与半半叟双双惊叫起来,老脸起了抽搐。

丁浩忍住了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栗声道:“区区要先明白身世!”

竹林客用衣袖拭了拭泪水,满面悲愤之容,开口道:“少主可曾听说过‘南庄

北堡’?”

“何谓南庄北堡?”

“南庄在洞庭湖滨,北堡在涵谷关旁……”

丁浩心中一动,道:“北堡便是指的望月堡?”

“一点不错,南庄便是齐云庄,这一庄一堡,分执南北武林的牛耳,实际上也

是南北两大盟主,无论黑白两道,都忌惮三分,数十年来,形势没有改变,庄堡之

间,素无往来,但也河井不相犯!”

“哦!”

“主人昔年英名震南北,武林中尽人皆知‘都天剑客丁兆祥’!”

“啊!”

丁浩惊呼一声,激动得站了起来。

他记得师父曾提到过,中原武林能与他相抗百招的,只‘都天剑客丁兆祥’一

人,可惜当初身世不明,不知道‘都天剑客丁兆祥’便是父亲,照此说来,如果

‘黑儒’名尊第一,父亲当列第二。

“少主总听说过主人名讳?”

“是的!”

“请坐下,听老夫细说根源!”

丁浩强捺住狂跳的心,坐了下来。

竹林客接着又道:“当年,南庄庄主‘南天神龙余化雨’与北堡堡主‘郑三江’,

均曾千方百计,想罗致令先尊,但主人耿介自恃,不肯卑颜以事霸主……”

“以后呢?”

“由此便种下了祸根……”

“请说下去。”

竹林客情绪相当激动,按捺了好一会才道:“十四年前,那时少主才三岁未足,

是一个阴雨之夕,有八位不速之客到访,都是当时江湖中知名人物,主人照江湖规

矩予以接待席间,对方排出一份重礼,俱是价值连城之物,说是奉齐云庄余庄主之

命,礼聘主人出山,辅佐他君临天下,称霸……”

丁浩咬了咬牙,道:“后来呢?”

竹林客双睛倏地睁得滚圆,颤声道:“主人当场予以婉却,其中为首的长白一

袅突地变脸,掷杯怒斥主人拥名自重,不识抬举,这本是预谋的,其余七人,同时

离席,各出兵刃,此时始发觉宅院早已被对方手下层层包围……”

丁浩咬牙切齿地停了一声,寒声道:“先父如何应付?”

竹林客激动过甚,喘息不止。

半半叟接下去道:“当时宅中弟子连下人共有二十余人之多,但那些弟子都是

入门不久的,还谈不上出手,只老夫羲兄弟四人,闻声奔出,厅中已动人了手,对

方八人中,两人联手对付主人,四人接战我羲兄弟,另两名乘乱入内宅,大肆杀戳,

弟子及下人无一幸免……”

丁浩陡地站起身来,目赤如火。

半半叟栗声接下去道:“主母抱着少主,力战两凶,不敌受伤,少主被执……”

“以后?”

“主母被当场废了武功,两凶分别兵持着主母与少主,来到前厅,协迫主人就

范,此时,与主人动手的两人,已有一人被杀,一人负伤,主人一见妻儿落入对方

手中,登时乱了章法,喝令我四兄弟停手,就在此时,对方猝然以暗器集中对付主

人……”

“怎样?”

“主人……不幸命丧当场,但临难又毁了对方三人。”

“哇呀!”

丁浩狂叫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俊面一片凄厉。

半半叟老泪纵横。

竹林客咬着牙道:“少主请节哀……”

丁浩狂声道:“说下去?”

竹林客沉重地点了点头,继续道:“这时,宅中四面火起,我弟兄见大势已去,

只冒死抢救活的,联手之下,救出了主母,但我弟兄已四折其二……”

“说下去!”

“老夫与大哥洪锦,拼死把主母送到后面荷塘藏匿,再回头抢救少主,火光中

只见少主被一个胸衣洞开的中年武士抱住,我弟兄忘命扑上,那武士弃下少主应战,

最后不支而退,那中年人是八人中唯一不知名号的人,记得特徵是胸前刺了一条蟠

龙……”

“再以后?”

“老夫兄弟易容改装,保着主母与少主北上,途中又被追击,便失散了……”

丁浩又张口吐了一口鲜血。此刻,他感到灵魂似被活生生地剥离躯壳。

石室内变成死一般的沉寂,各含痛泪,谁也不再开口。

良久,丁浩坐回椅上,怆痛地开口道:“我的家世,盼两位能再详告些。”

竹林客深长地叹了一口气道:“我弟兄四人,本是关外武林人,仰慕中原风光,

四异手足连袂入关,一路沿黄河而下,有一次与中原道上的朋友发生冲突,几乎不

保,亏得主人援手相救,我兄弟心感救命深恩,同求主人收留,追随左右,老夫行

三,名李茂竹,大哥洪锦,二哥与四弟罗难…

“区区……晚辈……”

“少主岂可自称晚辈?”

“该当的,谅来两位的年纪都在先父之上……”

“事实是不错,但主从有别,礼不可废。”

丁浩停了停,又道:“两位的外号又是怎么回事?”

“老夫兄弟改装易容,遍寻主母及少主的下落不获,数年之后,蓄发留须,形

貌已变,便自号半半叟、竹林客,洪大哥留在江湖,藉卖卜为名,继续查访少主母

子的下落,老夫觅得此谷,潜修武功,以备他日报仇雪恨……”

“真难为两位义薄云天!”

“少主言重!”

半半叟接过话头道:“天幸主人在天之灵,使少主寻了来,少主当初未说明身

份,老夫以为是仇家不放过,又找上门,所以才有此误会。”

“这得归功于一位叫柯一尧的老秀才,若无他指点,我寻不到这里!”

“哦!对了,少主说主母……”

丁浩心头又是一阵悲惨,含泪道“记得是五岁时,我母子投奔望月堡……”

“啊!北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真假黑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儒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