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儒传》

第六章、洞庭嘉宾

作者:陈青云

“啊!那太遗憾了,既然如此,别的不必谈了。”

“不过,庄主谬爱,小弟仍然心感。”

两人又谈了些闲话,叶茂亭尽兴辞去,下人撤了残席。

丁浩独坐楼头,望着浩渺碧波,心乱如麻。

来此已将半月,总不能在仇人家中长久作客。

照情况推断,昔年凶手,已无一留在庄中,难怪“半半叟”费了长时间侦查,

一无所获,是否挑明了质问余化雨?

身在虎穴庄中高手如云,自己能否应付得了?

忽地,他想到了凶手之一的“酆都使者”曾在王屋山中现身,而“云龙三现”

可能匿身“望月堡。”

这样看来,自己推断可能悉遭杀害灭口便不尽然了。

灵机一动,暗忖,自己何不如此如此试他一试?

※※※

二鼓初过,庄中一片沉寂。

庄主“南天神龙余化雨”的内宅院地中,出现了一条黑色士。

一名侍婢,穿廊而过,突然发现了这黑衫人,不由高声尖叫起来:“有人闯内

宅!”

她这一喊嚷,立即有数名身手矫健的仆妇,持剑现身,围了上来。

黑衫人连正眼都不看来人一下,兀立如石像。

庄主余化雨随即现身,目泛棱芒,一扫黑衫人,大声喝道:“你们都退下去!”

仆妇们纷纷退入房内。

余化雨移步阶沿,而对黑衫人,沉声道:“朋友何方高人?”

“黑儒。”

“呀!”余化雨惊呼了一声,脸色大变,栗声道:“阁下……是黑儒?”

“不错。”

“光降敝庄有何见教?”

“找人。”

“阁下……要找人……不知找的是什么人?”

“江湖恶客胡非和长白一袅!”

余经雨惊楞地退了两步,道:“敝庄并无此两人!。

“如果有呢?”

“任由阁下搜查全庄,如果庄中有此二人,悉听阁下如何处理便了。”

“本儒无暇搜查,希望庄主交出二人,或说出二人行踪。”

余化雨苦苦一笑道:“本人从未与二人来往过,这……从何说起?”

“不要推得太干净……”声音冷得令人发颤。

“事实如此”

“余化雨,你相信本儒有力量摧毁你这‘齐云庄’么?”

余化雨全身一颤,栗声道:“阁下总不能无中生有,强人之所不能?”

“言止于此,本儒提出警告,你多多思量,本儒去也!”

声落人杳,有如幽灵鬼魅。

“南天神龙余化雨”怔在当场,口里梦吃般喃喃道:“黑儒,黑儒,这可怕的

人物竟然还在世间……从何说起?”

内外手下多人,涌到内院,大部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庄主的面色,使他

们不敢造次动问,只互相窍窍耳语。

庄主余化雨一挥手道:“你们都散去,请英总管、叶总教习方师爷留下。”

所有人全部散去,剩下叶茂亭,一个猴相老者与一个二十多岁的文士,三人随

庄主进入内宅的客厅中坐定。

猴相老者首称开口道:“庄主,发生了什么事?”

余化雨沉重地道:“适才‘黑儒’来访。”

“黑儒。”三人异口同声地惊叫起来,面色立变。

叶茂亭皱眉道:“承在下在北方曾听人提及‘黑儒’重现江湖,只以传闻失实,

想不到真有其事,他来此的目的何在?

“找人!”

“找什么人?”

“向本庄主要‘江湖客胡非’与‘长白一袅’这两个声名狼藉的魔头……!

“这从何说起?”

“本庄主也想之不透。”

“结果呢?”

“他去了。留下话要本庄主多多思量,可能……他会再来。”

年轻书生接口道:“属下出生晚,没见识过这怪杰,但听老辈的提起,‘黑儒’

并非强梁霸道之人,生平并无恶迹,昔年‘九龙令’公案,据说尚属疑案。”

余化雨颔首道:“方师爷说得是,如果对方再来,讲理讲不通,动武的话,自

本人以下,无有他三招的对手,后果非常可怕……”

叶茂亭道:“江湖还有一说,这出现的‘黑儒’是假冒的,真的确已死于当年

邙山之役。”

余化雨摇头道:“设若如此,那就更可怕了。”

“他寻这两个魔头不知何为?”

“不知道!”

“为什么进本庄找人呢?”

“无法思议、”

“庄主可曾问他?

“没机会多问,他去了。”

“如今之计呢?”

“如果能知道那两魔的行踪,便可答覆他!”

“这两魔一向不在南方活动,而且早已没听人提及两魔之名,一时之间何处去

查。如果对方冒‘黑儒’之名,以此为藉口,另有居心,问题便大要……”

年轻书生道:“如果来的是冒名使诈之辈,便不足虑了!”

余化雨眉毛一轩,道:“为什么?”

“冒名总不能冒武功,‘黑儒’一代怪杰,武林中没听说身手盖过他的,如真

是冒名者,凭本庄的人力,应可对付,怕只怕是真的。”

“有理,师爷真是言必有中。”

“有了!”

“师爷又有何高见?”

“请那位‘酸秀才’来共商。”

“师爷怎会想到了他?”

“他出身北方武林,据叶总教习所述被救经过,他是个不可思议的人物,也许

他能提供些眉目。”

“他……是客人?”

“同属武林一派,这倒无所谓。”

“那就请叶总教习去请一趟!”

叶茂亭应声起立,匆匆奔了出去。才半盏茶功夫,便带着丁浩进入客厅,三人

起立相迎。

丁浩目光一转,都不陌生,入庄时就已引见过。

那猴相老者是总管“金猿莫伟”,年轻书生是师爷方家俊,当下—一见过礼。

余化雨一摆手道:“少侠请坐下说话!”

“谢坐。”

“适才发生之事,叶总教习想已奉告?”

“是的!”

“以少侠高见,如何处置?”

丁浩沉吟了一会,悠悠启口道:“恕在下多问,‘黑儒’要找的人,是否在庄

中,抑是曾在此停留过?”

余化雨毫不思索地道:“根本没这回事!”

“不过……‘黑儒’现身,必非无因!”

“是的,但想不透其中究竟,目前令人困惑的是‘黑儒’真假问题,少使对北

方武林并不陌生,不知有何高见?”

丁浩沉声道:“在下郑重进言,‘黑儒’东山复起,是千真万确的。”

“啊!依少侠看来,本庄该如何应付?”

“唯一方法,庄主设计证明‘黑儒’要找的人不在庄中。”

“这……如何证明,凭口头难邀对方之信……”

“不管死活,查出两人下落?”

“这更难,‘长白一袅’与‘江湖恶客胡非’根本不在南方武林活动,而北方

是‘望月堡’天下,力不从心,奈何?”

话锋一顿,又道:“还有,‘黑儒’能慢慢等候我方侦查么?”

“此点在下可以为力!”

“什么,少侠……”

“在下与‘黑儒’有一面之雅,很蒙他青睐,可以缓颊。”

“啊!太妙了!”

“不过事情最终仍须交待。”

“这……只有尽力而为,成事在天了。”

“在下明日出庄走走,看是否能找到对方,把话传到!”

“很好,这事就重托了。”

说完,转向“金猿莫少伟”道:“莫总管,修火急令与小女,要她全力侦查两

魔下落!”

“是。”

丁浩心中一动,庄主千金竟在北方武林,这样大的事要她去办,必是个了不起

的女子,但话又说回来,也许这只是过场。

现在,是一个机会,是否就此挑明身份,开始行动?

心念及此,不由略感紧张,但掩不住那血海深仇的恨毒,伙人就在眼前,仍继

续作客么?

又一想,不成,兵刃不在身边,过了今夜再说吧!

又一个意念升上脑海,如果昔年凶手,又被杀害灭口,为了应付“黑儒”,对

方会交待出死人。那便铁证如山了,不怕对方狡赖。

等,再等上一段时日,他作了最后的决定。

聚谈就此结束,各自回房安寝。

丁浩回到了“览碧楼”,心头起伏如潮,一夜未曾合眼,以本身功力,大可指

名索仇,但真相可就永不能查明了。

当年家门血案,谁保没有别的原因。

目前活着的凶手,已知的是“酆都使者”与“云龙三现赵云生”,只要抓到其

中之一,一切便可水落石出。

但两凶一个下落不明,一个在王屋山惊鸿一现,自己势不能回转北方,先缉凶

手旷日废时?……

第二天一大早,丁浩骑了庄中预备的马匹离庄外出。

过午时分,来到了岳阳城,他不入城,叩马直奔岳阳楼。

刚刚抵步下马,一眼便望见“半半叟”设在僻角里的布招。

登时心中一震,在树阴下栓了马匹,若无其事地晃了过去。

“半半叟”眼尖,远远便招呼道:“公子要看相么,祸福穷通寿夭,老夫言无

不验。”

丁浩笑了笑,走了过去,在小桌前椅上坐下,此刻正是进餐之时,来往的人不

多,一目便可了然。

这桌位又远离摊棚,谈话便少了忌避。

“少主作客南庄?”

丁浩一惊道:。洪老如何知道?

“半半叟”神秘地一笑道:“不然怎能作耳目!”

“洪老在此不受疑么?”

“不会,跑江湖自有法门,少主作客多时,可有什么发现?”

丁浩这些日来的经过,略述了一遍、隐起了“黑儒”一节,最后道:“洪老认

为可以行动否?”

“半半叟”一摇手道:“幸而少主没有鲁莽行事,这不成!

丁浩一愕道:“什么不成?”

“事情大有蹊跷!”

“洪老有何发现?”

“据我调查,除了‘云龙三现赵元生’曾是该庄的总管而外,所知的凶手,没

有一个是余化雨手下,也没与余化雨有过往来!”

丁浩默然了片刻道:“他难道不可以付代价买凶手?”

“当然有此可能,但以江湖中的往例来看,通常买凶手是在自己力有不逮,或

不能出面的情形下为之,而且只限于一二人。

当年参与其事的,除为首的八人外,还有手下数十人之多,总有—一缄其口?”

“也许已经全封上了嘴……”

“少主虑的是,但小老儿消息来源可靠。”

“怎样可靠?”

“我新近拉拢了一个人,是‘齐云庄’退休武士,年已古稀,他的话不会假。”

“这种事并非人人知情?”

“不错,但据他所知,庄中武士从没无故失踪过。”

“洪老的意思是血案主谋不是余化雨?”

“我不敢断言,但揆情度理值得商榷。”

“洪老当年是在场者之一,对方分明说是奉庄主之命?”

“当年我也一直深信不疑,但现在仔细推想,颇有破绽!”

“什么破绽?”

“第一、从当晚的一切部署看,流血杀人是预谋,而余化雨对主人是慕名罗致,

没有行凶的必要。

第二、彼此从无夙怨。

第三、主人虽未应南庄之聘,但也没归附北堡,南庄北堡各处一地,河井不相

犯,没有利害关系存在,而余化雨并非枭雄之性,不会做出不得则毁之的毒辣行为

。”

丁浩一想,“半半叟洪锦”分析的不无道理,而照自己以“黑儒”之面目试探

的结果,事实似乎也有出入。

心念之中,沉凝地道:“就此罢手不成?”

“半半叟”摇手道:“不是这意思,我认为有详查事实真相的必要,如果一旦

把事情闹开,而找错了对象的话,岂不打草惊蛇,使事情更趋棘手?”

丁浩皱紧了眉头道:“洪老的意思是暂时隐忍,设法找到当年凶手之一……”

“对了,正是这句话,据少主方才所说‘云龙三现’可能受‘望月堡’包庇,

而‘望月堡主’又买通那白眉老僧杀叶茂亭,此中便大有蹊跷了。”

“我也曾怀疑过这一点。”

“目前我认为有两条路可走……”

“那两条?”

“第一、少主可先北返,查明‘望月堡’包庇‘云龙三现’是否有其事,买凶

手杀叶茂亭的原因。

第二、‘酆都使者’既曾在王屋山现身,应尽力提到他…

“嗯!”

“最好能得到‘全知子’的助力……!”

“为什么?”

“他是极好的侦探名手,而且江湖阅历之丰,当今武林无人出其右。”

丁浩扪紧嘴chún,点了点头,道:“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洞庭嘉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儒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