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十一回

作者:陈青云

且说云霄以一只熟羊腿降住了四个黑汉子,店小二送上了酒菜,他试出了无毒

之后,就一边喝着酒,向那趴在桌边的汉子问道:“我早看出来你是天蝎教的人,

此处也必有你们的分坛。

快说,在什么地方,坛主是什么人?”

那人嗫嚅着道:“分坛就在此镇正西一个山谷内,地名叫七星谷,我家坛主人

称铁扇金钩文非,……”他话没说完,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冷冷接口道:“不错,

但他今天改了称呼,叫追魂夺命了……”话音未落,倏见一道寒光,穿房而入,那

汉子骇然一声惨叫……梅影一声娇叱,纵身穿窗而出,一式“喜鹊跃枝”,人就上

了房。

但见繁星在天,夜风习习,哪有个人影儿,正然惊怔,就听云霄在店堂中叫道

:“梅姑娘!回来吧!狗贼早走了。”

梅影应了一声,一个“燕子穿帘”式,重又回到店堂。

就见那黑衣汉子仰面倒在地上,张口突眼,喉间鲜血正然迸喷。

云霄仍然在狂饮吃着酒菜,就如个没事人儿样的。

梅影不禁一皱眉,娇嗔道:“我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就如是饿鬼投生似的!”

云霄笑道:“我师傅是出了名的馋饕,他的徒弟还能不是馋鬼。”

梅影撇嘴笑了一笑,道:“那贼子身形好快呀!”

云霄道:“他跑不了的,咱们吃喝好了,这就找他去。”

梅影道:“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吗?”

云霄笑着一指地上的死尸,笑道:“你没听方才他说吗?镇西七星谷。”

天黑无月,星稀云暗,山村人睡早,山镇一片死寂,到处都静悄悄的。

蓦然之间,从一处店房中,飞出来两条矫捷的黑影,轻飘飘的,连半点声息都

没有。

好轻灵的身法!

他们飞身上房,可并没有耽搁,只是微一停顿,略辨了一下方向,前面的一人,

早已像轻烟一缕,首先飞起,后面的一人,也跟踪而起。

一前一后两条黑影快得几乎一瞬即逝!

看方向,他们是奔向了镇西七星谷!

七星谷确是个绝险,两面崖壁陡立如斩,长满着藤蔓古树,中间是一条仄径,

淡红砂地,寸草不生,最后一峰阻塞,上丰下锐,无法登越。

尤其那些藤葛蔓,并不是普通藤蔓,乃为苗山特产的子母勾连藤。

须知这子母勾连藤,乃是一种毒草,生相虽然有点像藤,但却根株纠结,一母

九子,到处蔓延,茎叶上长满了茸毛细刺,不论人兽,如被刺上,马上痛痒交加,

皮肉起泡糜烂,虽然不致丧命,但这份罪也够痛苦一常这谷中主人,早在数年前,

费了不少心力,从苗疆移植而来,布防四方,用作这七星谷的天然屏障。

他们就因有这样的仗恃,所以在七星谷外面,并没有设下卡哨守望。

那飞驰而来的两条黑影,正是云霄和梅影两人。

梅影贪功,又居心要在云霄面前显点能耐,一到谷口,她连打量了下地势都没

有,一顿纤足,就朝谷中扑进。

当她第一个起落,脚方着地,正打算再次纵身的瞬间,蓦听云霄喊了一声道:

“梅姑娘小心怪藤缠人!”

梅影闻声方一惊,倏觉脚底一阵奇紧,双足似被什么东西缠祝幸而云霄示警在

先,小姑娘武功已至上乘,身灵心巧,一觉着双足受缚,连忙稳住势子站好。

她初时疑必是被蛇虫之类所缠,不禁心中大惊,也顾不得细看,手中剑已顺脚

而下。

但听“嚓嚓”两声,绑缠之物已告断落。

低头一看,见是一大片似藤非藤、似索非索的东西,无枝无叶,都有拇指粗细,

遍地都是。

这一来,把个梅姑娘秀眉直竖,心中暗骂:“这些草木也会欺人!

此际云霄已纵了过来,见状笑道:“草木无知,你和它怄的什么气?”

梅影仍然气愤未消,娇嗔着道:“你说它无知,怎么会缠人?”

云霄笑道:“这种东西名字叫子母勾连藤,产在苗山,也有称它为死亡毒藤的

。”

梅影笑道:“你知道的还不少呢!”

云霄道:“我曾跟着家师去过一趟,在苗山住了一年多哩。”

梅影道:“如此害人的东西,不除去它,留着害人不成?”

云霄笑道:“要像你这样的除法,满山毒藤,少说也得一月之功,那么一来。

我们什么都不要干了。”

梅影闻言不禁失笑道:“依你怎么办呢?莫说我们就困在这荒山中吗?再不就

知难而退,回到小镇上去。”

云霄道:“对付这种毒藤,只须用剑将母藤斩断,子藤就消失了刺人的功效,

我们不就可以进谷了么?”

于是,两人就挥动手中剑,飞跃跳纵,一路上披棘斩藤,向谷中闯了进去。

远远地已盾到了一所大宅院,绕庄人影幢幢,灯火照耀如同白昼。

原来庄中早有了准备,加紧戒备起来。

两人鹤伏鹭行,慢慢地接近庄院石墙,耳听墙内杂沓的脚步声,已知巡逻的人

不少。

梅影悄声道:“看样子,他们早有了准备哩,我们只有硬闯了。”

云霄摆了摆手,笑道:“用不着,你看我的吧!”

说着,探手入怀,拿出一个纸包来,托在手上。

梅影看着奇怪,问道:“喂!你这是干什么呀?”

云霄笑道:“这是一包胡椒粉,让我变一个把戏给你看,记着,可不准笑呀!”

梅影笑着点了点头,心说:“看你闹什么鬼!”

就见云霄话落,陡然伏倒墙上,面向墙里,嘴上一用劲,对准那胡椒粉一吹,

一层淡淡的薄雾,飞散向四五支外。

那巡逻的贼徒们,一将胡椒粉吸入鼻内,只见鼻尖一酸,宛如是害了伤风样的

“哈——啾!”一个个都打起喷嚏来。刹时间,哈啾连声,一个跟着一个,全

都闹得涕泪交流。

梅影见状,几乎忍不住失声笑出来,倏听云霄弹指声,跟着拔身一纵,两人就

越过第一进院子,闯入到第二进。

这一进院子,却显得有些阴森,正对面一排五间的大厅,黑沉沉的,没有一点

灯火,令人有一种恐怖之感。

院中方圆不足十丈,但却满植着花树,假山鱼池,十分幽静。

梅影悄声问云霄道:“前院是那样地剑拔弩张,火把耀天,此处却又这样的阴

沉沉……”云霄道:“这种情形更是可怕,那一排排花树中,如果没有暗藏埋伏,

就是别有所谋……”梅影道:“埋伏有什么可怕的,我猜他们必是用的金蝉脱壳之

计,前面虚张声势,其实主要的人,早就走了。”

云霄道:“不能那样大意,我猜……”

梅影哼了一声,道:“你猜什么?要是害怕,我替你开路好了。”

她说着话,一顺手中剑,大步向前走去。

云霄望着姑娘的背影,人却也举步,跟在她身后而行,但却暗运功力戒备着。

这出奇的沉寂,实在也真难使云霄放心,虽然在走着,却有一股紧张恐怖的情

绪,暗袭着心头。

果然不出所料,就在他们方穿过三四排花树,突听身后五六尺外,传过来一声

冷笑,道:“这才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闯来!”

两人大吃一惊,云霄接口沉声道:“哪一位朋友,请出来答话。”

花树后又传出一声冷笑道:“七星谷从来没有放走过一个活人,也是你等乱闯

得的,目前你们已陷身重围,只怕是插翅难飞。”

梅影冷哼了一声,道:“我们既然敢闯七星谷,也就没有把你们这点鬼蜮伎俩

放在心上,就是天罗地网,岂能奈何得了我们。”

花树后面那人道:“七星谷虽没有天罗地网可也称得上铜墙铁壁,只怕二位有

进来之路,无出去之门吧?”

梅影在说着话,早就留上了心,蓄势待发,等到花树后面那人话音一落,她已

觑准了位,陡地娇叱一声,道:“你现身出来吧!”

喝声中,扬手一掌,劈了过去,掌风匝地疾卷,撞向那人隐身的一处花树。

劲风方起,陡地响起了一声尖锐的哨声,就见一条人影微晃,一闪而没。

就在这时,一排弩箭,已啸风急射而来。

云霄迅疾拍出了一掌,强凌的掌风,迎着那一排弩箭,卷了过去,弩箭一遇上

掌风,尽皆飞向一侧。

另一排花树后面,响起了一声冷笑,道:“好雄浑的掌力,也接我一记试试……”

话声甫落,一股劲风已激撞而起,直涌了过来。

云霄右手一扬,正待推出……梅影已早推出了一掌,口中娇喝道:“待我试一

试如何?”

两股掌风劲气,相撞一起,立时激起一股强风,疾旋而起,升高约一丈余,方

始“轰”地发出来一声大震。

风劲分散,吹得周围五尺之内,花枝摇头,叶飞片片。

这一招,双方都是强打硬接,竟然是势均力敌,未分强弱。

云霄心中不禁暗凛,心忖:“梅岭绿萼庄的武功,是也不凡,一个小女孩儿家,

竟有如此的内力造诣?……”就在他一念未已,刹时之间,箭风啸空,又是一排弩

箭疾射而来。

云霄双掌平胸推出,劲风滚荡中,又把那一排弩箭震开。

可是,对方人手似乎不少,任是掌力如何的凌厉,无奈此落彼起,那弩箭宛如

大河决堤一般,绵绵不绝,划空而来,激风而啸,声音刺耳已极,云霄陡地一声长

啸,剑随身走,纵身而起,一边却喊道:“梅姑娘!箭矢没长眼睛,小心点哟!”

梅影咯咯一声娇笑道:“它伤不了我,你放心吧!”

话声中,人也持剑腾身而起。

就见两人腾身半空,各舞起一柄长剑,宛如二龙抢珠一般,上下飞舞。

劲风从两柄剑上直荡出来,那箭矢虽密,却吃不住劲风一扫,顿时纷纷坠落地

面。

隐身在花树中的弓箭手,俱都是这七星谷选出来的壮汉,少说也有百数十人,

手中用的也均是百石硬弓,双膀要是没有个三五百斤蛮力,休打算拉得开它。

由于这弓箭手都是好手,射出来的箭矢力量自是不凡,所以当被对方剑气震飞

时,余力仍甚强厉奇疾。

就见半空中好似天女散花一般,连绵不断,啸风之声,也更是尖锐刺耳,蔚为

奇观。

就在那些箭矢,簇簇连声,四下乱飞的当儿,蓦然响起数声惨叫。

原来那从半空震落下的箭矢,似如骤雨般,反射回来,弓箭手闹了个手忙脚乱,

孽由自作,立有好几个人被箭射中,血光四溅,倒地不起了。

也有几个人见势不好,丢下弓箭跑开了去,还有狂呼停止放箭,总之,闹成了

一团糟,箭势已缓了下来。

梅影身在空中,一眼看见那和自己对掌之人,仍在喝骂着弓箭手放箭,心中不

禁有气,一晃手中剑,俯冲而下。

地面上那汉子眼角一扫,讥道:“俏丫头,你竟找上大……”他那一个“爷”

字还没有喊出口来,哪知梅姑娘身形快如闪电,一剑已扎入了他的前胸,应手响起

了一声惨叫。

云霄笑了一声,赞道:“好一手‘问路斩樵’!”

他一声未了,立时有两个大汉扑了上来,双刀并举,挟风砍到。

云霄长笑了一声,虎躯疾转,铁掌轻挥,正打在当先奔来那大汉的右腕上。

“锵啷”一声,那人手中一柄朴刀,脱手也去七八尺远,正砍在那后扑上来的

一人身上,响起了一声惨叫,被生生斩断了一条膀子。

梅影此际也身形落地,见云霄只一举手,连伤了两人,不禁也笑道:“云霄!

你这一手也不错呀!”

两人全都会心地哈哈大笑起来,竟没把眼前的危险,放在心上。

笑声未歇,又有十几个大汉走了上来,分向云霄两人,抡刀便砍。

云霄又是一声长笑,倏地一矮身,一个扫堂腿,踢倒了近身的四个汉子,跟着

遥发一掌,又击落了一人手中刀,人跟着也扑了上去。

梅影一顺手中剑,娇叱道:“不怕死的,就一齐上来吧!”

喝声中,唰地一剑,横扫向身后的一个大汉。

那人挥刀一封,“锵啷啷——”金铁大震声中,火星冒起老高,手中刀竟被震

得脱手飞去。

云霄和梅影两人,宛如似出押猛虎一般,剑削掌拍,倏然之间,击倒了七八人

忽然斜刺里,纵出来一人,是个中年文士,横身截住了梅影,嘿嘿一声冷笑道

:“丫头休要撒野!”

话声中,右手一展折扇,“唰——”斜里划出。

海姑娘家传绝艺,算得上见多识广,一看此人出手,就知遇上了劲敌,再一细

打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