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十二回

作者:陈青云

 那豹闻言,立即腾身又起,朝梅影扑来,同时吴巧也纵起了身形,循声飞追。  原来梅影一剑逼退了豹子,倏见通天狐吴巧扑出,她身形一闪,就隐在一处矮树间。  但她却关心着云霄的生死,就慢慢地向云霄身边挨近,冷不防,从地上夹起那昏迷的云霄,撒退就跑,这样才惊动了那吴巧,纵豹追来。  梅姑娘这时,真成了急急如漏网之鱼,用出了全身功力,直向谷底奔驰。  还好,那云霄在经过一阵颠簸之后,总算还过来一口气,只觉是被人夹着飞跑,睁眼看去,认出来是梅影姑娘,心中不禁大喜,忙道:“影妹妹,快放下我!”  梅影一听云霄说了话,芳心也大为宽慰,松手放了他,深情款款地道:“霄哥哥,你好了吗?可把我急死耍……”他一言未了,远远传来豹鸣之声。梅影探手拉起云霄,慌不迭叫道:“快跑!那老妖精追来了。?  云霄道:“尽跑也挡不了事,来!咱们用石头砸她!”  梅影应了一声:“好!”两人就闪身到一处乱石堆后,伏了下来。  那通天狐吴巧虽然双目失明,但她那听觉却是敏锐得很,加上那只豹子,不但眼能辨得秋毫,而旦嗅觉更是特别的灵。  一人一兽,相互偎依,不一会的工夫,就近了上来。  也就是当两人方伏好身躯,通天狐已驱豹赶到,那豹子仰天啸了一声。  通天狐吴巧道:“花儿,你已发现了敌人吗?快扑上去,不能放走一个。……”她话声未落,梅影已然扬手打出来两块盖形石子来,夹风发出一声锐啸,直打向通天狐。  通天狐听风辨位,已知敌人是打来了一块石子,激发起她那凶悍之性,“哇”地怪叫一声。  那豹子本来作势待朝梅姑娘扑去,听到了通天狐的一声怪叫,也不知又出了什么事情,忙即上住了前冲之势,伏身在地。  在这时,就见通天狐凌空纵起,大袖扬处,已接住了那两块石子,厉喝一声:“还给你!”  喝声中,又是大拍一扬,两石齐被掷回。  梅影听那风声,就知对方的内功修为,比自己高得多,她可不敢硬接。  就这一瞬间,通天狐回了石子,身形跟着欺进,就扑向梅影的伏身之处。  梅影真没想到瞎老婆有这么快,眼看人已扑到近了,立时慌了手脚,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双手舞起,抓起来地上的石子泥块,或是枯枝草根,一齐都向通天狐扔去。  刹时间泥风石雨,齐罩而下,声势虽然凌厉,但却失了准头。  通天狐吴巧挥起两只衣袖,挡架着那石子泥块,一面却哈哈大笑道:“好丫头,你就这点能力了吗?我看你今天怎能逃出手去?!”  她这时因为那石子泥块如雨飞来,自己眼睛看不见,闹不清敌的真正位置,打算用话激对方出声,自己就可以一扑而中了。  哪知,她这点鬼心思,瞒不了刁钻的小姑娘,她就是一声不哼。  就在这时,云霄抽冷子一石飞到,正打中她腰中“笑穴”,通天狐挨了一下,微微一怔,陡地扬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笑个不停不歇,而且笑得手舞足蹈。  梅影见状,一时还不知瞎老婆是中了穴道儿,还在一个劲地乱扒乱扔,不一阵工夫,已将通天狐打成了个花斑狼头,头上也见了血,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泥污。  但是,她仍然狂笑不休,小姑娘不禁一怔,转头一看云霄。  云霄笑道:“她已被我打中了笑穴,不笑死不歇,非得笑个肝肠寸断不行!”  梅影笑道:“这就是你们天山的绝技呀!”  她虽是这样的说,但眼看着对方那可笑的样儿,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那豹子先是一声低吼,跟着又是一声惨叫,倒地乱滚起来。  原来那豹子吼出来一声,方跃起来向梅影扑去,被云霄贯注真力,抖手打过来一根枯树枝。  须知云霄的天罡神功,已练到了摘叶伤人之境,这一根树枝,无疑就是一柄利刃,正又打在制命之处,那豹子怎生受得了?  惨啸声中,倒地也就只是滚了几滚,不动了。  通天狐吴巧心虽然明白,无奈穴道被制,却由不得她,仍是狂笑不止。  笑着笑着,连声音都变了,她是由欢笑在被打中穴道之后,变为狂笑,笑得声竭力嘶,又变成了苦笑。  先是捧腹大笑,接着身子一阵摇晃,栽倒地上,却又成了伏地修笑了。  她一边笑着,一边还叫着:“锐儿!你把娘想得好苦哟!哈哈!哈哈!想得我好苦哟……”梅影总是个女孩儿家,心肠软,慢慢地,她已感到这瞎老婆子太可怜了,而动了侧隐之心。  倏地又听她叫道:“哈哈!哈哈!我老婆子因在这青灵谷五十年,为的是要等你回来,怎么你真的如那……哈哈……小子……哈哈!所说的那样,哈哈!死了……死了吗?那我还等什么呢?……”她惨笑着,数落着,陡地发狂般,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厉声叫道:“姓云的小子,还我儿子来!”  喊声中,倏地一纵身,向云霄伏处那一堆乱石上撞去。  云霄以为对方穴道已解,朝自己拚命而来,赶忙地一闪身。  但听轰然一声响,接着就是她凄凉一声惨叫,撞了个血花四溅,眼看是活不成了。  天色已黑,夜幕早垂,幸好天际还有一弯新月。  云霄望着地上的一人一豹两具尸体,长叹一口气,道:“好险啦!我这是两世为人了!”  梅影的一双秀目,有一点润湿,慨叹道:“这老婆婆也太可怜了。”  云霄道:“你可怜她,她却不可怜你哩,幸亏她双目失明,否则咱们两个,今天谁都别打算活!”  梅影忽的想起了一事,道;“云哥哥!你认识那桑锐?”  云霄摇摇头道:“我怎会认得,他早在十年前就死了。”  梅影道:“你怎么知道的呢?”  云霄道:“是一个武林前辈和我说的,他是死在天蝎教八位护法尊者的手中。”  梅影又是一声慨叹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不论正道邪派,母子之情,才是最真最纯的了。”  云霄道:“所以为人子者,当以孝亲为第一,天下之爱,也只有母爱最伟大。”  他顿了一下,又道:“就以这位瞎老婆说吧,当年的花氏三狐在江湖上,可说是作尽了坏事,但谁又知道她竟是这样的舐犊情深呢?”  梅影卟哧一声,笑了起来道:“你几时学来了这副冬烘样儿,此时非说教之时,眼前我们到哪里去呢?”  云霄道:“我们这不是进了青灵谷吗?当然是要到谷深处探它一探才对。”  梅影道:“要探谷就快动身呀……”  云霄道:“咱们先调息一阵,休息过来了再去不迟,我猜从现在起,危机一步接近一步,大意不得。”  于是,两人就找了一处干燥隐蔽之处,坐了下来,不一阵工夫,全都浑然忘我。  就在这时,在他们周围出现了不少的黑衣人,似在搜索着什么!  陡地有一人惊叫了一声,道:“在这里了,怎么已遇害了呢?”  他这一声喊出,立有五六个人循声扑了过来。  又有一人打量了一阵,望着那倒在地上的一人一豹,道:“我猜他们必是人豹拼斗,最后同归于尽的……”一人道:“我看你这位狗肉和尚,真的是浪得虚名,就以通天狐的能耐,会斗不过一只豹子……我猜她是受人暗算而死!”  先前一人道:“你说的有些道理,不过,却难令我心服。”  青灵谷底,一片灯火明亮,在一块旷地上,搭盖了数十栋木屋,这里正是天蝎教的一处分坛。  夜幕方降,远远先是响起了豹吼之声。  此地崇山密林,是常听到猛兽的啸声,不足为奇。  继之而来的,就是凄厉的狂笑声,刺耳难闻,且还是一声连着一声。  这一来,立时引起了天蝎教中的一阵騒动,先派出去了护坛四将军,循声去看,去了大半时辰,并没有任何动静,连个报信的人,也没有回来。  接着又派了护花四使者,还有那三位护法尊者,狗肉和尚化因,阴司秀才冷焰,浮生子丁南。  不过,当他们方起身时,花蕊夫人叮嘱:“你们可知在本谷的另一边,住的是什么人吗?”  众人全为之瞠目,花蕊夫人道:“她是本教护法祖师桑锐之母,也就是当年名震江湖的通天狐吴巧,你们此去,可得小心点,最好能避着她。”  七人领命,循声飞来,却见地上倒着一个老妇,脑浆进裂,死状甚惨,另一边却倒着一只花豹。  从衣着上看,他们认出来那老妇乃是通天狐,所以狗肉和尚化因,认为是人豹相拚而死。  阴司秀才冷焰的心眼较多,在江湖上是以好滑见称的,他一眼就看出来,那豹是被重手法贯注在树枝上扎死的,所以他疑心是发现了敌人。  他一听狗肉和尚说出不服的话来,笑道:“你别不服,可看那花豹腹上一截树枝,内力如不到摘叶伤人之境,只怕难毙了此豹。”  狗肉和尚化因打量了一阵,道:“真不含糊,阴司秀才真有两手,不过,你可看出那凶手的来历吗?”  阴司秀才冷焰沉思有顷,道:“我猜必是云霄那小子来啦!”  狗肉和尚化因道:“只怕未必,青灵谷算得上天下隐密的所在了,不信他能找得到。”  阴司秀才冷焰笑道:“岔镇七星谷也够隐密的了,且还有死亡毒藤依为屏障,人家还不是照样进去了,不是公主去得快,四妖只怕早都见了阎王。”  狗肉和尚冷哼了一声,道:“我就不信他一个黄口孺子,会有这么高的能耐。”  阴司秀才冷焰道:“我也有点不信,咱们不妨搜一下看,我猜一定走得不远。”  于是,他们低议了一阵:由狗肉和尚和浮生子各率领着两位护花使者,分头包抄,以谷中一处赤水坑为中心,逐步收缩。  哪知道,就在他们停身处不足五丈,矮树丛中就坐着云霄和梅影两人,把对方的话,听了个清楚。  云霄伏在梅影耳边,说出了他想好的对敌之策,梅影点头笑了笑,倏地一长身,闪电一般,纵上树去,云霄此际也纵上了另一棵树。  天蝎教中的人,这时是分头包抄围捕云梅二人。  云梅二人却是分头暗中跟随,看他们捣的什么鬼。  阴司秀才冷焰在江湖上,可是个老得不能再老的江湖道了。  他在四凶之中,以智囊见称,也是狠毒凶残得失去本性的人。  他支配出去所有的人,细加搜索,而他却不负搜索之责,专门在谷中忽来忽往,准备呼应支援,一路上尽力设法稳藏身形,绕着这一片树林搜寻。  倏地从夜风中传来一声长啸,那是浮生子丁南的声音,许是发现了敌踪,阴司秀才冷焰迅疾奔了过去。  可是,在他飞驰了一匝之后,竟没有找到那浮生子在什么地方。  夜风吹起了落叶,簌簌发响,四下里黑影幢幢,闹不清是人是树。  阴司秀才冷焰乃是久经风雨的人物,以情形推断,准知道了南多半碰上了敌人,也许已遭了毒手。……他先稳下心来,宁神调息,一边细听周围有否动静,果然被他听出在左侧山坡那边,隐隐有异声随风传来。  他抬手亮出了古铜笛,摸了摸身上十二支白虎丁,腾身而起,劲朝山坡那边,直飞纵过去。  目光到处,只见一道白光宛如龙蛇飞舞般,把个浮生子围在中间。  他这时才明白丁南啸声突停之故,敢情因对手太强,无暇分心求援,心中微微一凛,疾扑过去。  那道剑光突然飞开老远,丁南惨叫了一声,倒在地上。  阴司秀才冷焰见状,振吭大呼道:“朋友休走——”那剑光乍落又起,挟着清啸之声,投入到密树丛中。  以阴司秀才冷焰那等眼力没有看出来对方的面貌,隐现间,只看出紫衣飘飘,是个女子身子,就已不见了。  冷焰心念一转,暗忖道:“这是什么人,竟有这样高的剑术造诣?凭天蝎教的两大护法,会看不到对方的真面目?”  念头一动,冷哼了一声,横空追扑而去。  这一带的树林高大绵密,身入其中,光线暗淡,令人感到四下里,浮荡着阴森肃杀的气氛。  就在这时,蓦地东北角上,也传来一声长啸,啸声凄厉刺耳,一听就知是有人遭了毒手,死前的惨叫。  阴司秀才闻声,心中倏地吃一惊,暗道一声:“自己日常惯于算计人,今天怎么糊涂了。竟然轻入险地,如果中了敌人埋伏,那才冤呢!”  心念动处,方打算转身向林外纵出,倏觉一股劲风袭到,微微一凛,疾然斜闪开去。  他听风辨位,身形方稳,右掌猛扫出,劲气飒飒,威猛异常,同时,他那左手古铜笛也疾如电光石火,戳向对方中盘,口中却冷喝一声,道:“是何方朋友,亮出万字来。”  他出手得够快,但对方也丝毫不比他慢,但仍是一声不响,抡剑疾攻。  但见那道寒光陡然如灵蛇乱掣,刚一出现,便化为十数点暗白寒芒,迎面急洒而来。  阴司秀才冷焰万没有想到对方一出手,竟是这等毒辣招数,而剑上功力之深,却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