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十三回

作者:陈青云

月,西沉;星,稀疏;天,微曙。

青灵谷中一片荒草地上,躺着两人,是一男一女,还都年轻。

远远传来一声声的狼嚎,凄厉刺耳。

那一青年书生,在地上转动了一下身躯,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哎——哟——”

那一紫衣女郎翻转了一下头,道:“霄哥哥!你没有死吗?”

青年书生正是云霄,他闻言苦笑了一下,道:“现在是还活着,只怕等不到天

亮……”紫衣女郎也正是梅岭双娇梅影,她征了一下,道:“那为什么呢?”

云霄道:“你听到那狼嚎没有,咱们就得喂了狼!”

他一语未了,“呜——”远远又响起了一声狼嗥。

梅影闻声,由不得心中着了慌,在地上滚动了两下,似在极力挣扎,打算站起

来。

但是,她全身已失去了劲力,哪还爬得起来,头方一抬,就有一股逆血涌起,

闷哼了一声,人又倒了下去。

云霄见状,叹了一口气道:“梅姑娘!你不要怕,狼来了,我叫它先吃我好啦!”

这本是一句傻话,一只凶残的野兽,怎能和人打得商量?还不是择肥而噬,管

什么你先我后……但,这句傻话,出在了放浪不羁的云霄口中,只是一种宽心话儿,

入在了梅影姑娘的心中,却使她心底深处,涌起了一股无可名状的温馨,甜甜的,

脸儿也有些发热。

她娇嗔道:“亏你还是癫老头儿的徒弟,难道你只学会了嘴皮上的功夫,能耐

到哪里去了,连个自救之道也没有吗?”

云霄轻叹了一声道:“我已被花仙仇贞的三阴玄冰毒功击伤,就是大罗神仙也

无回生之术……“三阴毒功?”梅影没等云霄把话说完,先就惊叫了一声,身形往

上一起,没费多大劲,竟然坐了起来。

“咦!”她不禁更惊异了……

她方才要打算起来,怎奈力不从心,如今竟起来了,怎不惊异,脱口咦了一声

云霄不知她为什么发出惊叫,还以为姑娘是心惊那阴毒功呢!

于是,接着又道:“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须知这三阴毒功,属于偏激一派的

内家上乘武功,比起那五毒手、赤煞掌一类的毒功,有过之而无不及……”梅影听

云霄错会了意,没好气地道:“哟!竟有那么厉害呀!”

云霄道:“那是当然的啦,如被击中,毒浸入体内经脉之中,过了十二个时辰,

连治都难……”梅影姑娘咯咯一声娇笑道:“你在自说鬼话哟!我问你,受了毒伤

之后,有什么感觉?”

云霄道:“四肢绵软,奇寒难耐,凛抖而死!”

梅影道:“你目前有这种感觉吗?”

云霄道:“冰寒侵肌透骨,我早就忍不住了。”

梅影闻言,伸了伸两条玉臂诧异地道:“我怎么没有这样感觉。”

云霄道:“你只是被她袖风击伤,怎比得我和她内力拚搏。”

梅影道:“这么说来,你真的无救了么?”

云霄默然无语轻叹了一声。

梅影道:“霄哥哥!你可是叹气了么?”

云霄仍是默然,过了一阵,方缓缓地道:“当今之世,除了我帅父之外,只怕

没有人能治得了我这伤……”“那却不见得,除非你自愿求死。”

他一声未落,陡然遥遥传来了这一句话,云霄惊得一侧身,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梅影却已站起身来。

小姑娘虽然惊疑而起,乃是受了潜在着的反抗本能的支持,但她身形却稳不住

势,连打了两个踉跄,压制不住胸中伤势,大咳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幸而身前有一棵树,她这时只可扶树而立,动也不动,如果妄动,必定会晕倒

在地上。

遥遥又响起那个清脆的声音道:“小姑娘,我看你的伤势也不轻呢?赶快坐下

来……琴儿!快去把那两人请上来。”

又是一个娇脆的声音,咯咯笑了两声道:“娘啊!男女授受不亲,女儿怎能去

扶一个臭男人呢?”

先前那声音,咯咯笑了两声道:“我看你成了女书呆子啦!

眼前是救人要紧,怎能被人礼所拘,别小家子气了,快去扶他上来吧!”

声音来自一座峰顶,遥遥传下,听得清晰逼真。

此际,太阳已然爬上了山头,照射之下,也看得十分清楚。

就见那峰壁陡峻立,许是经年不见阳光之故,遍生绿苔,平滑如镜,连一株草

木都没有。

端的是造物主的“鬼斧神工”,天然的一项奇观,高达有五十余丈,宽可四十

丈,宛如一柄大刀,从半空中疾砍下来,将其余土石树木,又扫除净尽,只剩下这

片大石壁。

从峰顶上翩翩翱翔,飞飘下来一位白衣女郎,乍看去,宛如似一只仙鹤凌空飞

舞一般,眨眼间,已到了云霄跟前。

云霄在初闻人语声之际,就感到惊异。

因为在他身卧处周围,两边全是密林古木,前后则是陡岭峻峰,而人声却从峰

上传来,不说峰高数十丈,就是相距也有三五十丈远。

但是对方不但能听清楚自己的话,而且传声过来,更是那样的清晰。

由此判断,可知对方的武功造诣,已到了如何境地了,竟然可以“干里听音”,

“百丈传声”,他哪得不惊疑。

就在他方寻思间,那白衣女郎已到了跟前。

他注目一看,更是惊疑,由不得失声惊叫了一声:“咦?是你……”白衣女郎

冷冷地道:怎么?你认识我……”她这一句话,把个云霄问得目瞪口呆,凝目看着

对方,心中暗道:“她不是薛玲吗?怎么不认得自己了?”

白衣女郎被他看得有些发恼,倏地秀后一竖,娇叱道:“你看什么?如不是我

娘吩咐我不准伤人,我先挖下你这两只狗眼!”

说着话,莲足起处,踢向了云霄的腰穴之间。

云霄张了张嘴,没有哼出声音来,人却昏了过去。

白衣女郎从地上先抓起云霄,跟着又一挟小姑娘梅影,纵身而起,直向峰上奔

去。

梅影虽然受伤也是不轻,但她此际并未昏厥,只觉着自己一个身躯,随着那白

衣女郎的纵跃之势,忽高忽低,耳边呼呼风响,宛如腾云驾雾一般,两边草物,闪

电般向后急退,足见对方轻身功夫造诣之高,真个是世所罕匹。

不一阵工夫,已上到峰顶,这里是一个石洞。

白衣女郎松手放下了两人,抬足踢开了云霄的穴道,径自入洞而去。

云霄缓了一口气,望着那洞门,叹道:“影妹妹,看来我们这就要进鬼门关了……”

他话音未落,忽听洞中响起一阵锁链之声,“叮当”乱响,接着就听一人道:“琴

儿呀!怎么不请他们进来呢?”

那一白衣女郎道:“娘呀!他们都不能动了哩!”

从她们谈话的情形看,准知道石洞中住的是母女二人,何以会锁链之声叮当,

这就不是云梅二人所能解得清楚了……又听那妇人带着叱责的口吻道:“你这丫头,

今天是怎么啦!

往日你总是好逞个能,今天怎么却懒起来了,你那金针过穴之法,不是可以疗

伤吗?何不一试。”

白衣女郎道:“过穴之法,是要切肌贴肤,他一个臭男人,我……”妇人沉默

了一阵,方始缓缓地道:“那你就先救那姓梅的姑娘吧!”

话音甫落,又是一阵锁链声响,洞门口先出来了那白衣女郎,后面紧跟着是一

位白发美妇。

从那美妇的面相上看,但见她高髻如雪,修眉凤目,宛如那长春公主薛玲,只

是气质上,另有一种成熟而华贵的美。

她手拄一根鸠杖,每行一步,必先以鸠杖点地,身形方始前移。

云霄横地上,看得十分仔细,不禁触目心惊。

原来那白发美妇已断去了一腿,所仅有的一只脚上,还拖着一条铁锁链;极其

沉重,所以影响了她行动的灵便。

那铁锁链似乎并不很长,使她只能到洞口,再前行一步,都难得移动。

她就站在洞门口,凝目望地上的云霄,好大一阵,才缓缓地道:“孩子,你是

癫仙老头的徒弟吗?”

云霄此际被那寒毒逼得只有出气的份儿,如吸上一口气,就觉着痛苦难禁,哪

还能说话,只是默然地点了点头。

白发美妇忍不住潸然泪下,似有着无限感慨,轻叹了一口气道:“可怜的孩子……”

此时那白衣女郎也取出了金针,连刺梅姑娘左臂“天府”。

“白侠”三穴之中,道:“姐姐快将阴寒之气,逼入手中太阴肺经之中,再好

好静坐一个时辰,就会完全好了。”

她说着话,目光扫向了那白发美妇,一见她目光晶盈,忙道:“娘!你哭了!”

白发美妇默然无话,抬手抹去泪痕,仍然凝目望着地上的云霄出神。

白衣女郎瞪大着一双星目,呆呆地看着白发美妇,脸上神色转动,好大一阵工

夫,才脱口道:“娘!你认识这个人吗?”

白发美妇摇摇头道:“我不认识,但却和他师父有点渊源。”

白衣女郎长睫几眨诧异地道:“那你为什么哭呢?”

白发美妇轻叹了一口气,道:“我是想起了你爹,当年他就是这样死在此处的,

想不到十六年之后,又有人尸横洞前。”

白衣女郎皓齿暗咬,道:“那让我把他们丢下峰去好啦!你看不到人,就不会

哭了,好吗?”

白发美妇倏地修眉一挑,叱道:“你怎这样的狠毒?负了我多年苦心,气质仍

未改变,使人痛心……”白衣女郎闻言,神色倏变,往那白发美妇怀中一偎,撒着

娇道:“娘!我只是说着玩的嘛,谁真的要把他丢下峰去了,您别生气好吗?”

白发美妇冷冷地道:“要我不生气可以,你得答应我替他疗伤。”

白衣女郎无言凝目,注视了云霄一阵,忽然仰首望着天上飘飞的白云,呆呆地

发起愣来,不知在想些什么……白发美妇轻叹了一声,道:“琴儿!不是为娘的难

为你,须知能帮你报得父仇,救娘脱得侄梏,只有此子……唉!看来我的一番心思

成空了……”她说到最后,轻叹之下,眼泪就又滚了下来。

白衣女郎陡地一转身,抓住了白发美妇的双臂,哀衷地喊了一声道:“娘——”

白发美妇“氨了一声,目光移在白衣女郎的脸上,见她那一张吹弹得破的嫩脸,忽

然间红晕似霞,眉目间,似有些哀怨,鼻尖上冒着汗水,神情特异已极。

她不觉心中一凛,忙道:“琴儿!你……你怎么啦!?”

白衣女郎苦笑了一下道:“我是想到师父的遗训。”

白发美妇道:“她说些什么?”

白衣女郎道:“她说自古以来,痴心女子负心汉,男人最不可靠。如果我心里

喜欢那个男人时,就赶快把他杀掉,免得遗恨终生……”白发美妇闻言,禁不住心

头一震,轻声一叹道:“那是你师父偏激的想法,其实人家莫玄极何尝对她负情,

就我所知,姓莫的已三度登门求恕,无奈她一再不谅,怪得谁来!?”

白衣女郎圆睁着一双秀目,诧异地道:“但是师父遗训,我能不遵吗?”

白发美妇道:“为娘的话,你打算不听……”白衣女郎幽幽一声长叹,喃喃地

道:“师言不可违,母命亦难抗,这叫我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她自语着,忽然从身上拔出一柄匕首,翻腕就向前胸扎下……在她们母女说话

之际,梅影已然气机运转一周,伤势已然大好,睁眼聆听,已发现白衣女郎的神色,

有些不对,一见她拔出匕首来,先就惊叫了一声!

白衣女郎翻腕方待扎下,乍闻惊叫之声,心中一震,手中慢了慢……那白发美

妇已然发觉,冲口喝道:“琴儿!你不要为娘了么?

还不快把匕首放下!”

白衣女郎被一声喝叱,松手丢了匕首,陡地哭道:“娘啊!琴儿作难死了——”

白发美妇柔声道:“痴儿!你这这样想不通吗?母、师之言,也不就是全对,总要

在义与不义上选择,阿谀曲从也不是人所当为,懂吗?”

白衣女郎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怔了一阵,忽然道:“娘,我想替他疗伤,但

是我……我心里有些害怕!”

白发美妇有些奇道:“救人乃大善之事,有什么好怕的呢?”

白衣女郎道:“他妄用内功抗拒那阴寒之毒,气已消耗将尽,已成了不治之症,

如要救他,必得用‘妙得道术’把本身真气,传入他体内脉穴,逼出寒毒,那……

那,我……娘——”须知那“妙得道术”,乃我们古经所载,在“素女经”所记,

有这么一段:素女曰:“有采女者,妙得道术”。

白发美妇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