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十四回

作者:陈青云

云霄闻声心中一动,蓦地站起来,面向着梅影道:“我的剑呢?”

梅影见他这样紧张,不屑地撇了撤嘴,冷笑道:“好个云门世家大公子,就这

样小家子气,你们不是在行礼吗?等行礼完了,再要剑不迟,谁会抢了你的剑!”

云霄也不和她辩白,又大声问了一句:“剑在哪里!?”

他这又大声地一问,梅姑娘气得泪珠儿几乎淌了出来,没好气地道:“呶!不

就在你身后地上吗?有什么希罕的,也犯得着这样气势凌人!”

林可卿母女,眼见云霄这种举动,心中也自纳罕,暗忖:“以一个云门世家的

子弟,癫仙凌浑的传人,怎么缺少了豪气,却这样的重剑不重人,大事托得了他吗?……”

于是,三人都凝神看着云霄,但在神色上,已失去方才那欢愉的气氛。

就见云霄弯腰拿起神剑,但并没有系在腰上,竟然拍剑出鞘,掷鞘在地,仗剑

走上石台来。

薛琴见状可就急了,以为云霄要对她母亲不利,倏地横身拦住,娇叱道:“你

要干什么?”

她这一声喝问,云霄才意会到室中气氛有些不对,扫视了三人一眼,不禁失笑

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呀?敢是以为我要行刺……哈哈……哈哈……”接着他又狂

笑起来,并且笑得前仰后合,狂态毕露。

这一来,闹得那梅影和薛琴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林可卿星日连眨之下,突有所悟,忙道:“云相公敢莫是要为我断此锁链。”

云霄笑声稍歇,答道:“想老前辈为此一根锁链,困在这里十数年,其中凄苦,

自非常人所能忍受,晚辈打算一剑断之,为老前辈解除桎梏。”

他这么一说,梅影和薛琴两人方知究竟,互视了一眼,腼腆地笑了笑,垂头退

后。

林可卿笑道:“孩子,你这番好意,老身心领了。”

云霄道:“老前辈莫非不愿断去此链吗?”

林可卿叹了口气,道:“此链锁了我十七年,也消磨掉我无限年华,受尽了痛

苦凄凉,哪有不愿摆脱之理,只是……”云霄道:“莫非老前辈当年曾对那些贼人,

有什么诺言,规定此链的断去时间不成?”

林可卿摇了摇头,道:“你可知此链是何物铸成?”

云霄道:“就算是百炼金钢,也必有克制之物。”

林可卿道:“此链乃海底磁铁所铸,金属物品近之立被所吸,就是神物利器,

也断不了它,除非能得到西域太阳谷中的三阳钢,或练有‘三阳神功’的人,以三

阳真气炙之使熔,方能解得。”

云霄闻言,豪气顿挫,松手当啷,神剑堕落地上,缓缓地道:“当今之世,不

知什么人练成了三阳神功。”

林可卿道:“数今日武林人物,已练成‘三阳神功’的,只庐山雪屏峰后,峰

门观的主持赤阳子……”云霄不等对方话完,已抢着道:“那我立刻登程庐山去请

他来。”

林可卿忍不住咯咯笑道:“那赤阳子已退出江湖二十年了,岂是随便可以请出

来的?”

云霄道:“只要心诚,我想他总会一发慈悲心的吧!”

他这句话说得诚发于衷,林可卿不禁十分感动,叹了口气道:“傻孩子,就凭

你这片侠肝义胆,老身已感激不尽,就是去,也得从长计议,何必又急在一时,你

且坐下,我还有话呢。”

云霄只好压下胸中激动的情绪,退后数步,又坐在那石砖之上。薛琴却走前数

步,从地上捡起云霄那太阿神剑,在手中枯了一下,笑道:“云哥哥,你的剑好长

啊?”

云霄道:“比一般剑要长出一尺八寸……”薛琴道:“那你用着顺手吗?”

云霄笑道:“初用时,是有点别扭,常用了也就习惯啦!”

他们在谈着剑,林可卿却瞪大了眼,忽然插口道:“你那剑可是秦皇宫故物太

阿神剑吗?”

云霄忙道:“老前辈所猜甚对,正是秦皇害故物太阿神剑……”薛琴倏地翻了

他一眼,低声道:“人家都已给你磕了头啦,还老前辈地乱叫,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云霄被小姑娘问得木讷了,慌不迭道:“碍…碍…是的,老伯母!”

他这一声喊出,逗得二女又是一阵咯咯大笑。

林可卿叱道:“傻丫头!看你疯的……”“娘!云哥哥叫我老伯母呢!”

他这一句话,又招来一阵大笑。

云霄突地也放声大笑起来,刹时间,这孤凄的石洞,充满了笑声,洋溢出无比

的活力。

好大一阵,笑声才歇,林可卿接着问道:“听说此剑,乃为圣手摩什雷天化所

得,怎么又会落在你的手中?”

云霄道:“雷天化已死在天蝎教人手中,晚辈适逢其事,在他弥留之前,将此

剑赠予了我!”

林可卿诧异道:“雷天化身为天蝎教的护法尊者,莫非他们起了内讧。”

云霄道:“雷天化等八尊者,在十年前杀了天蝎教主宠臣桑锐,十年后他又死

在新的护法尊者手中。”

林可卿叹了口气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谁说冥冥中没有主宰,只可惜那

桑锐死得太早了,使我第二个心愿难得成全。”

云霄道:“对了,我正要听伯母第二个心愿哩!”

林可卿道:“我要你陪着琴儿,找到她父仇人,在她父坟前沥血一祭,另外就

是找回我那失去的女儿。”

云霄道:“伯母可知薛伯父的仇家是谁么?”

林可卿道:“从前我难明究竟自从你受伤到此,才算知道谁下的手了。”

云霄道:“你指的是花仙仇贞?”

林可卿道:“伤你的不是仇贞,她乃是花媚。”

云霄道:“怎么她是那天蝎教主花蕊夫人?我明明看到是花仙仇贞吗?”

林可卿道:“你可见过仇贞吗?”

云霄摇了摇头,林可卿接着又遭:“傻孩子!那是花媚移祸江东之计,她要叫

你去天山再碰上一个钉子,仇贞的功力却比她高得多,也较她狠些,如找上了仇贞,

孩子,就是你师父出面,也救不了你,懂吗?”

云霄这才豁然大悟,蓦地又想起了一事,忙道:“伯母,你失去的那位妹妹,

今年多大了,是不是和琴妹妹生得一模一样?”

他这一问,林可卿却心中一震,急道:“她和琴比是一胎所生,今年都是十六

岁了,样儿都是相似得,你……你在何处见到那位姑娘?”

云霄道:“她现在是天蝎教的贞女,人称她为长春公主。”

林可卿道:“她叫什么名?”

云霄道:“我曾听莫师叔说过,她是玉面封狼桑锐之女,名叫桑雪玲,在江湖

上却叫她薛玲,传说是那天蝎教主和桑锐所生,但又把她送给了花仙仇贞,是女又

是徒,详细的身世是一个谜,谁也闹不清楚……”他正然畅说不休,忽见林可卿发

了呆,双眼望着洞顶,默然不语,喃喃地道:“是她!一定是她!想不到桑锐还真

能遵守诺言,没有替她改了名字,……对的!她是叫薛玲……”薛琴见状大惊,忙

又偎在林可卿怀中,喊道:“娘!你又怎么啦?”

林可卿这才被唤醒过来,苦笑了一下道:“琴儿,我已找到你那姊姊了。”

薛琴诧异地道:“娘,你是说被人抢走的那个姊姊?她在哪里呀?”

林可卿道:“你没听你云哥哥说吗?她现在是天蝎教的长春公主呢!”

薛琴把小嘴一噘,道:“我不要那个姊姊!”

她这么一说,立使林可卿吃了一惊,急道:“她真是你姊姊呀!怎能不要呢?”

薛琴道:“她事仇敌为母,她不要娘,我为什么要她?”

林可卿失笑道:“傻孩子,你忘了,她是不满月就被人抢走的呀,怎么怪得了

她呢?……”云霄道:“对呀!我们得设法去救她,使她明了自己的身世,然后咱

们再一同去报仇,彻底消灭掉天蝎教,血祭薛伯父在天之灵,也为武林除去一大害

。”

薛琴道:“云哥哥,凭你的勇耐能打得过那天蝎教主吗?”

“这个……”云霄口吃说不下去了。

他没有想到薛琴有这一问,实在他也真没法打得过人家天蝎教主,于是呆呆地

发起怔来了。

林可卿微微一笑道:“那没有什么,我既找你代我报仇,自然有应付之法,因

为我已获得了武林中一大稳秘。”

云霄道:“不知是什么隐秘?”

林可卿道:“你们可知此一山洞有什么奇怪吗?当年我们风尘三侠为何会选中

这个地方?”

她说到此,话音一顿,突然住口不言。

这么一来不但是云霄,就是梅影和薛琴,也被激起了好奇心,薛琴先忍不住,

问道:“娘,你说嘛!又卖什么关子呢?”

林可卿笑道:“我早知道你这丫头会忍不住,真让我算准了。”

薛琴立又撒起娇来,又偎在母亲怀中。道:“娘……”林可卿笑道:“这件事

要回溯到百年以前,儒道两家,各出了一位高手,武功已到天人同参的境界,就在

这洞中,把绝世武学合录而成一体秘笈,命名为化育集,意思是说:能尽物之情,

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薛琴道:“娘!我从没有听你说过啊!我猜那一定是厚

厚的一大本,共分三册,上集嘛,是剑术或各种兵器的招式,中集是练内功的口诀,

下集一定是疗伤篇了,实是一部千载难遇的奇书,可对?”

她一边说着,一双美眸向上翻起,看着洞顶,如数家珍一般,说得活龙活现,

一副天真无邪的神态,逗得林可卿笑得浑身乱颤,抬头轻轻拍了薛琴一下,笑骂道

:“你这丫头,在何处学来这样怪相?”

薛琴美目一眨,笑道:“娘!怎么我猜得不对吗?”

林可卿道:“猜得对,只是有些近似幻想了……”薛琴又撒起娇来道:“那你

就快说嘛!”

林可卿道:“化育集虽没有方才琴儿说得那样出奇,但确是千载难遇的奇书,

上面所记,尽是绝世武功和十二个图解,并不是我危言耸听,如能练成功的话,武

林中实难找出敌手了。”

云霄笑道:“想必伯母你已练成功了吧!”

林可卿苦笑了一下道:“岂奈我残废之身,又被这铁链锁住,心有余而力不足

了。”

薛琴道:“那么我呢?娘怎么不传给我?”

林可卿笑道:“傻丫头,你这两年来,不正练的是那化育集上的武功吗?”

薛琴迷惘地道:“那我怎么不知道呢?”

林可卿笑道:“岂不闻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如传到江湖上去,还能有这十多

年清静日子好过,就是霄儿和梅姑娘练成了,在使用时也得谨慎些。”

云霄道:“不知须得多少日子方能练成?”

林可卿道:“以你的资质和根基,约需百日之功就行,梅姑娘怕只能练到六成

。”

薛琴插口道:“娘!我呢?”

林可卿道:“你呀!别看你已早下工夫,和梅姑娘只在伯仲之间,连我也只能

练到八成功力。”

薛琴可就感到不解,星目连眨,诧异道:“那是为了什么呢?”

林可卿道:“这关系到每个人的体质,谁让我们都是女人呢?

天癸来时,功力就大打折扣了,还有内功根基,也是最重要的一环。”

薛琴气哼哼地道:“上天最不公平,都是人么,还分什么男人女人。”

林可卿笑道:“傻丫头,这也怪得着天,人分男女,物分阴阳,禽兽也有牝牡

之别,正是造物的奇妙处……”薛琴忽然又发奇想,问道:“娘!什么是阴阳呀?”

林可卿倏地一瞪眼,叱道:“越说你疯就真疯起来了,看看谁有你那样野!”

薛琴受了呵责,委屈地扫了云霄一眼。

云霄正然微笑,她突然娇喝道:“你笑什么?”

云霄道:“好!我不笑就是啦!”

从这一天起,云霄和梅影二人,就留在了这青灵谷云霞洞,苦练那化育十二解

光阴易逝,日月如梭,百日工夫,转眼就过去了。

是秋初的光景,从青灵谷出来了三个人,一男二女,男的是个书生打扮,真个

是丰神如玉,文雅中透着刚剑那两个少女,一个是紧衣飘风,一个是淡雅白装,全

都是玉貌珠辉,直疑是洛水神妃,出浴的太真。

这三人正是云霄同着梅影薛琴二位姑娘,他们这是要去庐山雪屏峰,找赤阳子

求那断链之术,以救绛珠仙子林可卿。

他们离了伏牛山,日行夜宿,过了信阳州,近暮时分,到了九里关,算算路程,

已然走了三分之一,从这里翻过鸡公山,用不了两天,就抵达汉口,在汉口搭船也

只需一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