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十五回

作者:陈青云

闻道玉人身遭变,落拓侠士失颜色。

云霄乍闻巧手方朔韩翊所说:“欧阳姑娘她可惨了……”的一句话。

他由不得神色更变,眼睛也发了直,蓦地探手抓住了韩翊胳臂,着急地问道:

“她……她怎么啦!?”

心急玉人安危,双手抓下去,不知不觉间,就用上了真力。

巧手方朔韩翊没防到云霄会遂然施展出重手法来,等到发觉不对,要运功抵抗

时,已失先机,真气难由心意了。

刹时间,面色苍白,额头上冒出来一颗颗的大汗珠子,自救尚无策,哪还说得

出话来。

莲花仙子施琳看出来情形不对,忙道:“师伯,你是怎么啦!?”

韩翊却只有翻眼的份儿,呼吸已渐渐地短促。

梅影也看出来事有蹊跷,忙走近前去,仔细地一看,倏地娇喝道:“云霄!你

要干什么?”

云霄被她这一喝,方才松了劲,一看巧手方朔韩翊的神色,始知自己一时心急,

妄用了真力,歉然地一笑,连忙向韩翊赔礼道:“韩老伯,云霄一时心急,放肆了,

请恕我冒失……”韩翊当然也知道云霄并不是故意向自己显示手段,只好苦笑了一

声道:“小老弟!你这一冒失不当紧,可几乎要了我老偷儿的老命……”云霄也忙

赔笑道:“实在是我太莽撞了,还请老伯不要见罪。”

韩翊调息了一下,神色方始转来,闻言抹了抹头上的汗,笑道:“你们这些年

轻人,就是沉不住气,老偷儿亏吃到明处,说开了就算,你不是要问欧阳姑娘的情

形吗?此地不是讲话之处,找个清静的地方,咱们慢慢细谈去!”

云霄道:“这地方云霄不熟,老伯可知什么地方清静吗?”

韩翊道:“清静的地方不少,但这九里关方圆百里之内,全是天蝎教信阳分坛

的势力,也就不清静了。”

云霄道:“随便老伯你到什么地方,云霄跟着你走就是了。”

韩翊道:“好!趁现在天还未亮,贼人新败,咱们赶快走。”

于是,他们一行人,也不惊动店家,留下了一锭银子在房中作为房饭钱,越墙

而出,直奔正东而去。

天将放晓,他们已出去了五十多里路,到了定远店。

韩翊领着一行人,到了这里,他却不向正东走了,改向正北奔去。

云霄心中一怔,忙纵前两步,拦住了老偷儿道:“韩老伯,你这是朝哪里走呀?”

韩翊一瞪眼道:“你不是说跟着我走吗?那就不要多问,走到哪里算哪里……”

说到此处,顿了一下,接着又道:“记着,前面十里是竹竿铺,到那里多买些吃食,

可别忘了酒。”

话音一落,起步又跑了下去。

云霄等人,谁也不知老偷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葯,也只好随后跟着跑。

辰末时分,他们到了竹竿铺,买了些酒食等物,起身又走,渐渐就进了山区。

日将卸西,他们到了一座庙前。

这座寺院,从外形上看,气势宏伟已极,山门上悬着一块大匾,写的是“敕建

文殊寺”五个大字。

巧手方朔韩翊似对这里十分熟悉,径直进了寺门。

偌大一个寺院显得十分冷落,不见有好多僧众,就只有两个小沙弥,在院中打

扫着落叶。

他们乍见人进来,初时似乎有些惊愕,但一看到头前走着的韩翊时,立即低下

头来,直如没有觉察一般,扫洒如故,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

云霄看在眼内,不禁暗称奇,一时也不便动问,默默地跟在后面走。

顺着殿廊,穿过了三重偏殿,到了一处花木扶疏的小园,迎面是一座三楹并排

的静室。

韩翊就在静室前面,停下了脚道:“就是这里了!”

一言未了,倏地一阵衣服破空之声,跟着就见从房上飘落下来两个僧人。

他们一看到巧手方朔韩翊,也是一怔,忙道:“老施主怎么才来呀?可曾接到

武林青阳令吗?身后都是些什么人?”

韩翊道:“接到了,所以才赶了来……”说着回头一指云霄道:“这位是云门

世家的大公子……”他话音未落,梅影已接口道:“小女子是梅岭绿萼庄梅影……

这位是我小妹妹,祥符薛琴,还有不放心的吗?”

小姑娘自报出字号来,但俏脸上却显出不屑之色。

二僧闻言,身躯似乎微微震了一下,不约而同地以惊异的眼光,扫视了三人一

眼,立即又垂目道:“小僧济安、济平,失迎了。”

话声中,两人一齐单手打了一个问讯,俯身退下。

韩翊掉头来朝着几人道:“我们进去吧!”

静室中,布置得非常清雅,中间供着文殊菩萨的画像,沉香炉中,升起缕缕青

烟,甫一进入,尘虑全消。

蒲团上跌坐着一个老和尚,约有六十开外的年纪,眉须皆白,一副庄严法相,

令人望之起敬。

他一看到了韩翊,微微笑道:“老偷儿怎么这时才来,莫非青阳令没有传到?”

韩翊笑道:“传是传到了,可惜另有要事,不能如期赶来,大和尚莫非动了嗔

念,还打算给我一个下马威吗?”老和尚笑道:“出家人不敢动嗔念,只怕令规难

容!”

云霄闻言,心忖:“老偷儿素常来去自如,无拘无束,怎么忽然间,出来了个

青阳令,把老偷儿给管住了?”

他哪知道,这青阳令并不是江湖上一般帮会中的令符,和各派中祖师传下来的

法器,也不相同。

它乃是武林中几个义士的信物,劝气清而温扬”之义,求援急救之助,它是一

种道义结合的象征,韩翊笑道:“大和尚!你别装鬼弄神了,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老和尚轻诵了一声佛号道:“你随我到一个地方去一看,就知道了。”

他说着站起身来,当先走出静室。

巧手方朔韩翊却如坠五里雾中,不知去看个什么东西,怀着满腹疑念,跟在后

面。

云霄等人,也各自放下了手上带来的食物,出了静室。

转过静室,后面却是一幢堆杂物的柴房,门却关得严严的,并无什么出奇之处

老和尚径直走向那柴房门口,等韩翊等人走近,把手一伸,示意韩翊等人一起

入内,道:“老偷儿,你进去一看就明白了。”

韩翊越发地纳罕了,翻了翻眼道:“大和尚!你这是闹什么鬼呀?”

老和尚道:“你进去一看就知道了。”韩翊更是纳罕,略一迟疑,径向那柴房

走去。

他到了门口伸手轻轻一推那门,呀然一声,门板应手而开,原来是虚掩着的。

门推开了,韩翊转头看了老和尚一眼,立又毫不犹豫地进了柴房。

柴房中似乎真有什么惊人的事,韩翊方一进去,惊叫了一声,立又窜了出来,

大喘着气道:“这……这……是怎么搞的呀?”

云霄已经纳了半天的问了,见状忙问道:“韩老伯,房里出了什么事啦!?”

韩翊定了一下神,道:“你……进去一看就知道了。”

云霄进步就朝房中走去,方一进门,就有一股血腥之气扑鼻,再定睛一看,他

的一颗心,也禁不住猛然狂跳起来。

原来这些房内,满屋子都是死尸。

他定了一下神,去打量那些尸体,见有二十余具之多,而已死状都是一个样儿,

仰面躺在地上,怒目厉色,神情惨怖已极。

云霄看了一阵之后,本想返身退出。

但想到这里面定有蹊跷时,不由好奇心起,稍作迟疑,立即移步向那死尸走去

他从头到底,把二十多具死尸看完,更是心凉。

原来那二十几个人,僧道俗儒全有,而且死法全是一样,玉版上都有核桃大小

的窟窿,创口内陷,死于一种毒指之下。

云霄看过一遍之后,急步走了出来。

老和尚一声不响地又关上了门,朝着众人招了招手,仍循原路回到静室。

大家在室中落座已毕,老和尚轻叹了一声道:“老偷儿,你都看到了吗?”

韩翊默然地点了点头。

老和尚道:“可看出来个端倪?”

韩翊默默地又摇了摇头,仍是没有说话。

老和尚道:“文殊寺就为了这件事,才发出青阳令向各位求援……”他话没说

完,韩翊突地插口道:“这件事是几时出的,大和尚你竟没个防备,再者,可探出

来凶手是哪条线上的人物?”

老和尚一皱霜眉,又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发生在十天之前,老衲十二名弟

子,忽然先后死于非命,而且死状都是一个样儿,穿云指点破了玉版骨,连凶手的

影儿都没有发现。”

韩翊道:“你那些弟子也太脓包了,功夫都练到哪里去了,受此重创,会没发

现凶手的影儿,我看你这文殊寺也该关门了。”

老和尚笑了一下道:“老偷儿这话说得对,无奈那凶手不但行动诡秘,而且武

功也高到极限,老衲就因应付不了,才发出青阳令了。”

韩翊道:“他们可有人来吗?”

老和尚道:“玉虚观来了四名弟子……”韩翊道:“柳家湖呢?”

老和尚道:“来了柳勇柳义弟兄二人。”

韩翊道:“老龙坡都来了什么人?”

老和尚道:“龙凯带着三位子侄,还有一位同门师弟铁笔书生郑家祥。”

韩翊道:“他们都怎么样了,也没有查出个线索来吗?”

老和尚道:“查是查出了个线索,无奈……”韩翊道:“这有什么难的,人在

什么地方?我一问就清楚了。”

老和尚轻叹了一声,道:“人都在那柴房里,你无法问,他们也难以回答。”

韩翊心中突地一震,倏然站起身来,怔得一怔,道:“他……他们也全都遭了

毒手……”老和尚默然无语,微微点了一下头,老眼中已泪水模糊了。

韩翊在问出了一句话后,颓然若丧,缓缓地重又坐下,神情萎顿已极。

一向乐天成性的巧手方朔韩翊,无论遇上多大的事,都是嘻嘻哈哈的,如今竟

然愁眉苦脸,坐在那里长吁短叹起来。

云霄也低头沉思,他在想那施展毒手之人的武功渊源,因为那穿云指,在江湖

上只有他云门世家最精此技,在他眼中看来,那些死尸的伤痕,并不像他云门的穿

云指。

刹时之间,静室中沉闷得使人窒息。

韩翊倏地抬起头来,望着云霄道:“老弟!你们云家的穿云指,是否外传有人?”

云霄道:“寒门以牵机手、穿云指饮誉江湖,据我所知,并不外传,再说,云

门谷世代家风,向不收徒。”

韩翊道:“莫非那凶手是他……”

云霄插口道:“韩老伯在江湖上以机智见称,我想这件事,你不会猜到云门逆

子云汉的身上吧!因为以小侄猜想,他目前可能身在长春宫,还到不了信阳州来……”

他这么一说,使韩翊说到口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因为他实在就是心疑到云汉身上

于是忙道:“那么这凶手又是什么人呢?”

云霄道;“我曾细看那伤痕,它并不是穿云指,老伯在江湖日久,可知天下指

法,共分几家?”

他这一句话,正触着老偷儿的痒处,韩翊就是喜欢人家给他戴高帽子。

闻言抬手一抹那几根老鼠胡子,哈哈笑道:“老弟,你算是问着人了,数当今

武林指法,第一算人家昆仑派的金刚指,第二是微山湖冷竹塘的三才指,你们云家

的穿云指只能占第三位,第四是少林派的般若指……”云霄笑:“在天山时,我曾

听家师说过,在指法中,还有千山魔指这一派,韩老伯是否听人说过。”

韩翊闻言,倏地跳了起来,嚷道:“千山魔指?……是有这一派!

云霄点了点头,道:“我看着有些像,因为在武林中,以指法称雄的,那是凭

的真本事,绝无中毒现象,我看那尸体伤处有黑紫淤血,分明是一种毒指,所以才

想到千山魔指这一派。”

韩翊道:“对!你这一提,我也记起来了,一定是千山派的人物!”

他话音一顿,转向那老和尚道:“大和尚,你所得到的一点线索,是怎么样的,

快说出,咱们参酌参酌。”

老和尚道:“我只是知道这件事,乃是天蝎教所为。”

杨海平突然在一边像发梦吃般,喃喃自语道:“天蝎信阳分坛……毒指居士贺

奇……”云霄闻言一怔,倏地转身朝杨海平道:“海平兄,你说什么呐?毒指贺奇,

他是干什么的?”

杨海平被问乍吃一惊,证得一怔,方道:“难道云大哥认识这个人吗?他就是

这信阳分坛的坛主!”

云霄道:“我曾听人说过,这毒指居士贺奇乃是天下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