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十六回

作者:陈青云

那姑娘微微颔首,轻叹了一下,道:“是的,我知道是不该问的……问也无益……

黄土陇头埋白骨,死去才知万事休……”云超听了,心中暗暗一凛,忖道:“她却

不将生死放在心上哩。”

那姑娘突地淡然一笑,问道:“你这么小的年纪,就入了江湖。”

云超道:“谁说我小,都十三岁了呢!”

“你可是奉令而来?”那姑娘又问出了一句。

云超不屑地撤了撇嘴,道:“是我自己想来的!”

那姑娘倏地面现红晕,幽怨之色尽消,冷笑了一声道:“你来干什么……莫非……

除非你杀了我,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云超道:“我不要求你什么,只要你给我说实话就行,要不然的话,我能够叫

你死活都难。”

但这一句话说得斩钉截铁,声调冷酷无情,使人无法不信。

但是那姑娘却神态自若,似乎对这死的威胁,并不放在心上,不屑地冷声笑了

一下。

云超见状,心中不由一震,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林若花!”

“在天蝎教中,是什么身份?”

“以前是护花坛下侍婢……”

“现在呢?”

林若花陡地仰天一声冷笑,道:“现在是护法尊者云汉婬威下的待宰羔羊。”

云超闻言神情为之一怔,喃喃自语道:“是二哥……二哥怎么变得这样坏?……”

林若花神色为之一变,愕愕地望着云超,诧异地道:“难道你不是教主派来杀我的

吗?”

“教主!闶撬的翘煨讨鳎克裁匆蹦隳兀磕惴噶俗锫穑俊?

云超连着问出这几个问题,说实在,他也真地迷惘了。

林若花被他这一问,叹了一声道:“我不知道是否犯了罪,但一切全是由云汉

而起的了。”

云超怔了一下道:“为了云汉?是他要杀你吗?”这个人太坏了。”

林若花摇了摇头道:“他不会杀我的,但祸因由他身上而起!”

云超似已着了急,忙道:“你干脆说清楚好不好?吞吞吐吐急死人。”

林若花道:“那是半个月前的事了,云汉完成了一件任务,回到长春宫来,但

是我们教主却去了河南,他忽然看上了我,于是就……”云超怒道:“二哥真不要

脸,没想到如今变得这样坏!”

“二哥?你是说云汉是你二哥!”

云超摇手道:“你不要问这个,快说你的吧!”

林若花接着道:“你可知道?我们教主是嫉妒成性,凡是同她好过的男人,就

不许任何女人挨。”

云超接口道:“所以在那天蝎教主一回来,发觉了你们的事,就把你关起来了,

是不是?”

林若花点了点头道:“其实不是教主发觉的,是那云汉和她讲的……”云超闻

言怒道:“这厮太可恶了,简直失了人性。”

林若花叹了口气道:“你这样说太不公平了,我知道云汉是很爱我的,他之所

以告诉教主,是想永久得到我。”

云超道:“他在事先和你商量过吗?”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他是爱你呢?”

“我从他眼中看得出来。”

“那你也是很爱他呀?”

林若花倏地脸上一红,垂头道:“我……我不知道……”云超问到这里,突然

转变话题,道:“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进入长春宫干什么来了么?”

林若花道:“我起初以为你是天蝎教中人,奉命来杀死我来了,你刚进来的脸

色,好难看哟!”

云超道:“我是来救一个人,为了不能泄漏行踪,所以动念杀你,幸而我没有

猝然下手……”林若花道:“你来救人?是救的什么人,可以给我讲吗?”

云超道:“她是一位姑娘……”

“啊!”林若花惊叫了一声,道:“她可是复姓欧阳的那位姑娘吗?”

云超听她说出欧阳姑娘,不禁大喜过望,道:“姐姐!你知道这件事呀!”

他心中一高兴,竟然开口喊起人家姐姐来了,接着又道:“我和老四两个人,

要把她救出去,你可肯为我保守秘密,假如你也想离开此地的话,我可以帮你一个

忙……”林若花眼见面前这个大孩子,一脸天真、率真之性,溢于言表,不论他是

否办得到,但却十分感人。

她拢了一下蓬散的秀发,黯然道:“我能到哪里去呢?”

云超道:“只要你想离开,我一定帮助你……不过你可得记着,别向云汉提及

今晚之事。”

林若花美眸凝视,看着云超,好大一阵工夫,突然道:“我猜你必是云门世家

的人,你如果说了实话,我也将所知告诉你,或许有点用处。”

云超闻言微微一怔,淡淡笑了一下,道:“你猜对了,我叫云超,是云汉的三

弟,有话快说,我得赶时间——”林若花道:“欧阳姑娘一定被囚在引凤楼,楼在

这荒园西北。”

云超高兴道:“好!谢谢你啦!我这就赶去救人……”话音未落,人已疾快地

纵出房去。

抬头但见星斗满天,夜静风寒,没有鸟迹人踪。

他略一打量,辨别了下方位,人就扑向了西北。

翻过墙去,入眼又是一片屋宇栉比。

他连着飞过数重院落,远远已望见了那引凤楼。

小云超身入龙潭虎穴,已不容他过多考虑,但见他展开脚程,宛如轻烟一缕,

扑入那引凤楼内。入门之后,顺着两道趟了下去,一直走到南道尽头,左右打量了

一下,右边门内,似有楼梯可登。

但是,他显得十分小心,担心在那楼梯上会设有机关埋伏,便径直走进左边一

个门里。

进门又是一条市道,他毫不考虑地径直走去,转了一个弯,他怔怔地站在那尽

头处。

原来这是一条死巷子,到了这里,竟然无路可走了。

云超正自发证,想着:“这该怎么办呢?前进无路,退回去吗……一念未了,

倏的一阵轧轧连声,对面突然出现了一个门户。

云超连想也没有想,纵身就窜了进去。

眼光到处,见这里乃是个宽大的房间,陈设清雅整齐,上首正中,坐着有四五

个人。

云超的年岁虽然不大,但幼得名师教导,又是武林世家的子弟,反应何等神速,

立将真气一沉,身形已落在地上。

石室中一排坐着五个人,当中的一位华服女子,衣着彩色缤纷,夺人眼目。

宫鬓堆鸦,肤光映雪,媚眼朱chún,端的是妖艳无匹。

她盘膝坐在一张石床上,眉宇眼光,隐泛威凌,有一股狠毒之气。

石床后面,并排站着四个人。

左边第一位,正是云门逆子云汉,接着下去是阴司秀才冷焰、浮生子丁南、神

爪彭玄。

云汉一见那闯进来的,乃是他三弟云超,禁不住惊叫了一声,道:“老三,是

你?”

云超一看到云汉,气得小脸蛋都变了颜色,冷哼了一声道:“是我怎么着,难

到我来不得吗?”

云汉碰了一个钉子,脸上红了一下,张了几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阴司秀才冷焰接口道:“好个大胆的娃儿,竟敢擅闯本教引凤楼。”

云超朗目一翻道:“引凤楼又不是森罗殿,难道不是人来的。”

阴司秀才冷焰哼了一声道:“引凤楼虽不是森罗殿,你小子能进得来,但如打

算出去,就看你的能耐了。”

云超淡淡一笑道:“小爷既然进来,就没有打算出去。”

神爪彭玄插口笑道:“小兄弟!你莫非有投效本教之意?”

云超冷冷一笑道:“云门世家就只出了一位丧心病狂、数典忘祖之人,已然够

塌台的了,云氏祖宗还没有造下那么大的孽,也不会再出第二个失去人性的禽兽了

。”

他在说出这两句话时,眼睛可是瞪着云汉。

这么一来,云汉哪能受得了,厉声道:“老三!你不想活了么?!胡说个什么?”

云超倏地剑眉一竖,怒喝道:“无耻的东西,你也配喊我老三,你是什么人?”

云汉道:“我是你二哥云汉,难道你不认识了么?”

“呸!”云超贯劲吐出了一口浓痰。

接着又是一声狂笑道:“不错,我是有个二哥名叫云汉,但他在数月前,已得

狂病死了,你这无耻匹夫,冒充的什么?云家会有你这样无耻子孙?”

云汉被他三弟一骂再骂,泥捏的人儿,他也有个性子,不由怒气冲天,方一闪

身迈步。

那美妇人已道:“且慢!本教主却想一睹云门世家的武功学养。”

云超一听,心中暗叫一声道:“啊呀!这臭娘们就是天蝎教主呀?糟了,看来

今天难逃此地……”那美妇人正是天蝎教主花蕊夫人,她的眼力何等高明,已看出

小云超心中有了怯意,微微一笑道:“小子,你胆怯了么?”

她这一句话,却激起了云超的傲气,朗声笑道:“云门子弟,还不会有你想得

那样脓包,大不了一条命,有什么怯不怯的。”

“好小子!”花蕊夫人赞了一声。

就在她那一声未落,使出内家移形换位的最上乘功夫,疾如闪电般飞扑过来,

倏地伸手便抓。

云超猛觉眼前人影一闪,急忙慑神看时,花蕊夫人的手掌已到了他头顶。

在这种情形之下,他已无法闪避,但仍是倔强地道:“乘人不备,算是什么能

耐。”

一言出口,花蕊夫人咯咯一声娇笑,身形又如闪电般飞回到石床上去,笑道:

“好!这一招不算,我今天要打你上心服口服。”

云超道:“如凭真功夫,我云超死也瞑目。”

花蕊夫人道:“小子,你准备好了没有?”

云超道:“就请动手吧!”

花蕊夫人笑道:“我看在云汉的份上,打算让你几招,你自己说吧!要本教主

让你几招?”

云超道:“你要是真心让招,就让个五百招好啦!”

花蕊夫人笑道:“好小子,你的口气倒不小,有让五百招之理吗?”

云超朗笑一声道:“那你又何必装腔作势要让招呢?我看最好你把命也让给我

。”

他这么一说,花蕊夫人不怒反而大笑起来,道:“小娃儿!你的鬼心思还真多

呢?这样吧!你能接得下本教主三掌,天蝎教从此解散!”

云超却就应了初出犊儿不怕虎的一句话了,朗声道:“你三掌不见得就能降住

我云三爷!”

花蕊夫人闻言,突然面色一冷道:“那你就试试看,……接招!”

掌随声出,仍然坐在石床之上未动,就劈出了一掌。

云超见状,哪敢怠慢,也推出一掌,脚下疾转开去。

方让开了一掌,哪知花蕊夫人第二掌又到,呼地一声,如狂风忽发。

原来那一掌只是个虚招,真力全贯注在第二掌上,云超才有多高的功力,怎能

承受得起?身形立被狂风卷起,撞向了石壁。

但只是在石壁上猛砸这一下,也是不轻。

就听他闷哼了一声,坠落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花蕊夫人睨视了云汉一眼道:“去把他送到虎槛中去,等明天再行发落。”

于是,云汉应了一声,上前把云超向肋下一挟,走出引凤楼,一路也不知是奔

向哪一个方向,约有一盏热茶的光影,到了一座房内,把他朝地上一摔,长叹了一

口气,默默出门而去。

云超斜躺在地上,觉着浑身都疼楚难当,但他可真有个狠劲,全不哼哈一声。

他闭着眼,心中没有悲哀,也没有惧怕,只是充满着愤恨,他在思索着如何能

够逃出去,再苦下功夫,练好能耐,洗刷耻辱。

“呜!”传来了一声猛兽的低吼。

吼声离得很近,似乎就在目前,由不得他不睁开眼了。

哪知眼方一睁,神情忽然紧张起来,一颗心跳得“扑通通”直响。

原来,在他身卧处不远的地方,有一道铁栅,里面关着一只白额大虎,鼻息咻

咻的,正打算破栅而出。

看那虎有点儿瘦,但是凶威不减,一双虎目,像两只小灯笼,凝瞪着倒卧地上

的云超,那条长尾,不停地甩动摇颤,偶尔在地上,发出令人心悸的响声。

云超虽然胆大,在这情形下,由不得他不心惊胆战。

他深深呼吸了几下,心中想道:“云超!你可不能害怕,更不能紧张,你现在

已失去劲力了,斗不过它的,如果惹火了它,准得把你撕裂吃掉。”

他一面自己对自己提着警告,一面深深地呼吸。

过了一阵,他猛可地一咬牙,缓缓坐起身来,眼睛却一直瞧着那虎。

他就这样,在虎槛中一连度过了两日三夜,也没有见到一个人看他,侧耳细听,

更没有个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