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十七回

作者:陈青云

月白风清,无灯无烛,正是全神欣赏月华良宵,如能有人相约黄昏后,该带有

多少浪漫气氛。

但在这文殊古刹之内,虽然也是人约黄昏,但来的不是佳人,而是暴客。

狂书生云霄的一阵酒雨,喷洒使得一群贼人亡魂丧胆,文殊寺的僧人,也收起

了慈悲之心,戒刀闪处,血光崩现,禅杖抡转,腥风疾卷。

十几个进犯文殊寺的贼人,眨眼间,已然就歼八九,只余下三个人,一见情势

不好,哪还敢再战下去,大喊一声:“风紧!扯乎!”

各自一卖招,转身飞纵,就向庙外窜去。

殿脊上的云霄,哈哈一声长笑,倏见他把嘴一张,一股白光,带着一阵酒香,

疾射而出。

三贼之中,有一人窜纵得稍微慢了一点,那股酒箭正射打在他臀部之上。

“卟!”地一声,接着就是那人一声惨叫。

原来那一蓬酒箭,打了他一个屁股开花,他是连头都不敢扭,甩手扔掉了兵刃,

双手抱着屁股亡命逃去。

这最后的一招打出,逗得一旁观战的人,轰然大笑起来。

梅影笑态方休,娇声道:“霄哥这个人是最坏了,亏他怎么想出来的这样绝招!”

云霄笑道:“别笑了,这不快追贼人去,纵兔捉狐,吊上他们,包可直捣贼窟……”

梅影一听,没等云霄话音落下。娇喊一声道:“琴妹妹!走哇!”

她是人随声起,薛琴也跟踪飞纵。

施琳倏地娇喊一声道:“梅姐姐,也算我一份。”

月光下,但见罗衣飘拂,宛如似月下飞营飞掠而去。巧手方朔韩翊一看杨海平,

道:“平儿!咱们也不能后人哪,走!”

话声中,师徒二人一顿足纵出寺外,也跟着梅影等三女身后直追。

那三女的脚程,都有不凡的造诣,神速已极,转眼工夫,已经没了影子。

云霄就坐在殿脊上,一直把一坛酒喝得涓滴不剩,先抖手扔出去酒坛,哈哈笑

道:“我也该走了!”

法澄老和尚眼看着这位青年书生的狂猖不羁,不禁喟然叹道:“难道江湖就是

狂人的世界吗?唉!但愿我佛慈悲他们……”“大和尚,你又何尝不狂呢?几时又

法相庄严过,还是让佛祖慈悲你吧!”

倏地从偏殿的房脊上,传下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

老和尚不禁大吃一惊,仰首看去,哪有半个人影儿,忙喝道:“是哪位朋友!

怎不现身?”

那阴恻恻的声音又道:“你想叫我现身吗?只怕在你见到我之后,离死也不远

了。”

法澄和尚哈哈笑道:“老袖早已看破了‘生死’二字,但却得看死的值不值得

。”

两人在放声对着话时,一班僧众就知事态严重,身不由己,全都向老和尚身边

靠拢。

那阴恻恻的声音,冷哼了一声道:“既然这样,就让你死个明白吧!”

当先的一位,那份长相不能看,再胆大的人,也得吓上一大跳。

就见他身量瘦削高长,双颧高耸,面上无肉,只是有着一层皮,紧紧地绷住,

眼眶深陷,牙齿突出chún外,一眼望去,简直象个骷髅骨头,仅仅只是比骷髅头多了

一些头发。

这人一现身,立使文殊寺的僧众,连法澄老和尚在内,全都由不得心底冒起一

股寒意,一个人都睁大着眼睛,诧想道:“世上竟会有这样可怖的活人?也许是什

么鬼魅吧……”在那怪人身后,并肩站着两人,一人生得面黄肌瘦,宛如是大病初

愈的样儿,不停地大口喘着气,身形也抖颤着,似乎一阵风过,就能把他吹倒。

另一人,是个生相凶悍的和尚,胖胖的,一脸横向,满脸络腮胡子,神态猛恶

已极。

法澄一见这神态诡异的三个人,心中先是一怔,跟着沉声喝问道:“你们是谁?

夜临寒寺作甚!?”

那凶煞之气甚重的和尚,扬起个大嗓门,道:“你猜我们是谁?”

这句话哪像一句人话,自己不说出来,人家怎会猜得出?

可是那酒佛法澄总是个武林中的高人了,他闻言又一打量对方三人的神态,不

禁面色陡变,道:“三位莫非是武林四凶么?

怎么还有一位不见?”

“老和尚!你真不愧是武林高手,佛门中的高人,竟猜得出我弟兄,冷焰迟到

了一步,你都能想起来,佩服!佩服!”

随着话声,就见从山门外进来了一位中年秀士,他轻摇折扇,面含姦笑,入眼

就知他不是个善良之辈。

法澄一怔之后,宣了一声佛号道:“四位夜临寒寺,不知有何见教?”

那骷髅头哼了一声,探手指了一下院中死尸,冷冷地道:“这些人的死,可是

你们下的手吗?”

法澄道:“他们夜犯寒刹持刀行凶,老袖为了自卫起见,也只好动手玷污这片

清净佛地了。”

“好!”那骷髅头突地喝了一声,跟着道:“你可知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吗?”

法澄道:“事起仓促,没有问得!”

骷髅头道:“现在问也不迟!”

法澄道:“去问谁?”

骷髅头咄咄一声怪笑,道:“他们已在鬼门关中等着你了,你去问他们好啦!”

法澄微微一笑道:“只怕你难得如愿!”

“嘿嘿!嘿嘿!”骷髅头陡地一声冷笑,声音有些阴森可怖,令人不寒而栗。

他冷笑之声未遏,那两道逼人的目光,炯炯地向僧众扫了一眼,冷声道:“那

你就试试看。”

语音方落,突然发动,探臂就朝法澄老和尚抓去。

法澄向后退了半步,方待转身还招,他身边的几位僧徒各把肩头一晃。便站在

老和尚前面。

济安僧一抢手中戒刀,招走“寒梅吐蕊”,疾刺那骷髅头的左肋。

济定僧则是禅杖横扫,“狂风拂柳”,攻向骷髅头的下三路。

济平僧攻得更奇,他是身形微晃,双肘齐出,和身向骷髅头怀中撞了上去。

这师兄三僧,在武林中也全是身列高手之林,合力齐攻,声势有何等凌厉。

可是那骷髅头的武功,确有过人的造诣,只见他身形一缩,微微几闪,倏忽之

间,三僧齐攻的一招,已然全都落了空。

骷髅头借势退后了丈许,但是他乍退又进,双爪舞起两团劲风,又扑了上来。

济平僧首先惊叫一声,踉跄后退,肩头上血迹殷然,身形晃摆着退后有五六步,

再也站不住了,一头栽倒向地上。

就在济平僧栽倒地瞬间,济定僧也怪叫一声,倒纵出去,身没落地,“哇!”

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跟着也扑倒地上。

济安一见两位师兄弟相继倒地,又觉着两团劲风向自己头罩落,哪敢再战,立

即闪身后纵,移出有丈许,方始脱出了毒手,头上却已冒出了冷汗。

那骷髅头一招之间,逼退了文殊寺的三位高手,又是嘿嘿一阵冷笑。

冷笑声中,突然足尖一点,凌空拔起。

法澄和尚还以为对方是向自己袭来,方作势抵御。

哪知,事出他意料之外,骷髅头一跃起,在半空中身形一拧,突然扑向那班僧

众,一阵疾掠猛抓。

但听惨叫之声,此落彼起,转眼之间,有二十几个僧人,纷纷倒地,全死在那

骷髅头的毒爪之下。

那些僧人,在武林之中,武功也都有相当的造诣,是法澄老和尚一手调教出来

的,碰上了这位骷髅头,竟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便全死于非命。

法澄可由不得惊怔得发起呆来,满面痛苦之色,沉声道:“施主这样地手辣,

岂不怕天理报应吗?”

骷髅头哈哈一声狂笑,道:“老和尚,你少和我说经,什么天理报应,俺贺奇

不信这一套,我看要遭报的是你。”

对方一亮出名号来,法澄神色又是一变,冷冷地道:“你要打算怎么样?”

毒指居士贺奇道:“本座今日要洗屠你这文殊寺,然后再放上一把火,将它烧

成一片瓦砾。”

法澄道:“老袖和你究竟有什么仇恨?”

贺奇道:“除非你交出来那巧手方朔韩翊和姓杨的那小子两个人,不然只怕你

难逃此劫。”

法澄道:“他两人早已走了,再说,施主有事尽可自去找他,又和敝寺有什么

牵缠!”

阴司秀才冷焰一摇手中折扇,笑道:“没有牵缠?你倒说得轻松,他们既到过

你这里,我猜一定将那百酿温玉钵留在你处,这样吧,你将那温玉钵献出来,也是

一样,可以免去你这一劫。”

那幸脱一难的济安僧插口道:“谁见过什么温玉钵……”他一声未了,贺奇突

地一声怪笑,反手一掌,就朝他疾袭而出。

这一掌突如其来,而且掌势飘忽,掌力如山,整个院中,都感到有一股无比大

力在震撼着。

济安身形一拧,退出丈许,才勉强降手接了这一掌,两掌相交,“轰”然一声,

仍不免被震退了几步!

法澄老和尚霜眉微轩,哈哈一声大笑道:“好!老油就舍此一命和你们见个高

下吧!”

贺奇哼哼冷笑不已,双掌在身前划了一个弧形道:“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

我手毒!”

放声中,扬起手掌,五指箕张,凌空一抓,向法澄和尚劈头抓来。

法澄和尚左袖一拂,发出一股潜力,迫得对方毒爪缓得一下,右手已撤出了长

剑。

这就是一代名家的手法,单凭亮剑这一手,可说是潇洒从容,奇快无比。

可是那毒措居士贺奇的双手十指,发出来的缕缕劲气,端的是重如山岳,锋利

如剑,法澄左袖发出的那股劲力,竟然无法抵挡得了……老和尚不由心中一栗,幸

而剑已亮出,立即用了一招“金龙抖鳞”,幻化出朵朵夺目的剑光涌了过去。

毒指居士贺奇嘿嘿一阵冷笑,十指箕张,竟然不惧那剑光凌厉,化抓为戳,一

指轻弹!岸帷钡囊簧庖恢福尤唤ǔ喂サ降囊徽械丝ァ?

法澄顿时大吃一惊,心中转念道:“看来这魔头果真高明,以自己多年苦修,

却也挡不住他千山绝学……”心念动处,就施展出自己的成名绝技,“神马大九式”,

登时身剑合一,飞走九宫方位,凌空盘旋游翔。

但见他那剑法,虽无眩心骇目之处,但却着着抢占先机,颇具威力。

毒指贺奇用尽毒爪上的威力,力抢攻势,一口气攻了二十多招,空自撤出漫天

爪影,却毫无一些制胜之象,气得他“哼哼”之声不绝!

在这时,从庙墙外忽然跳进来一个人,初时,他本想向院中打招呼,但被那场

恶战所吸引住了,静静地站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

另外那阴司秀才冷焰等三个人,似也看得出了神,对这寺院中来了人,蓦如不

见。

本来像这等高手比武,实是在江湖上罕曾得见的事,每一人的举手投足,都含

有无限玄机,难怪他们都聚精会神,注视着场中情形了。

刹那间,法澄和尚的剑化神龙,纵横扫劈,激起一团劲风剑气,宛如巨浪澎湃,

滚滚不休。

毒指居士贺奇上手一大意,被对方占了先机,他变为被动之势,只有一味地拆

解。

不过,他那身形之巧快,两只毒爪招数之神奇,也足以使人叹为观止。

双方好不容易地拆了七十八招,毒指居士贺奇已渐渐居了下风,但那另外的三

个人,也都面露紧张无比的神色。

阴司秀才冷焰朝那凶猛的恶僧道:“狗肉和尚,你看见了没有,只恐怕老贺要

不行了呢!”

那和尚正是凶僧化因,闻言哼了一声道:“你阴司秀才有什么办法没有,何不

露一手咱们瞧瞧。”

阴司秀才冷焰姦笑了一下道:“我们何不趁这机会给他来个血洗,先把这寺内

的和尚都杀光,然后再放一把火,我不信将那老偷儿烧不出来。”

他话声甫落,其他二凶就鼓掌叫起好来,毒手病夫松九却有气无力地道:“我

担保,不会让他们有一个漏网的。”

这几句话说来轻松,但在法澄和尚听在耳中,可不由大吃一惊,想不到对方居

然有这么卑鄙的一着,急得他大吼一声,道:“老衲给你们拼了——”他在喝声雷

动中,一柄三尺青锋,使尽威力,逼得毒指贺奇连连后退。

就这么眨眼工夫,三凶已然发动,扑向立在殿廊两侧的僧侣。

文殊寺中僧侣,除了二十几位功力较高之外,余下的虽也会武功,但造诣可就

差多了。

登时之间,寺院之内杀声大作,刀光剑影,交织成一片,那惨叫之声,更是一

声连着一声。

法澄老和尚之逼退毒指居士贺奇,本是打算去救那些僧侣弟子。

哪知他身未动,势未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