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十八回

作者:陈青云

她想到:“自己目前落在贼人手中,如果受了侮辱,还真不如死了的好,到不

得已时,只好和他拼了。”

心念转处,先就提了一口真气,玉牙紧咬着音尖。

这事情是很明显的,梅姑娘要打算施展“碧血剑”的功夫,自毁伤人……须知

这“碧血剑”的功夫,乃是惨毒无比的一种武功,尽聚自己的体内真力于口中,然

后咬烂整条舌头,倏然喷出口,任是敌人防备再严,功力再高,就是有罡气护体,

这“碧血剑”仍能射透出去,与敌同归于荆即是对方功力再高,虽然不致于立刻死

去,但那重伤却是免不了的。

阴司秀才冷焰哪知他目前已是危在眉睫,只要稍微的一冲动,惨剧立刻发生。

还好,他并没有动手。只是阴险地一笑道:“小姑娘,你最好对我亲善一点,

等我忍不住了,可就够你瞧的。”

梅影仍然不理他,冷焰又道:“好吧!你好好地想一想,可不要死心眼,等一

会我再来!”

他说着,又阴险一笑,便走开了。

在冷焰走后不久,就有人送来了饭食,而且菜肴还是十分精美。

梅影她可不敢去吃送来的食物,担心会中了葯物,只是调息运气,打算挣开被

缚着的手脚。无奈,她那手脚上所缚,是鹿筋绳儿,有很强的韧性,任是再高强的

功力造诣,也难挣得断。

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了,山洞的铁栅栏又打开了,她立刻被那一阵脚步声惊醒。

她睁眼看去,心中不由一震,暗道:“这是人是鬼呀,世上竟有这样鬼状的活

人?……”那进来的人,乃是毒指居士贺奇,他似乎用有点萎靡的神情,凝目望着

这位被囚的美人儿。

梅影也是惊诧地看着对方,初时,只是觉着这鬼脸有些令人生厌,天下竟会有

生得这样难看的人?。

渐渐的,她已发觉对方双眼中,射出一种可怕的光,不由得芳心大震,立又把

眼睛闭上了。

贺奇凝望了一眼,眼中的光芒更变得灼灼逼人,宛如一凶猛的野兽,逼视着目

的物,鼻息也粗重起来,咻咻有声。

“嘿嘿!”他冷冷地笑了一阵,道:“难怪那阴司秀才下不得手,就是我也有

些不忍了,长了这么几十岁,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俊的小妞,如能一夕风流,嘿嘿!

就是死在眼前我也甘心。”

他说着话,移动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地向梅姑娘逼近。

梅影芳心惕然,一响响轻微的脚步声,似乎每一下都踏着她的心,连忙又一提

气,玉牙咬紧舌尖。

就在这时,洞外有人朗声道:“禀告坛主,阎王壁捉住那姓云的小子。”

贺奇闻言怔了一下、倏地咄咄一声怪笑,道:“好!我,我这就去,小冤家也

有落在我手里的时候,看我不让他尝遍世上所有的酷刑,他不知我毒指贺奇的厉害

。”

说着,又向坐在地上的梅影姑娘,贪婪地看了一眼,梅影一听说云霄被擒,不

由大吃一惊,暗叫一声:“完了……”在另一个山洞里的薛琴,她是个冰雪聪明的

姑娘,虽然初涉江湖,但对江湖风险可是早有所闻。

她也是一样的被缚紧了手脚,动转不得,但并不如梅影那样的焦急,瞪大着一

双秀目,仔细地打量这山洞。

就在这时,进来了阴司秀才冷焰。

他是方从梅影那边过来的,但在一看到薛琴姑娘时,又怔住了。

因为他见这位薛琴,论容貌并不弱于梅影,另有种高雅脱俗的气质,是梅影万

万赶不上的,可以说是媚在骨里,使人看上一眼之后,就舍不得移开眼去。

薛琴见这人凝神地看着她,心中觉着好奇怪,美眸眨了两下道:“你是什么人?”

冷焰似乎看得入迷,虽然听到了对方的问话,但却忘了答话,仍然呆呆地立在

当地。

薛琴越发感到奇怪,又道:“咦!你这个人怎么啦?”

冷焰这才如梦初醒,忙道:“没有什么!没有什么!”

薛琴道:“那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好怕人呀!”

冷焰笑了一声道:“你很胆小是吗?”

薛琴秀目一展道:“谁说的,我有时胆子是很大哟。”

冷焰道:“那你为什么怕我看你呢?”

薛琴道:“你问这个呀,那是因你那眼光就像一只狼的眼睛,你不知道,我最

怕狼。”

冷焰笑道:“那我不看你好啦,不过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薛琴道:“薛琴,我家就是祥府薛家……”她这一说出来,冷焰忽然想起了一

个人来,那是天蝎圣女薛玲,由不得怔住了,再打量薛琴的身材容貌,竟然又和那

薛玲一模一样。

刹那间,他惊得汗都流了出来,对那“祥府薛家”几个字,竟然无闻。

就在这时,突然从洞外跑进来一人,大声喊道:“禀尊者,阎王壁拿住了云霄,

我家坛主请尊者快去!”

冷焰被他这一声喊叫,没来由竟然升起一股怒火,陡然甩手一掌打出,冷冷地

道:“我知道了!”

话音方落,一股劲风扬处,那汉子闷哼了一声被抛出去一丈多远,跌倒在地上

一动也不动了。

薛姑娘立被骇了一大跳,也尖叫一声道:“啊!你随便都可以杀人的呀?”

冷焰被她这一声尖叫,神智方回复过来,怔了一下道:“这厮不该私自闯进洞

来,我是给他一个警告!”

薛琴道:“一个警告?他人都死了,警告还有什么用呢?”

冷焰呐呐地道:“他已死了么?我出去看看!”

薛琴秀眉轻蹙,轻叹了一声道:“你们杀人的时候,心中也许会感到很愉快、

舒畅,不然的话,怎会动辄取人性命……”冷焰眉头一皱,心中突地感到一种怅然

他经常在杀过一个人之后,是真的有一种舒畅的感觉,此刻却不知为了什么,

竟然心软了下来。

他匆匆而去,又匆匆而回,道:“那厮真不经打,已然加天乏术了。”

薛琴也轻叹了一声,忽然想起了一事,秀目展了一下道:“你还没有告诉我,

你是谁呢?”

冷焰道:“我姓冷名焰……”

薛琴道:“这个名字不好,使人感到有一股寒气。”

冷焰接着说道:“江湖上称阴司秀才……”薛琴道:“这个名字越发的难听了,

就知你最喜欢杀人,今后可能就不同了。”

冷焰尴尬地笑了一下,道:“我往常是很喜欢杀人,今后可能就不同了。”

薛琴道:“那是为了什么?”

冷焰道:“有你这样一位好心姑娘和我在一起,我哪还敢去杀人。”

薛琴这姑娘性情,那会真的这样懦弱,实在她要比想象中狠毒得多。

因为她随着其母女飞卫林可卿,在青灵谷中困十数年,耳濡目染,全是狠事,

慢慢地就养成一种偏激的性情,她哪会害怕杀人。

不过,她可是个冰雪聪明的人儿,心知自己已落在人家手中,如不动点心思,

要打算脱困可是件难事。

于是,她略一忖思,就装出一副入世未深的雏儿神态,意把一个江湖上的老狐

狸,摆布得六神无主。

她一听冷焰那句肉麻的话,秀目轻皱,心中暗骂一声道:“好你个阴司秀才,

这是你自投罗网,休怪我真送你到阴司去。”

心念转处,望着冷焰嫣然一笑道:“你很喜欢我是吗?”

她这一笑,真称得上是一笑百媚生。

容色如花,美目流波,巧实倩倩,怎能不撩人情怀,阴司秀才冷焰越发地意乱

情迷了。

薛琴眼看着他这个样儿,就知道这小子已入了迷,心中又暗骂了一声,面上盈

盈一笑,道:“莫非你不是真的喜欢我吗?”

冷焰闻言,慌急地道:“谁说的,我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姑娘看个清楚。”

薛琴倏地玉面变色道:“哎呀!好可怕呀!你要把心挖出来,又是一条人命,

但也没法喜欢我了。”

冷焰道:“我这是向姑娘表明心意!”

薛琴道:“那就好,但愿那不是真的,不过你如真的喜欢我,也不能就这样把

我捆起来呀!”

冷焰道:“你是要我解开你的手脚吗?”

薛琴美目眨动了一下道:“你要是办不到就算啦,我知道你一定很作难。”

冷焰道:“难倒不难,举手间事,怎能会说难,就是我怕……”须知阴司秀才

冷焰在江湖上,并不是新出道的毛头小伙子,也曾经过了不少的大风大浪,可以说

都混成了精啦!

再者,他素常乃是惯以诡计害人,所以才博得了阴司秀才的匪号,哪能就这样

轻易上当?……这就叫色不迷人人白迷了,古往今来,有几许英雄人物闯过了美人

关?

不过,他心里却怀着一种警惕,他伯薛琴会忽然变了卦,再动手降服她,可就

不容易了,于是他才呐呐的难言了。

薛琴笑道:“我知道你是怕放了我,我就不听你的了,对吗?”

她话音一顿,轻叹了一声,道:“这也难怪你,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

可无,你放心,我不会怪你的……”言下一阵黯然,那冷焰把持不住了,忙道:

“我怎么会怕姑娘,你如真的变了卦,不要说你武功不是我的对手。你如真的要走,

我也会放你走的。”

薛琴倏的一扬眉,笑道:“那你还怕什么?莫非……”“我什么也不怕,这就

放了你好啦!”

冷焰在说着话,竟自移步走了过去,蹲下身来,先解开薛琴脚上的鹿筋绳儿。

薛琴弹了两下腿,娇声道:“捆得好紧哪!”

冷焰道:“他们这些人真该死,怎么捆得这样紧,看都把你弄坏了,等我去叫

他们来,要那捆你的人当你的面,举刀自刎……”他说到此处,突然住口,原来他

想到薛琴是怕见杀人的。

念头转处,抬头看去,果见薛琴两道秀眉,紧紧锁住,轻叹了一声道:“唉!

好可怕呀,我好像已闻到了血腥气味,难道你真这样狠吗?”

冷焰淡淡地一笑,又动手去解薛琴手腕上的鹿筋绳儿。

绳儿也就是甫一解开,他抓着薛琴一只莹白如玉的手掌,不自禁地就出了神。

薛琴粉颊微红,颤着声道:“我全身都在发抖呢。”

冷焰握着姑娘一双柔荑,看那细长的十指,既白又嫩,真个的,似在微微颤动

薛琴见对方没有反应,心中觉着有些诧异,悄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冷焰叹了一口气,道:“我此生在江湖上,也浪迹了不少年,除了曾和花蕊夫

人缱绻一宵之外,就没有遇上过像姑娘这样的天人!”

他说着说着,忽然闭上了眼睛,臂上一用劲,竟将个薛姑娘搂在怀中。

似是回味起昔年的温柔情景,长叹了一声,喃喃地道;“唉!

夫人,你那声音笑貌,是多么深刻的印在我心上,尤其是那一夜……啊!那一

个更阑人静、令人陶醉的晚上,使我永记难忘……“你为何对我那样无情,如果无

情,为何那一夜又那样的热烈缠绵?……只要你真的赐我以真情,我愿为你死!”

他话音方落,突觉身躯一震,脉门上似扣上了一道铁箍,不禁大吃一惊,猛地

睁开眼来,嚷道:“薛姑娘!你!阋墒裁矗俊?

薛琴的神态突变,眉梢隐现煞气,冷冷地道:“你不是说愿意死吗?我这就叫

你死!”

冷焰闻言心头一凛,立时就变了颜色,长叹了一声,黯然不语。

薛琴道:“你怎么不说话呀?”

冷焰道:“我阴司秀才横行江湖十数年,可以说是无往不利,没想到今天栽在

你的手里,还有什么话说?”

薛琴咯咯一声娇笑,笑声似银铃一般,在冷焰耳边响起,使他心中又不禁一荡

薛琴笑声甫落,娇声道:“那你是打主意死了?不过,蚂蚁尚且贪生,我不信

你不怕死。”

冷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薛琴道:“只问你是想死想活?”

冷焰道:“想死怎样?想活如何?”

薛琴道:“你如想死,我就用剪脉手法,震断你的全身经脉,先让你受上一年

活罪而后死。”

冷焰闻言不禁大吃一惊,心忖:“这小丫头她会剪脉手法?

……如果她真的会的话,用这个手段对我,活罪可就免不了了……他一念未了,

薛琴倏地右手五指,暗中加力,笑道:“你真以为我不会那剪脉的手法吗?”

冷焰突觉腕脉上一阵剧疼,全身行血,反向内腑之中回集过去。

他心中更是一震,忙道:“我信!我信!”

薛琴微微一笑道:“你要是不想受那剪脉之苦,就领我去放了那姓梅的姑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