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二十回

作者:陈青云

爆裂声一声连着一声,从火中传了出来,火势随着那爆裂声,更是剧烈,冲起

漫天火花,令人触目惊心。

云霄等几个人,全都施展开上乘功夫,向峭壁顶上爬。

幸好这片峭壁虽陡,并不怎样滑溜,且有着手落足之处。

火势慢慢逼近,除了炙热得难耐之外,那一股股逼来的浓烟,更是呛得令人难

受。

老偷儿韩诩升到半途,忽然心中一动,忙向云霄道:“我担心他们用大石砸下

来,那可就糟了。”

云霄道:“我想他们不会那样笨,推石下来,不是可以把火焰熄了么”?我担

心他们火上加油,那才叫糟呢!””就在他一言方了,施琳突然高声叫道:“不好

了啦!他们在朝这崖壁上倒桐油呢!”

话音方落,蓦地轰然一声巨响,从崖底下涌起一蓬火焰,油助火势,竟燃上了

陡壁。

云霄睹状,连忙喊道;“各位不要怕,快加点劲爬上去,我来替你们断后。”

喊声中,他打量了一下涧中情势,突然抽出一只手来,以一只挂在石壁上,贯

注全力,连掌连挥。

一股潜力,急涌而出,迫在那火头上,只震得残叶横飞,火星四溅。

就在这一瞬间,梅影陡地一声尖叫,原来她那衣裙已燃着了火,心惊之下,手

方一松,人就向火堆中坠落下去。

云霄一见,心中大急,倏地一松手,人也向火堆中扑去。

薛琴闻声回头,方待也松手下纵。

韩翊叫道:“薛姑娘,快向上爬,只梅姑娘一人,云霄还能救得,你如果也下

去,岂不又给他添麻烦。”

杨海平也接口道:“薛姑娘,你就听话吧,目前只要赶走那放火之人,一切都

好想办法。”

薛琴想了想也对,于是憋了一口气,功夫施展到十二成,连着几个窜纵,上升

了四五丈,距离崖顶只有两丈来高了。

在这时,小叫化舒元人已登上了崖顶,探手亮出来一条软鞭,喝声:“你们这

些不成材的东西,怎么就会杀人放火呀?”

喝声中,一抢鞭就扑了上去。

那些放火的匪徒,只不过是天蝎教中的小喽罗,哪能抵挡得住小叫化这条软鞭

但见小叫化一条软鞭,上下翻飞,宛如那一条毒蟒灵蛇,配上他那身法,端地

快得出奇了。

那些贼徒们见状,想要后退时,但觉一条白练疾卷而下,只一挨上,便都身首

异处,有的且被卷扔起老高,摔向那深处去了。

有那相距稍远,连那前面的人是如何死法,都没看得清楚,鞭影已到,立被卷

扔而起。

这一来,那些放火的匪徒们,发了一声喊,大叫道:“这小要饭的不是人呐,

他是煞星下凡,跑吧!”

喊声中,人影散乱,全都向坡下跑去。

此际,薛琴也纵了上来,小姑娘娥眉梢竖起,杀气冲上了印堂,一声不哼,反

手亮出长剑,飞扑上去。

要说这姑娘可真狠,长剑扬起一道白虹,宛如白练飞舞,寒光闪处,立即响起

一声声地惨叫。

放火的匪徒虽被赶散了,但那火势并没有因此稍熄,仍然是烈焰涌涌,黑烟腾

空。

但由于涧崖顶上障碍已除,韩翊等人,也就很顺利地纵上崖来。

只是却苦了涧下的云霄,当他扑到涧底时,四面火势已然合回,烈焰高达丈余

。实非一般人所能脱困的。

云霄双掌边挥,总算击飞了乱草,顺手挟起了梅姑娘,再朝四下一看,不禁暗

暗叫苦。

原来,那方被击散了的火头,乍退又进,重又涌围了上来、眼前情势,如果是

他一个人的话,冲出火势,并不十分困难。

但他目前却不能眼看着让梅姑娘葬身火窟……念头转处,暗中一咬牙,倏地一

声长啸,顿足而起。

他这是情急拼命,付出了全部的生命潜力,所以这一纵,足足跃起有三四丈高

下。

等到力尽的瞬间,两脚猛地朝石壁上一踩,借力使力,人又纵起了二丈余。

就这样,三四个起落,人方上了崖顶,真气一泄,他已倒卧在地,一动也动不

得了。

先跑过来了韩诩,见状心中一震,方待动手去扶,眼前绿衣一闪,来了施琳姑

娘,睹状大吃一惊,忙问道:“师伯,云大哥怎么样了?”

她说着话,也不管男女之嫌,就要动手去拉云霄。

“不要动他!”韩翊倏地喝了一声。

施琳闻声,手下一停,这才意会到男女有别,由不得粉脸涨得红过了耳根。

韩翊一见小姑娘脸红了,才知施琳是会错了意,方放缓声音,笑道:“我们江

湖中人,本无世俗之见,只因这位云相公,他是力竭昏厥,妄动不得,否则就可能

使他失去武功,那样一来,岂不是害了他吗?”

施琳闻言,羞态方敛,低声道:“那么这位梅姑娘呢?”

韩翊道:“她是惊骇所致,你只点她一下人中穴,就可醒来了。”

施琳依言,探指朝梅影人中穴点了一下。

就见梅姑娘美眸一张,仍然满脸惊惶之色,四下里扫了一眼,突然看到倒卧在

地上的云霄。

她微微一怔,想起自己坠下洞中的情形,陡地哭喊了一声:“云哥……你可死

不得啊!”

喊了一声之后,她状如疯癫,翻身就向云霄身上扑去。

韩翊猛地喝道:“琳儿,拉紧了她,这时却动不得云相公!”

梅影的一声哭喊,顿时惊动了那追杀匪徒的两人,小叫化舒元和那薛琴姑娘。

两人闻声心中一动,以为云霄必然遭了变故,立即扭转头,往回奔来。

等到两人飞奔到了跟前,就见巧手方朔韩翊,正然在替云霄推拿。

小叫化慌不迭问道:“老前辈,我大哥怎么样了?”

薛琴也抢着问道:“老前辈,我霄哥哥死了吗?”

韩翊正为云霄推拿到紧要关头,虽听了两人的问话,也无法答复他们。

薛琴幽幽叹了口气,道:“霄哥哥要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梅影此际理智全失,被施琳紧紧地拦住,闻言哭喊道:“都是我害了霄哥哥,

他死了我还怎能偷生?”

小叫化此际已看出来,云霄只是力竭昏厥,经过推拿之后,再调息一阵就会复

原,闻言嚷道:“你们都死吧,但也犯不着咒我大哥呀!”

梅影一瞪眼道:“谁像你这小叫化、铁石心肠。”

小叫化道:“我也犯不着有棉花心肠哪,好好的一个人,没有事也被你咒死了

。”

薛琴缓缓地道:“你说霄哥哥他死不了吗?”

小叫化笑道:“他要死了,那天蝎教要谁去荡平?”

薛琴道:“那他怎么睡着不说话呢?”

小叫化道:“你没看出来,我大哥只是用力过度,昏了过去啦,等韩老前辈替

他推拿过后,导气归舍,很快就会醒的。”

“哦!”薛琴轻哦了一声道:“我看出来了,云哥哥是昏过去了。”

小叫化笑道:“你不死了吧?”薛琴低声一笑道:“不死了,我还得跟着霄哥

哥杀那些天蝎教中人呢!”

云霄经过了一阵推拿之后,突然长吁了一口气,道:“累死我了!”

跟着他睁开眼来,茫然四顾了一阵,望着韩翊道:“云霄多亏老前辈为我挽回

了一命!”

韩翊笑道:“这又算得了什么?你却救过我老偷儿好多次了呢。不过现在你还

动不得,等到真气畅通无阻后,那就没有事了。”

云霄闻言点了点头,欠身坐好,闭上双目,运气调息起来。

在这时,所有的人差不多全都累了,也全坐在云霄四周,调息养神。

大约过了有一个多时辰,太阳已有点西斜了。鼎镬洞中的火,也熄了大半,只

余下袅袅青烟,仍在随风飘荡。

倏地远远响起了两声清响,啸声尖锐,宛如笙簧,只是有些刺耳。

几人全被惊醒了,但却没有一个人移动,似全在倾耳细听。

啸声甫落,就见远远飞驰而来两条人影,转眼已到了眼前,乃是两位青衣女郎

众人并不理会她们,任她们走到身前。

杨海平方一欠身,韩诩立即施展传音之术道:“平儿不可轻动,瞧她干什么,

然后再待机出手。”

杨海平闻言,方始又静了下来,只是扫目看了两人一眼。

年长的女郎,打量了众人一眼,惊叹了一声道:“咦!他们不是被烧伤的吗?

怎么坐着不动呢?”

那个年小一点的道:“想是他们被吓得呆住了。”

年长的那位摇了摇头道:“不像不像!他们哪会这样胆小?”

年小的那位,撇了一下嘴道:“江湖中尽多胆小之辈,别听他们乱冒大气,事

情架到身,才真是胆小如鼠呢!”

年长的女郎道:“那却不见得,没听公主说吗?在这些人中,有个姓云的,胆

子却是大着呢。”

年小的女郎道:“我看是浪得虚名……”两位女郎的一问一答,目的是在激将

哪,哪知几个人仍是不言不动。

这一来,那年长的女郎忍不住了,娇喝道:“你们这些人在干什么呀?怎么不

说话呢?莫非真个被那场大火烧痴了么?”

韩翊冷冷地道:“我们还不至于像你们口中那样胆校”年小的女郎道:“那为

什么不说话呢?你们都是些什么人?”

韩翊道:“你们先报个万儿来,看看值不值得和你们说话!”

年长的女郎道:“哎哟,好大的口气,实告诉你,我们是崂山派的,人称我们

喷火罗刹,现在是长春公主的近身女侍,我叫焦环,她是我妹妹焦琼,你们可听说

过吗?”

韩翊道:“火龙王焦炳,是你们什么人?”

焦琼闻言一怔道:“老头儿,你认识我爹!”

小叫化突地接口笑道:“连我小要饭的也认识,有什么了不起。”

焦环道:“虽不怎样了不起,但却名震江湖。”

小叫化舒元笑道:“是呀,一个人要是臭名在外,江湖上也是知名的,只是不

大光彩而已。”

焦琼倏地一瞪眼道:“你说谁不光彩?”

舒元道:“除了你爹那只火狐狸,还会有谁?”

焦琼一听舒元口出不逊,恕喝道:“好小子,你敢骂我爹?”

舒元笑道;“乌龟王八我都敢骂,你爹他是什么东西!”

焦琼道:“好小子,你是要找死呀,今天叫你知道姑娘的厉害。”

喝声中,衣袖一扬,打出来一颗殷红色的弹丸来,直袭舒元头顶。

舒元哈哈一笑,方打算用手去接。

韩翊突地大喝道:“接不得!”

他是声出袖扬,一股劲风卷起,已将那颗弹丸,囊向涧下。

但听涧底轰然一声大震,方才熄去的杂草树枝,立又熊熊燃了起来。

韩翊笑道:“崂山派的霹雳弹果不虚传,未免残毒了些。”

原来那崂山派的火龙王焦炳,一身绝技就是火器,他这霹雳弹虽远算不上神奇,

但已足够江湖上震慑了。

因为这种火葯暗器最为轻巧灵便,外壳是一种软木,里面装贮着强烈的炸葯,

不论打中人身,或是撞在兵刃上,立即爆炸开来,伤人毁物,威力惊人。

小叫化舒元见状,暗叫道一声:“好险呐,幸亏没有用手去接,要不然,我小

要饭的就得归位了。”

一念方休,怒火又生,修地纵起,抖开软鞭,就扑了上去。

同时之间,杨海平也发动了攻势,猛地推出一掌,击向焦环的左肩。

焦环不防,还真被打了个正着,踉踉跄跄,往前跌了好几步,方才稳住了势。

舒元的一条较鞭,在这时也扫向了焦环的腰部。

焦琼身形倒是轻便得很,唰的一声,绕身进步,已闪开了这一鞭,人却门向舒

元的左边去。

两姐妹一样的行动,身方闪开,已探手亮出来两件奇形兵刃!也是一条长鞭,

不过却和一般软鞭不同,略一晃动,从鞭梢处,喷出一股火焰来。

兵刃中能喷出火焰来,不要说兵器谱中察不到,就是在武林中,也是一件奇闻

她们这兵刃名叫“火焰鞭”,是火龙王焦炳匠心独具,替两个女儿打成的。

鞭的本身,是用精铜细铁制成,鞭身上无数小孔,再用特别的手法,把火硝、

硫磺、白磷等惹火之物,装入到鞭内,在手柄上装了火石,所以在挥动间,就能喷

出火星来,一停下来之时,因为手柄上没有压力,那火也就自动熄灭,真称得上是

剔透玲珑。

焦环、焦琼两姐妹,抡起来两条“火焰鞭”,宛如两条火龙般,呼呼喷着火焰,

扫向杨海平和舒元。

杨、舒二人的武功造诣,在年轻一代中,算得上是顶尖儿的了,无奈遇上了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