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二十一回

作者:陈青云

长春公主被云霄等人一阵讥笑,气得脸色发青,浑身乱颤,恨不得一剑把云霄

劈成两截,方消心头之恨。

云霄却是得理不让人,昂声大笑不止。

他那笑声宏亮震耳已极,不但声澈四山,连那圈烈火似乎也被笑声压低了不少

薛玲在初闻笑声时,疑心对方之笑,对自己是一种睥睨,似耻笑自己的行为龌

龊,禁不住鼻头一酸,流下了两行清泪。

但等她看清楚了之后,才知原来是火龙焦炳在火器上加了功夫,但见红光闪闪,

在云霄身外筑了一道火墙。

她立身之处,离着云霄少说也有三五丈距离,已然觉着奇热难当,云霄竟是安

然无恙……这才知道对方这笑声,却是别具一功,内中还有种种妙用。

她睨视了云霄一眼,转向火龙焦炳道:“焦坛主,你这火功用到了几成功力?”

焦炳道:“启禀公主知道,我已施出八成以上的功力了。”

薛玲道:“何不施展出十成来……”

“这个……”焦炳迟疑了一下,突又恨声道:“好!我不信云小子是炼不熔的

金刚!”

话声一停,大袖飘飞中,两只手掌连搓,喷溅无数火星,劈劈啪啪,宛如放烟

火一般、喷得满天皆是。

云霄已现窘态了,笑声越来越弱。

薛牙关心地道:“霄哥哥,你不行了吧?”

她这句话是由衷而发,任何人一听就知,小姑娘绝无半点讥讽之意。

云霄叹了一声,道:“我当真是不行了,须知人家是武林中火器的宗师,玩火

是他平生绝学,我只怕要得归天了……”薛玲冷冷地道;“你早就该死啦!”

云霄道:“但我却不愿象这样地活活烧死。”

焦炳哼了一声道:“只怕你不愿烧死,由不得你了。”

话声中,倏地张口喷出一道蓝色的火焰,冲了过去。

云霄真的有些支待不住了,他不再发出笑声,长衫右下摆已起了火。

他轻叹了一声,一弯腰伸手拍熄道:“看来真要落个火葬,只是心中有些不甘

。”

薛玲道;“这是你自取其祸,有什么不甘心的?”

云霄道:“年逾弱冠,尚未娶妻,身死之后,坟前连个祭典人儿都没有,岂不

凄惨。”

薛玲道:“你如口中放干净些,不说那样无赖的话,本公主也许能在你坟前祭

典一番……”云霄突然扬声大笑了一声,道:“哈哈,好极了,你可是自愿为我妻?

只怕我担当不起……”梅影听着心中满不自在,冷哼了一声道:“有那么一位如花

美眷,你死也该瞑目了。”

云霄笑道:“可惜我脖颈太短,伸缩难如愿,背上无甲,驼不了那么多绿头巾……”

他话未说完,舒元插口道:“是一只大乌龟呀!”

云霄道:“一个人被活活烧死,已是够惨的了,死后还让变成个大乌龟,岂不

更惨了吗?”

薛玲想不到云霄到这步田地,还在编圈于羞辱她,气得她莲足一顿,恨声喝道

:“云霄你……”云霄笑道:“别叫得那样亲热好吗?我真怕你辱我英名薛玲气得

似已疯了,一纵身跳落焦炳身边,催道:“焦坛主,快烧死这无赖汉!”

火龙焦炳应了一声,再次张口,火焰方一喷出……小姑娘薛琴急得冲了上去,

一扬手中“三阳钢”,逼着那袭到的火焰一晃,一溜彩光闪处,火龙焦炳“哇!”

的一声惨叫。

跟着就见他身形连晃,一抹头飞纵而去。

火龙焦炳败走,其余的人也不敢久留,早已四散奔逃;薛玲气得把牙咬得格格

乱响,倏地探手取一物,抖手向云霄罩去。

巧手方朔韩翊却是老江湖了,又是旁观者清,见状准知对方这物件,一定歹毒

万分,连忙高声喊道:“云世兄小心了……”云霄目光一瞥,看出来那落下之物,

又是一面丝绸笼罩了数丈方圆大小,心中还真未将那丝绸放在眼中,仍然椰榆道:

“你这可是情网么?只怕束缚不了云老大……”女人的心是难得揣摸的,梅影在过

去对云霄的喜笑怒骂,全觉着满好玩的,有时她也会帮腔助势,但自从小叫化舒元

传书,她和云霄有了夫妻名份,不知为了什么,每当云霄和薛玲调笑时,她心中就

会兴起一股酸溜溜的味道,妒火中烧。

她这又一听到云霄喊出人家那丝网是情网,顿时气涌如山,娇喝一声,用尽全

力发了一掌。

一股奇猛的掌风,直向长春公主薛玲击去。

双方相距,不过文许远近,薛玲冷不防会有人侧袭,如想闪身避开,除非松手

丢网不可,否则,就只有硬接对方这一击,但却又不愿放过云霄……她微一“犹豫,

劲厉的掌风,已袭上了身,在无可奈何之下,长长吸了一口气,身子突然斜着飘飞

而起,这一来,那撤出去的丝网,可就偏了准头,攻向梅姑娘罩袭而下。

丝网蓄势迅疾,没等梅影躲让得开,已然罩落在她的身上了。

云霄已看出情势不对,忽然一伏身子,迅速绝伦地滚到了梅影身旁,右手同时

向上发出了一掌,打算挡一下那丝网下落之势。

但那丝网细如蛛丝,丝毫着不得力,任他云霄一掌,劲力强猛,但却无法阻得

住那下落之势。

云霄心中忽然一动,探手抽出来“大阿神剑”,立又纵身而起直向薛玲冲击过

去。

薛玲目睹其情,咯咯一声娇笑道:“你云霄也有发急的时候呀!”

笑语声中,眼看梅影已被罩在网下,突然一松手,施展出“八步赶蟾”的上乘

轻功身法,人如海燕掠波,飞奔而去。

云霄哼了一声道:“我还有下辣手的时候呢,不要走!”

声出人也纵起,宛如书鹰赶云,紧追了下去。

又是斜日映晚霞的时分,红螺谷寂静如恒,鼎镬涧畔围着巧手方朔韩翊等人,

凝目望着被紧罩同下的梅姑娘。

网细如发丝,紧紧箍在梅姑娘身上,不仔细看,绝难发现她是被网捆住了,就

因为是紧紧贴在身上,大家竟然一时想不出个法儿斩断。

薛琴心念一动,倏然抽出长剑,试着向梅影臂弯之间,轻轻划去。

哪知,丝网似有灵性,薛琴之剑方一触及,丝突然又向里收缩了许多,梅影痛

苦地呻吟一声。

薛琴见状,立时停下手来,望着倒在地上的梅影呆呆地发怔,她不敢挥剑斩了

小叫化舒元嚷道:“怪呀!她这绸有点邪门……”巧手方朔韩诩摇头叹息道:

“邪派中的东西,每一件都令人费思,稀奇古怪,真寸他们能想得出也找得到。”

舒元道:“我猜这一定是情……”

薛琴冷冷地道:“你怎么知道?”

舒元道:“那长春公主本来是用以同我大哥的,哪知被梅姐姐替他挡了灾。”

薛琴道:“那也不见得就是情网呀!”

舒元笑道:“这个你没有我看得清楚,从长春公主的眼神中,我看出来她是很

爱我大哥的,但也恨我大哥那张嘴,所以才用网来困了。”

薛琴幽幽叹了一声道:“这网不知是用什么丝所织,利刃竟然断它不得。”

舒元道:“网是情网,丝当然是情丝啊,那得用慧剑方能断得,你那剑怎么能

用?”

薛琴还是个入世未深的姑娘,哪懂得这些,听着小叫化舒元信口胡诌,她还是

真的信之不疑。

施琳噗哧一声笑了起来道:“琴妹妹,别听他胡扯八道,小叫化他是骗你的。”

薛琴星目一扬,冷哼道:“他骗我,我就用剑劈了他。”

舒元一缩脖子,伸了伸舌头道:“好厉害呀!小要饭的天大胆子,也不敢骗你

薛姑娘呀!”

薛琴道:“那你所说什么情网慧剑是真的呀?”

舒元道:“当然是真的!不信你问问施姐姐,她也有一面情网哩。”

薛琴闻言,星目扫向了施琳,那意思是打算看看施姑娘的那面情网。

施琳倏地一瞪眼,娇叱道:“小舒,你在胡说个什么?”

舒元笑道:“我几时胡说了,你如没有情网,怎么会将杨哥哥箍得那么紧,连

哭笑都当不了家。”

杨海平插口道:“小舒,你们吵你们的,可别把我拉在里面施琳白了他一眼,

转向薛琴道:“琴妹妹,这小要饭的一张嘴最臭了,来,咱们撕了他的。”

薛琴察言观色,看到施琳和杨海平两人的情形,心中一动,突有所悟,由不得

粉面飞霞,再听施琳这一声招呼,双足一顿,真的就扑向舒元。

小叫化舒元刁钻滑溜已极,哪能被她抓住,早已纵身逃出两三丈远去。

就在这时,远远飞驰而来一条人影,渐行渐近。

巧手方朔韩诩道:“别闹了,你们看云霄回来啦!”

说话之间,云霄已到跟前,他先不和众人招呼,径直扑向梅影身前,翻手抽出

太阿神剑,暗运腕力,对准一个网结,猛地向外一挑,应手而断。

薛琴冷叱道:“我早知道是太阿神剑……”舒元道:“错了!错了!他那不是

太阿神剑……”在这时,云霄已然为梅影挑断了四五个网结,已失去了牵制之力,

梅影一撕扯,方脱开了那网。

薛琴正和舒元在争执道:“那么你说是什么剑?”

舒元道:“他那是慧剑,没有慧剑断不了情丝,你可懂得“她不懂,我懂!”

薛琴尚未说话,突有一人接上了一句。

舒元心中方一惊,乍觉眼前紫影一闪,方喊道一声:“不好!”

“吧!”的一下脆响,他小要饭挨了个脖儿拐,打得他身形向前栽了两三步,

冷不防施琳又是一脚踹出,他可就站不住了,顿时倒卧地上。

原来梅影被网捆在地上,早就憋着一腔怒火,又叫小叫化舒元竟然又借自己,

向薛琴大开起玩笑,更是恨得她牙根发痒。

这一束缚被解,听舒元仍在贫嘴,就冷不防纵了过去,用了一式“扫径迎宾”,

甩了他个脖儿拐。

不过她并没有想到施姑娘会趁火打铁,帮了一腿,使得舒元苦头吃得更大。

这么一来,把个薛琴姑娘笑得花枝乱颤,杨海平拍手大笑不止,就连巧手方朔

韩诩也拈须忍俊不禁。舒元跌坐在地上,直皱眉头,一扬脸,望着云霄道:“大哥!

你忍心看着她们欺侮我么?”

云霄笑道:“想必是你和她们贫嘴了,罪有应得,我怎能管得了。”

舒元苦丧着脸:“难怪人说……”

梅影娇叱道;“说什么?你敢再胡拉八道,可有得你的苦头吃!”

舒元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倏地一顿足,纵出去两三丈远,方始笑道:“媳

妇娶过房,媒人抛过墙!这还没入洞房,哥哥已然不要兄弟,正是……”巧手方朔

韩翊笑道:“小子,你还没吃够苦头吗?忍嘴不欠债,我看你还是少说两句吧!”

舒元一翻眼,道:“怎么,韩老前辈也帮着他们了,小心着点,你老可是个大

媒呀!等他们把你抛到墙外时,就知我小要饭的有先见之明。”

韩翊却不愿和舒元胡扯下去,他微微一笑,转向云霄道:“云世兄,你追的那

长春公主怎么样了?”

云霄道:“已定下了生死的约会,我担心到时难得两全……”韩翊道:“莫非

你真的和她动了情?”

云霄苦笑了一下道:“这其中牵连甚多,要不然我早下杀手了。”

梅影插口道:“你已捉住她了?”

云霄点头道:“但我又放了她,才定下嵩山峻极峰之约,到那时,我担心会下

手除去了她!”

薛琴突然惊叫道;“霄哥哥,你不能那样呀!”

云霄轻叹了一声道:“我知道,伯到时我会忍不篆…”海影道:“你可不能那

样,薛伯母会伤心的。”

云霄沉思有顷,缓缓地道:“眼前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烦你陪着琴妹妹,去一

趟青灵谷,请薛伯母出来。”

薛琴唉了一声道:“我看你是急糊涂了,我娘她脱不了那枷锁呀!”

云霄笑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可是你不是已经得到了三阳铜吗?”

薛琴闻言大悟道:“啊,我把那件事忘了……梅姐姐,你可愿陪我走一趟吗?”

梅影睨视了云霄一眼,点头道:“好吧!咱们什么时候动身呢?”

云霄道:“最好现在就走,要不然就无法赶上那峻极峰之会了。”

薛琴看了小叫化舒元一眼道:“小舒呢?”

舒元笑道:“你就别为我担心吧,江湖上谁都知道我小叫化是大哥的影子,有

他到的地方就有我!”

薛琴道:“那么施姐呢?”

巧手方朔韩翊接口道:“我们爷儿三个还另有要事,总之咱们在嵩山中天池见

面就是啦!”

云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