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二十二回

作者:陈青云

峻极峰,乃太室最中心的山峰,顶上状如华盖,平敞开朗。

有人说:“如在太阳晴正之时,万里无云,视线好的,可以看到黔蜀诸山,信

不信由你。”

是一更天的时分,夜凉似水,月明如镜。

峻极峰顶的山石上,静静地站着一个人。

四周寂然银芒匝地,那人孤单单的,似在独自赏玩月色,又像是在等候什么人

突然远远响起一声长啸,跟着就是从芙蓉壁方面,飞驰而来的一道人影。

那人闻声,似乎吃了一惊,倏地一个转身,凝神向那人看去好轻捷的身法,好

迅捷的脚程,眨眼间,人已上了峻极峰。

那人不看犹可,这一看清了,不禁惊叫一声道:“大……大哥,是你约我来的?”

人乃是云霄,乍见对方是他二弟,心中也吃一惊。

不过在一惊之后,却又怒火中烧,他仗剑屹立,冷冷地道“我是应薛玲那贱婢

之约而来,她人呢?”

云霄冷哼一声道:“你来正好……”

这一句话,说得冷硬已极,使得云汉心头惊然一凛,强自站定,笑道:“大哥,

咱们总是同胞兄弟,志虽不同、手足之情仍在我好久都想一见兄长一面呢。”

云霄冷笑了一声道:“亏你说得出口!什么手足之情,既想见我,何不回转云

门谷一探堂上双亲,看看是否是当年旧光景。”

云汉闻言,忙道:“难道二老有了什么变故不成?”

云霄道:“你只须回到云门谷一看就知……”云汉不禁暗吃一惊,准知道云门

谷出了事,要不然自己长兄,不会这样疾言厉色。

又一想,他不能回到云门谷,那样一来,岂不是自去送死了但是,眼前自己这

位长兄,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于是忙道:“好吧,我这就回云门谷一趟。”

他这是借机遁走的一句话,所以话音甫落,人就举步慾行。

哪知,云霄却是比他精灵得多,嘿嘿一声冷笑,道:“你真的要回云门谷吗?

可惜二老不愿见你这件逆的奴才,要走可以,得显出些本领来。”

云汉被逼也不由变色道:“大哥,你可不要逼我太甚!”

“呸!”云霄猛吐了一口唾沫道:“谁是你的大哥,你这没血性的忤逆畜生,

今天就是命尽之时,我要为云门清门户,为父母报协仇…”云汉此际一心就打算走,

他要脱离这亲情的威胁,所以等云霄把话说完,一挺手中剑,身随剑走,招演“垣

侯闯帐”,一剑扫出,打算夺路逃走。

呵是,云霄也早防到了这一招,冷哼了一声,手中剑倏然一扫,“锵啷!”一

声,火花冒起老高,两人心中都是一惊,各自跃退了一步。

云霄冷喝一声道:“畜生,云门青冥剑几时到了你的手内!”

云汉道:“是前日蒙花蕊夫人所赐。”

云霄道:“云门传家之宝,竟说蒙人所赐,你真的是天良丧尽了,越发容你不

得!”

云汉右剑左掌,扫劈砸打,一个劲地欺身亘取,着着都是狠招煞手。

云霄一边动着手,暗窥云汉的功夫,数月不见,竟然进步神速,回旋进退,脚

法丝毫不乱,而且出手也不是云家武功的路子,诡奇已极。

他心中微微一愕,却也不敢大意,把一口太阿神剑施展开来,幻成一片金霞豪

光,激起劲风厉啸。

转眼间,这兄弟二人已走了四五十个回合,云汉方始被逼退了丈余。

云霄却是越打心中越惊,也更是诧异非常。

因为云汉的出招,竟然完全抛弃了云门武功的章法,在每次变换方位之中,出

招竟和长春公主薛玲惯使的招数不谋而合。

青冥奔腾起落,剑剑都似有无尽玄机,若不是他云霄曾和薛玲动过几次手,熟

知她的出手,几乎难以应付。

云汉倏地用了一招“阴阳交替”,剑影先是向左一闪,接着又向右剁到,这一

招乃是花仙仇贞“万迎春七诀”中的一式。

云霄曾在青灵谷领教过这花仙“迎春七诀”,心中陡地一惊,急忙使展出“万

象三式”中的一招“水逐落花”,连冲下去三剑,逼得云汉倒退了两三步。

蓦然之间,太阿神剑霞芒陡涨,光影内外,云汉左手一抚剑,又退后了七八尺

云霄初时也吃了一惊,等到他抬头一看到那苍穹明月,方始大悟。

原来此际三更已过,用影西斜,自己是背着月光,云汉却是向月而立,太阿神

剑在月光映射下,霞芒上涨,一闪闪的,射到他的双目上,一时间张不开,就只有

退了。

这就是太阿神剑的好处,当年荆轲刺秦王,如不是剑映日光生辉,使荆轲利刃

失去准头,一代暴君何能成功?

云霄一见剑生霞光,精神陡振,立将长剑抡舞开来,光影迫身,使得云汉无法

招挡。

云汉一时间尚不知是剑映月光的异处,还以为是剑生神异呢。怎敢久战下去,

突然一个倒跃,纵开寻丈,向着山巅直奔。

云霄高喝一声:“忤逆畜生体走!”循踪追去。

云汉哪有云霄的身形快,两三个起落不到,眼看已被追上。

此际他已到了峰巅,纵上一块大石,蓦然回身连剁几剑,他居高临下,倒也把

云霄逼退了两三步,趁机转身向峰下飞驰过凤凰峪,奔高登崖,不久就跑到了云起

峰。

峰名云起,足见其高了,云霄也正有意追他到绝顶高峪,所以沿途接剑,都没

有施煞手,第一他是怕伤了家传青冥剑,第二是留劲到最后关头,把他剁倒。

云汉到这时候,已然累得筋疲力尽了,同时也有些慌,不择路,等上到峰顶,

不由暗叫一声:“苦也!”

原来那云起峰顶,只有五六丈方圆一块地方,四面群峰环向拱围,往下看去,

云海茫茫,深不见底。

云汉扫目一瞥之下,心头不禁一凛,忖道:“看来今天不死在大哥剑下,也得

葬身壑底,困兽犹牛,我却不愿这样死去。”

他一想到不愿死,眼前立刻出现了花蕊夫人的影儿,那一颦一笑,风情万种,

唉!谁愿舍开美人儿去死……劲风沙沙作响,卷起来碎石纷飞。

云霄眼中冒出来一股仇恨之火,一步一步的向上走,渐渐地向云汉逼近。

云汉圆睁双目,剑波回旋震荡中,大喝道:“大哥……你可不要逼我太甚。”

云霄冷冷地道:“畜生,我今天是逼你吗?亏你说得出口,父母都被你逼得生

死不知,我怎能饶你!”

云汉战栗着道:“大哥!那不能怪我,我……我怎会去逼父母呢?”

云霄道:“那你快说,父亲被你们掳到什么地方去了?”

云汉道:“我……我真的不知道呀!”

云霄倏地一声狂笑道:“好一个不知道,难道这场祸事也和你无关了,那掳走

霜妹的人也不是你了。”

云汉道:“霜妹她……”

“不要说了!”云霄倏然暴喝一声,道:“我要是你,早就自坠峰下一死,免

得辱没了祖先。”

云汉在此势交迫之下,人已接近了疯狂,闻言大嚷道:“我不能那样死,我不

能死呀……”云霄喝道:“那你就死在我的太阿剑下也行!”

他说着,人又逼近了两步,云汉不禁也退了两步,目前道“大哥!你……你不

能再逼,要不然,我可要不客气了。”

云霄冷哼了一声,暗提了一口丹田真气,劲透剑尖,抖出一股光波,箭一般冲

到了云汉面前。

双剑一触,“锵!”的一声响,两人震动的剑波,立刻停止。

云霄的一口太阿神剑紧紧贴在青冥剑上,压得云汉子中剑直向下沉。

兄弟两人,就站在峰颠丫口上,斗上了真力。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以情势而论,云霄随时都可把剑向前一送,刺伤了云汉。

但,他根不下这颗心、因为对方不论好坏,总是和自己一母同胞,怎能下得了

手。

云汉此际却越来越不行了,他已感到后力有些不继,且对方压下来的潜力,也

越来越重了。

云霄冷哼一声道:“老二,我不愿手上剑沾染同胞兄弟的血,你还是自坠深崖

吧!”

话声中,手上突地一用力,“锵!”的一声响。

跟着就见他身形一转,移宫换位,闪电般抢上了峰顶,逼得云汉身形向后一仰,

几乎跌落崖下。

崖下乃是峭壁如堑,只一跌下去,就是粉身碎骨,前移无路,可说是危险到了

极点。

在这样生死关心,云汉求生之念更炽,立即施展一式“魁星踢斗”的招式,飞

起一脚,踢向了云霄。

云霄的心中,虽将对方恨到了极点,总还是手足情深,同时却打算能把对方生

擒最好,所以不愿施展出辣手来。

于是,一见脚到,立即侧身让开。

就这么~丝间的空隙,云汉已然险中求生,单足勾紧崖边,身子打了一个回旋,

剑随身转,脚点崖边,稳住了身形,脱过了一准,但已冒出来一头冷汗。

他这时,仍还是求生要紧,立又抡剑抢路逃走。

云霄虽然杀他是下不得手,但却不甘心放他走路,也抡剑阻挡。

云霄手中太阿神剑,光映金霞,闪出淡黄色的光影,云汉用的是青冥剑,抡开

来银光闪闪。

两柄剑各吐光芒,如金龙银蛇在空中飞舞。

瞬然间,两人又走了二三十个回合,云霄把剑法施展开来,把云汉累得满头大

汗。

到这时,云汉才知自己的哥哥一身能耐,确实不同凡响,看样子,他已得到了

癫仙的真传,忙叫道:“大哥,你真个不讲一点手足之情么?”

云霄气哼哼地道:“你可曾想到过父母生我们的功劳?乌鸦尚知反哺,羔羊亦

知跪rǔ,你连父母都不要了,谁还和你有什么手足之情……接剑!”

话声中,剑走连环,“风前柳影”、“暴雨摧花”,两招煞手,一阵快攻,如

雨点般刺落。

云汉准知道自己不是哥哥的对手,立即改攻为守,舞动起青冥剑,拦门封闭。

云霄暴喝一声道:“畜生,还不弃剑吗?”

倏然之间,剑光乍起,用了一招“一阳来复”,这是一字剑中的煞招横压过去

云汉赶忙剑指天庭,护中宜,阻洪门,挡了上去。云霄长剑一顺欺身逼进,前

锋腿向他胯下一伸,迅又横剑向上一抬,左手已探掌抓了过去,指如电闪,一下就

抓住了前胸,振腕向身侧就摔。

在这时,云汉待要打算换步,双足已被云霄踏进来的前锋腿阻住,移动不得,

手中剑也被对方太阿剑绞住,受制身前,他是连一点拆解都没有了。

云霄抓住他连转了两转,便向崖顶摔落。此际就他云汉武功再高,也无法抵受

得起,只有随势倒了。

云霄就势上前,先一脚踢开了青冥剑,跟着又一脚踏住了他,探手中太阿神剑

。仰空一声悲啸,声震山谷,深痛地喊道:“云霄今日要代父行诛,为云门一清门

户了。”

云汉闻声把眼一闭,暗叹一声:“完了!”

就在这时,突然远远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霄儿,暂且住手,老夫来了!”

眨眼间,峰下一阵衣带风响,籁籁地跃上两条人影。

云汉正被摔得骨节酸痛,头脑昏涨,定睛看时,认出是来了踏波无痕奚平和小

叫化舒元二人。

他以为是来了救星,忙喊道:“奚伯伯救我!”

奚平一看到云汉,就想起长江船帮的覆灭,欧阳帮主的九死一生,不禁怒从心

上起,恶向胆边生,厉喝道:“我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你这个件逆畜生!’”喝

声中,蓦然一脚踢出,足尖正踢在云汉的尻骨上。

民骨仍是命门穴之一,奚平这一脚又用的是分筋腿,云汉挨了这一下,苦头可

吃大了。就见他全身筋肉,立刻起了抽搐,躺在地上辗转呻吟,哼声不绝。

云霄见状,准知云汉是跑不了啦,就收剑后退,向奚平道:“奚伯伯,把这逆

子怎样处置呢?”

奚平道:“这是你们云家的事,我管不着,不过得先问出令尊的下落来。”

云霄闻言点头一看云汉,就见他双目凸出、汗如雨下,立又向奚平道:“奚伯

伯,暂时饶了他的死罪吧!不过还要问他话呢。”

奚平从鼻里哼出来一声道:“便宜了他啦!”

这才上前,探出三指,在云汉脑门一捏,便解开了穴道,云霄立又逼前了一步

云汉身上痛苦方除,眼前亮光一闪,又被云霄的剑锋逼着,喝道:“快站起来

。”

云汉见状,仍以为哥哥要杀他,立把双眼一闭道:“哥哥!你就动手吧!我知

道自己罪该万死。”

云霄叹了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