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二十四回

作者:陈青云

云霄一见来了洱海双怪,他可不敢不理,挥剑划了个圈子,剑上劲气布成了堵

无形墙壁,把那一大蓬绿光挡住,纷纷跌坠地上,竞然是无数树叶。

他朗然笑道:“你们这两个老怪物,还真活得长命。”

风怪刁琅哼了一声道:“是要比你小子的命长些。”

云霄道:“只怕你们难活到今天日落。”

雨怪刁邪口道:“无论说谁,到时自知!”

另一边那黑芍葯在凌厉进攻中,娇喝道:“各位姐妹,大家准备暗器……”云

霄闻声,心中倒是吃了一惊,迅即扫目后顾,见老父身形已隐,方始放下了心,闻

声道:“各位也得个心,你们暗器出手之际就是云霄大汗杀戒之时……”天蝎教中

的人,哪听得入耳,还当他虚言恫吓,全不在意,于是,束核镖、柳叶刀、毒蒺藜、

金弹、袖箭一齐出手,骤雨一般,将云霄罩得密不透风。

好云霄,蓦地一声长啸,手中太阿神剑,招化“日过中天”,划出一道长虹,

封住了前方和左右两面,倏地一翻身,左手一掌拍出。

刹时间,狂飚激转,空中响起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那么多的暗器,一齐被逼

得倒射回去了。

正当他掌风推出的正面,那洱海双怪,二人并肩而立,猛觉一股无形正气,挟

着翻江倒海之势迎面涌到,不由得心胆俱寒,忙舞起手中青竹杖,化解锋锐。

可是.他哪知今日的云霄,已不是昔日狭路相遇的云霄了,“化育十二解”,

为武林失传多年的神功秘招,一施展出来,本大地万物化育之相,相生相克,自生

威力,他哪能化解得广。

就在两人青竹杖方一出一手,立现生完,被那股正气一冲,抛出去两三丈外。

同时之间,左右两旁发出了一声惨叫,人影相继倒地,攻势也跟着被挫。

花蕊夫人怒哼了一声,后发根根竖起,美眸也变得凶狠惊人。

放目看去,只见八位花姬已倒下了四位,各在酥胸前插着一枚暗器,仰卧地上,

血如泉涌,一看就知被击中要害毙命。

最惨的还是那洱海双怪,他们已变成了个刺猬,身上插满了各种暗器。

这种情形,看在了那花蕊夫人眼中,任她是个怎样凶悍的人,也禁不住心胆俱

裂。

云霄此际也惊得怔住了,他真没想到“化育神功”会有这样的神妙,自己才只

练到六七成的功力,就有这样的厉害,若是练到十成火候时,那还了得?

一场暴风雨过后,天一庄的花园里,突然变得十分的寂静了,一个个全都愣在

了当常忽然人影连闪,场中凭空又多出五六个人。

云霄猛一惊,扬目看时,那些人他有大半认识,乃是鸳鸯判高俊,毒爪鹰鲁昂,

矮罗汉法广,另外是一个虬冉大汉和一个书生打扮的人。

他微微一笑,朝着鸳鸯判高俊道:“这位高朋友,咱们似曾在九关见过的,可

对?”

高俊脸上一红,道:“似曾见过,但那一段梁子,你阁下下会忘了吧!”

云霄哈哈一笑道:“你是说那把你扔出店墙外面的一事吗?

你如不服,我随时候教……”

花蕊夫人接口喝道:“云霄,你也太狂,胆敢伤害本教弟子,今天就算你跪下

哀求,我也不会让你偷生世上。”

云霄潇洒地一笑道:“笑话,你们自问能挡得住我一个中神剑吗?”

花蕊夫人道:“我知道你的剑术不错,武功很高,就只伤了我教下几个人,竟

然自捧起来,可知这天一庄人手多得很,本教主自然有制你的把握……”云霄笑道

:“云某人向来不伯人多,教在这么危言相吓,亦是无用……”花蕊夫人冷哼了一

声道;“你认为是危言耸听么,那就让你死个明白。”

她说着话扬手一挥,楼顶上突然响起一阵锣声。

随着那锣声,就见人影连闪,从这座花园的四周,唰唰唰,一连又跳进来有十

几个人之多。

对方那些人中,僧道俗儒全有,他认得的却也不少。而令他吃惊的,不但是那

长春公主薛玲人在其中,还有那貌似欧阳王霞的女子。

云霄仔细的打量,越看越像那欧阳玉霞。

而那黑衣女子,乍见云霄,神情似乎一怔,立又低头他顾。

云霄禁不住脱口喊了一声:“霞妹妹……”黑衣女子闻声猛然抬起头来,她那

美眸和云霄目光一触,似乎有些感觉,双目连眨了几下。

花蕊夫人忙道:“秀儿,你认识这小子吗?”

黑衣女子迷惘地摇了下头道:“女儿似在哪里见过。”

花蕊夫人瞟了云霄一眼,冷冷地道:“他乃世间最坏之人,怎会认得他?”

云霄怒火立生,大喝一声:“你胡说!”

抢步上前,挺剑就刺了过去。

黑衣女子侧身长袖一撩,挡开了云霄刺来的一剑,圆睁双目,怒喝道:“你敢

伤害我娘!”

云霄骤觉一股阴沉的暗劲,触到剑尖之上,全身随着一震,后退了两步,一时

间又惊又气。

当下他再细看那黑衣女子,容态举止,无一不肖欧阳玉霞,连声音也没有改变,

只是功夫似已高了不少。

心忖:“世间不会有如此相似的人,她从前虽然不谙武功,但可以练得成的呀

。……她一定着了迷,才会反眼不相识……”他念头转处,忙又道:“霞妹妹,难

道连我也忘掉了,我是云霄呀…”他一面说,一面偷看那黑衣女子的神态,见她站

在花蕊夫人身旁,脸现怒容,双目瞪视着他。

长春公主薛玲冷笑道:“云霄,你还要脸不要,谁是你的妹妹?”

黑衣女子也冷哼了一声道:“胡言乱语,不要惹起姑娘的性子咯。”

她这最后一句话加了个“咯”字,正是欧阳玉霞惯常的口头语。

云霄心中一动,更认定对方是真的欧阳玉霞了,扫了花蕊夫人一眼,冷冷地道

:“你这荡妇,是用什么途葯迷了我霞妹妹的本性?”

花蕊夫人道:“云霄!你还要胡说,实给你讲吧,她是我女儿花中秀,怎么会

变成你霞妹妹了,真不要脸。”

“花中秀?”云霄自语了一声,摇了摇头。

暗影中的云靖突然扬声道:“霄儿,别上当!那女子正是霞丫头。”

云霄闻言哼了一声,倏地欺身前扑,左手抓向了那花中秀,右手剑直戳花蕊夫

人的前胸。

人影倏然一晃,花中秀柳腰一摆,早已挡在了花蕊夫人身前。

云霄怕伤了她,连忙撤剑,蓦地一股冷气袭来,乃是那花中秀一掌劈到。

云霄不敢以剑攻取,只好急跃而退,凄然道:“霞妹妹,我是云霄呀,你想想

看,一定会认得我的。”

花中秀闻言,似乎记起了一点,只是无法想到那么多,脑子中有些空洞,不由

就停了脚步,望着云霄发呆。

花蕊夫人见状,突然娇喝一声道:“快把这小子给我废掉,把他乱刀分尸!”

以鸳鸯判高俊为首等十几个人,哄然相应,各自亮出来兵刃,齐向云霄涌扑而

至。

长春公主薛玲倏地一顿足,白衣飘扬,竟扑向隐身矮树丛中的老侠云靖。

在这时,云靖创伤未复,功力自然大打折扣,怎能抵得了薛玲这全力一击。

眼看着,老侠是方脱虎口又饱狼吻。

就在这危急瞬息之间,耳边突然响起一声轻叱道:“玲儿住手!”

薛玲乍闻有人呼她玲儿,心中还以为是自己的师父花仙仇贞来了,慌忙收势,

抬头看去,只见云靖身前一排站着三人。

三人中她倒认识两人;乃是那梅影和薛琴,另外一位中年美妇,看着有些面生

薛玲又以为是梅影使诈,不由发怒,美眸一瞪,娇叱道:“好丫头,你敢欺骗

我?”

喝声中,蓦地一掌劈出,一股暗劲,激荡而出。

梅影的功夫,却不在她薛玲之下,身形一闪,让了开来,咯咯笑道:“哎呀!

我的大妹子,怎么这样狠呀!须知我是客人呐。”

薛玲冷哼道:“你是个不受欢迎的客人,我问你,为什么骗我?”

梅影笑道:“谁骗你了。”

薛玲道:“你凭什么叫我?”

“哦?”梅影又咯咯一声娇笑道:“原来是叫你那一声玲儿呀!”

薛玲道:“哼!玲儿也是你叫的吗?”

那个中年美妇插口道:“是我叫你的,难道不该吗?”

薛玲闻言一怔,退后了两步道:“你是什么人?……”她一言未了,突然人影

一晃,纵过来天蝎教主花蕊夫人,她向那中年美妇看了一眼,突然惊叫道:“峰珠

仙子林可卿!”

那中年美妇微微一笑道:“湄娘还能记得我,谢谢你了!”

花蕊夫人神色大变,蓦地娇喝道:“薛玲,还不快点动手,这妖妇是本教唯一

大敌……”薛玲闻言,似乎迟疑了一下,手中剑方缓缓地抬起,蓦地响起了一声晴

天霹雳。

大家闻声方自一惊,却见后园的方向,大踏步来了一位雄伟的大汉。

看这大汉不但长得雄伟无比,而且虬发绕颊,双眉宛如发墨,又浓又黑,尤其

那眉毛下面的一双眼睛,射出闪电一般的光芒,一望而知功力深厚无比。

那大汉像是发疯一般,一闯进来,竟直向梅影等人立处扑来。

小姑娘薛琴见状,以为那大汉是冲着她们来的,倏的转身,一剑扫出。

那大汉“唔唔呀呀”地一阵叫,一抢胳臂,竟然不闪不避,顺拨了过去。

薛琴可真没想到对方竟然是刀枪不入,被他一拨之下,竟觉手时一震,连忙抽

剑后窜。

那大汉低吼一声,作势慾待再扑。

云靖突然叫道:“老三,不可无礼,快去援救霄儿。”

那大汉闻声,猛地一转身,看见云靖缩身在矮树丛中,他脸上抽搐了几下,大

嘴一张,“哇哇!”叫了两声,环眼中热泪滚涌而下。

原来这大汉乃是哑口孟贲武刚,天生神力,武功造诣更是精纯,为当世第一条

猛汉,平生不爱说话,越在心急就更是说不出活来,所以人称他哑口孟贲,但他并

不是哑巴。

他为了打救云靖,连急带气已成了半疯状态,,一路追来,是以见人就杀,误

打误撞,竟然摸进这天一庄。

天一庄固然有不少邪教党徒,但是谁能挡得住这位猛汉,他从庄门打起,一直

闯进了后园。

他在心急之下,哪还用得着走门,再厚的墙,被他肩头一撞,立即倒塌。

进得园来,他一眼看到了毒手病夫松九,是伙人见面分外眼红,所以追扑了下

去。

毒手病夫松九武功虽高,他可知道斗不过猛汉,就只有跑了。

可是,哑口孟贲武刚是紧追不舍,别瞧他人生得雄伟长大,身法却是轻捷得很,

出了天一庄后园后,不到一里路的光景,就已追上了。

松九眼看是逃不了啦,只好回身拚命,但他哪会是猛汉的对手,十招没到,就

已毙命在武刚掌下,可是武刚也大意受了点毒伤,只是因他心急云靖安危,精神疏

忽一点的关系,尚未发觉而已。

既发现了敌踪,他哪里肯舍,于是在毙了松九之后,又赶了回来,一脚先踢开

园门,跟着就是一声虎吼,未防到小姑娘会向他出手。

他在一掌逼开了薛琴之际,以他那凶性,再逼近一步,薛姑娘怕就得遭殃了。

恰在这时,云靖出声招呼,他一见这位心中最崇拜的大哥,弄成了这么狼狈样

儿,忍不住悲从中来,干嚎了两声,热泪泉涌而下。

云靖也是一阵伤心,但他还能沉得着气,忙向武刚打了一个手势,指了指被群

贼围着的云霄,又道:“老三,快去助霄儿。”

武刚回首一看,果见云霄正被群贼围攻。

他蓦然大吼一声,狂风骤雨,抡拳就扑了过去。

其实那十几个人在云霄剑下,已然都难支持,哪还能架住这大力天神。

矮罗汉法广首当其冲,二见猛汉冲来,赶忙一挫身形,一掌尚未推出,狂飚起

处,劲猛无比的大力已然撞到,裹起了他,抛向了半天空。

这一来,阵式立乱,宛如虎入羊群般,惨叫声此落彼起,十几位天蝎教中的高

手,刹时间倒下了五六人,剩下的几人见势不好,发一声喊,四散而逃。

花蕊夫人气得把牙咬得格格乱响,扬手一挥,当先飞纵而去。

剩下来的几人,一见教主走了,哪一个还敢久留,也跟踪而起,向园外奔逃。

长春公主薛玲方一转身,冷不防林可卿闪身拦住道:“玲儿!

你走不得!”

薛玲玉面含霜,冷冷地道:“你要打算干什么?”

林可卿道:“孩子,我是你亲娘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