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二十五回

作者:陈青云

梅韵姑娘初试神物,一阵叱哩咔嚓,削得群贼枪断刀折。

她虽然苦战了半夜,论说已该疲累了,可是她在连削敌人兵器之下,心中一高

兴,精神复振,反而越打越起劲了。

就在这时,凌空落下两团黑影,着地就滚动起来,滚到哪里立时就响起两声惨

叫。

梅韵定神看去,原来是两个黑衣童子,合持着两双柄比他身形还要长出好几寸

的大板刀,在地上游滚,挨着的人亡,碰上的脚断。

这么一来,贼阵登时大乱,发一声喊,四散飞逃而去。

而那两个黑衣童子,似乎杀得还未过瘾,也不收势,在地上卷起阵阵尘浪,又

向梅姑娘身前滚来。

梅的眼见这两个人是和贼人作对的,作梦也没想到会找上自己来了,心中方在

想:“这是哪儿来的湖海怪人?”

两团黑球已然滚到,就听一人喝道:“大妞妞!倒下吧!”

喊声中,两团黑影,四片大板刀的寒光,卷裹而来。

梅韵见状,心中可由不得有点着慌,对方两人是人猛兵器重,自己手中虽有宝

刃,却不敢真去削砸,怕是一个不巧,没把人家兵器毁掉,会先将自己手中剑磕飞

了。

就在她心中犹疑的瞬间,四柄大板刀,已然卷到小了脚下。

海姑娘顿足往上一纵,大板刀就走空了。

可是,那两个这一手滚地雷的身法,却是高明得很,一招走空,横着就又追向

了梅姑娘去。

梅韵一纵开板刀,身方落下,不防对方跟踪又到,她方打算再次纵起躲闪,不

防另一黑衣童子却先她把身形窜起,两柄大板刀搂头下砍。

另一位黑衣童子的大板刀,也飞滚过来,一削双足,一扫小腹。

梅韵一看,心头大凛,这可了不得啦!躲得了上头,躲不了下头,上下左右全

被寒光裹住,任是怎样,也非得挨上一刀不可。

另外那梅老夫人,眼见自己孙女儿势危,她一时也慌了手脚,无奈自己正被群

雄包围着,脱不了身。

就在这时,从树林深处,嗖地窜出一个人来,飞鸟儿似的,影儿一晃,就到了

两个黑衣童子之前,横着一腿,先踢开地下那人,跟着探手一抓,已抓住那纵起一

人的右足,抖手摔了出去。

那两个黑衣童子被人家举手投足间,逼出去老远,瞪眼就嚷道:“好小子……”

方叫出来半声,就听那后到之人骂道:“你们这两个傻东西,我叫你们去毁掉那两

个穿绿衣的妞儿,你们怎么找上这穿紫衣的来啦,不听我言,就是不孝,看我请雷

劈了你们再说。”

那两个黑衣童子闻言,抬头一看来人,龇牙一笑,回身就跑。

梅韵在这一眨眼间,看清了对方三人。

见那两个黑衣童子,不但是混身黑衣,那手臂脸儿,无不是黑如墨染,一翻两

个白眼,张嘴一排白牙,年纪约在十五六岁,带着些憨气。

再看那后来之人,乃是一个青年儒生,这个人却生得俊,玉面朗目,文雅中含

着英姿焕发。

梅韵在打量那儒生时,那儒生也在凝视着梅姑娘,四目相触,没来由,两个人

都觉得脸儿有点发烧,心儿也在怦怦地跳,走紧地别过头去。

梅韵总是个女孩儿家,脸皮嫩,就打算借故纵走。

恰好见到老祖母被围着,正打得难分难解,心中一动,提身一纵,就待奔到那

边去。

就在她方一顿足,尚未纵起之际,那儒生早已飞纵而起,拦注了她的去路。

这一来,梅姑娘可由不得心中有气,冷哼一声,剑横胸前,站好脚步,冷冷地

道:“你打算干什么?”

那儒生噗哧一声,笑道:“无怪人家都说梅山二娇难惹,果然翻脸不认人,刚

把双雷替你支走.怎么立时就瞪眼……”他话语微顿了一下,又轻轻地道:“姑娘

不可恋战,小心望梅谷有变,快走吧,老夫人那里我会去帮忙。”

梅的一听,敢情自己也太敏感了,禁不住脸上一红,正想启问人家是谁?

那儒生已然急纵而去,她心中一寻思,忖道:“假若望梅谷再有了变化,自己

可真没法向老祖母交代了。”

心念转处,双足一顿,就穿进树林,直奔望梅谷而去。

另一面梅老夫人以一双肉掌,接战对方十多位武林高手,虽然她武功高深,也

架不住对方人多。

何况年岁总是大了,上了年纪的人,大多恋家,这一眼见绿萼庄完了,说不出

有多么心疼。

事到如今,也没有法子,只有拚啦!

念头方转,贼人已涌了过来,两个使刀的汉于,一照面就用上“迎门三不过”

的手法,一人刀奔胸膛往里扎,一人立刀往上撩。

这就叫顾上难顾下,防下不防上,真个的迎门三不过。

梅夫人此际眼都红了,一见刀到,明知极不容易破得,她也毫无惧色。

梅夫人视准来势,一踢腿往旁边一跨步,右手立掌就往上磕,掌沿扫向了那人

的手腕,哎呀一声惊叫,刀就抛上了半天空。

跟着左手往下一拨,掌打对方手肘,当场那人一条右臂就垂了下来。

这要是往常的日子,梅老夫人既伤了两个,也许不再穷追,今天可是不行,老

人家已起了杀人心,杀一个少一个,要不然难消毁庄之恨。

于是手下毫不留情,跟着一上步,双掌连环拍打,劲风激荡中,两股潜力就袭

向了二人去。

二贼在受伤之余,一见掌风袭来,打算躲是躲不开了,心里一着急,赶忙错步

扎马步,打算硬接下对方一掌。

哪知,功夫差得多了,无疑螳臂挡车。

就在两人方扎好架式,劲风已然撞到,他们一掌尚未推出,人家那凌厉无比的

掌风已然袭至。

轰然一声问响,两人全觉胸口上中了一记铁锤,一声哎呀没有喊出,身躯劲风

卷起,直抛出去两丈开外,才砰的摔在地上,张嘴喷出两股鲜血,飞洒出了七八尺

远。

众人一见老夫人举手抬足,一招未到,就有两人送命,当时可就乱了。

“这老婆子可手辣呀,各位哥儿们别让她走了,圈住她,上啊!”

群贼一片喊声,人就从四外围上来。

老夫人算是横了心啦!要和绿萼庄共存亡,双手一搓,施展开多年不用的成名

绝技,掌风加上铁袖,一招不空,追逐在贼人群中,一出手准有一人倒下。

三五个照面过去,贼人已躺下七八人。

鬼王马震天一见情势不好,猛地一扬手中缅刀,朝着梅老夫人道:“女昆仑威

风仍不减当年……”梅老夫人道:“老了,人要一老什么都不行了。”

马震天道:“虽然明知不行,我却有一试之心。”

梅老夫人道:“好!你就进招吧,我就以这一双肉掌,接你两手五鬼断魂刀看

看。”

马震天抡刀舞出一道刀花,跟着就上步递招,喝道一声:“接着了……”一声

未了,身前基地一股劲风卷起,似有一物挂住了他那柄缅刀,一抛一送之间,马震

天竟被推出去三四步外。

跟着就是一条人影,“风卷残花”,轻轻落在地上,乃是一个青年儒生。

他身形一落地,连看那鬼王马震天一眼也没看,却向梅老夫人笑道:“老前辈,

你要和他动手,不成了牛刀杀鸡了,莫要失了身份,对付这些妖狐小鬼,还是让晚

辈来动手吧!”梅老夫人听这儒生说话风趣,忍不住微笑道:“请问你是……?”

那儒生忙道:“晚辈曲青鹤!”

梅老夫人道:“岷山美髯叟曲杏园是你什么人?”

曲青鹤道:“那是家祖,他老人家早已仙逝了。”

梅老夫人道:“你是神手韦陀曲询跟前的世兄么?”

曲青鹤笑道:“家兄正在庐山峰门观。”

梅老夫人道:“你怎知我绿萼庄出了事?”

曲青鹤道:“赤阳子老前辈易理通神,在数日前就算定这里要出事啦!所以就

命我带着他两个徒弟赶了来。”

梅老夫人道:“你是说那两个黑人?”

“是的,他们姓雷,雷泽、雷演亲兄弟两个,有些憨气。”

鬼王马震天见对方两人只顾说话,竟然不理自己,不由勃然大怒,把怪眼一翻,

手中刀一晃,戳指喝道:“何方小子,你是来架梁的么?”

曲青鹤转身笑道:“你猜错了,我是来收鬼的,专收你这赖皮恶鬼!”

鬼王马震天怒哼了一声道:“报上个万儿来,咱们看是谁捉准?”

曲青鹤笑道:“你可听说江湖上有个玉面钟尴么?我不但能逐鬼,惹起火来,

还能生啖鬼肉,你信不信?”

鬼王马震天被骂,更是怒不可遏,大吼一声道:“野小子,你找死!”

喝声中,唰地一个箭步,窜了过来,抡刀就劈。只见白光一闪,冷森森的,一

道剑虹,直刺曲青鹤前胸。曲青鹤微微一笑,肩头略晃,取八卦,走偏峰,就让过

了这一刀。当他转过身形时,手上却多了一件奇形兵刃。

那兵刃成朱红色,有两寸来宽,三尺来长,非剑非鞭,乍看又有些像条英雄带,

却又短了些。

凡是和曲青鹤动过手的人,一看就能认出来是他成名的兵刃“软红笏”,要不

他怎能被人称为玉面钟馗呢?

他让过了马震天一刀之后,不等对方变招,振腕一翻,手上“软红笏”,如金

龙摇尾,夹着风声,呼的一响,直向马震天持刀的右腕,猛拍过去。

马震天赶忙一挫腰,让过拍来的一招,跟着刀随身进,唰唰唰,舞起一片刀山,

贴地游走。

倒是当年天蝎十二尊者之一,武功确有相当的造诣,一手“五鬼断魂刀”,已

练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就见他一刀快似一刀,一招夹着一招,浑同狂风暴雨,卷扫而进。

曲青鹤眼见对方一口宝刀,确有出神入化之势,又狠又辣,招招都朝自己致命

之处招呼,心头不禁寒凛,哪敢丝毫轻心大意!

于是,便把自己一身绝技施展开来,一支“软红笏”,运用得快如风,卷如云,

软如藤,直如棍。

一会儿作剑,划风生啸,剑气如虹。

一会儿当棍,太祖扬威,花桩入打。

处处以柔制刚,避实击虚,一时之间,两人竟打了个半斤八两,胜负难分。

此时,竟把一个前辈侠隐的梅老夫人,看得呆住了。

她没有看得出这一青年侠士,武功造诣,会有如此的高明,竟然能抵得过久年

称雄的马震天。

那马金花、马银花两位姑娘,一见她爹和人动上了手,各从小贼手中抢了一件

兵刃,顿足就纵扑过来。身形方动,蓦听身后大喊道:“大妞妞!我找了你半天啦!

在这里呀?”

二女一听,心道:“这是谁呀……”

回头看去,见是两个黑衣童子,都是十五六岁,双手各持着一柄大板刀,刀比

人还高出。寸,瞪着一双白眼,龇着牙正然冲着自己笑。

她们可不由发怔了,实在瞧不出人家是什么来路。

银花问道:“妹妹,你认得他们是哪一路的朋友?”

金花摇了摇头:“不认识,许是总坛派来的吧!”

银花眨了眨眼,扬声问道:“喂!你们是于什么的呀?”

大小子雷泽道:“我……我们是打架来的。”

金花道:“打架怎么不上呐?”

二小子雷潢道:“这不是在找你们吗!”

银花诧异地道:“找我们有什么事呀?”

雷泽笑道:“配个对儿好打呀!”

他是说着就动手,话到刀到,就地一滚,两柄大板刀,夹着风就卷向了银花。

金花一见,才知自己会错了意,原来对方是敌人那面的呀,一抢手中兵刃,打

算前扑。哪知,慌促间抢到手的兵刃,也没有看清楚,乃是一支甩头,连带着有一

根丈许多的鹿筋绳儿,不由一皱眉头。

扫目看去,见她妹妹银花已被对方攻得手足无措了,心急之下,哪还管兵器是

否顺手,振脆就抢了出去。

雷潢一见对方打出了甩头,可就慌了,忙叫道:“大小子,快飞,妞妞那东西

可螫人呢!”

须知双雷这手“滚地雷”功夫,最怕就是带绳带勾的东西,只要缠住了大板刀,

他就没法子滚动了,所以雷潢一见金花打出来甩头,就忙着喊起来。

他这两句话,马家姐妹听不懂,群贼听不懂,敢情那大小子雷泽懂得。就当马

金花将甩头刚扔出来,就见他把腰儿一弯,腿儿一蹦,屁股一扭,双刀拄地,往起

一荡,身子真的飞起来了。

他在身子一扬起来,高嚷着道:“大妞妞,你真没意思,见面就想螫人,不是

个好孩子,不孝顺,你娘不给你讨媳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