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二十六回

作者:陈青云

剑光倏落又起,在空中矫跃如龙,绕行一周之后,蓦地破空而起,倏然而

没,不知是化龙飞去,或是惊蛰坠地。

把个云霄看得怔了,心忖:“这是什么人?有如此通玄的剑道?……”他正然

寻思未已,柳蝉姑娘蓦地一声惊叫。

云霄连忙扭头看去,初以为柳姑娘一定是遇上了毒虫怪兽之类,吓得她惊叫起

来。

但当他目光到处,也不禁当堂打了个寒噤!

就见背后立着一个白衣老人,须发如霜,长眉斜飞,浑身上下一色白,站在雪

地里,令人看了直冒寒气。

云霄心中一动,暗忖:“在这大雪山顶,人迹不到之处,何人能来此地,看样

子可能是双奇中的千痴上人了。”

念头转处,连忙躬身道:“武林后学弟子云霄,拜谒你老人家,请问老前辈可

是千……”他一言未了,陡觉眼前一花,劈啪两声,双颊一阵火辣辣地生疼。

原来他被人家左右开弓,挨了两下耳聒子,出手还真重,打得云霄哎呀了两声,

身于乱晃,几乎栽跌地上。

云霄自出世以来,他这是第一次吃亏,真没想到雪山双奇有这样怪癖,但是,

人家总是老前辈,自己是有求而来,强忍着气,忙道:“老前辈,我……我……”

白衣老人打他之后,已经飘退出去两支来远,喝骂道:“年轻人说话,得留点口德,

你怎么看我老了,我可没活够呢。我老了你还年轻是吗?又说什么后学,放屁?你

为什么不先学……”他越说越有气,身形一晃,宛似一缕白烟,一眨眼又扑到云霄

跟前,甩手又是一巴掌打了过来,疾如闪电,又是打的双颊。

云霄哪能瞪着眼挨打,慌不迭,伸手拦挡,跟着双肩晃处,用了一式“神龙舞

空”的身法,旁窜出去。

舒元见状,可就忍不住了,高声叫道:“老头儿,你这是什么规矩,怎么见面

就打人啊!”

喊声中,立即扑身上来,挡在云霄的前面。

白衣老人哈哈笑道:“你也不是个好孩子,招打!”

“打”字方出口,身影微闪,又听“啪啪!”两声脆响。

舒元这是送上去挨打,左右两边脸颊,也各挨了一下,他似较云霄挨得重些,

这两下打得他一阵天族地转,眼冒金星。

他怔了怔,探手就待亮出束身软鞭。

白衣老人笑道:“小东西,你如果打算亮兵刃,我不打你四巴掌,就是你的孙

子,就不姓这个金。”

他这一说,无疑是报出了字号,自承是千痴上人金不问了。

云霄连忙撩衣跪倒在地道:“我们怎敢和你老人家动手,这不跪下了么?”

白衣老人嘻嘻笑道:“咦!你这东西怪有意思!”

舒元嘴里却低声咕嚷道:“好吧!咱们就记下这笔帐,我非得捞回来这两巴掌

不可。”

他虽然说得声音很低,但那白衣老人耳目灵敏,还能有听不到的,朝着小叫化

一斜睨,嘻嘻笑道:“你这小乞儿也有意思,冲着你们这样,我不打了。”

云霄磕头站起身来道:“谢谢老前辈……”白衣老人倏的一瞪眼道:“你小子

是个傻子呀!挨了两巴掌还谢我,是嫌打得轻吗?”

云霄道:“我能挨老前辈打两下,深以为劳,因为如果老前辈瞧不起我,能打

我吗?”

白衣老人突然喝道:“放屁,谁瞧得起你了?”

他话未落,突然又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道:“痴老儿,亏你好意思骂人家是傻

子,你又聪明在什么地方,既有人犯山,也该问问是干什么的呀?”

随着话音,就见从冰河山飞驰来一位葛巾老人。

这位老人家好长相,童颜鹤发,令人有飘飘慾仙之感不用问,准知来的是百愚

上人古百愚了。

千痴上人转头望了一眼,哈哈笑道:“愚夫子,哈哈,你说得真对,我就没想

起来这一点……”说着话,修地一转头,朝着云霄道:“对啦!你们是干什么的呀?”

柳蝉闻言,轻移莲步,走上前来,翻身拜了下去道:“柳蝉给二位爷爷叩头!”

千痴上人翻眼发怔,呆呆地道:“柳蝉!柳蝉是谁呀?”

百愚上人微一寻思,道:“可能是柳叶渡来的。”

柳蝉道:“孙女正是柳叶渡来的!”

千痴上人道:“你是狂老儿柳元善的孙女儿呀?”

柳蝉道:“是的,孙女儿名叫柳蝉。”

百愚上人道:“是你爷爷派你来的,还是你自己来的?”

柳蝉道:“孙女儿奉家祖差遣,有书信上呈二位老人家。”

她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递在了百愚上人手中。

百愚上人拆开看了一阵,脱口骂道:“好个臭婆娘,又在兴风作浪了……”千

痴上人忙道:“愚夫子,是什么事呀?”

百愚上人道:“仇真那婆娘又在闹事了,而且是越闹越凶。”

千痴上人道:“狂老儿可是约我们出山。”

百愚上人道:“我看咱们不出山是不行了……”千痴上人道:“那为什么?”

百愚上人道:“凌疯子和臭要饭的,可全被臭婆娘扣起来了,我猜她绝不会放

过咱们,所以不妨咱们先动手。”

千痴上人跳起脚来,叫道:“我不信臭狐狸精敢上咱大雪山。”

百愚上人道:“北天山人家都去了,何又在乎咱们这大山。”

千痴上人道:“我不出山,谁也不能把我拉出去。”

百愚上人道:“我真不懂你为什么不出山?”

千痴上人道:“世上的人都狡诈得很,我怕上当。”

舒元突然接口笑向云霄道:“云哥!我今天才知什么是武林前辈啦!”

云霄虽不知这小叫化话中意思,但却明白准不是好话,忙道:“元弟不可胡说!”

舒无根本就不理他,接着道:“那就是‘借命保名’四个字,可对?”

云霄尚未说话,千痴上人已发了怒,身形闪处,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舒元,

喝道:“好小子,你敢讥笑老夫。”

舒元毫无惧容道:“我为什么不敢,你除了会欺负我小孩子以外,还有什么本

事?”

千痴上人道:“你可骂我‘借命保名’,金不问出世以来,从不知什么叫怕。”

舒元笑道:“得啦吧!你老人家,看你这样儿也绝斗不过那天蝎教主,莫等被

人家打处鼻青脸肿,一世英名付之流水,那才冤呢。”

百愚上人一听舒元这番话,准知千痴上人非上当不行,同时心中也实在佩服小

要饭的机智,就悄声向柳蝉问道:“蝉姑娘,这小东西是什么人的门下,太机灵了

。”

柳蝉掩口笑道:“他呀!是老要饭的徒弟嘛,你还看不出来?”

百愚上人顿足道:“对!强将手下无弱兵,老丐莫邪精灵了一世,就得收个这

样刁钻的徒弟,看来我们痴老儿要上当了。”

千痴上人果然受不得一激,抖手把舒元摔了个跟头,瞪眼道:“好小子,你就

那样看不起我呀?”

舒元道:“你就是摔我十个跟头,也别打算让我能看起你,除非你……”千痴

上人道:“除非我怎么样?”

舒元道:‘除非你能和那天蝎教主打上一场,而且还得打赢了,我才能服你。”

千痴上人道:“好!咱们一言为定,可不准反悔呀!”

百愚上人一顿脚道:“糟!真上当了……”舒元心中暗笑道:“我是求之不得,

哪会反悔……”他心中是这么想,口中却道:“大丈夫言出如山,要反悔就是小人

。”

千痴上人忙道:“就这样,你快告诉我,那什么教主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找他!”

百愚上人接口笑道:“痴老儿,你真傻,上了小乞儿的当啦!”

千痴上人闻言,心中还有些不服气,朗声道:“愚夫子,你别骗我,谁上当了?”

百愚上人笑道:“你没有上当,只是搭错了贼船,我问你可知那天蝎教主是谁

吗?”

千痴上人道:“他是谁,左不过是个新成名的武林人物,金不问手脚还没有老,

准斗得过他!”

百愚上人笑道:“人家成名不比你晚,告诉你她就是臭狐狸的妹妹仇湄!懂吗?”

千痴上人蓦地跳了起来,叫道:“说的是那騒狐狸呀?……好小子,竟敢骗我

上当。”

话音甫落,飘身又向舒元扑去。

舒元早有防备,一见痴老儿扑来,把身形一矮,从他肋下,斜窜而出,划着脸

笑道:“羞不羞呀?那么大岁数,说话不算,还称什么武林前辈呢?我看算了吧!”

千痴上人听舒元这么一阵叫,可就不好意思再追扑了,站在那发起怔来。

百愚上人接道:“痴老儿,别难受了,上当就此一次,以后不上就是了。”

千痴上人愣愣地道:“难道你也答应出山了么?”

百愚上人点头微笑道:“那得看他们的造化了,除非他们能闯过这峰前三关。”

柳蝉道:“但不知是哪三关?”

百愚上人笑道:“现在不能说,从明天一早起,由他们从此地向映雪峰走,一

路上就会碰到的。”

柳蝉道:“那么我呢?”

百愚上人笑道:“你只是送信来的,和他们不同,可随我回转映雪峰,等明天

日出,还请你做个见证哩!”

他把话说完,朝着千痴上人一招手,笑道:“痴老儿,走啦,咱们还得回去准

备一下呀!”

话声中,各把身形一纵,直飞起来,衣服飘飘,化成三股轻烟,飞驰而去,转

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云霄眼望着三人走得不见了,方长长吁出了一口气道:“这两位老人家,真个

是怪癖难缠。”

舒元笑道:“我看也没有什么难缠的嘛。就和他来个胡搅和,神仙也得让步。”

云霄笑道:“那不成了要赖吗?”

舒元笑道:“对了,世上的事,任是能耐再高,也斗不过一个赖子,有理不让

人,没理也抢三分,打得赢出手不让父,打不赢撤退快跑……”他如数家珍般说着,

云霄早已笑弯了腰。

舒元道:“霄哥哥,你笑得这么厉害,莫非认为我说得不对吗?”

云霄道:“对,太对了,我真没看得出来,你竟然深得耍赖三昧,是跟谁学来

的高招啊?”

“你嘛!”舒元微笑说出来两个字。

“我?”云霄吃惊得跳起来多高,嚷道:“这才是天大的冤枉,我几时教你耍

赖啦?”

舒元忽然长叹了一口气道:“难怪那些修持最高功夫的人全都戒绝女人,看来

这女人的力量,真个是大得很呀。”

云霄叱道:“元弟,你胡说个什么呀,怎么又扯上女人来了。”

舒元笑道:“因为这件事和女人有关嘛!”

云霄笑道:“我倒要得听听你的高论!”

舒元道:“你可记得你初下天山那时候吗?你霄哥哥游戏风尘,可说是无往不

利,普仙寺,只鸡斗酒谈笑戏群贼,想起来真过瘾。”

云霄微一寻思,豪气顿发,哈哈笑道:“对,对,咱们还编出了几句歪诗,什

么……”舒元接口朗诵道:“家住虚无飘渺中,学书练艺两无成,神剑腾霄化龙去,

落拓江湖一狂生……”云霄笑道:“对,凭这两句歪诗,还真唬住了不少的武林豪

客,都认为我们是世外高人呢。哈哈,真有意思。”

舒元道:“可是自从你身边有了女人,你变了!”

云霄愕然道:“我变了,变成什么样儿啦?”

舒元道:“变得拘谨、胆小,没有一点豪气,却学来了一套繁文褥节。”

云霄叹了一口气道:“你哪知道,我家逢大变,如何能荡尽妖氛,重整云门往

日名声,念念在心,叫我怎么狂得起来,笑得出口。”

舒元眨了几眨眼,道:“大哥,那么说来。我是错怪你了。”

云霄摇了摇手道:“算了,过去的事不提也罢,咱们赶快调息一阵,明天还得

过他们那三关绝险呢!”’两人谁也不说话了,默然对坐地上,调神养气,转眼工

夫,全都入了定。

第二天一早,他们胡乱吃了一些干粮,就起身朝映雪峰走去。

辰初的光景,他们已上到了峰腰,一路上毫无阻拦,只是觉得峻岭玄冰,有些

寒气袭人。

天气也有些作怪,昨日还是个晴朗的好天气,今朝却变了。

舒元抬头望了望那风雪阴霾的天空道:“哎呀,大雪山也这样冰呐……”他话

音方落,峰顶上突然传下一个冷峭的声音道:“这能算冷吗?怕冷你们还来干什么?”

随着话音,一条人影飞坠而下,正挡在二人面前,乃是那千痴上人金不问。

舒元笑嘻嘻地道:“老前辈,你好哇?”

千痴上人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