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二十七回

作者:陈青云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云霄同着小叫化舒元、姑娘柳蝉三人,在大雪山请下来了干痴百愚双奇,由灌

县都江口上船,顺流而下。

一路上看不尽的山和水,赏不完的大小礁石。

不几日的工夫,小船穿进了蜀江楚峡,回看巫山十二峰,但见秋雨蒙蒙,江水

起雾,好一幅泼墨山水图。

黄昏时分,船到了秭归,略为停泊,立又乘满空明月,起舟而下。

此际,明月斜照江心,清光如画,江风阵阵,夜凉如水。

江面上静荡荡的,不见半条船影,只听波打船舷,响起潺潺之声。

深夜行舟,虽然月色如画,总嫌有点荒凉之感。

舒元倏地惊叫一声道:“大哥,你看那是什么?”

云霄注目看去,只见一条细小黑影,由左岸截江断流,斜驶而来,不由惊讶道

:“咦!奇怪!好像是一只船呢!”

舒元道:“我看有些不像,小船怎么会是一片细长影儿?”

柳蝉笑道:“不是船,为何可以横江断流而渡……”那怪物体来势甚快,就他

们这几句话的工夫,已然驶近,从飞波洪涛中,冒出来全身,真的是一只小船。

就是那船形状古怪,窄窄长长的,最令人触目惊心的,就是船头两舷那一双大

铁桨。

船前后各有一人,后面坐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童,船头上站着一位老人,须

发皆白,人却很精神,手持双桨,拨浪如飞,横冲浪头,凌波而渡。

微一起落之间,那小舟便像急箭一般,拦腰射到。

云霄方正惊异,忽听一个小童口音,喊道:“姐姐!”

柳蝉闻声首先惊觉,细朝那小童看去,原来不是别人,乃是自己的胞弟柳春。

再看那老头,柳姑娘忍不住急喊一声道:“爷爷……”那般上老人正是狂叟柳

元善,闻声哈哈笑道:“我算计着你们也该到了。”

说话间,两船轻轻靠在一起,柳蝉早已纵跳过去。

柳元善道:“你们全过来吧!我这船是铁壳铁桨,比你们这条船要结实得多,

走起来也快速得很。”

云霄笑道:“我们两船并行不可以吗?”

柳元善道:“你小子不懂得,前途荆棘正多,说不定还有一场好热闹呢。”

云霄闻言不禁一怔,回头看了舒元一眼,双双跳上了铁壳船。

柳元善扫了众人一眼道:“大雪山那两个老东西呢?”

舱中响起了千痴上人的声音道:“你老柳不知我有个晕船的毛病吗?”

跟着铁壳船的舱中,发出百愚上人的声音道:“我老古怯水,早已过来了。”

柳元善哈哈笑道:“你们还是老毛病,怯水的先逃,晕船的挺尸,还不快过来?

不然我就不管了,让仇湄娘把你给抓了去。”

千痴上人呻吟了一声道:“你老柳真厉害,好吧……”一语未了,小船倏地微

微一晃,铁壳船的船顶上,已站起了一人,正是那千痴上人金不问。

柳元善笑道:“看你这老痴,都快七八十岁的人了,还是童心未混,露出这一

手给谁看。”

三位老人一阵大笑,千痴上人下了船篷,百愚上人也钻出了船舱,寒暄已毕,

就各在船头上坐下。

此际,云霄也丢开了自己所乘之船,跟着也坐在了舱门口。

百愚上人道:“柳大哥,莫非前途有事,怎么深夜迎来?”

柳元善道:“騒狐狸的耳朵还真尖,云小子上大雪山的事,竟被她探听出来,

已在这江面上,设下了十面埋伏。”

千痴上人道:“你们这样作,是打算干什么?”

柳元善笑道:“因你当年和騒狐狸那段孽缘未了,请你去再续前缘……”千痴

上人把头一缩,摇头道:“我痴老儿现在不行了,打算留下这点本钱多活几年哩!”

云霄惊异地道:“天蝎教既在江面上设下十面埋伏,我们何不弃船登岸而行呢?”

柳元善笑道:“你云小子莫非怕了他们……”云霄道:“癫仙的徒弟,还不会

那样废物!”

柳元善道:“那我们为什么要躲他们,须知我这一双铁桨未老,今夜打算要它

一显威风呢。”

他说着抬头看了看天色,又道:“此时天色还早,你们不妨先睡一会,养好了

精神,待会儿好和贼羔子们周旋。”

云霄摇了摇头道:“难得今夜月白风清,我可舍不得负此江上明月,只可惜没

有酒……”船尾上的柳春,突然接口道:“云哥哥,你不是很喜欢我们那里的竹叶

青吗?我已替你带了来,还有半只卤鸡。”

云霄一听说有酒,豪兴大发,立即引发了他那狂性,哈哈笑道:“好兄弟……”

接着朗声唱道:“人生几何,良日苦多,有酒当醉,击舷而歌——钢掉兮铁桨。击

空明兮诉流光,耿耿兮于杯,扫妖氛兮剑气……”歌声方落,哗然一声长啸,冲霄

而起。

啸声清越,草木震动,山鸣谷应,震得江水潺潺翻波。

狂叟柳元善似也激发了豪情,双手带起一对大铁桨,拨动得船行如飞,浪花如

雪,随着那铁桨的起落,水花由两舷掠过,又暴雨一般地洒下。

当铁壳船破浪冲出很最厉害时,真似雨大蓬雪花银浪中夹着一条飞鱼,朝前猛

冲过去。

正然飞行间,忽见正前方不足二十丈左右,江面上现出一列沙洲,芦苇丛生,

波涛暗涌,水流湍急,形势甚是险恶。

舒元越看越奇怪,忙问云霄道:“大哥,你看江中那片沙洲,好奇怪啊!怎么

长蛇一般横拦江上,船只怎么过得去呀!”

狂叟柳元善朝前一打量,急道:“各人快出舱来,准备迎敌,贼羔子们真的在

这里埋伏下了。”

一声未了,就见那横江的沙洲角上,嗖的飞起一支火箭,亮光闪了几闪,转眼

而没。

柳元善哈哈一阵狂笑道:“贼羔子们,老像见不得人的鬼魂,有种的只管来,

我老头子手下早痒了。”

话声中,船行更速,奔马似的。

柳元善似已用出了全力,随着那铁桨起落,整条船都一齐摇撼,沥沥有声。

同时那一只铁桨翻飞,牵连着后梢的舵板也轧轧乱响,声势端地威猛异常。

只见千层浪花,在舵旁飞舞,铁壳船如乘风般急速。

离着那一片沙洲,越来越近了。

柳元善突地一声高喝:“春儿准备了!”

后梢掌舵的柳春高喊了一声:“知道啦!”

应声中,突地用力一扳船舵。

铁壳船本是朝前直走,骤然间,就像脱了缰的疯马般,又似翻水慾跃龙门的鲤

鱼,头前尾后,迎波乘流从水平面飞起。

船直像腾云驾雾一般,离开水面,冲出去好几丈远近,三四大高下。凌空飞越

过那条沙洲。

“唰啦啦!”响声震动,打得水花四溅,铁壳船就在浪花狂涛包围之下,安然

无恙地落回水面上,依旧朝前冲去。

狂叟柳元善忍不住又是连声狂笑,破口骂道:“哈哈……你们这些有眼无珠的

混帐东西,也不打听打听,狂叟柳老太爷是什么来头的人物,凭这些小孩玩的东西,

也好意思拿出来现世!”

原来那极象沙洲般的东西,并不是真的沙洲,乃是排帮中人特制的拦江锁,全

身是用木板制成,一节节的互相联结,在浮木中间,贯通了一条长大的铁锁链,浮

木四周,镶有极多锋利的刺钩,横的直的都有,每一根刺钩都露出浮木三四寸长。

排帮中人平常在不用时,就把这江锁藏于芦苇中,若遇强敌,放了出来,沿江

湖流顺势漂去。如果对方来船不够机警,或是能耐未到家,划船经验不足,遇上了

真得束手无策,只好任由摆布了。

因为船如和拦江锁只一触上,那锁链上的刺钩立即就发生作用,刺钩把船牢牢

钉住,越打算划船慾逃,那些刺钩钉得船越紧。

最后,他们只须把拦江锁的首尾两端,往回一收,就成了网中之鱼,束手被擒

了。

隐藏在暗中的贼人,在月明如画之下,清楚地看到这一幕紧张的情形,刹时间,

也被怔住了,一个个都被震慑得胆落心惊。

狂叟柳元善的狂笑声仍然哈哈连响,铁壳船也早已回复了平静。

中天皓月,越显得明洁,大江波浪,扬起水花似雪。

蓦然间,“砰!”的一声巨响。

就见从拦江锁的尾部,飞起五六道火花,流星赶月般,冲天而起。

“啪啪啪!”又是一阵小鞭炮声起,就见那升起来的火花,一个个在天空中,

爆炸开来,洒了满天绝色星雨。

紧跟着,又是一排响箭,从两岸芦苇中射来,直袭铁壳船。

狂叟仍是狂笑未休,那些箭矢一射近来,立被他那一只铁桨拨落。

满空中响起一阵阵尖锐破风之声,但却没有一支射到铁壳船上,全被拨落江心

。此际,舵手已换了百愚上人,柳蝉、柳春姐弟二人,已换穿了水衣,俟机下水。

云霄等人,也各自亮出来兵刃,凭守着船舷左右。

柳春见敌人箭仍放个没完,气得小脸紧绷,剑眉微竖,喝骂道:“这些东西真

可恶,凭仗几支冷箭,就能阻得了我们么?

他喝声未了,舒元倏叫一声:“不要脸的东西,真要干!”

他声出人已纵起,飞身上了船篷顶端。

原来贼人见箭矢无功,打算以多为胜,从芦苇丛中,蜂拥冲了出来。

云霄也忙叫道:“蝉妹妹!你照顾好了春弟……”柳蝉笑道:“你顾你自己紧

要,我们还得防着狗贼们从水底掩来呢。”

云霄闻言吃惊地道:“从水底掩来,那可就糟了。”

柳春一翻眼,冷冷地道:“怕什么?来了就不让他们回去!”

云霄被小柳春这么一抢白,讪讪一笑道:“我是担心贼人坏了咱们的船。”

柳春仍是满脸不高兴,冷冷地道:“你有眼没有,没看到咱们这船是铁壳的吗?”

云霄又挨了一顿抢白,神色可就有些不自然了。

柳蝉见状,忙向柳春叱道:“弟弟,你这是干什么?对人怎么可以这样不客气?”

柳春气呼呼地道:“谁让他看不起人呢?我都这么大了还用人照顾。”

云霄一听,才知自己的这句话说错了,微微一笑,也纵上了篷顶。

在这时,芦苇丛中哨声四起,来人纷纷驾着长形快艇,齐涌而出,估计那些船,

最少也有百数十条之多。

转眼间,江面之上,布满了贼船,每一条船上,点着一盏红灯,悬着一面三角

小旗,旗上写着“排帮西陵舵”五个大字。

云霄看着诧异,忙向柳元善道:“老爷子,怎么排帮的船只,找起我们的麻烦

来了?”

柳元善道:“今日的排帮已不是往日了,全部落在天蝎教之手,就是奚平打从

这里过,只怕也不易行走哩!”

说话之间,贼人船队已渐渐逼近,一声声呐喊:“留下姓云的来。”

柳元善怒极反笑,哈哈之声震耳,根本就没将贼人那声势放在心上。

笑声中双桨并举,百愚上人也将船舵猛地往回一扳,铁壳船立向右侧窜去。

这两位世外异人,配合得再没有那么巧,一个掌舵,一个舞起长大的铁桨,奋

起神力,猛往水中拨动。

一个朝前,一个监视着船后,只有那千痴上人抱头倒卧舱内,直嚷道:“哎呀!

我晕船啦……”倏地一推一挽,铁船立时来了个三角形的侧转。

正好当头已有七八条快艇,急箭一般,飞驶而来,在月光影里,忽见两座银光

闪闪的银山,当中夹了一条快船,冲风破浪而至。

贼人们哪见过这样的驾驶功夫?不由大惊,倏地一声胡哨,跟着又是一阵呼啸

呐喊,七八条快艇一前一后,分左右两面抢进,同时口中齐喝道:“老狗东西,还

不快停,妄想抵抗么……”就当他们喝喊声中,狂老儿突然大发神威,双桨并用,

先用力一齐拨动江水,激起猛烈的浪头来。

然后看准了贼船,双桨齐飞,连拨江波,带打贼船,横扫过去。

须知狂老头这一双铁桨,乃是纯钢精制,多大的怒波狂涛,也打不断,重量也

不轻,使用起来,长短远近均可随心。

当年五侠闹江州,狂叟又铁桨威震浔阳江口,武林中谁不闻名丧胆,如今双铁

桨再决出世,贼人哪知厉害。

刚好有两条快艇贪功心切,抢在前面,吃铁桨激起来的怒涛迎船一打,快艇立

时便被翻高五六尺,跟着浪头又一卷,登时随波沉入江心。

另一只快艇,侥幸躲开了浪头,却被铁桨扫中了船头,“轰”然一声响,立被

打碎。

那船头上手持兵器的一名头目,似被铁桨同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