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二十八回

作者:陈青云

鄱阳湖口,枯岭山下,有一片被江水冲击而成的沙诸,沿着江畔湖边。生满了

芦苇,靠近枯岭的一面,却是一片深密的树林。

远远现出万家灯火,点缀山光,掩映水面。

天际升起一轮明月,浸在江心,天上水底,两面镜子对照。

江上清风徐来,使人心情舒畅已极。

月影下,沙诸间,有一人在徘徊,一直打着圈子走,似乎有些烦躁不安。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柳荫深处,转出了六七个人。

那人突地停下脚步,凝视了一阵,只哈哈笑道:“我以为你们不敢来了呢!”

一个苍老的声音,哈哈笑道:“凌老二,你今天算是找对了人,换一位可能慑

于你那威名,真的不敢来,可是人家不怕你。”

那人正是虬龙道人凌洵,闻言哼了一声道:“我今天就让他怕。……”他话音

未落,云霄一跨步闪了出来,朗声道:“请不要说得口满,到时只怕难以收得回去

。”

虬龙道人笑道:“小子,你可知我打遍天下无敌手么?”

云霄道:“那是人家谦逊的美德,不愿和你一样见识,你就自以为了不起啦!

也不觉得寒碜,难怪人家都叫你无赖汉了,可耻!”

虬龙道人被骂了一顿,气得他浑身乱抖,吼叫道:“反了,反厂,一个后生小

子,竟敢责骂起我来了。”

云霄道:“你如果作得对,谁敢骂体,像你胡作非为,谁不敢骂,人人都可以

骂得!”

虬龙道人道:“难道你小子就不怕死?”

云霄道:“我自从背着黄包袱下山,凭一口剑走南闯北,使得天蝎教丧胆,可

从来就不知道这个‘怕’字,但我也绝不夸张自己的能耐,以傲气凌人。”

虬龙道人闻言更是暴跳如雷,吼叫着道:“好小子,胆敢在我面前逞口舌之能……”

云霄哈哈笑道:“岂但凭口看你不能,就是动起剑来,你也不行。”

虬龙道人突地狂笑道:“好小子,由你说的嘴响,咱们不妨就动手试试。”

话声中,就见他手掌向空中一扬,一道金蛇冲霄而起,在半空中打了一匝,又

复回到他的手里,已变成一口精光耀眼的宝剑。

就这一手亮剑工夫,立把在场的老少众侠看得呆了一呆。

柳元善低叫了一声:“好剑!”

柳蝉道:“爷爷,他这是什么剑呀?看样一定是很锋利。”

柳元善道:“此剑乃是桥陵震山之宝,名叫虬龙剑。”

云霄见状,也不禁心头一凛,也嗖地抽出了太阿神剑来,在月光照射下,闪闪

透出淡黄的金光。

狂叟柳元善倏地一纵上前,道:“你们比剑,也总得有个输赢的东道才行,不

然又比个什么劲。”

云霄笑道:“对了,咱们是得事先有个约法才行。”

虬龙道人道:“什么约法?”

云霄笑道:“你自诩能打遍天下无敌手,那你是认定我一定打你不过了?”

虬龙道人傲然一笑道:“让你再练二十年,也一样不是我的敌手。”

云霄笑道:“如果我万一能胜你一招呢?”

虬龙道人见这位年轻人,神功内蕴,实在是有不凡的功力,不禁呆了一呆。

但他狂傲成性,哪甘自认服输,冷哼了一声道:“我如果败在你手下一招,立

即剃度为僧。”

云霄突地朗声大笑道:“那不是太费事了,你第一次败在柳老前辈手下,皈依

三清当了道士,这次再败当和尚,第三次如果再不赢,那你就应该还俗了,哪有这

样轻易的事,你就不肯多下点赌注么?”

虬龙道人道:“你要贫道怎样?”

云霄笑道:“以我之意,你如打不赢我,应该拜我为师,从今以后,听命于我……”

他话音未落,虬龙道人已跳了起来,道:“不行,不行,贫道这把年纪,怎能拜你

为师?”

旁边观战的舒元和柳蝉姐弟,见状不禁掩口而笑。

云霄道:“那你是自认赢不得我了!咱们如果就此罢手也好,不过传扬出去,

你还是输了。”

虬龙道人急得直抓头,闻言就厉吼一声道:“这样怎能算得输赢,我不服气!”

云霄又进逼了一句,道:“那你为何不赌?”

虬龙道人被云霄连番相激之下,终于忍耐不住,猛地一顿脚说道:“好!贫道

不信会打不过你!我赌了!”

云霄笑道:“你可别意气用事,须知大丈夫一诺千金,不能反悔的呀!?”

虬龙道人已急得耐不住了,忙道:“贫道从来都言出如山,说了就算数,快动

手吧!”

云霄应了一声:“好!”

但见两道剑光迎着一冲,“锵!”的一声龙吟,火星冒起老高。

这第一招,两人都是同样心思,要一试对方实力,所以一触之下,立即卸开。

云霄斜跃一步,太阿剑匝地疾进,招演“飞瀑倒悬”,如封似闭,从下撤出。

恰好虬龙道人的一招“五丁开山”,虬龙剑挟风疾到,两剑“锵”的一声,又

砸上了一下。

云霄跟着猿臂轻扬,搭着一剪,打算剪飞对方手中长剑。

哪知,一剪之下,对方剑竟然柔不受力,发光仍是一柄柔剑,心中一惊,迅疾

变招,用了一式“仙人指路”,剑尖又直取对方咽喉。

虬龙道人观准收剑来势,左手倏地推出一掌,一股潜力随掌发出,立把云霄太

阿剑斜里荡开。

云霄突地一愣,心中方暗叫了一声:“好厉害的掌法!”

就因他这么微一愣的瞬间,门户就露出空隙。

虬龙道人半生以来,身经百余战,眼神何等犀利,虬龙嘶的一声,疾如电掣,

直刺向云霄脐下关元穴。

云霄一着先机,立陷危境,用剑去补已然无及,慌迫之下急切间长身上纵,堪

堪躲过,虬龙剑已擦着他的胯下刺过。

好个云霄把握战机,借着身开下落之势,迅疾沉剑下撩,跟着就身形落地。

“锵!”的又是一声响,他倏觉肘腕微麻,赶忙挫腰退步。

虬龙道人接过十几招后,已看出云霄剑法玄奥,内力精纯,实在是一个劲敌,

心忖:“看此子功力,如单凭剑来剑去,怕不易将他挫倒,如吃了暗亏,才不合算

呢!”

心念至此,立即沉剑下压,绞住了云霄三剑,倏地身形一打旋,左掌猛地推出

云霄不防,骤觉一股掌风袭来,马步一浮,全身立即颠开。

虬龙道人抢占先机,抡剑迎头剁下。

在这种情形下,云霄慾避无力,只有随后退之势,单足屈下,身形微仰,太阿

神剑用了一招“横架金梁”,迎了上来。

“锵!”的一声,双剑又硬碰了一记,虬龙道人却是一怔,暗道:“这小于的

剑,也是一柄神物呀,可别砸坏了自己的兵刃。”

就在他心念方转,云霄闪电般踢出来一腿。

他这一腿,乃是化育神功中的撤地十二腿,夹着劲风,端向了虬龙道人的膝盖

虬龙道人不由吃一惊,打算用擒拿手法去消解这一腿,已来不及,好在他恃着

身形轻快,临危用险招。

只见他单足着地,身形打了个急旋,疾如电掣,背后那一幅未束起的道袍,随

着身形疾转时一拂,就把云霄踢来的一脚,扫了开去。

他这一式,用的是流云袖功夫的变相招数,因为急猝间,内功无法贯注,云霄

虽被扫着了一下,并没有受到影响。

可是因为这么一来,他可不敢大意了,立即挺身站起,太阿剑迎风展开,光影

翻腾,一抢猛攻上去。

虬龙道人刹时间被他迫得连退几步,运展起了虬龙剑,一伸一吐,拚命抵挡。

当下,各展奇能,双剑舞起,两团光影滚动,但听金刀划风生啸之声,不见人

影起落。

这一场恶战,直看得狂叟柳元善等老少诸侠,眼花缭乱,暗暗喝彩不止。

须知云霄乃是癫仙凌浑的独传弟子,武功自属不错,可是和他动手的,乃是癫

仙之弟,功力不相上下,论辈份,那虬龙道人是和云霄祖父老侠云谊同班辈的高手,

在练功的造诣上,他比云霄终要逊上一筹。

固然,武功一道是得有良师传授,或者是分外奇缘,但内力却是以苦练的日子

多少来分别的。

转眼间,两人斗了有百招之多。

虬龙道人一边动手,一边暗中打量,他已看出来云霄剑法虽然精奥,内力却不

如自己。

心中一转念,立却抱剑推行护身,一阵旋风,纵出圈外。

云霄以为他打算要走,手中太阿剑一晃,一式“猿猴跳涧”追了上来,喝道:

“胜负未分,怎么可以走得!”

虬龙道人身形飘窜得快,一纵之下,已出去了两丈有余,倏地转身过来,剑锋

斜引,扎马作势,喝道:“谁走了,有种的就接下我这一剑!”

他们两人这又换了方式,和刚才那一阵急攻猛打,又自不同,方才那算是动手

过招,今是接剑拼力。

所谓接剑,斗的是内力,由一方摆出个剑式来,让对手来攻,如果能够破了他

的出手势,将剑挑落,就算是胜了一筹。

云霄闻言脚下一缓,凝目注视了一下对方的剑式,乃是普通的一式“大鹏展翼”,

不过他的另一只手掌,却是平放在胸前,有些难测动机。

虬龙道人又叫了一声道:“小子,你可敢接我这一招剑式么?”

云霄冷哼了一声道:“我有什么不敢,接剑!”

喝声中,双足一顿,直奔向前,太阿剑一闪,一招“梦斩孽龙”,嗖地横劈过

去。

在这时,虬龙道人早提足了真气,内力贯注在一剑一掌之上。

云霄哪知厉害,抡剑猛力砸下。

“锵!”然一声巨响,火星爆起老高,虬龙道人只觉身形一震,手上似乎轻了

些。

当他低头一看的瞬间,可不由面发怒张。

原来他那柄虬龙剑虽然是神物利器,但却没有太阿神剑灵异,云霄又是个猛功,

用出了全身力道搏此一击,猛砸之下,虬龙剑已被他齐腰斩断。

一般武林人物,往往都视自己的趁手兵刃,珍若性命,何况又是神物。

这一来,虬龙道人兵刃被毁,哪能不怒气冲天,狂吼一声,猛地一掌推出。

云霄也早防着他这一掌,修地一挫腰,也是一掌迎着推了出去。

刹时间,两人双掌就胶着在一起了,变接剑成了接掌,双方谁也不开口,俱运

足十成力,互相前推。

这种较量内力的方法,完全凭的是真实功夫,绝无取巧之处。

初时,虬龙道人缓缓地向前跨了半步,云霄退了半步,渐渐的,云霄又逼了回

来,跨前了半步,虬龙道人被迫也退了半步。

这么一来,虬龙道人的面上,极快地闪过一丝讶色。

云霄知道对方定是因为自己的功力竟达如此地步,而感到惊讶,于是借势,又

向前移了半步。

虬龙道人一觉自己吃了亏,哪还敢分也赶紧收摄心神,运力追了过去,逼得云

霄身形左右摇晃了一下,然后便停住不动了。

过了一会,云霄又全力反攻。

这次该轮到虬龙道人身形颤动了,慢慢地也刹住了势。

二人就这样地攻守有七八次之多,大家又都站着不再移动了。

旁边观战的几个人,一个个都看得心惊胆跳,尤其那柳蝉姑娘,更是紧张得微

微喘气。

两人斗了半个时辰,竟然是旗鼓相当,越发纠结难解。

就这片刻之间,两人面色也越见沉凝郑重。

先是云霄的身躯,向下沉了寸许,接着便是虬龙道人下沉。

柳元善等人越看越心惊,他们全知道,这阵突如其来的劲风,乃因那恶斗中的

两人,在较量内力之时,所激起的两股无形真力,在空中慾散未散之时,互相碰激,

而形成一个个的空气涡流。

时间越增,那些气流中的旋涡越多,便发出声音,而使人感到强风逼人。

他们这样地以性命相搏,却是大出柳元善意料之外,眼看这是一个两败俱伤之

局,不由得心中大急,连忙大喊道:“你们暂时住手如何,这样闹下去,对谁都不

好,懂吗?”

两人谁也不说话,同时身躯在逐次下移,双脚已慢慢陷入土中。

柳元善又大喊道:“凌老二,你可不能下毒手,他是云老头的孙子,小心你哥

哥也不会容你。”

虬龙道人闻言心中一动,身躯突地向后仰了一下,赶紧运力反攻,好不容易才

又回复正常,不禁就狠狠地朝狂叟瞪了一眼。

柳元善急得直抓头,因为他已看出来,两人竟是功力悉敌,谁也不敢首先撤退

就在他无计可施之际,小叫化舒元叫道:“我有办法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