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二十九回

作者:陈青云

云霄几经伏牛三兽指名叫阵,一时间,他可就作了难,眼看不动手是不行,动

手就许会惹出麻烦来。

心念转处,倏地有了主意,站起身来,微微笑道:“动手过招,难免没有失手

之处,撞着点砸点,都不好意思,不如由我表演一手轻功,在各位前辈面前献五如

何?”

金毛神猿卢俊雄道:“不知是怎个显露法?”

云霄抬手指了指殿门和后面的角门,道:“我从正门出去,由后门进来,我想

各位都是武林前辈,自然明白其中奥妙……”独角玉虎魏真笑道:“你若是被吓得

怕了,一去不回头,让我们在这殿中苦等,岂不大煞风景!”

他这句话说得可有些过火,使得这一代少快不由得一竖剑眉,冷哼了一声道:

“你不会跟出来瞧着我!”

这一声也有些冷峻,魏真哪能受此顶撞,冷冷一笑道:“在下正有此意……”

话声中,倏地一顿脚,人就抢出殿外中站着。

云霄徐徐离座,缓步走出殿门。

就在他刚刚一脚跨出的瞬间,蓦地腾身飞起,飞得又高又远,径自凌空越过那

宽大高耸的殿脊,到了后面,脚尖一点殿瓦,人就沿着檐边,疾坠而下。

三清殿中,那些武林豪侠,眼见云霄转身之间,已然横越过大殿房顶,回到殿

中,一个个都不禁暗暗震惊。

尤其站在院中的独角玉虎魏真,因为他是看得最真切的一个人,眼见人家这份

轻功,凭自己的能耐,实在无法能办得到,不由得就愣在了当地。

摩云金刚凌洵一见自己这师怪的轻功身法,到了如此的境界,殿中的人,除了

自己勉强可以一试之外,其余的人,可以说都无法办到。

他这时更笑得响亮了,端起面前的一大碗酒,把头一仰,咕嘟一声,全灌了下

去,笑道:“哈哈,哈哈……痛快痛快!小子你这一手功夫,算是给师叔脸上贴了

金,值得喝酒三碗。”

凌洵这么兴高采烈的样儿,使那伏牛三兽的心中,更不是个味道。

翻天豹武世长起身离座,拱手道:“云世兄这手轻功,是真不含糊,我武世长

先就心服,不过,我弟兄还想在剑法上讨教几招,不知可肯赐教?”

云霄尚未说话,凌洵已然大声嚷道:“好!我猜你们伏牛三兽是不到黄河心不

死!我替霄儿答应你们……”云霄心中却又作了难,暗忖:“这位师叔可真爱管闲

事……”他正在思索着,拿不定主意,究竟是动手的好,不动手的好?

凌洵又已大声嚷道:“霄儿,我给你讲,常在江湖上走,总也听人说过伏牛三

义的名儿,他们在江湖道上,可是数得出的人物。”

云霄笑道:“我早闻三位前辈的大名,只恨无缘拜见。”

翻天豹子武世长哼了一声道:“今日相见也不算晚!”

云霄笑道:“看来不动手是不行了?”

武世长道:“我弟兄是诚心见识云世兄的武功!”

言语之间,双方已到了剑拔弩张之境,云霄知道尽是谦让,徒耗时间,于是豪

情陡发,离座站起,笑道:“既然这样,恭敬不如从命,我就空手接三位前辈几招

吧,但望手留情。”

他这么一说,大殿上那班豪客,没一个不愕然吃惊的,谁都知道伏牛三兽的武

功不弱,任这位年轻侠士的武功再高,空手也难对敌。

尤其那伏牛三兽,一向自负惯了的,乍听对方要空手接三剑,几疑是自己耳朵

听错了,刹时间,瞪目互视。

独角五虎魏真因方才轻功受挫,心中仍是不服,同时他的性情,也较二兽暴躁

得多。

他在一怔之后,嗖的抽剑出鞘,喝道一声:“不要轻狂,我先请教!”

声到人到,手中长剑,已向云霄平刺了过去。

但看独角玉虎魏真这出手一剑,就知他功夫不错,真个的快如闪电。

这一招,名叫“巧女纫针”,乃是一着虚招,存心要探云霄的虚实,如果对方

闪避或格架,他就势变招立下杀手。

可是,云霄的身子动也不动,他那精光四射的眼神,紧紧地注视着对方的剑锋

这么一来,使得独角玉虎却没了主意,以静制动,先就占了先机。

暴躁的魏真虽明知先机已失,但他并不就此放松。

“呀——嘿!”地一上步,右臂下沉,猛地一领剑决,招式忽化“举火燎天”,

疾若飘风,又演“长桥斩蚊”,倏见那如虹似的剑光,朝着云霄迎头劈下。

“呀——”人群中发出来一声惊叫。

他们都以为云霄难避这疾如闪电的一击。

但云霄是会者不难,就见他身形一晃,右脚一跨步,左手两指,“燕子剪尾”,

猛地戳向魏真的双目。

魏真没料到敌人身手这么的神速绝伦,竟然是静如处子,动如狡兔,禁不住脱

口喊了一声:“不好!”

就在他一声甫喊出口,倏觉手腕一紧,赶忙后腿一用劲,倒纵出去七八步。

这只是转眼间事,等到众人看清楚时,见那独角玉虎人已站在殿门口,瞪着眼

发怔。两手已空,剑已到了云霄的手中。

“好身手——”蓦然响起一阵热烈的喝彩声。

这一声响如雷的众声,无疑喊倒了伏牛三兽的半生英名,翻天豹武世长哪忍得

下,高喝一声:“武世长也请教一下世兄绝学……”他也是声出人到,“击橄渡江”,

倒地一剑刺出。

忽觉对方右手抬处,指风已罩住了自己握剑右手的臂肘三处脉穴,心头一凛,

急忙变化剑势。

他一口气使出自己成名的十余招剑法,幻起荡地光华,然而每一招出手,都因

对方手掌移处,指风罩住自己的脉穴,不得又赶紧换招式。

旁观的人,只看出武世长身法轻灵,剑式翔动,围绕着敌人进攻,不过一招也

没有攻进去。

云霄仅仅是面对着翻天豹,缓缓转动,脚下寸步不移。

这种打法,连那摩云金刚凌洵,也愣然不明其故,其他的人当然是无法看得出

了。

不过伏牛三兽的心中明白,知道是剑法受了制。

金毛神猿卢俊雄倏地抽出了长剑,口中喝道:“老二!愚兄助你一剑之力……”

语声未落,一剑已疾如电闪般刺了过去。

哪知刚用上半招,猛然大吃一惊,忙忙收剑,立又招变“鱼跃于池”,剑急探

对方肩头。

可是,又是用上了半招,仍然不行,脚下赶紧地又移宫换位,疾转开去,手中

长剑也招式变换。

原来他和翻天豹子武世长的遭遇一样,剑招刚发,便感到对方指风罩向了臂肘

三处脉穴,是以不得不变化剑势。

刹时间,形成两打一局面,任凭二兽双剑攻势如何的凌厉,无奈就是近不得对

方的身上。

云霄仍是面含微笑,他那双掌从来不会逐出一尺之上,同时双脚也钉在原地,

一动未动,仅仅偶然徐转身躯,面迎攻来的对方。

凌洵此际已看出来了云霄手法,一时间惊得双目圆睁,心中暗忖:“这是什么

一种玄奥的武功,鄱阳湖口他如早使出这手,只怕我败得更惨……”殿中那班武林

豪客,却是越看越惊异,闹不清伏牛三兽是在捣什么鬼?方才喊叫得气势汹汹,动

上了手怎么客气起来了,为何发剑攻不向敌人身上?……有几个忍不住气的,就喊

嚷道:“攻!攻上去呀!”

这一声声的喊嚷,使得二兽面上火热难禁,打算抽剑认输吧,岂奈剑招无法中

断……独角玉虎魏真看得面色阴晴不定,他已看出对方武功,真的深不可测,每一

掌递出,都制住了敌人的剑路,迫得没有一招能够使完……“这是什么功夫呀?别

说亲眼瞧见,连听也没人听说过呀?

他心中反复地这么自问着,缓步走近战区,弯腰拾剑,在手中拈了拈。

突然他大声喝道:“我再来请教两手绝学……”喝声中,手起剑出,唰唰唰,

一连攻了数剑,出手奇快,他这是用了十二成的功力。

这么一来,那卢俊雄和武世长两人,方始喘了一口气,刹时间,剑势大盛,三

支剑幻出满殿光华,笼罩住云霄的身形。

俗语说:“公道自在人心”,此际有人看着不顺眼,哼了一声,道:“以众凌

寡,就算赢了也不光彩……”卢俊雄愤怒地扫目看了一眼,厉声喝道:“那位朋友

看不顺眼,不妨也下场来玩玩……”云霄倏地一声长笑,双臂如剑,突发数招,眨

眼间,把围攻的伏牛三兽,迫开四五步之多。

他笑容未消,越显得俊逸照人,双手一供道:“咱们就此收招如何……”伏牛

三兽被迫开之后,相隔数步之外,环伺着他,闻言不应不动,虎视眈眈,凝目盯着

那位少年侠士。

卢俊雄突然哼了一声,首先发难,长剑一挥,猛攻过去。

武世长和魏真两人也一齐应战,各挥长剑。

云霄见状,剑眉微微一皱,就起了戏耍三兽之心,立即施展出师门绝技龙卷风

身法来,身形倏前倏后,左右飞舞,闪避躲让,全不和三人接招还招,尽量地在三

人中间穿走。

这么一来,伏牛三兽却吃了说不出口的苦头,任凭剑势如何凌厉,岂奈就是找

不着敌人。

有时明明看到云霄的身形,出现在独角五虎魏真身后,等到卢俊雄武世长扑去

时,已然身影全无,扑了个空。

及至留神查看,骤见云霄又到了卢俊雄的身后,正然一指点他的脑户穴。

武世长惊叫一声:“大哥留神!”

声惊叫出口,仗剑疾扑过去,同时之间,卢俊雄也使出一招扫荡腿,猛然后扫

“大哥!是我呀!”魏真倏地叫出来一声。

再看云霄时,又已不见身形,像飘风似的,神出鬼没。

论说这伏牛三兽既是武林中成名的人物,武功绝不会这样的脓包,怎么会连人

家的衣角都摸不到?

这不但使身历其境的伏牛三鲁不解,就连三清殿上看热闹的那么多人,也看着

不懂。

但见一条白影穿行在伏牛三兽之间,忽前忽后,忽左忽右,电掣星驰,像旋风

一般地飞转。

只有摩云金刚凌洵他看得清楚,认出来是他哥哥癫仙凌浑的成名绝技“龙卷风”

身法。

可是,他想不到这位年轻的师侄,竟然练到如此高明境地,不由脱口喝了一声

采:“好——”伏牛三兽越喝彩声雷动,心中也越不是个滋味,心急加上性躁,已

然浑身冒汗了。

就在喝彩声方落的刹那间,接着又是伏牛三兽的惊叫急喝。

大殿中的混战,突然停止,云霄竟失所在,只有伏牛三兽怔怔地呆立在大殿中

央发愣,你看看我,我望望你,互相地看望着。

大殿中坐着二三十人,刹时间鸦雀无声,全都瞪着眼发愣。

尤其摩云金刚凌洵,不知什么时候竟上了桌子,张嘴瞪目,真像一尊大力金刚

“呀——”伏牛三兽忽然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叫。

大殿上的人,被这一声惊嚷,惊醒了过来,细看那伏牛三兽,见他们身上的青

布短袄,凡是衣角宽阔之处,都有被两指穿的圆窟窿。

以伏牛三兽的武功造诣,以三敌一,非但没有挨人的身子,反而在不知不觉间,

被对方做了手脚,留下了无法磨灭的记号。

在场的所有武林豪客,一个个无不从心头冒起一股冷气。

尤其伏牛三兽在江湖上,也算得出色的人物,竟然在云霄手下,丝毫也施展不

出来,无怪他们面面相觑,而做声不得了。

站在桌上的凌询,突然扬声大笑道:“哈哈——哈哈——老兄弟,你们知道了

吧?”

卢松雄长叹了一口气道:“大哥!我弟兄栽惨了!”

凌洵笑道:“那又算得什么,连哥哥我还栽了呢!栽在自己人手里,有什么可

难过的……”卢俊雄道:“我弟兄今日才知人上有人,对云世兄的武功没法不服了!”

凌洵笑道:“能得你们伏牛三兽心服,可真不容易呀!”

翻天豹子武世长接口道:“真看不出,云世兄那么年轻,竟有如此惊人的武功,

当着这么多弟兄在场,有目共睹,不服也不成了。”

独角玉虎魏真诧异地道:“咦!云世兄人呢?”

他这一言提醒,大家张目四处搜视,果然不见云霄的影儿,不期同声诧异道:

“咦!真的,云世兄呢?……”站在桌子上的凌洵,又是一声狂笑道:“小子,你

算露足了脸,不要再卖弄了,藏在那梁顶上干什么?该下来了,哈哈哈哈……!”

凌洵这一点明,大家一齐抬头,向殿顶上看去。

大殿中虽然灯光明亮,屋顶却因殿脊高大,灯光照射不到,乍看去黑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