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三十回

作者:陈青云

凌洵嚷叫着,向后一退步,指着马震天叫上了阵。

云霄插口道:“师叔,就这么一个小鬼小判,哪还用得着你老人家费事,看我

一双向掌就能打发了他……”势成骑虎,马震天准知道自己不是云霄对手,一时间,

却怔在当地。

突然殿脊上响起一声咯咯娇笑道:“你还是那样的神气呀?

只怕你今天打发不了他,就得先归无常去。”

人随声现,于殿脊上飘落下一位绝色美妇,白衣飘飞,冉冉而降。

凌洵一见来人,不禁骇然向后退了两步。

云霄朗然一声长笑道:“我云霄艳福不浅,在这里又和教主遇上了。”

来人正是天蝎教主花蕊夫人,她闻言不嗔不怒,却向云霄飘了个媚眼,笑道:

“你既自称艳福不浅,然何不入幕称臣?”

云霄笑道:“可惜我不懂情爱,担心你不能如意。”

花蕊夫人道:“只要你人儿归我,懂不懂全无关系。”

云霄道:“不要现在说得好听,到头来又把我弃如敝履。”

花蕊夫人道:“仇湄娘此心比明月,只要你愿降,立誓同你厮守。”

云霄笑道:“你舍得下那三千面首?”

花蕊夫人道:“一副馋涎慾滴的急色相,弃之何借!”

云霄道:“无奈我们仍难相配。”

花蕊夫人道:“那是为什么?”

云霄道:“年岁不相当,可惜你已人老珠黄……”两个人本来谈笑风生,似乎

敌意已消,气得那鬼王马震天双眼发直,听得摩云金刚凌询疑念丛生,这样情爱的

话儿,怎能在这种地方讲?

哪知,云霄一句“人老珠黄”的话出口,情势立即又变,花蕊夫人媚目一瞪,

冷冷地道:“你嫌我老了么?”

她说出这一句话后,不期然地抬手一掠鬓发,一阵轻风过处,有几根青丝遗落

在手上。

可不是吗?黑发已有半根泛白,她心中不禁暗自嗟叹:“真的老了……”心里

这么暗叹着,那娇笑嫣然的脸上,似突然被罩上一片严霜,静静地站在当地,两道

森森目光,投注在云霄的脸上。

旁观的凌洵见状,觉出在花蕊夫人那目光中,似乎挟着无数的毒针利箭,似要

戳穿云霄的胸膛,不禁心头大凛。

可是云霄却神态自若,微微一笑道:“莫非你不知道,完全靠采补而保持的容

颜,是难得长久的,一旦铅粉尽坠,一夜之间,可以变成鸡皮老妇,除非修金丹大

乘,方能使青春永驻,可惜你已身入魔道,今生无望了……”他唠唠叨叨地数说着,

花蕊夫人已不能再忍了,突然娇喝一声道:“住口!”

云霄一瞪眼道:“你干什么?难道不服老?须知我云霄打算成家讨老婆,也不

会去找一个鸡皮老妇呀!”

他一再的讥骂,已气得个花蕊夫人浑身乱抖,颤着声音道:“云霄,你可知我

今天来此何事吗?”

云霄笑道:“鬼老儿已说过了,不是来找那百酿温玉钵吗?”

花蕊夫人冷冷地道:“不错,是找那百酿温玉钵,但还要找你……”云霄狂笑

道:“找我?哈哈!哈哈!那温玉钵不是被杨海平得到手的吗?”

花蕊夫人道:“是那小子从长春宫偷去的,他又丢在了九龙潭,又被凌老二捞

了回来的。”

云霄道:“那又关我什么事呀?”

花蕊夫人冷冷地道:“我找你是要命来的!”

云霄又是一声狂笑,道:“哈哈……要命?我云霄可不欠你的命!”

花蕊夫人道:“你欠我的多着呢!整个武林全入了掌握,就只有你一人未归顺

。”

云霄笑道:“为我一人,使你寝食难安,可对?”

花蕊夫人道:“我不许一人逃出天蝎教掌握……”凌洵突然插口道:“还有我

凌老二不服你们那邪教!”

花蕊夫人冷笑了一声道:“你已入我掌握之中,还敢抗命?

快把温玉钵献出来赎命吧!”

摩云金刚凌洵闻言狂声大笑道:“哈哈……奇闻,凌老二只有向人家卖命,可

没向人家赎过命。”

花蕊夫人道:“你今天不献钵赎命,眼前就叫你血溅五尺。”

云霄道:“碎琴谷中山风虽然不大,我却担心你那舌头娇脆,小心会折断了。”

花蕊夫人道:“云霄,你以为我是虚声恫吓吗?告诉你,我已在这琴声观设下

了十面埋伏。”

云霄笑道:“我也不妨给你讲,在这琴声观,我也张起了天罗地网。”

花蕊夫人一怔,斜瞥了马震天一眼,突地咯咯娇笑道:“好哇!今天咱们得好

好打一场,看看是你天罗地网强些,还是我那十面埋伏狠些。”

云霄笑道:“这倒是个好办法,但不知怎么个打法,是乱杀乱砍呢,还是定下

个规矩……”他话音方落,凌洵已向鬼王马震天一招手道:“鬼老儿,来来来,咱

们先战个一百合再说。”

马震天哈哈笑道:“我早有意领教一下你这位武林高手的武功绝学,接招!”

喝声一出,人已抢到凌洵身前,探手就抓。

凌洵见对方身法快得出奇,哪敢大意,右掌就势斜切,猛劈马震天的手腕。

马震天倏地一个转身,双掌连环劈出。

但觉得掌风逼人,人影闪动,任他凌洵在江湖上是第一流人物,竟然看不清以

方的手法,糊糊涂涂地被人家迫退了八九尺远。

他哪知道,鬼王马震天这一手,乃是他成名的绝技“鬼手十八掌”,不知底细

的,是会被他唬住的,凌洵自然不例外。

马震天见状,哈哈笑道:“凌老二,你不是自负为天下第一高手?怎么后退呢?

哈哈……”他这么一激,使得凌洵有点羞愧,跟着狂性大发,怒吼一声,猛地凌空

劈出一掌,一阵罡风直向马震天逼了过去。

“哈哈!鬼老儿,谁后退了,我是让几招,你就水涨船高了!”

他这一掌,却是用了全力,劲力该有多么雄浑,如果对方功力稍差,百步之内,

立可受伤。

马震天知道厉害,哪敢硬接,双足一顿,赶快跃开,退出足有一文开外。

凌洵哈哈笑道:“怎么样?不含糊吧!你怎么也后退了!”

马震天怒哼了一声道:“我还真有点不相信!”

话声中,抢掌又扑上来,甫一近身,立即探爪抢攻。

两人这一动上手,声势确非凡响,但见双掌翻飞,内功激荡,掀起了呼呼风声

此际云霄和花蕊夫人,也早已动上了手,正斗到紧处。云霄长剑如虹,宛如匹

练流体,又似金龙舞空,洒下满天霞光,构成了丈余宽的一片剑幕,激起来冷风刺

骨。

花蕊夫人身为一教教主,武功确有独到之处,长剑舞成瑞雪般的光芒,凌空翔

飞。

“轰!轰!”激战中,突地一声冲天火炮,自远处遥遥传来。

花蕊夫人一边动着手,笑道:“云霄听到没有,我那埋伏已然发动。”

云霄笑道:“可是我也正然张网待兔,进来一个提一个!”

花蕊夫人道:“我那埋伏之人,可全是江湖高手!”

云霄又道:“我那张网之士,也都是武林好汉!”

云霄道:“贵教之中必然先有人潜伏此地,但是我云霄却不怕你们人多。”

花蕊夫人笑道:“先别说得嘴响,今宵之战,就是命尽之期。”

云霄朗然道:“除非我剑断臂折,只怕你们难得如愿”花蕊夫人道:“好!那

你就试试看!钗换しê尾幌稚恚俊?

“来了!”随声响应,从三清殿的房上房下,殿内壁角,现身出来五六个人。

花蕊夫人蓦地一剑反削,挡开了云霄一剑,纵身跳出圈外,冷喝道:“今夜只

要云霄的一条命,那凌老二暂留活口。”

云霄朗然一声长笑道:“各位不怕死的就全上来吧,看我一剑一剑的打发……”

他这一声豪气壮语,那六位天蝎教的大护法,一时间,可就犹豫起来。谁也知道,

若是凭着单独斗,哪个也不是云霄的对手。

浮生子丁南一顺手中长剑道:“我先见识一下云门秘传剑术。”

云霄嫣然一笑道:“死在剑下,可不能怨我手狠!”

话声中,太阿神剑已抖起片片金霞,罩袭而至。他这一出手,有点轻视对方之

意,是以并没有施展全力。

浮生子丁南却是诚惶诚恐地接剑,是以应付起来,也还从容,随手数剑,已然

化解开去了。

云霄微微一笑道:“大护法!小心点,我可要进攻了!”

笑语声中,剑法突然一变,使出来“化育十二解”中的攻夫,一解十二式,十

二解一共一百四十四手,招招都算得上奇奥绝学。

数招之后,他那剑势,已化作层层霞光剑幕,卷罩住丁南的身形,可说是险象

丛生。

浮生子丁南乃是武当门下高手,在武林中,武当派是以剑驰名,也以剑法自负,

所以在武当产有解剑岩,凡是进入武当山的,都得解剑岩前解剑,由此可知,武当

剑法在武林中的地位了。

可是,丁南展尽所学,却感到自己师门剑法,竟被对方克得有力难施,每一招

出手,都觉着有一种飞蛾投火的味道,真不好受。

十招不到的工夫,已把个剑术名家急得心火万丈,面红耳赤。

花蕊夫人见状,不禁大惊失色,原来她已看出云霄的剑路,完全克制住了丁南

的剑法,竟然和方才同自己过招之时,大不相同。

她一面回头示意其他五个人亮剑,一边却问道:“云霄!你施展的是什么剑法?”

云霄道:“你看不出来吗?这就是那遍天狐吴巧在青灵谷守候了数十年未曾得

到的那武功秘笈。”

花蕊夫人越发地吃惊了,忙问道:“是穷酸孟儒的遗籍,还是凌风道士的秘笈?”

云霄笑道:“告诉你也不妨,乃是他两位同修合参而成的化育集,懂吗?”

花蕊夫人冷哼了一声道:“如此说来,越发放你不过了。”

云霄笑道:“只要你有本事,何妨一齐上来。”

说话间,他一眼看见了云汉,倏然舍下了丁南,双足微顿,扑了上去,抡剑横

着一扫,喝道:“忤逆的畜生,亮剑哪,你也过来试一试我长剑的滋味……”云汉

心中最寒怯之人,就是他大哥云霄,几次都险些断魂,已使他谈兄色变了,尤其云

超峰那场绝情之战,云汉已是心惊胆裂。

如今一见自己大哥又扑了过来,惊悸地叫了一声:“大哥!”

云霄冷哼了一声:“别叫得那么的亲热,云超峰顶咱们已义尽情绝,快点动手

呀!”

云汉急促地应道:“噢——噢——”

他口中说着,并没有拔剑,人却向后倒退。

此际浮生子丁南已然又扑了上来,另外那三才剑娄无畏也疾扑而至,两柄剑疾

如风雨般急攻不休。

云霄长笑一声,剑势一变,宛如波翻浪涌,立把两个又卷在剑光之中。

铁掌无敌顾家声也大吼了一声,疾冲上来,举掌隔空猛击。

云汉瞪着眼瞧着他大哥剑发威力,力敌三人,竟是从容自如,任那三人合力猛

攻,仍然难得占到上风。

转眼间已拼了十余招过去,云霄的剑势越来越显威力,诡异辛辣已极,把三人

逼得团团乱转,守多于攻。

玄都三子中的毕修凡,脸上阴晴不定,突然高喊一声:“好剑法,我也来请教

几手……”人随声起,化为一道白光,疾然加入战圈。

云霄倏地一声长笑,道:“好哇!今日索性教你们见识见识……”话声中,手

上一紧,剑光暴盛,又把毕修几圈入剑光之内。

琴声观四周已响起了厮杀声,火炮声,角鸣声,杂乱地在四外响起。

凌洵和马震天的恶斗已分出了强弱,马震天已有些招架不住了。

云汉目光触及了花蕊夫人的目光,不由打了个冷噤,明白自己不出手是不行了,

于是念头转处,纵身跃起,一掌凌空下击,扑向了凌洵。

云霄见状,突喊了一声道:“师叔!小心暗袭,此人乃我云门忤逆,千万不能

放过。”

凌洵哈哈狂笑道:“小子,你放心吧!今天要跑了他,我就算功夫白练啦!”

语声中,神威骤发,凝神行功,扬手一掌劈向云汉。

云汉眼见对方威猛已极,心知如果硬接他一掌,立判生死,自知功力不敌,哪

敢冒昧尝试,双臂向上一拌,“一鹤冲天”,平空拔起一大三四尺高。

只觉一股劲风由脚下面扫过,撞在了殿屋墙角,轰然一声巨响过处,墙倒屋塌,

碎石破瓦纷飞。

云汉见对方这等威猛的掌力,心中暗叫一声:“惭愧!自己要是略慢上一步,

怕得立时毙命掌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