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三十一回

作者:陈青云

树下地穴,称得上隐秘。

储量丰富,计出万全,不知摩云金刚何故营此地穴。

云霄怀着满腹狐疑,顾天爵也浑为不解……他们哪知道,此乃摩云金刚壮志鸿

图,他打算在九大门派、三大世家之外,别树一帜而称雄江湖。

可是,目前他的幻梦灭了。

固然因为和云霄一战,割须断剑,他雄心受了挫折。

但,他被天蝎教这一闹,更使他精锐丧荆那争雄武林之心,方始消失。

树下地穴,正是他存粮之所_

是摩云金刚返去桃花坞的第二天。

云霄正和顾天爵谈起往事,他从普仙寺救巧手方朔韩翊,杯酒战群魔,说到雷

天化浴血苦战,临终赠剑。

顾天爵听了嗟叹不已,也叹起他自己贪怀中毒,因而铸成此一大错,竟然腆颜

事仇,不禁惭愧无地……就在这时,倏闻地穴入口处树洞附近,响起了异声。

顾天爵诧异地道:“是否凌老二从桃花坞回来了?”

云霄道:“不可能的,讲好的三天后回来,这才只有两天了么,我想他不会有

这么快……”“轧轧……”他话音未落,洞口响起了掀推闸门的声音。

顾天爵心中一动,忙道:“云世兄,看这情形,可能是天蝎教中的人,找到了

这里来……”他这么一说云霄也觉着有可能。

因为这地穴虽然隐密,但无法不使外人知道,除非没有这个地穴,也就是说天

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云霄沉吟了一阵道:“我们不管外面的人是谁,只要不是我凌师叔回来,就不

允许他们进入地穴。”

顾天爵道:“为防万一,也只有这样。可是……我手中没有家伙呀……”翻天

豹子武世长道:“老道长,不用着急,有家伙在这下面也施展不开。”

顾天爵道:“我们可不能束手就缚呀!”

武世长道:“在那拐角处,堆着有一堆西瓜,是我们观主存贮待客用的……”

“西瓜?……”顾天爵可就迷惑了……云霄笑道:“好!这倒是个好办法,用西瓜

阵对付他们。”

顾天爵仍在茫然不解,他真想不出“西瓜”怎么可以做为武器?……他想向云

霄问个仔细,方哽得一声,尚未说出话来。

“咯嘞嘞!”一响震撼之声,闸门被人打开了,从上面射下来一道光线。

一人哈哈大笑道:“凌老二真有本事,会安排下这么个隐密所在,这是碰上了

我癫子,换个人可真无法找得到。”

另一人接口道:“老五这吹牛的毛病,一辈子也改不了,如果不是仇湄娘那騒

狐狸先告诉了你,我矮子就不信你有这样精灵。”

顾天爵道:“听他们的语气,象是受了天蝎教主的蛊惑而来,只怕居心不善呢

。”

云霄道:“不管他们居心如何,总之咱们小心对付就行了。”

两人念头方转,穴口外已有人上了阵。

一个尖声的嗓门叫道:“这地穴下面可有个小子云霄么?胆敢骂我们七个老残

废,听说你有点能耐,何不出来较量一下……”顾天爵低声道:“云世兄,他们找

上了你啦!”

云霄道:“这就是证明七怪是受了人家的挑拨而来。”

顾天爵道:“那你何不出去和他们说清楚?”

云霄道:“那不行,他们已有了先入为主的意念,是说不清楚的。”

外面那尖声音又叫道:“姓云的小子,你聋了么?有种的就答应我一声,六大

爷就是秃子尤清,听到没有?”

瘸子李平接口道:“姓云的小子,你不是骂我们是江湖上的渣滓,武林中的废

人吗?怎么不敢答腔呢?”

云霄实在忍不住了,就示意顾天爵准备,吹熄了油灯,各找有利地形站好,方

朗声道:“姓云的是在这里,不答理你们,可不是害怕,而是替你们可惜。”

癫子许龙道:“哈!这小子真在,有种的出来呀,有什么可惜的?”

云霄道:“我可借你们都是江湖上成名的人物,竟然不分清红皂白,轻信人言,

云霄几时骂你们了?”

秃子尤清尖声道:“你说你没有骂,谁能相信?”

云霄道:“是谁说我辱骂你们了,有什么证明?”

秃子尤清道:“仇湄娘说的,她身为天蝎教主,自不会随便说话。”

云霄道:“你又怎知我的话不实呢?”

秃子尤清道:“那还用解释,你小子初入江湖,从未立名扬万,只算上个江湖

末流,谁能信得你?”

云霄闻言,低声骂道:“势利的家伙,难怪他们能成名!”

他声音虽然低,但却被聋子张澄听到了,大声嚷道:“小子,你在说些什么?”

云霄笑道:“你是什么人?怎么听到我说话了?”

张澄笑道:“老夫人称聋子张澄,耳朵最是灵敏,任你小子喘口气,我也听得

十分清楚!”

云霄道:“如此说来,你并不聋吗?”

张澄笑道:“谁说我聋了?不过就有一点,恭维我的话,我是一句也听不进,

骂我的言语,可就听得很清楚了,小子,你是在骂我们,可对?”

云霄笑道:“你猜对了!我是在骂你们。”

秃子尤清尖声叫道:“你小子骂我们什么?”

云霄笑道:“我骂你们是一群势利鬼,难怪人家称你们老残废,其实眼耳口鼻、

脾,胃四肢,生在你们身上,那是多余,连那颗人心,也生得歪了……”他话未说

完,癫子许龙已忍不住发了怒,大吼一声道:“好小子,你说骂怎么真的骂了起来,

有种的你上来,咱们比划比划!”

云霄笑道:“你要有种就下来,云某人想在穴地领教湖海七残废的武功。”

他这么一叫,湖海七怪可就犯了踌躇。

因为他们如果妄自进入地穴,无疑是变优势为劣势,敌暗我明,吃亏太不合算

云霄听上面没有回声,朗声哈哈大笑道:“看起来湖海七残,只不过徒具虚名,

有种的下来呀!”

笑声中,洋溢着胜利的气氛。

瘸子李平气不过,大叫一声道:“你小子别得意,湖海七怪可不怕你阴谋暗算!”

云霄接口道:“云某人还不会学你们那样特别,有种的怎么不下来?”

瘸子李平气不过,真的一抬跛足,就要向下跳去。

矮子高丰突地拦住了他,轻声道:“且慢!”

跟着就在他耳旁咕哝了几句,瘸子不由朝着矮子一竖大拇指,轻声道:“四哥,

真有你的!”

云霄和顾天爵两人,判断七残一定忍不住会下地穴来,立即蓄势以待。

哪知,上面却没有了声息,心忖:“莫非他们改了主意,撤退走了?……”就

在他一念未了,穴口处突然火光一闪,有一缕淡烟直冲了进来。

云霄见状,不禁大惊,扬声骂道:“这就是你们七残的本事呀?卑鄙无耻,用

下三滥的功夫来对付云某人,算是什么能耐?”

“咳咳咳!”武世长受不了烟熏,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聋子张澄又听到了,忙道:“下面好象不止一个人吗?”

驼子饶直道:“莫非凌老二也在里面?”

秃子尤清尖声地道:“没那回事,我亲眼盯着凌老二走的。”

此际火烟越来越浓了,云霄也是一样的忍受不住,就轻轻地剖开了一个西瓜,

撕了衣袖,沾满了西瓜水,将口鼻包了起来。

可是,眼睛依然受了影响,视力感到了困难。

顾天爵可是个老江湖,他虽然没说话,心中却在暗中盘算。

他知道对方这么用烟雾进攻,确是一手狠着,时间一久,呼吸就大有困难,任

你有再大的能耐,也无能为力了。

心念动处,就越发认为坐以待毙不是办法!

于是,他就捧起一个西瓜,慢慢地向地穴出口处移去。

当他刚刚接近入口木梯附近,方打算将西瓜用力掷出,引得七残分心,自己就

可乘势纵了出去,以便阻止对方烟攻。

哪知,正当他双手捧瓜向上一举的瞬间,突然觉得有一股重力压下,“刹”的

一声呼,西瓜破碎。

顾天爵立即意识到,那是一个人用脚踏下,暗忖:“原来七残是用烟雾掩护,

而入穴进袭的呀?看样子并不单是为了云霄骂他也而来,可能别有阴谋!”

念头方转,那一脚踏上西瓜之人,突的一声惊叫道:“哎!这是什么东西。”

他惊叫之声未了,顾天爵突的把手一松,西瓜落地,紧跟着一掌拍了出去。

对方那人在踏上西瓜之际,虽然惊咦了一声,还未料到那西瓜是在敌人手上,

等到顾天爵一松手,重心顿失,立即向下滚跌。

恰在这时,顾天爵打出了一掌,正拍在那人肩上,闷哼一声,就地打了一个滚,

抖手一抡,丁字拐就扫向顾天爵。

顾天爵已被浓烟熏红了眼,视界不明,一时大意,后胯上就挨了一下。

这一拐虽然用力不大,但是打在顾天爵身上,他也痛得直咬牙。

就势往下一伏身,探手抓去,竟然抓住了对方的头发,用力

往下一扯。

那人又是一声闷哼,两个人就滚在一起了。

顾天爵挨了一拐,伤得不轻,一时难以提聚真力,而那人中了顾天爵的一掌,

也够他受的,一条左膀已提不起来了。

所以两个人除了在地上打滚之外,是谁也拿不出真功夫来。

不料顾天爵却占了地利之便,虽然用不出真力来,但他却不愿放过敌人,就抓

地上的烂西瓜,没头没脑的朝对方头脸上乱抹一通。

那人想是把西瓜吃得腻了,一张嘴竟朝顾天爵的手上咬去。

顾天爵手缩得快,没被咬着,但却触发了的灵机,一低头却咬向了对方的右手

“呀—”的一声叫,一阵奇疼攻心,那人只好松手去捌,手肘上却被顾天爵咬

下来一大块肉,鲜血直流。

在这时,洞口上又走下来第二个人,乃是癞子许龙。

他是听到洞底下连声惊叫,就知老七瘸子李平准是吃了亏,哪能见死不救,匆

匆地就滑了下来。

哪知在扶梯下面,早已暗伏着一个人,乃是那翻天豹子武世长。

就当他一跃落地的刹那间,武世长猛地扑了上来,抱着了他的双腿。

这一来,两个滚在了一起,在地上打起滚来,是谁也不肯放松。

此际从上面又下来了秃子尤清,巧不巧,他又被独角玉虎魏真给抱住了。

不过秃子的心眼多一些,已防着这一招了,一发觉不对,甩手一剑下削。

魏真一则是重伤初愈,劲力不足;一则是贪功心切,只顾侵敌下盘,没防到敌

人手上有兵刃。

没等他把敌人双腿抱定,剑已先到,寒光一闪,掠面而过,一下子削了半个脑

袋,惨叫一声,尸身倒地。

这一声惨叫,引起了两方面的错觉。

武世长当然是听得出来,那是魏真的叫声,心急之下,毒念立生,探手怀中摸

出来一枚小钢镖,咬牙用力,在癫子后背心上一按,又猛力地一拍。

癫子许龙就只哼出一声,也就一命呜呼了!

洞口上的人,听到了那声惨叫,以为是自己弟兄吃了亏,矮子高丰跟着也下来

了。

他却没有碰到拦阻,但所遭遇的更糟。

原来当云霄决定用西瓜阵时,武世长和魏真两人已暗中布置好了,从扶梯下来,

把西瓜一直摆到洞底深处,向两边走,有他们两人把守着,走中间,就陷入了西瓜

阵,任是再高的能耐,也得一直被滚到洞底。

所以当矮子高丰身形朝下一跃,一脚踏上了西瓜。

西瓜是圆的,地是滑的,一个滚动,全都滚动。

高丰一个没有稳住势,身形就再也稳不住了。

就只惊叫了一声,随着西瓜向下滚去,越滚越远,越滚越疾,轰然一声大响,

矮子撞倒了西瓜堆,刹那间,他就被西瓜埋了起来。

那呆在洞口上的聋子张澄,可就不敢轻易下来了。

只有放大了喉咙,喊道:“老四——老四——你怎么啦?”

矮子高丰被埋在西瓜堆里,一时间也挣扎不出来,同时也被那浓烟,熏得他喘

不过气来,虽然听到了喊声,无奈他张不开嘴,此时只有秃子尤清的心情比较好些

他因手刃了个敌人,以为地穴中的人技不过如此,所以胆子也就大了。

不过,他也感到了困难,那就是矮子高丰这烟攻之汁,算不上高明,固然困住

了敌人,但也影响了自己,视线看不清楚。

“假如我猜得不错,七残已下来了四位,地穴中没有好的招待,只有请你们吃

西瓜!”

云霄突然发话,可是他声落人已闪开,纵身就扑问了洞口,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