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三十二回

作者:陈青云

武林中的人,就是这样的,一语可以成仇,片言可以解和,他们遵循的只有一

字,那就是个“义”字。

为了江湖义气,流血、丧命,都算不了一回事。

看方才湖海七怪和凌洵、云霄等人,仇似海深,是以生命相搏,死的死了,伤

的伤了,如今他们又片言解和了。

武林的人可爱之处,就是在一个“实”字,没有半点虚假,对是对,非是非,

勇于认过。

一天云雾散了,太阳的光芒照射向琴声观。

观外墓地上,又添了两座新坟,那是癞子许龙和独角虎魏真。

但却便宜了瘤子李平,九死一生,被狂叟从鬼门关把他拉了回来。

葬死者,救伤者,凌洵等人又忙了一天。

又是日落黄昏时,三清殿依然排开了盛宴,但想起前几日热闹情形,凌洵不禁

感慨系之。

好在他们这时意不在酒,虽然一样地推杯换盏,但却在商量着一件大事。

是如何对付天蝎教,阻止其势力扩展的大事。

狂叟柳元善叹了口气道:“目下邪教的势力,强绝一时,天下高手无不俯首听

命,我们人单势孤,怎能与他们抗争……”他话音未落,凌洵已大叫一声道:“我

不服气!”

柳元善瞪了他一眼,接着又道:“对这事我筹之已久,眼前只有一条路走得……”

顾天爵笑道:“老哥哥在武林中有智多星之称,我猜必是一条可行之路。”

凌洵又插口道:“那就快说出来,又卖什么关子!”

柳元善笑叱道:“你凌老二就是这点毛病,所以难成大事,一些都不沉着,那

怎么行呢?”

凌洵道:“我就最讨厌慢吞吞的人,煞了我们的英雄豪气。”

柳元善微笑了一下,不再和他辩驳,扫了众人一眼道:“我们只有暗中结纳可

以帮助咱门的高手,然后奇兵突出,一举击败天蝎教这股势力。”

顾天爵道:“老哥哥这话虽是有理,但天下武林高手,眼前全都归了天蝎教,

咱们还能结纳些什么人物?”

柳元善道:“当然有啦,只不过须得有一人冒险,进入枉死城,去将那些人救

出来。”

云霄道:“除了我师父和莫师权两人,我知道已陷入枉死城中,其余不知还有

些什么人?”

柳元善道:“可多着呢,只看你有这事没有!”

“我?”云霄怔了一下道:“怎么?你是要我去?”

“嗯!”柳元善嗯了一声,道:“除了你再没有合适的人选!”

云霄道:“那是为了什么呢?”

柳元善哈哈笑道:“你可知道,数天下英难,那天蝎教主最怕的就是你,所以

也只有你可以去……”柳春突然插口道:“爷爷,我也得叫那大蝎教主怕我,我也

去!”

柳元善笑道:“好!你去!你去!但是你可不准淘气。”

柳春道:“我不淘气就是!”

瞎子靳亮摇了摇头道:“狂大哥,这个小孩去行吗?”

柳元善道:“你看这个东西不行,是吗?哈哈!告诉你说,有许多地方,是大

人不能接近的,懂吗?这小东西淘气起来,只你瞎子还得输给他呢。”

小柳春听他爷爷这么一夸赞,微笑起来,嘴边现出两个深深的酒窝,足见他心

中多么快活了。

小叫化舒元却是紧皱着眉头,似乎心中有些不自在。

柳元善看了他一眼,方又转向云霄道:“枉死城就在阿房宫地底,进口处却在

红庙,一路上你们可得小心点,最好隐蔽起行藏,免得被人发现而节外生枝。”

云霄道:“那么绿萼庄的事怎么样了呢?”

柳元善道:“绿萼庄弹丸之地,有我们这些人在此,夺回来只是指顾之间的事,

算不了什么,倒是你此去,责任可大了,一着失机,天下就全归了天蝎教,千万不

可大意。”

云霄诺诺连声答应道:“云霄知道……”一宿无话,次日一早,云霄和柳春二

人向众人告辞。

在此际却不见了小叫化舒元,云霄准知道他是在夜里偷跑的,可能在前途就会

碰上。他望着柳元善看看,狂老头却含笑不语。

云霄同着柳春出了琴声观,顺着碎琴谷的山道,中午时分,到了东流,唤船渡

江,直奔徐家桥。

第二天,他们就进入了大别山,尽找人迹稀少的山径走,为了避免被天蝎教的

人发现呢!

可是,山路总是有限的,五六天后,他们已出了山区,进入到信阳州的地界,

可也就显出柳春的精灵了。

别看他人小,江湖门槛似乎甚精,走没多久,已被他发现了异点,悄声向云霄

道:“云哥哥,有人缀上我们了!”

云霄闻言,倏吃一惊,忙道:“在哪里?”

柳春道:“就在咱们身后,他们不好露出行藏,一味鬼鬼祟祟的……”云霄想

了想道:“不管他,咱们走咱们的。”

柳春把小脑袋一摇道:“那不行,他们会死盯住不放的。”

云霄可真看不出小柳春有多么精灵,也有心试试这孩子,看是怎么样的鬼法,

笑道:“依你怎么样呢?”

柳春眼睛眨了几眨道:“我有主意,走!咱们进城去!”

“进城?”云霄却迷惑了……

他可知道,这信阳乃是天蝎教分坛所在,进城不是自己送上门去吗……他在沉

思,柳春却着了急,一瞪眼道:“云哥哥,你去不去吗?

走呀!”

云霄笑了笑道:“好吧!就进信阳州,看小东西闹什么鬼?”

柳春笑道:“那你就不要管了,听我的就成!”

两人说笑着,就一直进了城。

云霄真也揣不透小柳春胸中机关,信阳州六街三市,有多么热闹,柳春都不去

逛,径直进了一家脚行。

云霄就越发觉着奇怪了,忙道:“春弟,你在闹什么呀?天已黄昏,我们不赶

快投宿明天还得赶路呢。”

柳春笑道:“我知道,可是我走不动了,雇两匹马骑着跑,不好一点吗?”

云霄无法,只好由着他,雇好了马,离了脚行,却又向城外走来。这一遭没等

云霄说话,柳春已先开了腔,低声道:“云哥哥,你可是很生气?”

云霄笑道:“我凭什么生气,一切听你的,我的小诸葛!”

柳春甜甜一笑道:“云哥哥!你真好,难怪我姊姊说,她很喜欢你。”

这句话倒使云霄吃了一惊,忙道:“什么?蝉姑娘她说喜欢我?……”柳春一

翻眼道:“喜欢你不好呀?再不就是你不喜欢我姊姊,没关系!等见着我姊姊时告

诉你不欢喜她就行了。”

他说得可是轻松大方,但那云霄却感到有些莫知所措了,尴尬地一笑道:“好

兄弟。咱们不提这些行吗?”

柳春笑道:“可以,但你得陪我到武胜关一趟!”

云霄道:“有什么事吗?什么时候动身?”

柳春道:“当然是有事了,现在就走,明天黎明就可到了。”

云霄却也不是傻子,使目连眨之下,就已明白小柳春是要摆脱天蝎教中人的跟

踪,于是也就欣然答应。

两人先找了个饭店吃饱了,又去脚行牵马出来,动身时,已到二更多天了。

一夜奔驰,黎明时分真的到了武胜关,早有脚行的人,出来拦住了马。

二人付出了脚钱,径直进关找店。

这么进去住店,使人不得不怀疑,但是他们却处之泰然,使人不敢盘问。

云霄一进店房,叹了一口气道:“这总算到了地头,可该休息了吧……”柳春

忙道:“不行,我们还得走!”

云霄诧异地道:“我的好兄弟,还到哪里去呀?”

柳春道:“中午以前,咱们得赶到平靖关,到那里才可以休息。”

云霄闻言惊异地瞪大了眼道:“小兄弟,你对这一路的地势,好像满熟悉的呀?”

柳春笑道:“那是当然的啦!我从七八岁就跟着爷爷在这一带跑,要不他怎么

会放心叫我跟你去呢?”

云霄笑道:“就因你的地势熟,可就害苦了天蝎教的眼线了。”

柳春道:“我连店家都不放心,所以我们还得走!”

云霄道:“咱们这一出去,如果店家真是眼线,被他看到,还不是白费工夫。”

柳春道:“云哥哥真傻,咱们不会溜出去呀?还能让他们看到……”云霄闻言

寻思了一下,突然大声笑道:“哈……哈……春弟,你真够鬼的!”

柳春倏地一瞪眼,摇手止住了云霄的笑声,转身猛地一抽门挂,扑通栽进一个

人来,却是店中小二。

好柳春迅疾一探手,就将他抓了起来,哼了一声道:“好小子,你是听壁角的

徒弟呀,快说你是干什么的?”

店小二身落人手,登时脸色大变,结结巴巴地道:“小的……该死……小的……

该死……”柳春道:“哼!想死还没有那么容易!”

店小二忙道:“云大爷手下开恩,小的怎敢和您老作对,我是奉令行事……”

柳春道:“我问你,信阳州已有人追下来了么?都是些什么?”

“这个……这个……”店小二惶恐地说不出话来。

柳春哼了一声,探指一点他的后脊背道:“你如敢不说实话,我教你受尽活罪……

快说!”

他这一指点下,是用的锁骨点穴法,店家小二虽然会上两手功夫,哪能承受得

了,一阵阵酸疼难禁,骨节都像碎了似的。

他额上的冷汗,黄豆般大小,已沿着脑袋直朝下流,他倒是想快点说出来,无

奈舌头僵硬,空自张大嘴巴,说不话来。

柳春微微一笑,抬手一掌拍去,解了穴道,店小二方始长叹了一口气,呐呐地

道:“听说来的是信阳分坛云坛主和一位前辈老人毒剑五通赫连方……”云霄一听

云汉也来了这里,不禁怔住了!

柳春可不知云汉是什么人,忙向云霄道:“哥哥,你看怎样打发这小子呢?”

云霄这才惊觉,忙道:“听你这位小诸葛的就是了,怎么打发都行,但最好不

要伤他的命。”

柳春笑道:“你放心吧,我自有主意!”

他说着倏地又是一指点下,点上了店小二的黑甜穴,跟着就又把他放在床上,

将被子盖好道:“好啦,咱们该走了。”

两个人穿窗而出,趁着此际天方黎明,路上行人稀少,直朝平请关奔去。

中午不到,他们已到了平靖关,找了一座店房,好好地睡了一觉,当天夜里,

又立即起程。

就这样昼宿夜行,一路上真的摆脱了天蝎教中人的追踪,又是五六天后,他们

就到了武胜关。

武胜关又是个紧要关口,也是天蝎教的分坛所在地,从此地起,一路到长安,

可就不易走了。

云霄望着柳春笑道:“春弟,从这里到长安,你是否也有办法摸过去?”

柳春笑道:“我当然有办法啦!”

绕过一个山沟,远远已看见武胜关那巍峨的城楼。

就在这时,忽听一阵人声吵嚷。

跟着就见从对面跌跌撞撞,跑过来一群人,一个个神色怆惶,其中有几个人鼻

青脸肿,也有几个人鲜血淋漓。

云霄见状,不由大吃一惊,忙一扯柳春,低声道:“走,掩身过去看看,是出

了什么事?”

两人一路掩身疾奔去,又转了两个弯,已看到路上横尸累累,少说也有二十个

之多,从衣着上看,认出来是天蝎教中的人。

此刻在黄尘影中,正有两人在激斗,一个是位装束怪异的道士,一个是位高大

魁梧、鹞鼻鹰眼的大汉。

另外在路边上,也站着有四个人。

这四个人云霄却都认得,乃是云汉同铁臂豺人梁杰,金刀无敌祝邦泰,毒爪鹰

鲁昂。

四个人并肩站在路边,凝神注视着那动手之人。柳春悄声道:“云哥哥,我猜

那大鼻子一定不是中国人!”

云霄闻言心中一动,倏的想起了一人,忙道:“是的,他不是中国人,可能是

小北极赤身教主,通天神魔高斯哈赤。”

他话音甫落,小柳春已然忍不住笑,赶忙捂住了嘴,轻声道:“什么狗屎好吃

呀?”

云霄笑道:“那个大鼻子就叫高斯哈赤!”

那高斯哈赤当真是个凶野之人,一边动着手,口中却是厉啸连声,震得山石晃

动,簌簌土坠。

他手中一柄大斧,舞起来闪出耀目白光,宛如奔雷闪电。

两个人却是打得势均力敌,一时间,倒也难以分出胜负来。

铁臂豺人梁杰突然大喝一声,抡起铜铸棍,扑了上去,也参加了战圈。

这么一来,高斯哈赤可就显得支架不住,有些难敌了,不过他却是出了名的凶

悍,啸声越发的惨厉,手中大斧也更是威不可当。

以一敌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