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三十三回

作者:陈青云

小叫化舒元大意受挫,他可不敢再抢先了,自愿退后压阵。

柳春朝他一挤眼,扮了个鬼脸。

舒元哼哼地道:“小春儿,你别讥笑我,有种的就去打头阵!”

柳春笑道:“怕什么?不服气就看我的!”

他说着,笑嘻嘻把就往大殿上走去。在他方一进入殿门,倏见门柱上浮雕着两

条金龙,栩栩慾活,似要腾空飞去。

柳春小孩儿心性,禁不住好奇,打算近前看个清楚,但他却仍未敢大意。

方当他往前迈步,脚尖微一着地的瞬间。

“格登!”一声响,倏见从那金龙口,各喷出一串寒星,直向柳春射来。

这下出其不意,若换别人,定必打中无疑。

可是柳春却占了身躯矮小的便宜,赶忙又一低头,两串寒星抹着他的头顶飞过,

直打向门口天塔石上。

“叮叮叮!”十几响声,却把云霄等人吓了一跳。

细看那些东西,是十四颗铁莲子。云霄方喊了一声,“春弟!

小心点,不可冒险!”

殿内的柳春已然叫道:“云哥哥,快进来!”

云霄闻言闪身进殿,却见柳春人已站在柱下,忙问道:“有什么事呀?”

柳春用手一指两柱之间横架着的一条铁索道:“我猜那一定是根总弦,你的剑

锋利些替我削断行不行?”

云霄抬头打量了一下道:“春弟,你懂得机关埋伏吗?”

柳春摇了摇头道:“不懂得,听爷爷说那地宗功夫是很难学的哟!”

云霄道:“那你怎么知道柱上铁索就是总弦呢?”

柳春道:“我只是猜的。”

云霄道:“猜测的事不可靠,我看还是不动它为好。”

柳春闻言,却有些不高兴,冷冷地道:“云哥哥好胆小呀,这我可不服你了……”

他话音未落,倏地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道:“小施主不知厉害,那铁索只要一断,

任你们再高的能耐,也休想要出这大殿!”

这骤然的人语声,立使二人大吃一惊,凝神循声看去,就见在靠近墙的神案上,

盘膝坐着一位老僧,慈眉善目,但却有些憔悴。

云霄看那老僧有些面熟,一时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柳春已然朗声问道:“啊!是个老和尚呀!你怎么坐在这庙里,难道不怕死吗?”

云霄突地惊叫一声道:“你?法显老禅师!”

老禅师宣了一声佛号道:“正是老袖!”

少林三佛之首,修为、武功,都为武林所遵崇的法显老禅师,竟会被困在这破

庙中,实在令人不解。

云霄怔了一下,忙问道:“不知老禅师为何会在这里?”

法显和尚道:“老袖中了花仙仇贞的诡计,被困此地已有三月之久了。”

柳春插嘴道:“那你怎么不走呢?这里又没有人看守?”

法显苦笑了一下道:“老讷能来去自如的话,岂不早走了么?”

柳春大眼连眨了几下,他似明白了什么,微微一笑道:“呵!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怕这机关埋伏,可对?”

法显老禅师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云霄道:“莫非他们伤损了老禅师的身体不成?”

法显道:“虽然没有伤害到我的身体,但却残毒更甚。”

云霄笑道:“我不解老禅师话中含意?……”法显禅师缓缓举起双臂,就见有

七八条晶莹闪亮的细绳,分缚在他腰间、双手、双足,都直悬坠向身下一个石井中

云霄心中暗忖:“这绳索是什么东西,竟然也能因得住人……”法显似已看出

来他的心意,笑道:“这细绳乃是金线发丝合成,算得上够坚实的,普通刀剑,绝

难削断得了。”

云霄诧异地道:“金线发丝合成之物,虽然坚韧,但以老禅师的内功造诣,我

想断去并不费事,何以却甘愿受此活罪,不断绳而去呢?”

法显苦笑了一下道:“云施主说得太轻松了,花仙仇贞的手段,如果就只如此

的话,天蝎教怎能有今天的气焰?”

云霄道:“莫非在那金线之下,还有什么阴毒机关不成?”

法显道:“这八根金线,就是枉死城埋伏机关的总弦,金线如被断去,机关就

全失去了效用。”

柳春道:“那你怎么不断去总弦呢?”

法显道:“我目前不但不能断去总弦,且还得拚力保全,不使总弦被人削断。”

云霄惊异地道:“难道老禅师死心降了天蝎教?”

法显叹了口气道:“老衲大意中了仇贞的迷魂之计,被囚在此已有三个多月,

少林弟子为了老袖,已付出了无数生命,你认为我就能甘心么?”

云霄道:“既不甘心事仇,又不让人破去机关总弦?云霄实在不解老禅师的居

心到底何在?”

法显道:“这也难怪得你,须知在这八条金线之下,系着有八条奇毒小蛇,总

弦一断,毒蛇齐出,纵然我手脚自由,也难制服得了,势必受蛇毒攻心之苦。”

云霄吃惊地道:“有这等事呀?”

柳春却是一撇嘴道:“我猜老和尚准是骗人的。”

法显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柳春道:“我就是不相信。”

法显道:“不知如何才能取信于施主?”

柳春道:“除非让我为你断却那金线,看看有没有什么毒蛇他说着话,一顺手

中剑,就朝法显禅师扑去。

法显老禅师倏地把袍袖一拂,一股强劲潜力,逼住了柳春的剑势,冷哼了一声

道:“小施主,不可轻动!”

柳春被那股劲力一推,往后退了两三步,瞪起了一双大眼睛发怔。

云霄道:“老禅师莫非真的甘愿降身为好,为天蝎教定此罪恶之城么?”

法显叹了一口气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呀!”

云霄道:“难道你就不念少林寺在武林中的声誉,还有那五百僧侣的生死存亡?”

法显闻言,似微受感动,缓缓地道;“我也曾想过这些事,无奈我无能为力。”

云霄道:“这并不是你无能为力,而是你向佛之心不够坚定。”

法显听了为之色动,低诵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老衲自八岁出家,迄今

已七十年,破五蕴,守八戒,怎能说向佛之心不坚?”

云霄道:“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句话不知作何解说?”

法显闻言,微微一怔,默默无言。

良久,他突然长眉一掀,慈目圆睁,在云霄脸上注视了一阵,方道:“你们要

想断去我缠身金线可以,但得依我一件事。”

云霄道:“你说吧!只要是我们能办到的,一定依你就是。”

法显道:“当你用剑削断我缚身金线之时,我要你迅速离开大殿,因为金线一

断,这整个殿中的机关,立即有反常的制动。”

云霄暗忖,我眼前如不答应他,决难断得了总弦,再说自己出去,不是仍可进

来……心念迅转,忙道:“好吧,我依你就是!”

法显目光盯向了柳春,又道:“这位小施主先请出殿,免得使老袖分心!”

柳春满肚子不高兴,但不走又出不得殿去。法显眼看着柳春已出殿门,方喊了

一声:“云施主准备了!”

云霄闻言,翻手抽出太阿神剑,蓄势以待。

法显猛提一口真气,坐着的身躯,倏地平拔而起四五尺高。

云霄身形闪处,太阿神剑已然平扫而过,金线迎刃而断。

法显蓦的一声高喝:“云施主快退!”

云霄哪敢怠慢,身形一转,“燕子穿帘”式,纵退出了殿外,身落丹墀之上,

回头看去。

就见殿中冒出了一股浓重的黑烟,隆隆之声大作,整个殿似乎都在摇晃,声势

确是慑人。

云霄关心着法显老禅师的生命安危,见状吃惊不止,方待飞身入殿救人。

忽见沙石弥漫的方殿中,冲起一道火光,蓦闻法显禅师大吼,声震屋瓦。

惊得小叫化舒元和施琳、柳春等三人,不期然全都靠在了云霄身边。

柳春大眼眨了下,问道:“云哥哥,那老和尚在闹什么鬼?”

云霄道:“他可能是被毒蛇咬得难受了!”

柳春道:“那咱们快进去看呀。”

此际天色已然放晓,太阳却躲在茫茫白雾中,不敢露面。

云霄忖度了一下道:“咱们走,都进去看看!”

四人并肩而进,方一踏进殿门,施琳姑娘倏然惊悸地一声尖叫。

大家注目看去,就见那法显老禅师仍然盘膝坐在神案上,身上晶光闪闪,居然

盘绕着八条金色小蛇。

云霄吃惊地道:“老禅师你……”

法显沉声道:“云施主放心,老袖很好,谢谢你那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警

语,使我痛彻大悟。”

柳春此际,像似吓呆了一样,呆呆地盯着法显禅师身上那八条小蛇。

都在酒杯粗细,重重地缠在老和尚的四肢、腰腹上,口中红信伸缩。

看得他不禁心中涌起一阵寒栗,冒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心忖,“受这等罪,不

如一刀杀了个痛快!”

小叫化舒元乃是丐仙的徒弟,在丐帮中代代相传有一种制蛇的功夫,他当然是

精通此道。

于是自告奋通,向前跨了两步道:“老禅师,弟子代你驱走此蛇如何?”

法显轻轻叹息一声道:“小施主的盛情,老袖心领就是!”

舒元道:“你是疑惑我功夫不行,降不了此蛇么?”

法显道:“不是的,我知你降得了此蛇,但我要借这个机会,以坚定我向佛之

心。”

柳春道:“信佛又何必这般折磨自己呢?”

法显禅师肃然道:“其中自有道理,和小施主很难说得明白。”

柳春一嘟嘴,冷冷地道:“好啦!算我不明白,请问我们可以进得地穴了吗?”

法显禅师道:“枉死城的人口,就在我身后,机关尽除,已无防御,你们可以

下去了。”

柳春哼了一声,当先问向老和尚身后,舒元随后跟着。

云霄凝望着那法显禅师,心中似有些不忍。

施琳从旁催道:“云兄!咱们也下去吧!”

云霄轻叹了一声,跟着也转入老和尚身后。

那是一条斜斜伸展了去的地道,下去五七丈深,地势就较平坦,两壁间,松烟

火烛通亮。所以行走起来,并不费事。

奇怪的是,一路上每隔丈许,就有一个持戈壮汉,拦路而立,相貌凶恶,似慾

挥戈前拼的样儿,十分骇人。

柳春走在最前面,见状大喝一声道:“挡我者死!”

喝声中,纵身前拼,挥剑横扫。

“锵啷!”一声,火星冒起老高,震得小柳春手腕发麻,迅疾倒纵而回。

但是那持戈的壮汉,仍然丝毫未动。

舒元笑道:“小春儿,假若我没猜错,那人一定不是真的。”

柳春道:“你是说他是个假人呀?”

舒元道:“嗯,对的,是用钢铁铸成的机械人,因为总弦已被破去,否则你小

春儿早已吃了亏啦!”

柳春点了点头道:“你说得也对,让我再过去瞧瞧,就知道你推测有没有错。”

他说着,就慢慢走近那持戈大汉跟前伸手摸了摸,果然是钢铁铸成。

四人就从那长戈下钻了过去,紧接着又是个持剑的汉子,作势慾砍,双眼隐隐

闪出了凶光。

话不重述,总之从红庙入口,一直到阿房宫地底,约有四五里路长的地道,共

有一百零八个铜铁假人,穿着各异,相貌丑俊不一,所持兵刃,也不相同,一人有

一人的神态姿势。

云霄不同赞叹道:“当真是鬼斧神工,简直跟真人一模一样。”

他话音方落,忽然,一个阴森冰冷地声音道:“不但铸造精细,就是那每人一

式的武功架式,也是武林罕见的绝传武功,可惜你们错过了机会。”

柳春倏喝一声道:“你是什么人?”就见灯光暗处,转过来一位苍髯道士,冷

冷地道:“贫道武当浮尘子。”

云霄闻言,连忙越众而前,躬身说道:“弟子云霄,老道长可是这枉死城中主

事之人么?”

浮尘子叹了一口气道:“说起来惭愧,为一时意气用事,误坠姦人圈套,被困

在此,已有百日之久了。”

柳春道:“你又没被人拴住,不会跑出去吗?”

浮尘子道:“谈何容易,打算冲出这一百零八人的天正地煞阵,贫道自信还没

有那份能耐。”

柳春笑道:“那没关系吗!你没见阵式已被我们破了么,现在你就可以跑了。”

浮尘子道:“必是法显老禅师被你们说动了心,甘愿受那蛇毒攻心之苦,要不

然任是大罗神仙也到不了此地。”

柳春笑道:“你猜对了,他是被我云哥哥说服的,你现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