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四回

作者:陈青云

拘魂童子一闻笛声,不敢怠慢,双手向腰间一掏,“唰”的一声,碧光四闪。

就见他手中,亮出了一根奇形兵刃,三节棍不像三节棍,和软鞭形式也略有不

同。

他这东西名叫“天蝎拘魂索”,全长足有六尺开外,鞭身亦有茶杯般粗细,像

一条长蛇,又像一只大蜈蚣,鳞甲宛然,不知是用什么金属炼成,精光闪处,一片

暗绿之色,索头上两钳箕张,直慾择人而噬。

短笛声吹得正急,倏地间,音节骤变,声细如丝,若断若续,如低诉、如暗泣。

那拘魂童子手上的“天蝎拘魂索”随着乐声,盘旋起伏,双钳也一张一合左摇

右摆,蓄势待发。

拘魂童子更是目注手上拘魂索,屏息凝神,内劲暗运。

小叫化眼见对方这怪异行动,不知道是在闹什么玄虚,方笑道:“小娃娃,你

是在变什么法呀……”他一言未休,蓦听那书生喊道:“元弟留神!”

只听那道者的笛音又是倏然一变,恍若鬼鸣啾啾,凄厉已极。

那拘魂童子手上的怪兵刃,似乎受着笛音支使,就见索头向下一落,像一条毒

蛇,竟延着地面蜿蜒而行,蛇头昂起,徐徐向小叫化足踝上爬去。

小叫化他真的是艺高人胆大,见状不惊反而哈哈大笑道:“小娃娃,你真有意

思,索儿变成了蛇儿,怪好玩的。”

其实小叫化有他的打算,在说着话时,早就留了神,等那索头方一爬近脚前,

他蓦地右脚一起,一招“白鹤踏雪”,径往那软索头上踹去。

在他以为,这一脚踏下,就是一根铁棍也踹得扁了。

哪知拘魂童子左手抓住软索尾端,缓步前行,也看不出他怎样用的劲,就只手

腕一抖一带,那条软索竟像活的一般,居然躲开了小叫化那踹下的一脚。

就在这眨眼之间,索头陡然向侧一翻一绕,迅即缠住了小叫化的足踝。

这一来,小叫化可不由大吃一惊,情急中,也不去管那足踝如何,双拳倏地一

招“天雷轰顶”,直取那拘魂童子的脑门。

哪料到,没等他双拳落下,足踝间猛感到一阵奇痒难忍,宛如虫行蚁咬,直痒

到心头儿上,怎还用得出劲。

顿觉嘴上止不装噗哧一笑,眉蹙眼闭,chún裂齿露,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全

身都酸痒难挨,软软地倒了下去。

拘魂童子把“天蝎索”一收,那老道的笛音,也正好戛然而止,他望着地上的

小叫化,笑吟吟地道:“快起来呀,怎么一招没到就躺下了,真替你害臊。”

那书生见状,知道那拘魂童子手上的奇形兵刃,必有古怪,心中略一盘算,顺

手抓起来那把大酒壶,先对着嘴喝了一口,站起身来,缓步而出。

用手一指那拘魂童子道:“小乖乖,你真有意思,怎么把我兄弟打躺下了,让

谁去给我买酒喝呢?”

拘魂童子嘻嘻一笑,睁起了小眼珠瞧了那书生一眼,道:“这怪不得我,谁让

你们犯了扰坛大罪呢?”

书生哈哈笑道:“你们又不是官府衙门,抱着律条禁例作威,怎可随便加人以

罪呢?”

那拘魂童子方想辩驳,蓦的笛声又起,黄钟大吕,响遏行云。

那拘魂童子跟着神色又是一变,双眼中绿光闪闪,手上“天蝎拘魂索”翻腾起

伏,作势慾动。

那书生早有了戒心,提起来酒壶,嘴对着嘴又是咕嘟嘟喝了两口,慢声吟道:

“此日长昏饮,非关养性灵,眼看人尽醉,何忍独为醒——”他声调朗朗,如击金

石,韵味十足,神态悠哉闲哉,其实双眼紧盯在对方奇形兵刃上,只要它稍有举动,

便以全力对付。

蓦然间那笛声又是一转,有如晴空霹雳,迅雷忽蓰。

拘魂童子似乎精神一振,右手猛地一抖,那一条天蝎拘魂索直向书生胸前点去,

索头上的双钳,形态恶毒异常。

书生右手提起那大酒壶,方喝了一口酒下肚,一见软索迎胸点来,惟恐那索头

稍一沾身,中了贼人圈套。

他哪敢稍有怠慢,猛提一口正气,嘴chún一张,只见一团白光闪闪,直向那拘魂

童子头上喷去。

跟着右手上的大酒壶,往起一迎。

就听“锵啷啷”,“哎呀呀……”响声交杂着惨叫,壶漏人倒地,拘魂童子双

手抚着脸,直在地上打滚。

那书生却连声地喊着:“可惜!可惜!这点酒却是来之不易哟。”

原来他井不是可惜那拘魂童子的身受重伤,而是可惜他那酒漏去了不少。

说话间,他立即捧起那破酒壶,一阵狂饮。

此际,那嘹亮震耳的笛音,倏地又是一转。

这一转,恰如是秋风萧瑟,黄叶飞舞,满含凄凉落寞之感。

再看那地上的拘魂童子,滚了两滚之后,刹那间,肌肤大变,都变成了黑紫色,

显然是毒性发作。

同时那宜喜宜嗔的一张俊脸,被书生那一口酒喷得已血肉模糊了。

原来那书生的这一招,乃是“天罡神功”中的一招“长虹贯日”,他将喝下去

的一口酒,受先天元阳蒸焙,已是滚热火烫,再猛以全力喷出。

别看只是一口酒,论劲气可以拔树毁殿,讲热度可以熔铁化钢,那拘魂童子怎

能够受得了。

他一口酒喷死了拘魂童子,但却激怒了那道人,双目一瞪,怒叱喝道:“慑魄

童子何在?”

就见他左边那怀抱拂尘的童子,应声而出,探腰摸出两根丝带,一黄一绿,也

是走向座前一拜。

那道人道:“速以本门氤氲二气,将那狂生拿下,不得有误。”

慑魄童子应了一声:“领法谕!”

随声倏地一个转身,望着那书生嘴角一搐,目露凶光,跟着“夺夺”两声,一

绿一黄两条丝带,疾卷而出,直取那书生。

那书生剑眉微剔,方扬起右手酒壶招架,岂料到那两条丝带,“夺”的一响,

又撤回去了。

刹那间笛声又起,慑魄童子两条丝带舞得更紧,洒出满空彩虹,夺目眩神。

那书生悠然而立,到这时才看出来,那两条带子中有玄虚。

原来随带洒出淡烟袅袅,迎空化成黄绿二色,直向自己身前飞来,一时也猜不

透他们又在捣什么鬼?

哪知,黄绿二色烟雾尚未及身,立时就感到一阵异香扑鼻,心神顿时为之一荡,

再加了那笛音哀婉,令人有些飘飘然,匪夷所思。

他立知不妙,赶紧屏息凝神,排除杂念,抱元守一,观心返本,将方喝下去的

酒,以先天元阳之气,徐徐喷出。

但见一团白色淡雾,紧贴着那书生五官周围,恍如一层面幕,齐巧将那黄绿二

色之气隔住,另有一股浓烈的酒气。

淡白色之气在内,黄绿二色之气在外,直如变戏法一般,蔚为奇观。

原来这黄绿二色之气,系产自大雪山中的奇香异料,名为“销魂花”,再配上

喜马拉雅山六千尺高峰上的麝香,合而炼成这“氤氲二气”,功能取魂夺魄,令人

沉醉如死。

可是,陈酒善能祛邪僻毒,正又是这“氤氲二气”的克星。

何况,那书生仗着先天元阳,再以“天罡神功”逼出酒气护住面目,所以不致

中毒,但也不是长久之计。

他心念连转之下,蓦地一声大喝,就见他昂首跨步,把嘴一张,白亮亮光华闪

烁,酒气熏人,“满天花雨”般裹起那“氤氲二气”,反向那慑魄童子打去。

他这用的是先天元阳混元气,劲力比龙卷风还要强烈百倍。

但听那慑魄童子惨哼出来半声,小身子已被那股酒气刮起,径直抛向庙外,眼

看活不成了。

那老道见状,不由得震骇万分,陡地站起身来,冷冷地道:“尊驾这一手酒功

夫不错,连破本教二宝,可否留下个名儿来。”

书生哈哈笑道:“好说,牛鼻子,学生从不懂什么叫功夫,闲着没事能喝点吃

点,比什么都好,说起姓名吗,实在难以奉告。”

道人一瞪眼,道:“难道你怕我们报复,不敢以姓名见告么?”

书生道:“你真要问吗?那你就听着……”跟着他就朗声念道:“家住虚无缥

缈中,读书学艺两无成,神剑腾云化龙去,落拓江湖一狂生——”他长歌之声未遏,

先一式“苍鹰抓雏”,将小叫化子朝肋下一挟,又一式“龙飞九天”,身形两闪,

人已纵出庙去。

庙中丹墀上留下了那道士和四位怪人,望着庙外云天发证。

那道士口中,仍在默默地念道:“家住虚无缥缈中……落拓江湖一狂生?”

出武关,经由龙驹秦,西北行一条驿道上,忽然出现了两部马车,还有许多人

步行在车后。

那两部马车都装饰得华丽异常,车轮及车身,都经过特别设计,是以在这等崎

岖不平的山路上行驶,依然平稳轻快。

每辆马车辕上,都坐着两个赶车的人,一色的青布短装,腰中系一条白带子。

天色方过午没有好久,四月间的太阳,晒得人暖洋洋的,有点儿发困。

过了杨家店,前走就是黑龙口,在这中途,有一片树林,浓密蔽天,路就从这

林子里穿过去。

此时,从黑龙口方向的路上,出现了三匹快马,马上是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和两

位青年儒生。

这三人正是阿房宫方脱虎口的“巧手方朔”韩翊和杨海平施琳师兄妹两位。

那巧手方朔韩翊骑在马上,无精打采地直打盹。

施琳看着他笑道:“师伯,你是怎么着了吗?有气无力的,看你要栽下马去了。”

韩翊叹了一口气道:“琳儿,你不懂得。”

施琳把嘴一撇道:“我才懂得呢,还不是为了在阿房宫栽了跟斗,心中难免有

些不服气。”

韩翊道:“那倒不算什么,胜败兵家常事,何况咱又不是凭能耐能打输的,有

什么不服气的呢?”

杨海平道:“那你怎么无精打采的呢?”

韩翊道:“孩子,你看到庙中那馋鬼的书生没有?还有那个小要饭的!”

杨海平道:“我当然是看到了,咱们都在一起的嘛!”

韩翊道:“我是说人家的功夫,真揣不透是怎么使的。”

杨海平道:“那也算不了什么!那是人家的禀赋高,机缘巧嘛。”

韩翊道:“就是的呀!我老偷儿跑了数十年,也会过不少的名家,怎么就没有

碰上什么机缘呢?”

杨海平道:“这也难讲,一个有功夫的,一门长不能门门长,他的功夫是高啦!

我想他那探囊取物的能耐,就不见得能会高过师叔去。”

韩翊就喜欢戴高帽子,杨海平这一句话,正说在他心坎儿上,笑道:“我也这

么想,得空须要向他一比才行,不过我看他那酒量,也不小哟!”

杨海平笑道:“我猜他一定也比不过我师父。”

韩翊笑道:“那是当然的啦!你师父人称‘醉司命’,天天都在酒缸里泡着,

他怎么能行?”

施琳未开言,“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韩翊一瞪眼,叱道:“还有什么好笑的,傻丫头!”

施琳忍住了笑道:“我不是笑你们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件事,觉着有点儿好笑

。”

韩翊道:“什么事有那样好笑,说出来让我们也笑笑。”

施琳笑道:“我想起在那庙里,师伯看着人家吃东西,馋得直咽唾沫,这时还

说人家是馋鬼,所以……”她话没说完,就又笑了起来,逗得杨海平也忍不住,用

手捂着嘴,噗哧连声。

韩翊倏地一瞪眼,道:“就你这丫头看得真,我不过想吃,可不像你说的那样

咽唾沫呀!”

他一言未了,坐下马陡地嘶嘶一声长鸣,跟着前蹄提起,猛跳起来,几乎将韩

翊掀下马来。

韩翊赶紧将腿一夹,一手紧勒缰绳,一手就向马脖子拦去。

触手是一根树枝,插入马颈中寸多深,马受了惊疼难怪要跳动了。韩翊拔在手

内一看,见那树枝上夹了一张纸条,慌不迭展开来,就见上面写着:“大敌当前,

仍不知戒备,我疑惑你老偷儿江湖是怎么混的,赌偷、赌酒,有空自然奉陪。”

他一看完,“呀”地叫出了半声,赶紧闭口咽住了下半声,探头向四下里张望

着。

杨海平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忙问道:“师叔!你怎么啦!”韩翊老脸一红,将

那纸条团成个弹儿,捏在手中道:“没有什么。小心点,前途就许有事。”

他一语未了,一阵隆隆声响,就见在密林中转出来两辆马车,后面跟着高高矮

矮十几个。

三人向那些人望去,只见车辕上那四个壮汉,一色的青布短装,腰中束一条白

带子,手中各持着兵刃,一派如临大敌的神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