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七回

作者:陈青云

且说云门世家四代宗主云靖,方将巧手方朔韩翊迎于厅中,同着踏波无痕奚平

老哥三位提到了铁背苍龙欧阳清受伤的事,全都皱起了眉头,默默无言。

杨海平心中却有另一种感觉,因为他见到了心目中最佩服的“落拓江湖一狂生”,

原来竟是云门世家的少宗主云霄,心中有好多话要想和他谈谈……岂奈,眼前大厅

中坐着的三位老者,全是武林前辈,哪有他说话余地。再者,厅中沉闷的空气,也

使他口噤不敢多说话了。

就在这时,云起跑着从门外来,喊道:“爹!你看二哥回来了!”

话声中,云靖闪身就朝门外冲去,他是恨不得抓住云汉,碎尸就地,以整云家

门风,也可以对老朋友有个交代。

这时云霄方从内宅出来,闻言也奔出门外。踏波无痕奚平,心中一动,也跟着

从后纵出,大厅中只剩下巧手方朔韩翊和杨海平叔侄二人,闹不清是出了什么事,

怔怔的面面相觑。

云靖等人跑出门外,四下里看去,但见山寂树静,哪有半个人影儿。

云起此际也发了怔,明明看得清楚,是自己二哥云汉回来了,怎么转眼不见了

呢?……云靖朝着云起一瞪眼,喝道:“你二哥在哪里?”

云起立即吓得变了脸色,退到奚平的身后,不敢露出面来。

奚平笑道:“小孩儿家许是看花了眼,何必生这么大的气,走,屋中坐啦!”

众人立又回转到大厅上居坐,云起抽空儿就溜向了后面,去找云超去了。

云靖这才又向巧手方朔韩翊问起救下欧阳玉霞的经过。

原来这位欧姑娘虽然出身武林世家,但她并不会武功,并不是她不练,而是欧

阳清不让她练。

云靖为了这件事也劝过他,说道:“练武并不一定要入江湖,最重要的是强身

御侮。”

欧阳清答得更好,道:“我欧阳门中三世练武,可没有一个得到善终的,你弟

妹掠天燕子陶翠屏,武功可不算含糊,但不也是死在兵刃之下吗?细细想来,倒是

不练武的好。”

云靖无法,也不好强逼得,只是在暗中传了小姑娘些内功扎基的功夫,也就是

所谓道家的吐纳功夫。

欧阳清虽然知道,也不便阻止,因为自己的女儿长成人后,总还是人家云家的

媳妇呢。

排帮的内叛,欧阳清早在前几天就知道,自认为他平常待人宽厚,手下弟兄不

见得会忍心叛他,即使真的叛了,凭自己的一身所学,也应付得了。

同时,在道义责任上,他也不能放弃这片基业,真的有个不测,如何向老大哥

奚平交代呢。

所以明知事不济,他也得撑下去,不放心的,就是他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儿欧

阳玉霞。

就在出事的头一天,他派了身边最亲信的头目,保护着霞姑娘投奔云门谷而来

在这时,巧手方朔韩翊同着杨海平和施琳,方由武当山下来,准备去武陵山看

望一位老友,正走到歇马河附近,就见前面来了四人一骑。

从打扮上看三个人,知道是排帮弟兄,那马上的一人,却是个十六七的小姑娘,

俏模样儿称得上是天姿国色,艳绝人寰。

但她骑在马上,竟然在掩袖低泣,像似有什么难言的委屈。

韩翊见状,心忖:“这是怎么一回事,莫非排帮中弟兄竟然还掳抢民间妇女不

成……我得替欧阳帮主整顿一下帮规,免得玷污他那清誉。”

心念方动,忽见从斜刺里窜出三个人,一字排开,拦住了那四人的去路。

一个使单刀的拿刀一指对方,冷笑道:“你们还走得了吗?

告诉你们,西陵峡排帮总舵已然归了天蝎教,这小妞是我们教主看中了的。”

那三人中,一个五十多岁的人,闻言喝道:“你们天蝎教怎么要赶尽杀绝吗?

我家帮主就这一点骨血,既然你们已占了排帮总舵,她一个小姑娘家,又不会武功,

得放手处且放手。”

韩翊等人一听,不由心头一震,暗忖:“原来是排帮出了事,天蝎教竟又找上

了他们,看样子那欧阳帮主怕已有了不幸,却不能眼看着他爱女被劫。”

巧手方朔韩翊心中这么一想,立向杨海平道:“平儿,看这拦截的三人,武功

不弱,我们须立刻露面,救下那姑娘。”

话声一落,三人同时纵身,几个起落,已到了那三人身后。

原来这三人,乃是天蝎教鄂北分坛的三位统领,是左丧门孙开太,金眼善陈石,

乌云豹子李世雄。

他们是受了护花使者云汉的指示,防范欧阳姑娘会先从这里漏网,而且由叛帮

的舵主桑天良,先派了船又在江边等候,只要一捉到欧阳姑娘,立即兼程送到总坛

这一着棋下得很准,但却由那船上走了消息,而引出来了踏波无痕奚平,使他

们虽然反了排帮,并没有得到大的收获,排帮本身的组织,仍然巩固无懈。

那保护欧阳玉霞的三个头目,乃是欧阳清身边的得力的亲信章义同他两个儿子

章仁、章智。

他们本以为都出了一天的路程了,不可能会出事情,所以就不如头一天路程赶

得紧了。

哪知就这么微一大意,敌人竟追了上来。

章义闻言,立即吩咐两个儿子,分三面将欧阳姑娘护住,他伸手拔出刀来,低

声道:“帮主平日对我们父子,可说是恩高义重,今天可是咱们报恩的日子,如让

他们沾上小姐一点衣角,咱们父子就是死也难以见地下祖宗。”

乌云豹子李世雄见章家父子那样阵势,哈哈一声狂笑道:“凭你们三块料,还

打算抵抗,这不是妄想吗?太爷只要一人出手,你们全得完蛋,识相点,赶快逃命……”

他话没说完,韩翊人已到了他们身后,轻轻咳嗽了一下。

这一来,三贼由不得吓了一跳,就凭人家这份轻功,有人到了身后还没发觉,

哪得不惊。

李世雄火速转身待敌,并告诉左丧门孙开大道:“老孙,你先去料理那三个排

帮的水老鼠。”

孙开大应了一声,一摆手中丧门剑,方慾进扑。

施琳嗖的一声,抽出长剑,飘身挡住了他,娇喝道:“排帮中的朋友,你们安

心保护着你们小姐好啦,这三个狗才交给我们了。”

孙开太一看眼前又是个妞儿,喝道:“丫头,你是哪一派的,敢拦天蝎教的事。”

施琳微微一笑道:“这个你用不着问,到阎王那里就会知道。”

韩翊接腔道:“原来你们是天蝎教的呀!这倒失敬了,报上个姓名来,回头我

好拿张名帖,送你们进鬼门关。”

李世雄一挥手中马牙刺,喊道:“老孙,老陈,咱们先收拾掉这三个瞎眼东西,

谅那四个水老鼠也跑不了。”

孙开太接口笑道:“好,咱可先说定了,不论爬下躺下,这小妞可是我的,谁

也不准抢。”

李世雄笑了一声:“行!”挥起马牙刺就扑向了韩翊。

巧手方朔韩翊从腰中取下旱烟袋,抡起来就扑向李世雄。

就见他左手一探,进抓李世雄待着马牙刺的右手,右手旱烟袋下砸他的左肩。

乌云豹子李世雄可不是个瞎子,一见人家亮出来旱烟袋,就准知是江湖上成名

的人物,也更是点穴打穴的能手,马牙刺不敢硬接,更是不敢稍存大意,迅即撤身

后退。

韩翊存心要将对方搁在这里,哪能容他闪避,立即跟踪而进,人未到烟袋早递

了上去。

李世雄没想到对方有这么快,只好再度后退。

简单说一句,他连着退了有一丈开外,就没有一个还手的机会。

另一边的金眼善陈应,碰上了杨海平,他一柄长剑,闪闪发出寒芒,逼得陈应

一个劲地躲闪,因为他拿不准对方长剑,是不是件神物,心中先就有些胆怯,所以

一身功夫,连七八分也展不出来了。

孙开太呢?他在三人中,武功最弱,偏偏遇上了疾恶如仇的施姑娘。

施琳的一手剑法,乃是得自白莲庵慧清神尼的传授,莲府秘剑十二式,的确有

其奥妙之处。

双方一动上手,就逼得孙开太险象丛生,手中枉自也有一柄剑,就不会还过一

招。

就在施琳莲品剑法施展到第七式“莲台极品”,剑尖一闪,已点中了孙开太的

右腕,他哪还拿得住丧门剑,“锵啷”一声,剑坠地上。

吓得他方哎呀了一声,撤身后退。

哪知施姑娘手下狠辣已极,近身上步,剑锋斜掠,一股寒气,扑向孙开太的面

门。

孙开太就觉着脸上一凉,接着就是一阵奇痛,随剑飞起一点黑影,原来被削去

了鼻子。

他“娘呀”一声怪叫,方一抬手去朝脸上摸去,施琳这姑娘的手下也真狠,娇

躯微闪,剑走“采莲泛舟”,跟着又是一脚踢出,孙开太人在空中,裂成两截,凌

空洒下一片血雨。

这一来,吓得那欧阳玉霞姑娘尖叫了一声,两只玉手堵起脸来,不敢触目。

韩翊动着手,看到孙开太已经了账,喝彩道:“琳儿,你好快呀!”

杨海平听了笑道:“师叔!我也不慢啊!”

笑声中,手上长剑砸飞了陈应的鬼头刀,一式“顺水舟”,就见陈应那颗人头,

已滚离脖项。

韩翊见状,哈哈笑道:“喂!朋友,你看到没有,我这做长辈的倒成了废物啦!

你就承让点吧,咱们彼此也都好看一点。”

这“承让”二字,入在李世雄的耳中,将他气得眼中冒火,肺里生烟。

因为和他同来的两人,一个被齐腰斩断,一个身首异处,这就是承让的榜样,

他哪能不懂,暗中一咬牙,心说:“拼了吧!”

于是把手中马牙刺一抢,怒喝道:“老小子体要逞能,李太爷今天要不杀了你,

誓不为人!”

施琳哈哈一声娇笑,道:“你还想做人吗?我看你十之八九要做鬼了!”

其实那李世雄本是色厉内荏,他何尝又不知道命是他自己的,会真个愿拼命,

一边在动着手,两只眼却不停地乱转,打算找条出路,乘机开溜。

他这点鬼心思,能瞒得了老江湖?韩翊哈哈笑道:“朋友,老夫今天可是舍命

陪君子,无论如何,尊驾得委屈些,再和我走上几招,你如就此甩手一走,可叫我

怎么交待呢?”

他嘴里说着话,手上旱烟袋招法却加紧了。

李世雄知道今天决难逃出对方的手掌,立即一横心,暗道:“今天只有认命了!”

于是,马牙刺一抢拼命地进扑,竟不管对方招式如何,专向韩翊的要害处递去

可是,巧手方朔韩翊乃崇阳三杰中的老三,武功造诣可比李世雄高出许多,战

场经验,更是块老姜了,一见对方用出同归于尽的打法,就也将戏弄之心收敛,旱

烟一变招,点向李世雄的前胸。

李世雄身形略往右一闪,马牙刺猛的扎向韩翊的左肋。

韩翊早就猜到他的这一下,点向对方前胸的旱烟袋,不等点实陡然变招,一式

“拨云见天”,朝左甩打下来。

“当啷”一声,正砸在马牙刺上。

因为他这一砸,是反腕甩出,不用上全力,这样,李世雄也受不了,马牙刺立

时脱了手。

韩翊乃是又将旱烟袋回腕往起一挑,李世雄的右腕立被折断,接着是右脚飞起,

踢得李世雄全身逆地,口中却喊道:“平儿接人!”

好个杨海平应声而起,人在空中,也是一脚踢出。

李世雄小腹上挨了韩翊那一脚,已踢得他五脏六腑都几乎翻个了,还没来得及

调息运气,这又挨了一脚,兜屁股踢了起来,由不得闷哼了一声。

就在他身子下落将落未落之际,施琳清啸一声,直拔而起,右手剑贯足了劲力,

一式“大鹏展翅”对准李世雄腰部劈了下去。

但见剑锋过处,“唰”的一声响,跟着又是“啪哒”两声,那李世雄被腰斩以

后,分为两截,坠落地上。

韩翊等除了三贼以后,才上前和欧阳玉霞见面,问了经过之后,章义父子因为

不放心帮主的生死,好歹也得讨个实信,就将欧阳姑娘托了韩翊,护送来到云门谷,

他们却已转回总舵去了。

韩翊对着云靖、奚平,说了相救欧阳玉霞的经过,云靖站起身来,先就一揖到

地,道:“霞儿如不是碰上韩大哥,后果实难设想,那样一来,云靖更是百罪难赎,

敬此谢过。”

韩翊也赶行还礼,道:“韩翊不敢当,即为侠义道,哪能见死不救,何况欧阳

兄弟,也是韩某的朋友,你要真的谢我,我却碎骨粉身,也难报答你了。”

奚平听出来话中有话,笑道:“老猴儿,莫非还你欠着云家的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