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傲霜寒》

第八回

作者:陈青云

  夺得了花魁,占尽了春色,成就一宵欢爱,魂飞九霄云外。

就在两人缱绻受悦,正陶醉在温柔乡中,花蕊夫人提出了任务要求。

慢声细语悄悄地问道:“闻人说排帮欧阳清之女玉霞,为人间绝色,你可见过?”

云汉是晕陶陶地已陷入在迷魂阵,自然地有问必答,应道;“我家同她世交,幼小

时的青梅竹马,当然见过了?”

“她可真美吗?比我如何?”轻声问,凝目视,等待回答。

云汉道:“论品貌她要强上一筹,凭音致所差多多!”

花蕊夫人媚眼倏地一瞪,娇声轻叱道:“你说她比我美?”

云汉道:“只是容貌一般,其他怎及得我的湄娘。”

花蕊夫人道:“可惜西陵峡没将她捉来,我真想和她比上一比,看看到底谁美

。”

云汉道:“除容貌之外,她怎比得夫人!”

花蕊夫人道:“但是我决心要和她较量一番。”

云汉道:“遇机会我当设法令你一见!”

“不!”花蕊夫人陡地挣脱了云汉的怀抱,冷冷地道:“我要你即刻动身。将

她捉来见我!”

“即刻动身?”云汉惊愕地瞪大了眼……。花蕊夫人道:“是的,即刻动身,

率领护花二使者,申连、郭亮,快去云门谷,但愿你马到成功!”

“云门谷!”云汉惊叫了一声道,“那是我自己的家!”

花蕊夫人阴冷地一笑,道:“就因为那是你自己的家,地形熟悉,才容易下手,

所以选了你去。”

“这……这……”云汉不得不为之迟疑。

花蕊夫人嫣然一笑道:“快去吧!事成之后我有重赏,知道吗?……”云汉闻

言抬头,双目方一触及对方那笑容,心中倏地一荡,也不知道是什么一股力量,使

他在恍惚中翻身站起来,愣愣地应了一声:“好!”

云汉就这样离开了三阳殿,起程赶往云门谷而来。

进谷时,他倒是小心得很,深怕碰上了他父云靖,掩掩藏藏,总算没有碰着什

么人,慢慢地就接近了家门。

恰在这时,出来了他四弟云起。

小孩儿家眼尖,一眼就看出来是他,仓皇的一声喊,吓得个云汉魂飞天外,忙

不迭就朝草丛里钻。

所以等云靖他们闻声跑出来时,看不见人了。

此时的姑娘欧阳玉霞,已被人领到云靖书房之中,当看到她父亲昏迷不醒,她

哭喊了一声:“爹!”

一口气没有喘过来,人就昏了过去。

顿时忙坏了周氏夫人,赶紧急救,人总算醒过来了,但经过连日的惊骇奔波,

欧阳姑娘已是疲累不堪了。“周氏夫人却是好心,对姑娘安慰了一阵,就命两个丫

头和一个使唤的婆子,送姑娘到花园一处暖阁中静养。

正当她睡在床上,方将入梦,恍惚间见小阁中来了一人。

这个人她认得,正是她的二世兄云汉,立即惊醒了过来,冷冷道:“二哥!是

你呀!来干什么?”

云汉心中似乎有些歉疚,闻言微微一怔,跟着脸上又现出一丝诧异阴毒的神色,

笑道:“霞妹!二哥要带你去一个地方……”欧阳玉霞闻言,使她感到十分的惊诧

和不祥,但她乃是武林世家之女,胆气要比一般的女孩子壮了些,定了一下神,道

:“我不想到任何地方去……”云汉脸上浮起了一丝阴笑道:“那可由不得你!”

话声中,探手就去抓姑娘玉臂,她努力挣扎着,发出来一声尖叫。

叫声惊来了那婆子,慌慌张张跑了来,方问了一声:“小姐什么事呀……”一

眼看见了二公子正然抓住姑娘,由不得就生了气,道:“二公子,你这可就不对了,

小姐是客人,男女授受不亲,怎可这样拉拉扯扯呢?”

云汉倏地一瞪眼,喝道:“你哪管得这么多,去吧!”

喝声中,甩手一掌推出,劲风匝地而起。

就见那掌风处,那老婆子身形忽然打个旋,然后全身酥软地跌在地上,双目紧

闭。

那两个小丫头,一见云汉一掌打死了老婆子,尖叫一声,回头就跑。

没防到,云汉倏地松手放下了欧阳姑娘,呼呼两掌拍出,两个小丫头,一声也

没叫出来,齐齐向左右分开,砰匐连声,各自撞在墙壁上,然后跌在地下。

欧阳玉霞目睹此惨状,不禁骇然又尖叫了一声。

云汉一探手,又抱起了姑娘,方待迈步出门。

在这时,云超云起两弟兄,方走到花园墙外,云起矍然道:“三哥!我听到一

声惨叫呢!”

云超应道:“我也听到了,恐怕花园里出了事情,咱们去看看。”

两人说着,一起腾身越过围墙,一眼就看见云汉抱着欧阳玉霞,心中这个气可

就大了,双双扑了上来。

此时的欧阳姑娘气得浑身发抖,她一点气力也用不上,心中恨得要死,倏然张

嘴呸地一声,啐出一口唾沫来。

云汉把头一侧,那口唾沫擦着鬓边飞过。

但唾沫究非如同暗器般干净利落,仍有线星溅射在他脸上,他并不着恼,反而

口中啧啧两声,笑道:“好……”他一声未了,冷不防,欧阳玉霞反手甩过来一个

耳光子,“啪”地一声,打得脆响。

这一来,云汉才生了气,双手一松,把姑娘摔在了地上。

欧阳玉霞吃这一震,登时昏厥过去。

云汉见状,倏地想起自己此来的任务,方待再弯腰去抱姑娘。陡觉脑后风生,

一般强劲潜力直撞过来。

云汉心中情怯,他不知身后来的是什么人,在这一家中,他最怕的两个人,一

位是他父亲云靖,一位是他哥哥云霄。

所以他不敢和那袭来之人对敌,立将身形向上一纵,等离高到数尺之时,反掌

一拍。

“蓬”地一响,两股掌力相交,他竟将敌人震开。

他就趁这时借力飘开,回头一瞥,见是自己三弟云超,另一边是四弟云起,正

然双掌合拢,平推急袭而至,心中不由大宽。

他身形下落,未等双脚沾地,迅即掌化“平沙落雁”之势,往外按了出去。

“蓬”的一声响,他又斜斜飘开数尺,而那云起,吃他掌力一震,踉跄而退。

此际云超心在欧阳玉霞身上,是救人要救,所以就扑向了姑娘。

云起性情较为暴躁,一见小阁内外尸横遍地,怒得连声音也喊不出了,猛取那

邪恶凶毒的云汉。

一掌推出,却被震得踉跄而退,低吼了一声,欺身前时,左掌“手挥琵琶”,

跟着右掌又以“方丁开山”之式,砸劈过去。

两招凌厉无匹,乃云家绝门掌法中的两式,掌力之重,足可以开山裂石。

云汉又一眼看到云超去抱那欧阳玉霞,心中大急,暗忖:“自己如劫不走这丫

头,回去怎样向教主交代,尤其那重赏……”他不敢往下想,但也无暇分身,只好

用了一招“结绝解困”双掌罩紧护住全身。云起双掌如奔雷般击到,“蓬蓬’”两

声,四掌相交,云汉大喝一声,内力激涌而出,云起抵架不住,蹬蹬蹬连退六步,

地上现出两个脚樱云汉这时已然横了心,身形捷如鬼魅,直扑云超。

云超本已伸手去搀扶欧阳玉霞,但云汉掌力已到,若不迎敌,是必先蒙其害,

当下只好一肘向后撞出。

云汉早防到这一招,一手拨开了对方手肘,另一手五指已沾到云超背上。

云起一见他三哥要吃亏,翻手抽出龙形金鞭,喝叱一声道:“云门中的逆子,

接鞭!”

喝声中,唰的一鞭打了过来。

云汉立时感到鞭风锐利,无暇加重掌力去伤云超,迅即收掌转开去。

小云起鞭发如风,唰唰唰一连几鞭,竟将云汉迫到了墙角。

就在这时,忽见两个劲装疾服的大汉,一掠两丈余,捷如飞鸟,扑到当场,喊

道:“尊者休慌,申连、郭亮来啦!”云汉一见来了帮手,顿足腾身而起,飞纵在

云起身后,叫道:“你们来得正好,这两个孩子交给你们了,要将他们擒住,一并

带回总坛发落,我去收拾那小妞去。”。

云超在这时,也拿出来兵刃龙形锁鞭,扑向申连。

这中连人称碎碑手,手中用一柄折铁刀,不能说是削金断玉,但一般精钢打造

的兵刃,遇上了立被削毁。

他知道云门世家的武功,在江湖上是叫得响的,但却看不起云超。

他想:“凭这些毛头小伙子,即使有名师传授,也不会有怎么高的造诣。”

两人一动上了手,申连由于把自己估计得太高了,何况还仗着一柄折铁宝刀,

所以一上手,就打算先削断对方金锁鞭。

云超这孩子,别瞧功夫比云汉差,那是因为他功夫没有哥哥深,何况云汉乃是

早经内定的云门世家五代传人之故。

但要和申连比起来,可就高明的多了。

他早看出来对方的用心,故意把招式一慢。

申连心中大喜,折铁刀加力朝龙形金锁鞭的两条龙须上剁下。

云超早在金锁鞭上贯注了真力,等他刀刃剁中,却并不硬接,金锁鞭立被剁得

落下了一节。

这一来,申连可不是傻子,已觉出有些不对,因为他一刀剁下,感到右臂有些

微麻,再瞧刀锋上,已有了玉米大的一个缺口。

第一招申连就上了大当,这才明白人家这条鞭,竟是一件宝物,却比自己的折

铁刀强上几倍,心中不禁起了一股怯意。

可是云超得手不让人,金锁鞭立即递上了招,更是一轮猛攻。

刹时间,已逼得申连手忙脚乱,不要说还击了,连招架都有点来不及了。

另一边的云起,心中却憋着一口气,一接上了郭亮,就立下杀手,第一招鞭刀

相撞,就把郭亮震开了两三步去。

那云汉可深知道两位弟弟的功夫,他存心要令这两位护花使者替他挡灾,他好

趁机掳了欧阳玉霞走。

就在他弯腰方抱起昏迷中的欧阳姑娘,刚迈了一步。

“老二!把霞妹放下来!”这一声可吓出了他头上的冷汗,听声音就知道是他

大哥云霄到了。

他方一迟疑,倏觉一股轻风从侧面吹过,跟着就见一人影一晃,定眼细看,真

的是他大哥云霄。

云汉一见到云霄,可以说已吓得他三魂出窍,松手丢下了手上的欧阳玉霞,纵

身就跑。

云霄这时要是打算追他,十个云汉也逃不出手,但他这时却关心着欧阳玉霞的

生死,忙即从地上抱起了姑娘。

欧阳玉霞被云汉这一摔,人却跌得醒转过来,“哎呀”了一声,抬头一看对方

正要抱她,也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人,张口就咬了上去。

云霄不防,还真被她咬了个正着,也是“哎呀”了一声,跳了起来,叫道:

“霞妹!你……你……”欧阳玉霞听出了声音,再一细看,才知自己咬错了人,一

时间,羞、愧、气、恨,齐涌心头,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云霄这才看出两个小弟弟,正然和贼人恶斗,高喊一声道:“老三,老四,加

点劲,不能让这两个人跑了。”

云超笑道:“大哥,你放心吧,跑不了,要走,他得刮着旋风走。”

他说着话,把一柄龙形金锁鞭的招数,施展得一步紧一步,申连有两次被那两

撇龙须擦着脑袋掠过,头发纷纷飞落,头皮上感到冷森森的一阵疼痛。

那郭亮人称神箭手,他和云起相斗,也自然不是敌手,但他仗着自己的神箭,

射得远,瞄得准,又能连珠发出,尽管在兵刃上已落下风,却打算一显他神箭绝技,

要把云起毁在神箭之下。

于是,他在勉强支持了十几招后,一声不哼,藉右手挺刀前刺的机会,左手突

起,两支袖箭,冷不防地射出,直奔云起咽喉。

云起“咦”了一声,这并不是他害怕,而是奇怪,心想:“这些人别看都是几

十岁了,心肠怎么这样地阴险毒辣,竟然默声发出来暗箭。”

袖箭十分劲急,而且是射向要害。

他冷哼了一声,当下哪敢怠慢,金锁鞭上那根龙发,一抖一震,两支箭全被格

落。

这一来,小云起脸都气得青了,破口骂道:“臭蛋尿,云四爷今天要你活着出

了云门谷,我就一头撞死。”

郭亮一见两箭落了空,又听云起这句话,由不得心头一冷,再又四下打量了一

下,见云汉早已跑得没了影儿,申连的处境也和自己差不多,心中就更慌了。

但是他可不愿死在人家的金锁鞭下。

因为天蝎教那十二花姬,他一个也舍不得。

心中一动,决心死里逃生,迅疾以连珠手法,又射出来三支袖箭,希望阻止对

方追赶,自己好迅速转身飞纵逃命。

他想的倒是不错,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傲霜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